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小呆昭

第五十六章 伪装

    现在摆在张恒和柏青面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应该先去毁了3号车间下的那个东西,还是先去救人。

    从张恒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两个地方离得还挺远。

    对于柏青,从情感上来说当她得知自己的母亲还在人世的时候,她当然恨不得立刻跑到那里将后者救出来,然而另一方面她也很清楚,一旦他们这么做,那么玻璃厂那边肯定就会警惕起来,从重要性上来说玻璃厂显然更胜一筹,而且那些东西安排在那里的人手也更多,一旦对方有准备就算是张恒也不可能一次性对付那么多人。

    而如果报警,请警方出手则还是老问题,没有人知道警方中是否也有它们的同伙,一旦打草惊蛇,很可能两边一头也落不到。

    因此柏青犹豫了一番后还是道,“我们分开行动吧,你去玻璃厂,我去我母亲那边。”

    这大概也是现阶段唯一可行的方案,张恒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废话,只是道,“我会把定位器和摄像头都给你,你只要盯着那边就好,我解决完玻璃厂这边的事情就会立刻赶过去,记住,在我赶到前你不要和它们接触。”

    “嗯。”柏青接过张恒递来的那袋东西。

    在经历了了这么多的事情后她也不再是之前那个普普通通的高中女生了,即便在最后的大战到来之前也不会再动不动就哭鼻子。

    张恒说完后想了想又道,“转过身去。”

    柏青闻言乖乖的背过身子,而张恒则取出乐高积木,组装出了一把电锯,之后插入【无限积木】将电锯实体化,在另一个自己惊怒不已的眼神中将它的嘴巴重新堵住,之后用电锯锯开了对方的颅骨。

    第四脑室中的那个东西还想逃跑,然而被张恒直接用另一个塑料盒扣了起来,之后一起放进了玻璃罐中,之后张恒简单清理了一下地上的血迹,将毯子盖在了自己的尸体上,把那只里面还带着血迹的玻璃罐递给了柏青。

    “如果它们想对你动手,就拿这东西和它们做交易。”

    柏青回过头,被罐子里的东西吓了一跳,尤其现在里面还沾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柏青再也忍不住了,接过张恒递来的垃圾桶,吐在了里面。

    “抱歉。”柏青一边吐一边道歉道。

    “没关系,还有点时间,不过你得在动身前习惯和它们的相处。”张恒道,他将其他要注意的事项也和柏青一一交代,顺便帮后者又换了个妆,之后两人分道扬镳。

    柏青去找她的母亲,张恒先开车到河边,用矿泉水瓶收集了一瓶的蓝藻,之后回到了玻璃厂所在的地方。

    而距离那些东西在学校对他动手只过去了不到三个小时。

    张恒提着手提包向玻璃厂大门走去。

    这是他第二次来这里了,和上一次翻墙进去不同,这一次他直接走的大门,冲值班的门卫点了点头。

    后者原本半站起的身子又坐了回去,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张恒走进了厂区中,一路上张恒碰上了不少在厂里上班的工人,张恒回忆之前晚上看到的景象,就像是没有看到它们一样,径直从它们的面前穿过。

    而它们果然也像是没有看到张恒,各干各的工作。

    如果其他工厂的老板看到这一幕,大概率会哭出来,这大概才是所有资本家都梦寐以求的工人。

    一直走到3号仓库前张恒才遇到了麻烦,和昨晚相比,这里的安保更加严密了,竟然又加派了岗哨,一队保安就站在那里,每隔五分钟巡逻一圈,基本上就算一只鸟儿也不可能飞进去。

    为首的人看到张恒走了过来,开口道,“停下,你为什么回来,不是告诉你你的职责是和那个女孩儿在一起,不要离开她吗?”

    张恒道,“我低估了她,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她似乎认出我并不是那个人,但是她假装没有怀疑我的身份,趁我不注意的时候逃走了。”

    “她逃掉了?2号知道这件事情吗?”

    “我打电话告诉过2号了,不过好在我的手上有她的头发。”张恒道,“2号告诉我可以启动对她的复制计划了。”

    这里张恒赌了一把,他知道2号是负责统筹这次行动的人,但是在之前和另一个自己的对话中,始终没有提到过3号车间下的那个东西,张恒猜测过那东西复制需要毛发血液之类的东西,但是并不确定具体是什么。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并没有抽过血,可以先排出血液,当然也有可能是角质层什么的坑爹选项,真要是这样,张恒也只能扭头就跑。

    不知道是不是身上的【幸运兔脚】起了作用,他这一次看样子倒是蒙对了,为首的那个保安闻言没再说什么,不但从他的身前让开,还掏出遥控器打开了3号车间的卷帘门。

    张恒冲对方点了点头,抬脚就要走进去。

    但是下一刻对方伸手又拦住了他,只说了一个字,“等。”

    张恒的心提了起来,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些人找2号确认,这样的话他的谎话立刻就会被戳破,不过好在只是等了一会儿就有两个保安走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只兔子。

    为首的保安收回手,张恒和赶来的保安三人一兔走进了3号车间。

    有保安已经在他们之前移开了洗罐机,露出了下面黑黝黝的洞口。

    张恒知道一旦自己走下去,如果身份曝露,对方只要将洗罐机移回到洞口他就完全被封死在了里面,不过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法再后退了。

    张恒没有任何停顿,跟着前面的两个保安走了下去,

    还是那股熟悉的奇异香味,四周也还是那些白垩纪时代的蕨类,随着台阶的不断下降,尽头处是那扇被丑陋藤蔓所缠绕的大门。

    其中一个保安走了上去,将作为祭品的兔子放在了那些藤蔓前,于是下一秒那些藤蔓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流速越来越快,最终枝条上结的肉瘤一起炸开,从里面伸出无数细小的枝丫,就像蚊子的触须一样,快速刺入了兔子的体内。

    而另一个保安则趁着那些藤蔓在享用祭品,打开了那扇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