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五十七章 当年拳皇

    “我也听鹤白羊说起过,当初苏州武林盟连忙成立,就是为了对付幽冥鬼王。但幽冥鬼王却丝毫不知收敛,竟然在苏州武林盟成立当天一人独闯苏州武林盟。

    袭杀了多名高手之后飘然而去,后来还是多亏了三十年前的拳皇胡悲烈出手才化解了这次危机。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幽冥鬼王再次卷土重来,不知是否再有拳皇力缆狂澜?”

    “拳皇还在,但能否力缆狂澜却不得而知!“钱塘背着手,长长的叹了口气。

    “拳皇还在?大人,您这话是……”陆笙抬起头,惊喜的看着钱塘。

    “胡悲烈其实一直都在苏州!”钱塘轻声一叹,“虽然我也不知道十五年前苏州府发生了什么,但是……算了,你跟我来吧。”

    陆笙好奇的跟着钱塘离开了府衙,再次来到地牢之外。上次虽然匆匆而来,但是对陆笙造成的心理阴影还是比较巨大的。

    诧异的看了眼钱塘,钱塘也没有言语,而是直接弯腰踏进了地牢的入口。

    喊冤之声不断的响起,尤其是看到钱塘到来之后更为卖力了起来。

    陆笙其实一直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问斩的人都要到秋后问斩。而这个时代并不存在缓刑还有机会活命的可能。一般情况,秋后问斩就是问斩。

    真正的恐惧不在于问斩的那一刻,而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步步的走向死亡。

    再次来到这里,给陆笙的心理冲击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大了。随着走进,一个个等死的行将朽木仿佛灵魂归位一般冲向栅栏。

    突然,陆笙的脚步顿住了。钱塘回头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一座并排的监牢之中,身穿囚衣的俊朗男子气度非凡的对着陆笙微笑着。就算命不久矣,但他的笑容之中却充满了希望。

    “白兄……”过了许久,陆笙才抱拳说到。

    “陆大人别来无恙。”

    “白兄,此刻你该启程了。”

    “我已没有路可走,无需启程。陆大人该懂我的。我罪有应得,但还请陆大人能替我孩子找个好人家。永远别让他知道……他的亲生父母是谁。”

    “何晴小姐可好?”

    “听衙役大哥说,知府大人对她颇为照顾。罪民多谢知府大人。”

    “哼,本官是对无辜的孩儿照顾而已,并非对你们。陆笙,速来!”

    “珍重!”陆笙默默的点了点头,转身跟着钱塘继续深入。

    当陆笙来到牢房之外并没有赶到意外,上次来此,陆笙便觉得这个老头很不简单。成捕头说过,来的比钱知府还要早却没被斩首定然非同一般。

    看到知府大人和陆笙其来,还在牢外行注目礼。牢房中的老人渐渐的也不再如之前那么逍遥自在了。缓缓的站起身,迟疑的来到牢门口。

    “两位大人这是……有事?”

    “胡大侠……”钱知府抱拳躬身说道。

    “别别别!我不是什么胡大侠,我只是一介阶下囚。大人千万别这么说。”老人连忙摇着头矢口否认。

    “胡大侠一生光明磊落,何苦这么作践自己。幽冥鬼王重出江湖了……”

    “幽冥鬼王?”老人脸色一变,也不再装蒜,迟疑了问了一句之后突然猛烈的摇头,“不可能,当年我已经震碎了他的心脉,废了他的丹田。就算不死武功也会尽废不可能卷土重来。”

    “但是就在昨天晚上,轮回天幕重出江湖,吸干了湖海盟的外事长老一身功力。并且幽冥掌击伤了景阳门一名弟子。”陆笙沉声说道。

    老头的眉头再次皱起,背着手在牢房之中来回踱步起来。

    “幽冥鬼王能够吸他人功力以己用,而且还毫无限制,如不尽快铲除,天下无人可以制衡,还请胡大侠为天下苍生出手。”

    “扯淡!”老人回头对了陆笙冷冷的喝了一声,“谁和你说轮回天幕没有限制的?轮回天幕的确可以吸人内力,但却不是直接收为己用。

    被他吸取内力,必须在一个时辰之内加以转换,而转化之下,能收为己用的十不存一。

    若不能转化,则必须释放出来。否则,吸收来的内力就会瞬间失控,这是其一。

    其二,对于自成圆满的内力,轮回天幕也无可奈何。其三,轮回天幕只能吸取内力而无法吸取道。何为道,形为武表,神为道本。一招一式,如有神意,就算不带一丝内力亦可石破天惊。”

    “原来如此!”陆笙心底这才觉得合理,一放一收才算合理,要真能吸取内力而无限制,那就真的不讲道理了。

    鹤白羊他们没有和幽冥鬼王真正交过手,自然也不明白其中的奥妙。

    “恳请胡大侠再次出手……”

    “你看我的样子还能出手么?”老人淡然一笑,缓缓的坐回到草垛之上,“既然我已经告诉你破轮回天幕的办法,那么对付幽冥鬼王就是你们的事了。”

    “本官为朝廷命官,不介入江湖纷争。”

    “那我也是阶下囚,更与我无关。”

    陆笙第一次在怼人上面输的无话可说。

    但是,如果幽冥鬼王真的掀起血雨腥风,陆笙能不管不顾?一旦江湖武林重新洗牌,最先受害的就是无辜百姓。

    “有办法但试问整个江南武林有谁能做到?胡大侠,你就别躲清闲了。”钱塘堆笑的劝道。

    “钱大人,你可千万别小看你身边的这位小兄弟。小小年纪,先天之境。老夫记得在月前,小兄弟身上并无半点内力波动,唯一身剑道却已经登堂入室。

    区区一月间,竟然打破天地玄关,后生可畏,吾辈衰矣!”

    “胡大侠当年被尊称为拳皇,隐匿江湖十数年江南武林依旧对胡大侠念念不忘,想来胡大侠当年也是了不起的大英雄,何故今日一见却变得畏缩如鼠了?”

    “别给我来这一套,大英雄?呵呵呵……我本罪孽深重,自缚于大牢之中。再说非我不愿出手,若能以一介罪人救江南武林,舍我一身残躯何妨?现在的江湖,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江湖了。”

    胡悲烈缓缓的撕开衣裳,胸膛当口,一个如拳头大的深深凹陷出现在陆笙的眼前。

    看着这一幕,陆笙的表情愣住了。

    不是因为胡悲烈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而是受了这么重的伤的胡悲烈,竟然还活着。

    “我,还能打么?”

    “这个伤是……”

    胡悲烈默默的摇了摇头不言语。

    陆笙深深的看了胡悲烈一眼,也不再勉强,至少地牢一行不算全无收获。

    轮回天幕虽然能吸收他人内力,但并非收为己用更不会使幽冥鬼王的内力增加。这才符合物质守恒嘛,毕竟一个人的修为并非是内力的储量,而是日积月累的进步累计。

    一个绝世高手,只要丹田不废,打通的经脉不淤堵,就算失去一身功力也能很快恢复。而同样,一个高手的内力若被人吸收也不该立刻成为他人的境界,至少也该有个转化消耗的过程。

    胡悲烈的说法才是靠谱的,性质自然也就不同。将他人内力吸收,一个时辰之内必须释放,这不就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么?

    陆笙还记得自己的体验卡似乎还有一张慕容复的,这样一来倒可以一战。而自成圆满的内力,陆笙思来想去似乎自己的九阳神功就很圆满。要是再来乾坤大挪移的话,那就更配了。

    从地牢出来,提刑司的四人竟然都来了。陆狸,卢剑,蜘蛛,孙游。

    四人都从蜘蛛的口中得知了景阳门查案看似没有和凶手正面交手,但实际上却一直在凶手的刀尖上玩耍。

    凶手只要心情一不好,陆笙和蜘蛛就有可能回不来了。

    “大人!”卢剑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拳。

    “什么都别说,先回提刑司再说。”

    “大人我想……”

    “你想都别想,先跟我回去!”

    孙游拉了卢剑一把,这才把卢剑拉起。一行人再次回到提刑司。老邢他们已经彻底退到了第二线,负责提刑司的内务打扫。

    虽然做着杂役的活,但地位却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甚至卢剑他们见到了,也得毕恭毕敬的行礼。

    老魏三人看到陆笙回来,纷纷放下手里的活。陆笙招呼着三人还有卢剑四人来到会议室。

    “具体的情况是这些,奸淫你七师妹的凶手是劳韩和侯勇,他们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那个杀害左齐长老,打伤邵杰的幽冥鬼王却不知所踪。

    现在景阳门在鹤白羊的带领下前往湖海盟寻求帮助,你这个时候赶过去有什么用?还是稍安勿躁先治好你身上的寒毒再说。”

    “大人,属下的寒毒非一朝一夕……”

    “瞎说,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陆笙挥了挥手打断了卢剑的话,“我与你们商量的是这次我们提刑司该如何做?

    知府大人已经交与我全权负责。我所要保证的,就是这次武林动荡不能对百姓造成影响。就是说,哪怕整个武林血雨腥风,但苏州无辜百姓不能有一个死。诸位觉得如何应对?”

    三个新人都是第一次需要考虑这种问题,一个个转过头看着三个老人。这种棘手的问题,他们的经验就宝贵了。

    “大人,幽冥鬼王三十年前就已经大闹苏州。按照提刑司的惯例,若能干涉阻止,那么严令谁都不许动。当阻止不了的时候,那就告诫双方不可侵害到无辜百姓。

    三十年前,当年知府就分别找苏州武林盟和幽冥鬼王谈过,他们不怕苏州衙门,但却怕朝廷。所以就算当年死了那么多人却没有苏州百姓。大人,属下以为还是照当年那样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