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承包商 锋临天下

第三百七十四章

    他是商人没错,而且还是一个有钱的商人,但商人就是商人,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商人竟然能得到这么多从政人员的尊重,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尊重。

    看上去都有点巴结了,如果是一个两个就算了,这可是整个班子啊,他齐松也算是个有钱人,而且还是来这里投资的,可是他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王记、齐县,这样吧,你们先坐一会,我把这些合同看一下。”

    秦始皇就是这样,做什么事都比较认真,虽然他知道有王记他们在,齐老板不会在合同上做什么手脚,但他还是准备全部看一遍,没有问题才会去签。

    房子这玩意可不是别的,如果是别的,用一份合同就行,但是房子不行,必须一套一份合同,秦始皇这次买的太多,估计上午想把合同签了根本不可能。

    “行,你看吧,我们等你。”说完王记走到一边坐下,省得打扰秦始皇。

    看到王记都坐下了,别人就更不用说了,都跟着一起坐了过去,就连张超也是一样,他在这边也没什么事,还不如过去和王记他们聊聊天。

    “张老弟,你可是不地道啊!”张超刚坐下来,没想到陈记来了一句。

    “陈记,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有听明白?”

    “秦总结婚这么大的事,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呃!”张超苦笑一下说道:“没错,我是知道的早了一些,可是没有老秦的允许,我也不能乱说不是。”

    “告诉我们也算是乱说啊?”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陈记,您这样说不是为难我吗。”

    张超和陈记他们已经很熟悉了,平时开个玩笑什么的都无所谓,可是这件事不行,没有秦始皇的允许,他还真不敢到处乱说。

    “行了,现在说这个干吗,咱们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王记给张超把围给解了。

    王记说完,想了想说道:“说实话,我还真想看一下,是谁这么大的魅力,竟然把秦老弟给俘虏了,我想一定是位超级大美女。”

    “超级大美女没错,但是要说是因为漂亮俘虏的老秦,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张超摇了摇头在旁边说道。

    “噢,那是……”

    “王记,这么说吧,老秦的老婆是漂亮,但比她漂亮的不是没有,我就见过两个比她漂亮的,都和老秦有关系,而且其中一个还追到了家里,可是老秦最后还是选择了他老婆。”

    “这是为什么?”

    秦始皇的做法,让人很不理解,很多人找老婆,不是越漂亮越好吗,不要说他们不理解,就连秦始皇身边的人,甚至连何慧都不理解。

    何慧可是见过夏颖雪和王婷的,如果论漂亮,两个人都比自己强,她也不明白,秦始皇为什么就喜欢上她了,而且是死心塌地的那种喜欢。

    “王记,齐县、陈记,我听老秦说起过这个,不过我不太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噢,秦总是怎么说的?”陈记是个急脾气,典型的军人做风。

    “老秦说的是,夜晚的酒不如早上的粥好喝,爱你的人不如骗你的人会说。”

    听完张超的话,王记他们陷入了沉思,现实中有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了,晚上出去和你一起花天酒地的人,早上绝对不会去给你做一碗粥。

    爱你的人,可能不会说出来,只是她会去做,骗你的人,可能很会说,而且都说到了你的心坎,但假的就是假的,说的再好听,也不如实际做出来。

    秦始皇之所以选择何慧,是因为何慧就是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想着和秦始皇出去花天酒地,甚至出去吃饭都很少,基本上是在家自己做。

    而且何慧从来没有说过有多爱秦始皇的话,可是她做的都是实实在在,只要她在家,一天三顿饭从来不让秦始皇动手,而且不管秦始皇回来的有多晚,她都会等。

    最重要的是,从来不会问秦始皇这么晚没有回来干什么去了,给了秦始皇足够的信任,这一点是最难得的,可以说很少有人能做到这点。

    “这话说的太好了,可惜人都喜欢听好听的。”吴县摇了摇头说着。

    “是啊,人都喜欢听他愿意听到的,根本不管这是不是他应该听到的。”王记也点了点头说着。

    几位都是县里的大佬,每天碰到这样的事情有很多,可是要说在应该听到的和愿意听到的中间做选择,他们当然希望是应该听到的,可是真正的,他们还是喜欢愿意听到的。

    希望和喜欢,这根本就是两码事,谁都喜欢听好听的,包括秦始皇也是一样,但是在终身大事这样的事情面前,秦始皇选择了希望。

    中午是不可能把这些合同看完签完的,所以在十一点半的时候,秦始皇停了下来,把签好的合同放到一边,然后让销售员算了一下价格。

    虽然说秦老板一直说不用,一起算也可以,但是秦始皇不同意,做生意就是这样,一码归一码,绝对不能因为认识或者说关系好就去做一些稀里糊涂的事。

    因为下午还要继续,所以就光算了一下价格,把这些合同放好以后,秦始皇给妹妹打了一个电话。

    “喂,哥,我们这就过去。”

    “中午不回去,这样,你们两个直接去蔡州食府,中午有人请客。”

    因为之前已经约定好,回去的时候在广场集合,所以接到哥哥的电话以后,秦爽还以为是要回去。

    “啊!哥,中午不回去了?”

    “嗯,我下午还有点事要办,晚上再回去。”

    “太好了,这么说下午我们还可以逛着玩了?”

    “没错。”

    “耶。”

    “行了,你们快点过去,我们这边就准备走。”

    “好的哥,我们这就去。”

    秦爽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听到手机里传过来的忙音,秦始皇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明白新市场有什么好玩的,这么多年,秦始皇去新市场的次数有限。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家里穷,买件衣服什么的,都是在镇上,就算是在县城上学也是一样,就跟着同学去过几次,也从来没有买过。

    要知道,在当时,在县里,新市场的衣服可是最好的,当然,也是最贵的,那个时候秦始皇根本就买不起。

    秦始皇不知道的是,不光是在他这里,在妹妹秦爽的心里,新市场也是她上学时候的向往,以前买不起,现在买起了,那还不好好的去转转。

    等秦始皇他们开车来到蔡州食府的时候,秦爽已经带着保镖过来了,因为之前没有订桌,所以没有告诉她房间,没办法,她们两个只能在外面等着。

    “哥,你们怎么那么慢啊!”

    看到秦始皇下车,秦爽连忙过来抱着他的胳膊问。

    “你这丫头,还有人呢!”

    “有人怎么啦?”

    “没怎么,走吧,进去再说。”

    秦始皇并没有去介绍,就算是介绍,也不能在马路上吧,所以准备进去以后再说,估计王记他们也明白怎么回事,就都没有说话,直接就进去了。

    如果是别人来这里吃饭,必须要提前预约,但是王记他们过来,根本就不需要,不但不需要,还把他们带带一个最好的包间。

    当然,进去以后又是一番介绍,包括夏颖雪都介绍了一遍,然后大家才坐下来。

    “秦老弟,司机那边……”

    秦始皇没有带司机,这说的是秦爽带的那两名保镖兼司机。

    “不用管它们,它们会自己解决。”

    “这不好吧,要不然把他们叫进来一起吃。”

    “不用。”秦始皇摇了摇头。

    两名保镖是机器人,怎么进来吃饭,就算是勉强可以进食,回去以后还要清理,那样太麻烦。

    “这……这怎么行,我看还是叫进来吧。”齐县也连忙说着。

    “王记,齐县,真的不用,它们现在估计已经去吃饭去了,不相信你们去看一下。”

    “呃!”王记给秘书点了一下头。

    秘书点头答应了一下,然后就出去了,两三分钟以后,回来说道:“王记,秦总说的没错,他们已经走了。”

    “这样啊,行,我知道了,这样,你们也去吃饭吧。”

    “是。”

    秘书当然不能和秦始皇他们一桌,先不说能不能坐下,就算是能坐下,司机秘书什么的,也不能和领导坐在一起,这倒不是说等级的问题,而是领导很可能谈什么重要的事情,秘书和司机怎么能在旁边。

    等司机、秘书还有随从人员走了以后,这个包间就剩下秦始皇、秦爽、夏颖雪、张超、王记、齐县、陈记、吴县和齐老板。

    在蔡州食府吃饭,一般是不需要点菜的,因为这里有好几种标准,当然,也可以点,不过很多人都嫌麻烦,基本上是按照标准来点。

    秦始皇他们这一桌,要的就是最高规格的饭菜,这一桌可是要七八千块钱,今天王记可是要大出血了。

    “超子,去我车后备箱拿几瓶酒过来。”秦始皇把车钥匙递给张超。

    “噢,好。”

    “秦老弟,你这是……”

    “是这样的,我从帝都带了几瓶酒回来,刚好,今天咱们就把他喝了。”

    “才帝都带回来的,那一定是好酒了,哈哈哈,那么今天我们就喝秦老弟带回来的好酒。”王记笑了笑说着,对于秦始皇,王记从来不客气。

    “噢对了王记,不知道秦老哥回来没有?”

    秦始皇回来的比较着急,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给秦红星打电话,所以他也不知道秦红星有没有回来。

    “还没有,前天我们还通过电话,说过几天,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说你结婚的事,估计最迟这两天就会回来,不会耽误参加你的婚礼。”

    “啊!你什么时候给他打的电话?”

    要知道,王记也是刚知道,而且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他还真不知道王记什么时候给秦红星打的电话。

    “在你看合同的时候。”

    听到王记这么说,秦始皇苦笑着摇了摇头,按说他结婚,怎么着也要和秦红星说一声,但是就算是通知,也应该是他自己通知。

    估计以后秦红星见到秦始皇的时候,一定会埋怨他。

    就在这个时候,张超从外面进来,搬着一箱酒,在酒的上面还放着一条烟,看到这条烟,秦始皇苦笑了一下,因为这条烟是别人送给他的。

    当然,送的不是这一条,而是五条,这五条烟秦始皇没有拿出来,因为这是五条特供。

    “老秦,你不地道啊!好烟不舍得拿出来。”

    “你这家伙,我放在下面都让你给找出来了。”

    “这……”

    王记看到上面那条没有标志的烟,楞了一下,他虽然没有抽过,但是听说过这个,这可是部级以上才能抽到的特供,他一个处级,连接触都接触不到。

    拿都拿出来了,秦始皇还能说什么,只能站起来把烟拿过来,然后打开,给在坐的都递了一包,当然,秦爽和夏颖雪例外,剩下的秦始皇打开一包给散了一下。

    这一会,谁也没有注意到张超搬的那箱酒,这酒虽然不一般,但是比着这特供的烟,还是差了一些,秦始皇带回来的这几箱茅台,都是二十年前的茅台。

    如果放在外面卖,一瓶没有个一万多根本买不到,可是再贵也有个价格,但是这烟可是有钱都买不到,所以大家把注意力都放到了烟上,谁也没有去看酒。

    “秦老弟,你这可是直达天庭了。”王记苦笑一下对秦始皇说着。

    “什么直达天庭?”

    王记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头往上指了指。

    看到他这个动作,秦始皇立马就明白了他什么意思,狗屁的直达天庭,这烟是李市送给他的,知道秦始皇再次回来结婚,李市就送给了他这几条烟。

    几个人又聊了以后,菜就陆陆续续的上来了,蔡州食府的饭菜,绝对没的说,一般在外面是差不多的,这里用的所有的食材,都是有机绿色食品。

    大部分都是自己农庄生产出来的,只有一小部分是在乡下收上来的,不管是这里的鱼,还是这里的鸡,甚至是各种肉,全部都是家养的那种。

    秦始皇已经来这里吃过很多次,但是秦爽是第一次来吃,刚吃了一口,眼睛就是一亮,连忙又夹了一块。

    “小妹,怎么样?这里的饭菜还和你的胃口吗?”王记看到秦爽好像比较喜欢吃这里的菜,就问了一句。

    “很好吃。”秦爽点了点头。

    “好吃下次还来。”

    “不用不用。”

    秦爽在秦始皇面前可以没大没小,甚至说撒娇什么的都可以,但是在别人面前,她绝对不会这样。

    大家都不需要开车,所以可以喝点酒,秦始皇车上没有红酒了,只能从饭店要了一瓶,说实话,这红酒还真不怎么样,比着秦始皇买的那些红酒,差了好几条街。

    不过一个小县城,你还指望能有什么好红酒,就这已经不错了,如果是在别的饭店,估计就算是这样的红酒都没有。

    “不好意思啊小妹,你凑合喝,回头我给你弄几瓶好的。”张超对秦爽说着。

    张超这家伙家里就是开超市的,要说弄几瓶好的红酒,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然,这只是相对的,就算是他能弄到好的,可是比着秦始皇家里的那些红酒,差的不止一个档次。

    “不用了超哥,家里有很多红酒,只是没有拿而已。”

    “呃!也对。”

    秦爽说的没错,她那里确实有很多红酒,当然,那些红酒可不是她自己买的,而是秦始皇买的,秦爽住的那套房子,目前在帝都来说,就是秦始皇的家。

    而且那栋房子比较大,所以秦始皇买了好酒以后,就会送到那里存起来,平时秦爽也不怎么喝酒,就算是喝酒,也是和夏颖雪喝啤酒。

    吃完饭以后,秦爽和夏颖雪又去逛街去了,秦始皇他们再次来到齐老板的售楼处,然后秦始皇继续看合同签合同。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秦始皇才把合同看完签完,最后一算账,竟然要八亿二千三百万,当然,这只是按照销售价算的,还没有优惠呢。

    不知道是因为秦始皇的身份,还是因为王记他们,齐老板最后给秦始皇打了一个九折,可不要认为九折少了,怎么着也一个弄个八折什么的。

    说实话,这已经不少,八个多亿,那就少了八千多万啊,这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当然,就算是八折,不,就算是六折,甚至说五折,齐老板同样有钱赚。

    可这些和秦始皇有什么关系,人家是凭本事赚钱,人家就卖这个价格,不想买你可以不买,不要动不动就说贵。

    把账算清楚以后,秦始皇当场就把钱转给了齐老板,还好去瑞丽那一趟,光现金就赚了三十个亿,除了把账结完,还剩下八九个亿,要不然秦始皇就算是想买,他也没有钱。

    把钱付完以后,秦始皇把合同都交给了张超,说道:“过完年你帮把把房产证办了,手续什么的,你找齐老板。”

    说完以后,看着齐老板说道:“这没问题吧?”

    听到秦始皇这么问,齐老板连忙点头说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秦总放心,绝对给您办好。”

    “那就行。”

    秦始皇说完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就回去了,明天如果有时间,我们就过来,如果没有时间,那就要等我结婚的时候再聚了。”

    “没问题,秦老弟放心,你结婚的时候,我们都去。”

    “行,那我就先谢谢了,不过有一点,我结婚可是不收礼,所以希望大家都不要准备了。”

    秦始皇说的没错,他结婚确实没有打算收礼,这倒不是说秦始皇怕行贿受贿,他又不是公职,收不收礼都无所谓,但是秦始皇是缺这点礼钱的人吗,当然不是。

    “秦老弟,你这样就不对了,结婚吗!图的就是一个喜庆,大家送礼也是为了这个,如果不收礼的话,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再说了,我们但是穷人,你就算是想让我们多送,我们也送不起,所以到时候也就是一点点心意。”

    “这……”

    听到王记这么说,秦始皇皱了皱眉,因为王记说的没错,可是秦始皇这话也就说出去,而且是对着村里的人说的,让他把这话收回来,秦始皇做不到。

    “可是我已经让我爸和村里人说完了。”秦始皇摇了摇头。

    没错,秦始皇这个不收礼,其实就是不想让村里人送礼,在农村,收入并不是很高,现在的粮食又比较便宜,如果光靠种地的话,一年根本没有多少收入。

    如果一年再有个十份八份的礼金要送,基本上就入不敷出了,所以秦始皇才说不收礼,就是不想给乡亲们添负担。

    “秦老弟,我看你可以这样,对于乡亲们来说,就不收礼了,农民不容易,但是你的那些朋友什么的,如果他们愿意送,那你就收着,再说了,等他们办事的时候,难道你不送礼。”

    “这……”

    王记说的没错,别看秦始皇自己不收礼,但是如果有人办事的话,秦始皇绝对二话不说就送礼,所以王记这话说的对,看来是要改一下。

    “那好吧,但是先说好,都不能多送,如果多送的话,到时候我还会退回去。”

    “哈哈哈,秦老弟,这就对了,噢对了,还有一件事。”

    “王记请说。”

    “秦老弟,我想说的是,你就算是想让我们多送,我们也没有。”

    “呃。”

    王记虽然是县里的一把手,但是不要忘了,他也是拿工资的,而且工资并不是很高,如果是别人,可能还有点灰色收入,但是王记,绝对不会。

    和王记他们告了个别,张超就开车带着秦始皇走了,刚离开售楼处,秦始皇就拿出手机给妹妹打了一个电话。

    “喂,哥,什么事?”

    “你这丫头,还什么事呢?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现在是冬天,天黑的比较早,一般是五点多天就黑了,不像夏天,七八点钟天还没有黑。

    “啊!都快五点了。”

    估计秦爽是看表了,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大反应,不用说,估计是玩的忘了时间。

    “行了,你们快点,我们现在正在往广场赶,差不多还有十分钟就到。”

    “我知道了哥,我们这就赶过去。”

    “嗯,快点。”

    秦始皇他们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就连那些厨师也都不在,他们并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镇上,为了每天早晚来回接送他们,张超特意租了一辆大巴。

    厨师都走了,那不用说,已经吃过晚饭。

    “爸妈,我们回来了。”

    还没有进别墅,秦爽就在外面喊。

    看到这丫头风风火火的样子,秦始皇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这个妹妹什么时候可以长大。

    “回来就回来呗,喊什么,对了,你们吃饭了吗?”秦妈问着。

    “吃什么啊,我们准备回来吃。”

    “那行,那你们等一下,我去给你们炒几个菜。”

    秦妈说完就往厨房那边走,看到这,夏颖雪连忙说道:“阿姨我帮您。”

    “不用,在外面跑了一天,累坏了吧,去客厅休息一下,一会就好。”

    “是啊姑娘,你去休息吧,我们去帮忙。”秦始皇的三姨过来对夏颖雪说着。

    “呃!这……”

    “行了姑娘,就这样吧。”秦始皇的婶子也说道。

    “那好吧,麻烦两位阿姨了。”

    “麻烦什么,一点也不麻烦。”

    等秦妈和三姨还有婶子去厨房以后,客厅就更没有什么人了,除了秦爸、立事叔、还有三姨的爱人,秦始皇叫大伯的,就是秦始皇他们了。

    “大爷,叔,你们也在。”

    “对啊,你小子要结婚,我们能不过来帮忙。”秦始皇的堂叔对秦始皇说着。

    在整个村子里,要说和秦始皇家最亲的,那就是这位堂叔了,因为他这位堂叔和秦爸是同一个爷的堂兄弟,是还没有出五服的亲人。

    至于说他三姨的爱人,也就是这位堂伯,已经是不知道出了多少服了,只能说是同一个老祖宗,如果细分的话,最起码也出了十几服了。

    可是不要忘了,秦始皇的三姨,还秦妈那可是堂姐妹,同样是一个爷的堂姐妹,这样的话,还是亲戚,一边是父亲的堂兄弟,一边是母亲的堂姐妹,基本上都差不多。

    “对了儿子,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说,可是一直没有说,刚好你今天在,我就和你说说。”秦爸对秦始皇说着。

    “爸,您想说什么尽管说。”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刘庄的你二大爷吗?”

    “我二大爷?”秦始皇想了想说道:“爸,您说的是在广州打工那个?”

    “不是,那是你三大爷,我说的是一直在市里那个。”

    “市里?”秦始皇拍了拍脑袋说道:“我想起来了,不过爸,您怎么想起说这个了?”

    秦始皇的这个二大爷,并不是秦始皇的亲大爷,而是秦始皇舅爷的儿子,也就是秦爸亲舅舅的儿子,说起自己这个二大爷,秦始皇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

    在秦始皇的舅爷舅奶还有爷爷奶奶去世以后,两家走的就没有那么勤了,也就逢年过节走动走动,就这还不包括自己这个二大爷。

    自己这个二大爷,在秦始皇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市里,谁也不知道他在市里什么地方,因为他根本就不回来,不要说秦始皇不知道,就算是他亲兄弟都不知道。

    还有就是,他这个二大爷一辈子没有结婚,没办法,那时候家里穷,根本娶不上媳妇,不过他倒是收养了两个孩子,而且是一男一女。

    为了这收养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二大爷只能远走他乡,因为他不想让两个孩子知道他们不是亲生的,这一走就是近二十年,现在两个孩子也差不多二十来岁了。

    “是这样的,你二大爷回来了。”

    “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两个多月了。”

    “他自己回来的?”

    “不是,还有你表弟表妹,他们一起回来的。”

    对于这两个表弟表妹,秦始皇是真的没有一点印象了,没办法,因为二大爷带着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也就一两岁,现在都过去快二十年了,怎么可能还有印象。

    “他们两个长大了吧?”

    “是啊,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不,你二大爷就带他们回来了。”

    “那您和我说这个是……”

    “是这样的,你也知道,你二大爷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不容易,这些年在外面,也算是背井离乡,而且你二大爷也没有什么学问,这些年一直在给别人打工,也没有什么积蓄,所以我想是不是帮他一下。”

    秦爸这么一说,秦始皇就明白了,老爸这是想让自己帮忙啊,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事,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实打实的亲戚。

    帮忙是应该的,就想老爸说的那样,二大爷这些年在外面不容易,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估计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现在孩子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估计以二大爷现在的经济实力,根本不可能把任务完成。

    “爸,这是您老表的,您自己看着办就行,不需要问我。”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我答应啊,我什么时候也没说不答应啊!”

    不要说老爸张嘴了,就算是老爸什么不说,秦始皇知道了,同样会帮忙,但是帮忙归帮忙,还要看怎么帮,俗话说救急不救贫。

    秦始皇就算是拿出来个千八百万送给这位二大爷都行,可是他不能这样做,因为钱得来的容易,也就不知道珍惜,估计这些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没有了。

    “你答应就行,不过这件事还是要交给你处理。”

    “嗯,我知道了,这样,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什么事等过完年以后再说。”

    “行,你自己看着办,另外过两天你就结婚,到时候你二大爷也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