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小呆昭

第二百一十二章 到此为止

    樊美男将那一对儿铜戒指从自己和墨镜女的手上取下,抛给了从二楼走下来的张恒。

    【名称:誓言戒指】

    【品质:F】

    【作用:佩戴者如违背誓言可被另一方感知】

    这件F品质的小道具是上一轮副本张恒从咖啡男的身上得到的,下午的时候鉴定结果出来,这件道具正好能派上用场。

    【誓言戒指】的使用条件非常简单,只要将两人的血液混合,在羊皮纸上写下誓言,之后各自将戒指戴在手上,如果有一方违背誓言那么另一方手上的戒指就会发烫,被感知道,取下戒指则誓言失效。

    斯提克斯是并不只是居住在冥界掌管斯堤克斯河的女神,她同时也被人称为誓言、憎恶女神,咖啡男作为她的代理人,持有这件道具并不算太出人意料。

    虽然【誓言戒指】只有F的品质,但是其实还挺好用的,比如像现在这样写下不许撒谎的誓言后可以被当做测谎仪。

    除此之外那只爱德华送他的那只u盘的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同样也只是一件F品质的道具,作用是在插入电脑时上网IP永远无法被追踪。

    他这轮副本得到的两件游戏道具都属于那种不算很显眼,但是蛮实用的道具。

    不过对于解除韩璐身上的诅咒都没有什么直接的帮助。

    而他曾经寄以最大希望的墨镜女这条路,现在也被证明走不通。

    樊美男看张恒抽出小刀走向墨镜女,神色有些紧张,开口道,“她已经把能告诉我们的都告诉我们了……”

    “是,所以我们留着她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张恒用小刀割断了墨镜女手上的绳子。

    后者揉了揉手腕,斜眼看了眼带着面具的张恒,很理智的没放什么狠话和威胁,低头向工厂外走去。

    不过就在她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樊美男又开口道,“你之后最好不要再联系白马骑士了。”

    “为什么?”墨镜女停下脚步,有些诧异道。

    “因为他再也没法回复你了。”

    “呵,这算是提前的愚人节笑话吗?”

    “刚看到的时候我也这么觉得,不过算是来自亲人的一个友情提示吧。”

    墨镜女随后似乎明白了什么,目光又在张恒的身上停留了一秒钟,之后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旧车间。

    樊美男的情绪有些低落,不过还是强打起了精神,“这下我们好像真的是穷途末路了,我姐那里没有【死亡梦境】的解法,短时间内我们也很难找到塞特,抱歉,给你指了条死路。”

    张恒摇头,“你这次已经帮了很多忙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由我来跟她说,走吧,我先开车把你送到住处。”

    …………

    张恒回到韩璐家的时候是凌晨三点钟,整个小区中只有韩璐的屋子还亮着灯。

    张恒敲门,开门的是韩璐本人,屋里还在放着音乐,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烟头,还有一瓶被打开的梅子酒。

    “别担心,我只是喝了太多的咖啡和茶,偶尔换下口味,不会把自己灌醉的。”韩璐道。

    “保姆呢?”张恒打量了一下散乱的客厅,问道。

    “我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去住酒店了,所以……今晚就剩我们两个人了。”韩璐吐出一口香烟,伸手按在张恒的嘴唇上,“嘘!先别告诉我结果,陪我来喝上一杯吧。”

    张恒关上门,坐在韩璐的对面。

    后者取出了一只底部有富士山的玻璃杯,倒上琥珀色的酒浆。

    张恒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果的清新香甜混合蒸馏酒的浓烈,的确能给人带来一种别样的味觉体验。

    “怎么样?”韩璐问道。

    “我们找到她了。”

    “我不是问你我的事情怎么样,而是问你酒怎么样。”韩璐皱眉,将抽到一半的香烟扔在地板上。

    张恒从韩璐手中拿走了她的酒杯,“至少听我说完再喝吧。”

    “不,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韩璐摇头道,试了两次没能从张恒的手里夺回酒杯,干脆直接拿起了一旁的酒瓶。

    “我们找到了她,问了她和【死亡梦境】有关的事情,她……”

    韩璐突然将手中的酒瓶摔在了墙上,打断了张恒的话,玻璃碴飞溅,酒浆洒的满墙都是,韩璐暴怒道,“我说了,我现在唯独不想听这件事情!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从我打开门的时候起我就知道结果是什么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安安静静的先喝一杯酒!”

    “抱歉。”张恒道。

    “不,该抱歉的人是我才对,到我这个年纪不可能没考虑过死亡,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勇敢,所以如果哪天死神站在我的面前,我也可以很平静的和他对视,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我想要保持最后的优雅,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们没法战胜死亡,但是最起码可以在死亡面前保留尊严,我不想像现在一样变成一个泼妇歇斯底里……但是,直到你真的走到人生的最后一刻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不是吗?”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张恒道。

    “但是我想要做的更多,依旧想要活下去,这才是问题所在……我不想就这么死掉,我不甘心,所以我才会这么愤怒失态。”韩璐道。

    张恒沉默了片刻,“现在其实还有时间……也许我还能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你知道吗,这个过程中最糟糕的部分并不是绝望,而是先满怀期待的被人给与希望后,再眼睁睁的看着希望破灭,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此刻的韩璐显得无比的疲惫,就像一个在沙漠中已经跋涉了几天却一口水都没喝的旅人一样。

    “就这样吧,到此为止吧。”

    “你还有什么最后想要做的事情吗?”张恒问道。

    “我本来打算和你滚个床单,但是后来又改变了主意,我缺的从来都不是滚床单的男人,只要一个电话我可以找到各种型号和尺寸的男人……而我真正想要的已经不可能拥有了。”韩璐摇头道,“那个之前和我们一起的女孩儿……”

    “嗯?”

    “她看起来一直一副谁都不在乎的样子,就像我年轻时一样,但是我能看得出来,她其实挺在乎你的,但是又不想被你看出来……以我过来人的经验,她迟早会为自己的这种心态所伤害。”

    韩璐那副迷蒙的眼睛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清晰了起来,像是能一眼看到张恒的心底,“因为,你的身上已经不剩下多少感情了不是吗。”

    小呆昭说

    感谢煙雨凉城、三三三三儿爷、雨天忘伞童靴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