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小呆昭

番外二 勇气8(感谢盟主LebronKings)

    陈帆躺在卡座上,按照里描述的那样将调好时间的闹钟放在自己的胸口,等待着游戏的开始。

    而在等待的这点时间里,他又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虽然做出决定的刹那他显得前所未有的果决,但是等事到临头,就要进入游戏中的时候他又开始常规性的犯怂。

    虽然他很想能让自己勇敢起来,摆脱背景板路人甲的人生,甚至有yy过自己也能像张恒一样学会一大堆技能,手握一票神奇道具,最后脱胎换骨,成功的骑着白马来到自己的女神面前,用最深情的告白成功打动女神,抱得美人归,让一群和他之前一样的路人只能流泪发出羡慕和嫉妒的祝福的景象。

    但是等到发热的脑袋逐渐冷静下来,陈帆又忍不住忐忑了起来。

    虽然勇气很好,能娶到短发女生更是他毕生的梦想,但是如果赔上小命的话好像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尤其他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活到最后的样子,即便现在的他已经拿到了洛基送他的金手指。

    可河道蟹就是河道蟹,即便装备了六格神装,也并不能让它变成英雄,它这辈子最多也就是成为一只拥有了六格神装的河道蟹而已。

    有些东西是写进DNA里的,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陈帆又想到了沙滩裤大叔刚刚跟他说的那些话,表面听起来很热情,但是他这会儿却是逐渐回过味儿来了,怀疑对方跳过了新人的例行讲解只让他有你什么问题回来都可以问,根本就是为了偷懒。

    沙滩裤大叔显然已经看透了他路人杂鱼的本质,也不看好他能活过新手副本,所以连介绍都省了,成功的节省了自己的口水。

    该说真不愧是同类吗。

    果然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怂逼果然还是怂逼。

    但就算是河道蟹,也有生存的本能,陈帆默默握紧了拳头,即便是要输,至少也要挨过新手副本吧,不然岂不是会让沙滩裤大叔这种家伙偷笑,为自己的摸鱼成功而自豪。

    搞不好将来泡妞的时候他还会把这种事情拿来吹嘘,当个笑话一样博女伴的开心,以里那家伙的糟糕性格,这种事情铁定会发生的吧。

    除此之外,陈帆还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他们回到家发现自己唯一的儿子已经挂了的时候有多伤心,陈帆还想再想下去,但是下一刻胸口的闹铃响了起来,一股晕眩感已经向他袭来。

    【玩家身份验证中……】

    【验证通过,正在为编号30029号玩家随机抽取新人副本……】

    【抽取完成当前副本为四面皆敌】

    “王已经离开了他的宝座一段时间了,他的敌人们也开始蠢蠢欲动,他们从四面八方再次涌来,试图彻底毁掉他所建立和留下的一切,这片广阔的海域上,究竟还能否容纳下一群追逐自由的人们?没有人知道答案,但是危险,的确已经迫近了。”

    【任务目标:生存60天】

    【模式:单人】

    【时间流速:480】(现实世界中1小时等于本局游戏中的20天,60天后玩家强制返回现实世界)

    友情提示,游戏将要五秒后正式开启,请玩家做好准备。

    …………

    陈帆匆匆忙忙的听完了新手副本的背景介绍,随后就还来不及转动脑筋,分析其中又用的信息点,马上就被接下来的任务模式给惊呆了。

    虽然《我的一天有48小时》里的张恒一上来新手副本就是单排,但是书里后来有解释,那只是因为他比较特殊,正常来讲玩家们都是会以团队来进行游戏的,最初的时候队友是随机分配,而等过了第一个副本后玩家可以继续和第一次遇到的队友一起游戏,也可以去寻找新的队友另外组建队伍。

    因为大家的一天都没有48小时,可以用超长的任务时间来弥补单人游戏的缺陷,而掌握有不同的技能的玩家们通过组队也可以互相弥补自己的短板。

    况且陈帆对于自己的定位是有着明确认知的,他唯一通关副本的机会就是找个dalao,死死抱紧对他的大粗腿,化身成为一个腿部挂件,现在的单人模式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这意味着他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进行游戏,换句话说就是死路一条。

    为什么会这样?!我又不是主角,只是一个路人而已,为什么要让我在这种时候忽然拥有主角待遇,要知道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享受过主角的福利,现在却要面对主角独有的游戏难度,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可惜,系统听不到陈帆的哀嚎和抗议。

    五秒的时间一过,陈帆就来到了游戏世界中。

    他出现在一间逼仄的小木屋中,从屋内的腥臭气息和摇晃的地板来看,更准确的说他应该是在一艘船的船舱里。

    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格外的真实,陈帆完全体会不到自己是在一场游戏中,虽然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也读过那本,但是亲身经历这一切,他还是忍不住为之惊叹。

    游戏之神盖姆不愧是众神之首,而这些个副本也不愧是凝聚了所有神明的力量搭建而成,除了不可思议外陈帆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现在心中的感受。

    不过他来不及进一步的打量四周,就见一个身材魁梧长得凶神恶煞的黑人向他走来,同时还用奇怪语音的英语喊道,“这里还有一个!”

    一边说着他一边还伸出了手来,抓着陈帆的手臂,把还在呆立的陈帆给拖出了舱房,一路拖到了甲板上,之后把他给扔进一堆看样子像是乘客和水手的人群中去。

    陈帆只觉得这个剧情好像有点熟悉,他难道是像原著中的张恒一样一开场就被黑胡子爱德华·蒂奇给率人打劫了?那接下来他要做的是不是就是想办法证明自己的用处,然后努力混进海盗群中去,只是不知道这时候的拿骚有没有被大不列颠给收复。

    而仿佛是为了证明他的想法,原本吵吵闹闹的海盗们突然安静了下来,人群向着两侧分开,为一个人让出了道路来。

    那人将带血的佩刀若无其事的收回到了腰间,先是从一个海盗手中接过庆功的朗姆酒猛灌了两口,随后才问道,“有人主动入伙吗?迪弗雷纳。”

    “只有两个,我已经让人带到了比利那里,毕竟现在海军那边一直在对我们穷准猛打,就算不想再被剥削,选择在这中时候成为一名海盗也不是合适的时机。”军需官严肃道。

    “呵,两个就两个吧,我们要的是能真正战斗的勇士,胆小鬼和懦夫招进来也没什么用。”来人道,然而她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见俘虏中有个少年正一脸呆滞的望着她。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做船长吗?”女人擦了把脸上的血水,咧嘴道,她红色的长发在夕阳下,就仿佛是一团燃烧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