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神的极情之剑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柳青云低着头,看着地面上仿佛睡着的玄妙蝶低声问道。

    “是!只有步非烟死了,你才不会与她决斗,你才不会有危险。所以,她宁愿背负世上所有的恶名。现在玄妙蝶带着世人的误解走了,而我,也该随她而去继续保护她……”

    “你?”柳青云突然犀利的盯着鬼面人,“你又是谁?”

    “一个在你眼中的可怜人。自从第一次,我见到玄妙蝶开始,我就明白,我生命的意义,只是为了守护她,她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蝴蝶。

    我知道,我爱她永远不可能有回报。但我依旧会保护她,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哧

    一剑光寒,如此的突然。

    这一剑,深深的刺进鬼面人的胸膛。

    柳青云可以制止,也有实力制止,但是柳青云没有。这个世上,他不会对第二个人怜悯。

    “我不奢求能和妙蝶仙子合葬,但我希望,你不要把我们埋的太远……因为我怕……到了下面找不到她……”

    鬼面人缓缓的倒下,鲜血,如蜿蜒的小溪一般流淌。

    柳青云缓缓的坐下,缓缓的将玄妙蝶扶起。将已经冰冷的佳人,紧紧的搂在怀中。

    柳青云的剑,插在了两人的面前,一直在颤抖,一直,在发出不甘的悲鸣……

    “玉竹公子,我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无招之境的精髓不是在独孤九剑的剑法,而在于它的剑意。后发先至,攻敌破绽。你满脑子都是剑招,是没办法练成独孤九剑的……”

    步非烟也许第一次教徒弟,而更悲哀的是,她遇到了一个在悟性上很差的学生。

    陆笙的武功全靠奖励,哪怕他的五岳剑法其实已经触碰到无招之境的边缘,但离直接领悟真正的无招之境还差的很远。

    就算步非烟讲的再详细,领悟不了还是领悟不了。

    事实证明,幸好陆笙从小没有拜师习武,否则以这个悟性,估计已经气死好几任师傅了。

    被步非烟一阵数落,但陆笙的脸上却是挂着灿烂的贱笑。当然,他自己以为这个笑容是饱含歉意的笑容。但要是被沈凌看到,绝对会说,如此淫荡的贱笑,已经很久没看到了。

    突然,步非烟顿住话语,身形一闪人已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而停留在房间中的陆笙,脑海中突然一震。一道白光闪过,罚恶令竟然突然颁发了一张奖励卡片。

    陆笙顾不上去看奖励,身形一闪也来到院中。步非烟安静的站在星空下,眼神却平视的望着正南方向。

    陆笙微微皱着眉头,缓缓的来到步非烟身后,“你怎么了?”

    “他突破了……”

    “谁?”

    “柳青云!”

    一处断崖,一道身影缓缓的来到断崖边。微微的闭上眼睛,感受着天地的道韵。

    “你终于突破了……无情剑道,本非无情。只有极于情,才能极于剑,你终于情剑合一了么?”

    听到柳青云的名字,陆笙的眉头微微一皱。

    “他在哪?”

    “你们不能去!”步非烟缓缓的收回目光,“此刻的他,不是你们能对付的,就算是你,也不行。能对付他的,只有我!”

    “他是不是更强了?”陆笙凝重的问道。

    “道境之下,先天绝巅!”

    “那你呢?”

    “先天绝巅,无招之境!”

    “有区别么?”

    “有一些区别,柳青云没能领悟剑招的极致,但却已经踏上了剑道的境界。我还没完全踏上剑道的境界,却已经领悟剑招的极致。”

    “你和柳青云,孰强孰弱?”

    “打过才知道。”

    “如果我说你别和柳青云决战,你会不会答应我?”陆笙这一刻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脱口而出。

    “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会答应你任何事。不过……现在连柳青云在哪都不知道,他未必会约我一战也说不准。”

    陆笙还想说话,但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开口。他不知道以什么身份要求步非烟,朋友?恩人?还是,朋友之上?

    “玄妙蝶死了……”

    想了很久,陆笙觉得还是换一个话题。

    突然出现的罚恶奖励,还有蝶恋花传回来的讯息无一告诉陆笙,他放出去的线,终究还是没能钓到大鱼。

    玄妙蝶,这么快的死了。

    步非烟脸色一怔,背脊在一瞬间的绷得笔直。僵硬的转过身……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陆笙。

    “你……说什么?”

    “玄妙蝶……死了。你,没事吧?”

    过了许久,步非烟的脸色才恢复平静,缓缓的来到陆笙面前,贴的如此的近。

    突然,步非烟搂住陆笙的腰,将脸紧紧的埋在陆笙的胸膛。抱得那么用力,肩膀也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就算被玄妙蝶如此的背叛,但她和步非烟毕竟十多年情同姐妹。步非烟不是冰,不是雪,所以,她哭的那么伤心。

    陆笙将精神力集中在脑海中的卡片之上,翻开卡片,陆笙的身体,也如步非烟一般剧烈一颤。

    甚至这颤抖的频率还那么猥琐。

    体验卡,人物,叶孤城。出自陆小凤传奇,先天绝巅高手,剑圣之名。绝技,天外飞仙!

    终于还是出了,终于还是出了叶孤城。

    虽然在介入步非烟和柳青云之后,陆笙早有预感,可能下一次出的体验卡会是一个古龙笔下的剑道高手。

    古龙笔下的高手,和金庸有着极为明显的区别。古龙笔下的传奇高手,是独一无二的,无法被超越的。

    小李飞刀只能是李寻欢,就算叶开李坏再接近,但真正的小李飞刀只有李寻欢。

    所以,天外飞仙只属于叶孤城,绝情剑道只属于西门吹雪,仁者之剑,只属于谢晓峰。

    在掀开卡片之前,陆笙猜测过是西门吹雪还是谢晓峰或者叶孤城?而陆笙心底最为希望的,也是叶孤城。

    不是因为他比那两个强。仅仅是因为,他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天外飞仙。

    玄妙蝶的坟被找到了,陆笙带着步非烟和一众人赶到鞍山。

    一个小小的坟包,一块简单的墓碑。

    墓碑用剑气雕刻,以血染色。

    爱妻,玄妙蝶之墓,夫,柳青云立!

    在玄妙蝶的墓不远处,还有一个小坟包。坟包的边上,也立着一块墓碑。

    鬼面人,无名氏!

    陆笙原本打算把两座坟都扒开,但在步非烟警告的眼神下,陆笙还是没有扒开玄妙蝶的坟。毕竟,玄妙蝶是死了,他可以肯定。

    但这个鬼面人的坟,陆笙是一定要扒的。

    鬼面人,一直是卡在陆笙心中的刺!精通数门神功绝学,武功绝巅,就是和步非烟柳青云都能打个五五开。这等实力的家伙,哪能这么轻易的死了?

    坟被扒开,果然从里面挖出来一句黑衣鬼面人。尸体虽然有,但却无法确定是不是就是那个鬼面人。鬼面人每次出场都带着面具,谁也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

    陆笙取下鬼面人的面具,果然如之前抓到的那些黑衣人一样。他的容貌已经彻底的毁了,唯一的区别他还有舌头。

    “看来鬼面人真的被柳青云杀了!”沈凌轻松的吐出一口气,“柳青云和他交过手,现在死于柳青云剑下应该就是那个人了。”

    虽然鬼面人死的很突然,但只要他死了,算是去掉了玄天府的心头大患。

    “不对!鬼面人不是柳青云杀的!”陆笙突然喝道,“鬼面人的伤口不是柳青云的剑造成的,他是自尽的。”

    “自尽?为何?”

    “你问我?”陆笙白了一眼沈凌,“我怎么知道?但至少,我们不能绝对的认为鬼面人已经死了。而且,我们其实都应该知道,玄妙蝶未必就是整个事件的幕后黑手。也许,玄妙蝶仅仅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而已。”

    这一次鞍山之行并不算是一无所获,至少,因为玄妙蝶而起的武林风波,也应该因为她的死而尘埃落定。

    回到玄天府之后,沈凌立刻命人将玄妙蝶之死散布出去,而后贴出告示,金陵已经没啥事了。来看热闹的人,从哪来还是回哪去吧。

    刚刚把一切处理妥当,沈凌将玄天府高层聚拢在一起打算商讨下一步的预案。毕竟,那群黑衣人依旧是悬在玄天府头顶的利剑。

    开场白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突然门外响起了回报声,“世子,世子!药仙前辈失踪了。”

    “什么?古道一失踪了?”沈凌连忙站起身让对方进来,“怎么回事,南陵王府可不是寻常人家的宅院,是什么人都能进出的么?你们是怎么保护的?竟然让人从南陵王府将古道一劫走?”

    “这……世子,我们也不知道。”来的飞凌卫急的都快哭了。

    “世子,昨天晚上还好好地。今天黎明时分,古先生起得很早。然后就背对着窗户看书。弟兄们十二个时辰轮流守着都没敢打瞌睡。

    但突然间,古先生身上窜出了火。眨眼间就把古先生烧没了。等我们冲进屋子的时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今天凌晨发生的事,为何到了现在才汇报?”

    “我们来报告的时候,世子和诸位大人已经离开玄天府了……”

    “走,我们去看看。”

    陆笙和沈凌再次来到南陵王府,因为事发蹊跷,所以飞凌卫并没有动现场,还是很好的保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