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小呆昭

第五百二十七章 再入平行副本

    张恒看了眼手腕上的海星,距离他们在副本中待够整整五天的那一刻已经越来越近了。

    这对张恒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这次副本的时间流速正好是1小时对60天,而张恒这次和往常一样是在现实世界的23点55分进入副本的,也就是说距离指针指向24点只有5分钟,换算成副本时间也恰好是五天。

    如果再减去进入副本前的五秒倒计时,也就是说实际上要不了五天他就会进入多出的24小时中。

    在之前的副本中这段多出的时间曾经帮过他不少忙,也是他的各项技能能够飞速提升的原因,然而这次副本,这24小时却会将他置于无比危险的境地。

    因为这24小时换算成副本时间差不多是四年,如果是平时的话四年时间对于张恒而言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一次他在副本刚开始的时候就遭受了核辐射,虽然他现在的身体表现是所有玩家中最好的,但是张恒也没有把握是否能撑过四年。

    尤其考虑到斩服少年和老鼠等人的情况,他们看上去一个比一个虚弱,很可能连一个月都撑不到。

    当然因为这次副本中还有其他玩家,和张恒平时单刷时副本时间直接延长不同,估计系统会选择重新开放一个平行副本把他一个人给扔进去,当初在阿波罗计划训练营时系统就是这么处理他的,而他只要在平行副本中撑过四年的时间再回到现在的副本,身体状况也会重新回到他进入平行副本之前。

    这对于张恒来说勉强算是半个好消息,当然前提是他能撑过平行副本的四年。

    而张恒对此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他的身上倒是还有一张任务失败免惩卡,这张小卡片是他花费了400点游戏积分从调酒师小姐那里购买的,作用是帮助持有者逃脱任务失败所带来的惩罚。

    如果在其他副本中张恒倒是完全可以不管主线任务,随便找个什么地方一猫,直接等到游戏时间走完就能回归到现实世界,然而这一次游戏却偏偏是罕见的无时间限制副本,只有完成任务才能离开,于是张恒现在等于进入到了一个死循环里。

    该来的还是会来。11点23分,一股熟悉的晕眩感向他袭来。

    与此同时张恒的耳边也传来了熟悉的系统提示声。

    【叮!开启平行副本,该副本为看不见的杀手过渡副本,玩家数量1,任务目标无,时间1440天,请玩家注意!】

    张恒的眼前突然黑了下来,与此同时耳边还响起了一首脍炙人手的歌曲。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这首歌自从1957年在第6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夺得了金奖后,就成为了sl家喻户晓的经典曲目。

    不过音乐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长,张恒就从新从外界感知到了光亮,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河边,而张恒很快就认出了这条河。

    普里皮亚季河一向很有特点,微微呈现出褐色的河水,是因为它曾经流过波列西耶的泥炭沼泽,那里饱含脂肪酸,另外河水流速迅疾猛烈,一如建立在它旁边的那座年轻的城市,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

    不过现在张恒背后的那座城市和之前看起来还是有很多不同的,不只是因为此时的它重新恢复了生机,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又回到了他们的家中,街道上一片车水马龙,年轻的小伙子开着自己心爱的伏尔加轿车,向街边的姑娘疯狂按着喇叭示爱。

    同时张恒也注意到这里的建筑比他刚来时要新上一些,另外游乐园的位置看不到后来颇受游客欢迎的摩天轮,张恒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是来到了之前的普里皮亚季镇,只是不清楚现在具体是哪一年。

    普里皮亚季是在1970年开始建设的,从现在的规模来看应该已经建成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从张恒现在所站的位置还能看到远处核电站高耸的冷却塔,按照布留哈诺夫的说法核电站1号反应堆是在1977年开始启用的,因此张恒大致可以猜测出自己现在所处的时间是在1977年到1986年爆炸发生之前。

    这个范围已经缩的很小了,不过眼下的张恒却没有什么心情游览这座原子城,他想要知道自己受辐射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因此他遵循着记忆先来到了普里皮亚季大酒店,在那里找到了之前那个会说英文的女招待员。

    而在来酒店的路上,张恒还顺手从路人身上摸了几个钱包,最终张恒和招待员小姐谈好了雇佣薪水,以10卢布每天的高昂价格成功说动了后者成为了自己乌克兰和俄语老师,同时招待员小姐也同意先带张恒去基辅的医院做检查。

    两人乘坐火车在当天晚上就抵达了乌克兰的首都基辅市,之后张恒在基辅市最大的人民医院接受了全面的检查,和普里皮亚季的医疗中心不同,这里有检测辐射剂量所需要的全套设备。

    检测过程并不算长,但是对于张恒而言,等待结果的时间的确有些漫长。

    负责接待他的是一位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女医生,不苟言笑,神色严肃,尤其当她拿到张恒的检测报告时脸上的表情更是显得很沉重。

    她问酒店的招待员小姐,“你是他的家属吗?”

    后者点了点头,“我是他的妻子,我的男人他是个哑巴,从一出生就没法讲话。”

    “他是做什么的?”女医生问道。

    “他在核电站上班,处理核废料。”

    “难怪。”女医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些,轻声道,“我恐怕要告诉你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夫人,希望你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什么?”

    “你的男人很可能近距离接触了那些核废料,这导致他吸收了不少辐射。”

    “有多少?”酒店招待员小姐紧张道。

    “大概450伦琴左右。”女医生看向张恒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同情,“他患上了3度辐射病,需要立刻入院治疗,我们需要你在入院表上先签个字,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