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玄妙蝶之死

    沈凌有些发愣的看着陆笙,陆笙笑了笑,“放心吧,我现在和你一样只是一介凡人。同样要吃喝拉撒睡,同样会有生老病死,也会有七情六欲。我还是讲道理的。”

    “我相信你讲道理,但不代表天上的那群神佛讲道理啊?如果天上有神,为什么自神话时代以来,就再也没有神明降世的传说了?”

    “因为天条!”陆笙要感谢前世的那么多网络,特么都能把一个莫须有的世界架构,人文关系,神话体系补全的和正史一般详尽挑不出毛病。

    “上古时期,人神混居,妖魔鬼怪共处一世。人有善恶喜好,神有道统之争。就看现在的佛道两宗就知道了,吵了好几万年了吧?

    人族伐交频频,神佛难免也会牵扯其中。因此,在上古时期发生了三次大战,天地崩碎,洪水肆虐。

    大地,再也无法承受第四次大战了,昊天玉皇大帝分天地,立三界,定天条。人神分居,泾渭分明,并斩断一切枢纽,人不可与神通。”

    “那神可否与人通?”

    “可,但不准!否则,就是犯了天条!”

    “然后你再灭了他?”

    “差不多吧!”

    “这不太公平啊,人不能与神通,而神却能与人通?既然神已经退出人界,干嘛不彻底切断?”

    “你傻还是我傻?”陆笙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沈凌,“你是不知道人有多脆弱么?要是神不可与人通,那天上的太阳归神界还是人界?你们要不要四时变化?你们要不要水火维生?你们要不要安静平稳的大地?”

    被陆笙这么一通说,沈凌感觉脖子后面有些凉。在诸神的眼中,人类真的脆弱的可以。随便动动花招,整个人类文明可能就拜拜了。

    沈凌不知道是怎么离开陆笙休息室的,就仿佛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今天给他的信息冲击有点大,沈凌要消化很久。而且,陆笙满嘴跑火车的可信度,还是需要他自己斟酌的。当然,斟酌的事情,还是交给老爷子就好。

    用陆笙自己的话说,他现在就是个凡人,和周围所有人一样的凡人。

    但是,如果陆笙说的是真的,真的可以仅仅把他当做凡人么?这个凡人的后台……有点大!

    夜色朦胧,微风清凉。

    鞍山府南郊,连绵群山之间。

    一座孤立的悬崖之巅,突然散发出一阵朦胧的白光。

    一袭白衣玄妙蝶,缓缓的来到悬崖之巅望着远处的朦胧夜色微微出神。

    脑海中回放着之前发生的一幕幕,玄妙蝶的脸上不断的变化出复杂的情绪。

    是对了?还是错了?

    这个江湖,不是原本就是尔虞我诈的么?

    沙沙沙……

    细细的脚步声响起,玄妙蝶的思绪被收回。缓缓的转身,突然玄妙蝶浑身一颤,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惊恐。

    “步非烟?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步非烟阴沉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有冰冷的话语仿佛她的剑气一般冻彻灵魂。

    “不对,你不是步非烟!”玄妙蝶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庆幸的微笑,“无论你易容成谁的样子,我都不可能识破,唯有步非烟,我绝对不会认错。”

    “看来我的易容还有瑕疵。”

    “不!你的易容完美无缺,但是……你永远无法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就算你扮演的再像,你都不是步非烟。现在情形怎么样?我是不是已经成为武林公敌了?”

    “出乎我的意外,江湖变得分外平静。除魔会已经烟消云散,而你的事,也仿佛烟消云散。”

    “是么?那样也好,但是可惜了,我们的计划失败了……柳青云的有情剑魂,因为我被暴露,致使他没来得及领悟有情剑道。而步非烟也没有因为心中的恨而领悟无情剑道。他们两人若不能领悟无情有情,我们的计划该如何进行?”

    “其实有一点你说错了,柳青云的离火剑才是真正的无情剑。而步非烟的冰魄剑,才是有情剑。”面前那人的声音很幽,听在玄妙蝶耳中,顿时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什么?”玄妙蝶瞪圆了惊恐的眼睛看着面前露出诡异笑容的步非烟,“你……你一开始就连我都算计?”

    “不能怪我算计你,只能怪你……太蠢了。谁和你说火有情,冰无情了?水火才是最无情,极致的冰其实也是极致的热。时间差不多了……”

    “时间差不多了?什么时间差不多了?”玄妙蝶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惊恐的倒退了一步。

    “我替你约柳青云来此见面,他快到了……”

    哧

    突然,对面的步非烟出剑了。一剑寒芒,仿佛闪电一般惊鸿一现。

    玄妙蝶想躲,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长剑狠狠的刺入自己的胸膛。

    就连背后的蝶翼,都来不及升起。

    长剑灌入玄妙蝶的胸膛,一直没入剑柄。

    玄妙蝶瞪着愕然的眼睛,看着眼前那一双瞳孔。瞳孔中,闪烁着无比复杂的情感。

    悲痛,伤心,绝望,爱恋,还有浓浓的不舍。

    玄妙蝶突然笑了,笑的那么淡然。

    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一片一片如花瓣一般洒落。

    玄妙蝶缓缓的闭上了眼眸,缓缓地软到在步非烟的怀中。

    “我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问你……”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是我……今生今世,唯一深爱的女人……”

    “那你抱着我,我想死在你的怀里……”

    柳青云的心情无比的复杂,一步一步,仿佛醉汉一般走在山间的小道之上。

    不,不是仿佛,而是他现在就是一个醉汉。

    他不在乎世人对他的看法,更不在乎自己被置于何等境地。但是他却不知道,该以何种目光再去看待玄妙蝶。

    玄妙蝶,是二十多年来,唯一一个走进他心底的女人。为了玄妙蝶,柳青云放弃了剑,放弃了无情剑道。

    认识玄妙蝶之后,柳青云的心不再冷,他的剑,也不再那么的快。曾经,柳青云以为剑道就是他活着的唯一意义。

    而现在,他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和玄妙蝶长相厮守。

    可是,为什么玄妙蝶要骗他?为什么……

    就算要加害步非烟也没关系,玄妙蝶不该对他隐瞒。就算上刀山下油锅,柳青云也愿意一同前往,何须欺骗?何苦欺骗?

    突然,一道剑气冲天而起。

    冰冷,心寒。

    这一道剑气的感觉,柳青云无比的熟悉。是步非烟,步非烟就在附近!

    方才还一身酒气醉醺醺的柳青云,眼眸瞬间变得犀利。身形一闪,人已消失在了远处。

    悬崖之巅,步非烟轻轻的将玄妙蝶放在地上。手中的剑,缓缓的一寸一寸的抽出。

    突然,一道流光从远处激射而来。步非烟脸色一变,收剑归鞘,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妙蝶?妙蝶”柳青云眼眶欲裂,身形一闪来到了玄妙蝶的身边。

    玄妙蝶死了,死后的玄妙蝶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就仿佛,睡着了一般。

    胸口的剑伤上覆盖着一层冰晶,没有流出一丝的血迹。

    这一刻,柳青云才深刻的体会到什么才是撕心裂肺,什么才是肝肠寸断。

    比起玄妙蝶的欺骗,算得了什么?她,现在却死了,死在步非烟的剑下。

    柳青云慌了,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惶恐的柳青云,脸上却挂满了惶恐。

    连忙,从怀中掏出夺来的天香豆蔻送入玄妙蝶的口中。

    天香豆蔻,起死回生!但是,就算是真的天香豆蔻,也不能让已经死去的人起死回生。

    玄妙蝶已经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看着毫无反应的玄妙蝶,柳青云彻底的绝望了。

    紧紧的将玄妙蝶搂在怀中,眼泪如泉奔涌,“步非烟……步非烟无论天涯海角,我必杀你”

    沙沙沙

    脚步声再次响起。

    柳青云猛的回过头,却愕然的发现,来的竟然是与他交手两次的神秘鬼面人。

    鬼面人一身黑衣,脸上的面具一如以往的那帮充满神秘,恐怖的气息。

    鬼面人静静的站在柳青云面前,没有动,也没有出剑,甚至连一丝内力波动都没有流出。

    柳青云轻轻的放下玄妙蝶,缓缓的站起身。他的手中,剑微微颤抖。

    柳青云的杀意,已经凝如实质。

    “你知道妙蝶仙子为何会找你比武么?”突然,鬼面人说话了,声音低沉,仿佛带着无穷无尽的心事一般。

    “不知道!”柳青云没有急着出剑,因为无论他出不出剑,此刻的鬼面人,已经是个死人。

    “她原本为了帮助步非烟探探你的虚实,因为步非烟一旦出关,她必会和你一战。”

    柳青云眉头一皱,眼中的杀意更加的凝实了。

    天下间,可以骗他的只有玄妙蝶,也只允许是玄妙蝶。如果再有人骗他,那个人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可是妙蝶仙子自己都没有想到,她会在此遇上一个她一生挚爱的男子。你们比武持续了十天,但是,你们有认真过么?

    你爱上了妙蝶仙子,妙蝶仙子何尝也不是?所以,那一刻,她改变了主意,她找到了我,她要我帮一个忙,帮她除掉步非烟。

    玄天府说妙蝶仙子是因为嫉妒而陷害步非烟?呵呵呵……一个瞎子,值得妙蝶仙子嫉妒么?妙蝶仙子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她,不希望你和步非烟决斗,更不希望你最终倒在她的剑下。”

    “你骗我!”柳青云嘶哑着喉咙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

    “我没骗你,除掉步非烟最终获利的是妙蝶仙子么?不,是你剑神柳青云。她到死都没说出她的真正目的,为了什么?

    就是为了,你能一直是哪个纯粹无暇的剑神!所有的罪孽,她一身背负,只为换来,你的高洁无暇。妙蝶仙子到最后都没说出真相,而我,却不能让她在死后都被人误会,尤其是你,她最爱的人。”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