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手术直播间 真熊初墨

2277 变性手术后的麻烦事儿(盟主Myeric加更5)

    “嗯?你认识我?”郑仁眼前一片马赛克闪动,他对这名翟总毫无印象。

    “真的是您!”翟总开心的一下子扑了过来,伸出双手,腰弯到了45°。

    “郑老板,我前一阵子在帝都听您讲课来着,tip手术的新术式。”翟总赔笑说到。

    郑仁反应也是极快,周春勇熟悉的那批主任们,是跟着第一批外国教授一起上课的。第二批,好像自己做了一次解剖,要是这样的话,他们是第二批去的人。

    伸出一只手,和翟总握了握,郑仁笑着说到:“回来开展新术式了么?”

    “开展了,开展了!”翟总乐呵呵的说到,“请周主任来做了两次,我们自己已经做了3台手术,成功率很高。”

    成功率……

    也是,不可能要求基层医院医生的水平达到帝都肝胆的那个层次。每一台都成功,这不现实。

    能开展就好,最起码大量肝硬化晚期的患者有一个治疗的途径。

    郑仁笑了笑,随即问道,“里面是什么患者?”

    翟总表情古怪,像是防贼一样四周看了看,随后小声说道:“一个变性人,肠道代阴,擦拭的时候卫生棉条掉进去了取不出来。”

    说完,他很八卦的说到,“郑老板,那小伙子长的可好看了,我进门都没看出来。”

    “什么小伙子,做完手术就是女孩儿。”郑仁认真的纠正道。

    “嗯嗯,您说得对,女孩儿,女孩儿。”翟总也不反驳,顺着郑仁的话说到。

    他的表情里充满了崇拜与仰慕,估计对郑老板的态度比回家对媳妇都温顺。

    “那个,郑老板,我先回去。”翟总道,“上面还有手术。”

    “行啊,你去忙吧。我遇到个患者,送来收入院也准备走了。”郑仁笑了笑。

    是变性手术后的肠道异物,那没什么好看的,郑仁心里想到。(注1)

    一般来讲,人造是用患者的一部分结肠做成的。因为毕竟是肠腔,分泌物较多且有异味,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需要经常用卫生棉条清理。

    这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不过随着肠道上皮细胞中的分泌腺体萎缩,渐渐的也就好了。

    需要时间来抚平创伤。

    郑仁对变性手术没什么看法,只是上天给了性别,不是自己选择的。

    想怎么选,自己拿主意呗,这也是另外一种模式的我命由我不由天。

    其实很多人都有某种心理情节。

    从小对自己的性别认知存在障碍。性别认同障碍是心理学者和医师们使用的一种正式的诊断来形容那些经受严重性别烦躁的人们。

    这是一种精神病学的分类,它描述了与转换性别身份和易装癖有关的问题。

    它是一种诊断的分类,最经常应用于有异性转化欲的人是一个由异性装扮癖相关的情况。而性别认同障碍也是最常应用在变性人的医学诊断上。

    直接去做手术的人,还是很有勇气的,郑仁虽然不理解,却也没什么看法,并不歧视。

    林渊好奇的咔吧着眼睛,想象不到那是一种什么情况。

    “翟总,你怎么还不走?”急诊科的医生见翟总一副孙贼样,很是好奇的凑过来旁敲侧击。

    “这位是郑老板。”翟总兴奋不已的介绍到。

    “郑老板?那位郑老板?”

    “对,就是那位郑老板。求着郑老板帮忙看看,我先回去了!”翟总急匆匆的冲着郑仁鞠了个躬,转身离去。

    “郑老板,您就是在杏林园开手术直播的郑老板!”急诊外科医生兴奋的说到。

    “呃……”郑仁还没习惯于被人认出来的这种模式,有些错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您做的手术,做的简直太赞了!!”急诊外科医生由衷的说到。

    郑仁是真心听不了这个,他马上问道,“里面的患者什么情况?卫生棉条取不出来么?”

    呃……急诊外科医生说话的思路被郑仁一下子给打断了,像是坐在一辆疾驰的车上,猛然一脚刹车,整个人都晃了一下。

    “哦,是这样。”急诊外科医生迅速缓过劲儿来,解释道,“卫生棉条落的比较深,妇产科的医生说是肠道代替的,没有子宫穹隆,不知道深浅,不敢硬取。就这样,大家都为难住了。”

    “哦。”郑仁开始琢磨具体的情况。

    急诊外科医生也是郑仁的粉丝,他看郑仁在思考问题,连忙小声说到:“郑老板,要不咱们换个地儿说?这里不太方便。”

    尊重患者的,这一点相当重要。知道情况的医生之间或许会说点有的没的,但当着其他患者,都要谨慎的保守秘密。

    谁知道其他患者、患者家属会不会对患者造成影像。

    郑仁点了点头,站起来。

    急诊外科医生开心的脸上笑开了一朵花,连忙小意说到:“我给您……二位找件白服去。”

    说着,他偷眼打量了一下林渊。

    看人家郑老板的气场,手术做得好不好暂且不说,身边随行的也是一等一的美女。不管是女朋友还是助手,看着就让人羡慕。

    急诊外科医生心里乱糟糟的想着,带郑仁来到值班室,找了两件崭新的白服交给郑仁和林渊。

    随后领着两人来到处置室。

    “患者10余年前开始长期使用雌激素,所以外观比较女性化。今年4月,患者在泰国完成了变性手术。”路上,他小声的说到。

    “嗯。”郑仁点了点头。

    刚做完手术不到2个月,难怪肠腔还有分泌,这也在意料之中。

    “手术截的肠道比较长,掉落的很深,妇产科的住院总试了试,取不出来,正和患者商量怎么弄出来。”急诊外科医生继续说明现在的情况。

    郑仁这回明白为什么接二连三的来医生会诊了。

    大家一起想办法,怎么能无损的把卫生棉条给取出来。似乎有点麻烦,要是肠道的话。

    毕竟肠道的弹性还是有限,用力过猛的话,很容易直接破了。国内医院接诊变性手术的经验极其匮乏,就算是修补也只能试探着来,相当棘手。

    ……

    ……

    注1:用肠道来代替吧,省得太多敏感词。

    另,求比心,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