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二百四十一章 当场破案

    “九夫人?本官问你,在赖老板发病之前,他在做什么?有没有服用什么药物之类的?”

    九夫人的眉角微微挑起,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觉察的讽刺。

    “他哪天不吃药?鹿茸啊,鹿鞭啊,虎鞭啊……他要不吃,连男人都做不成……”九夫人这话说的轻佻,而言语中的眼神,更是淫荡。

    媚眼含春,瞥的陆笙心头一颤。

    “浪蹄子,你怎么说话的呢?陆大人问你话,你给我好好回答,否则,老娘撕了你!”

    “哈哈哈……大姐,人家好怕啊……撕了我?你没撕过?老爷刚刚走,尸骨未寒呢……你就想着要小妹的命了。你是打算直接在老爷的坟边挖个坑呢……还是打算把我一起关在老爷的棺材里?咯咯咯……大姐,小妹现在,可是走在黄泉路上的人了……”

    听着九夫人的话,赖夫人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要不是陆笙在此,说不得赖夫人早就命人将九夫人拖出去打死了。

    “你们的家务事,本官不想管也不想知道,但是赖夫人,本朝不允许人殉这事你该知道。逝者已矣,如果要用活人陪葬什么的,本官可不能不管。九夫人,赖老板在病发前做什么?”

    “做什么?还能做什么?昨晚上他鹿鞭虎鞭交着吃,若不在老娘的肚皮上威风一次怎么睡得着?

    只不过,不中用就是不中用,就算补得七窍流血也是不中用。前会儿还好好的在人家肚皮上嗷嗷叫,转眼间就哭天喊地的到处讨饶。

    至于老爷怎么去的,人家也不知道……人家被关进柴房前,老爷可还没死呢。”

    “浪蹄子,你死到临头还不忘给老娘泼脏水?”赖夫人一听,顿时又要发作。

    “够了!虽然这里不是公堂,但本官在问话,本官不想再听到你们撕……争吵!本官问你……”陆笙一边靠近九夫人一边说道。

    突然,陆笙的话音顿住,整个脸色瞬间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在靠近九夫人之后,一股难以抑制的本能冲动瞬间袭上陆笙的心头。但陆笙并没有从九夫人身上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可靠近九夫人之后,强烈的交配欲望如海啸一般翻涌而来。

    陆笙顿住脚步,转过头看向九夫人身边的下人。虽然他们每一个都装作目不斜视的看着正前方,但耸动的喉结,喘息的呼吸却告诉陆笙他们都在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九夫人的容貌远胜于吴夫人,所以她对异性的吸引力就更为强大。而陆笙已经从两个死者之间看到了他们的共通,无疑,同样的巧合不会发生在两个人身上,唯一的解释就是,吴长生和赖春涛都是死于同一个手法之上。

    而同时,九夫人身上也有着吴夫人一样的对异性吸引力。而且,两人死之前都是在女人的肚皮上蹦跶。

    陆笙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

    其他人不敢正眼看九夫人,而陆笙却将九夫人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个够。也许感受到陆笙火热的眼神,九夫人的眼角露出媚笑。

    扭动的娇躯,还故意将胸脯挺起。

    “大人,人家好怕啊……大人,您救救人家吧,赖家不是东西,要人家给老爷殉葬呢……大人,您要救小女子一命,小女子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浪蹄子,你说什么呢?老爷才刚刚闭眼,你就开始勾搭别人?你当陆大人是什么人,是你在翠花楼睡过的那些男人么?就凭你,给人家陆大人当夜壶人家都嫌你脏!”这次说话的不是大夫人,而是另一个一直对着陆笙抛媚眼的年轻女子。

    “哎呦六姐……人家陆大人还没说话呢,你就先着急起来了?还说我呢?刚才你媚眼抛的眼珠子都快飞出去了吧?”

    九夫人这怼天怼地的气势,实在非常人能够消受。但九夫人说话间,将手轻轻捂着嘴角的娇笑却让陆笙眼神一亮。

    九夫人的指甲上,都被涂成了紫色,紫色的指甲,将如白玉一般的纤纤玉手,衬托的更加的娇媚诱惑。

    这在陆笙的眼中,本来应该是寻常。在前世,别说紫色的指甲,就是五彩缤纷的指甲都比比皆是。但是,在这个世界,陆笙还没有见到将指甲涂上颜色的女子。或者说,美甲这个行业,还没有真正开始。

    将指甲涂成紫色?用意何在?

    陆笙心中有了一个猜测,连忙转过身来到赖春涛的尸体前,赤裸的尸体上,布满了抓痕。听赖夫人说,这些伤痕都是赖春涛自己抓出来的。

    陆笙一直忽略了这些抓痕,但现在看来,这些抓痕未必全部都是赖春涛自己抓出来的。

    陆笙将赖春涛身体上的抓痕一点一点的对照,果然,在背后,陆笙发现了两道成八字的抓痕。

    后背上的抓痕,显然不可能是赖春涛自己抓出来的。

    陆笙眼中精芒闪动,“赖夫人,这个房间可是九夫人的房间?”

    “是!”赖夫人连忙说道。

    “卢剑,给我搜!”

    听到要搜房间,九夫人的脸色猛地一变。但一闪而逝过后,九夫人的脸色再次回复如常。

    玄天卫翻箱倒柜的在房间里搜查起来,陆笙径直来到九夫人的梳妆台,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梳妆盒。

    轻轻的打开,里面放满了胭脂水粉。陆笙轻轻的打开一个个瓶瓶罐罐,最终,在一个玉盒之中,陆笙找到了和九夫人指甲上相同颜色的膏状物质。

    之后,又在一个瓶子中发现了一种药粉,陆笙抬起头,看着九夫人的脸色不断的变化,“这个粉并无半点香味,九夫人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么?”

    “还能是什么?听说女人身上抹了这个东西能让男人欲罢不能……很多大户人家的夫人都会用,有什么奇怪的么?”

    “哦?世上还有这等药粉?本官孤陋寡闻了。那么,九夫人能否告知,这团药膏是什么?”

    “这是我用来涂抹指甲的。”

    “本官看九夫人的指甲的确很好看,但却很少能看到,九夫人怎么会想起涂抹指甲的?”

    “大人也许不知道小女子出生何处?小女子四岁的时候就被卖到青楼,虽然在大人眼中不过是下贱女子,但也多少算是见多识广。在翠花楼之中,有不少姐妹喜欢涂抹指甲,老爷也很喜欢,这点在赖家都知道,大人何必这么大惊小怪。”

    “是么?”陆笙淡淡的一笑,“赖夫人,牵条狗过来,本官要试毒!”

    很快,赖府的下人牵来了一条雄壮的猎狗。陆笙接过一只肉包子,将那种药粉和紫色的指甲膏涂抹在肉包子上。

    大狗三下五除二的将包子吞了下去,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陆笙。虽然胭脂水粉有毒性,但要毒死人却是需要极大的剂量。这么一点点,别说人,就是一只老鼠都……

    突然,原本安静的大狗骤然间变得狂躁了起来,挣脱开下人手中的铁链,在冲出房间在院子中狂奔起来。

    一边狂奔,一边狂吠。

    就仿佛发了疯一般。

    赖府上下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但九夫人却显得极其的冷静。很快,大狗的狂躁停下,却直挺挺的倒地抽搐,嘴角,更是喷出雪白的泡沫。

    陆笙冷冷的盯着九夫人,“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赖老板的癔症,是中毒!”

    所有人的眼神瞬间一变,赖夫人更是用喷火的眼神盯着九夫人。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不该让你进门……我就知道不该让你进门……”

    “呵呵呵……哈哈哈哈……”九夫人突然痴狂的笑了,脸上的笑容如此的绚烂,但眼角的泪光却那么的令人心碎。

    “不然我进门?哈哈哈……你以为我想进门?哈哈哈……我本来就是索命的女鬼,我来赖家,就是为了让你们家破人亡……

    哈哈哈……我杀的……这个畜生就是我杀的……陆大人,我杀了他……但是他该死……他该死……

    当官的,没一个是好东西,杀人满门,抄家灭族……哈哈哈……”

    突然,九夫人的袖子中落下一把匕首,狠狠的削向自己的咽喉。

    陆笙身形一闪,人已出现在九夫人的面前一把夺过匕首。

    “死不能解决问题,在真相还没大白之前,你不能死。卢剑,看住她,在检查一下她身上有没有藏了毒。”

    “陆大人,他已经承认杀了人,怎么还没有真相大白,我家老爷也不是寻常人,杀人偿命,要不,就把她在这打死吧?”赖夫人怨毒的盯着被拿下的九夫人喝道。

    “笑话,就地打死,私设公堂?你当官府办案是什么?本官办案,还轮不到你来教我。”陆笙命人将九夫人押下,回头看了眼周围一脸懵逼的众人。

    “走!”

    提刑司,地下监牢之中。

    对九夫人的重视,陆笙超过了所有东城牙行的人。并没有严刑拷打,只是让九夫人坐在眼前禁锢的椅子之上。

    “九夫人,本官不喜欢对犯人用刑,这倒不是因为本官怜香惜玉什么的,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但有时候,明知道不喜欢的事,却还是要去做,因为这是工作。

    你应该明白,你现在基本上已经是个死人,就算本官不杀你,你背后的人也不允许你活在世上。配合我们,说出你幕后的指使者是你唯一的出路。”

    九夫人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看着陆笙仿佛在看一场精彩的戏曲。

    “怎么?你就不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值得你留恋的么?难道,你就真的甘心这么死了?”陆笙的语气很平静,眼神中也露出了深深的惋惜。

    “我活着,就是为了让他死,现在我成功了,活着对我早已没有了意义。活着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痛苦。

    每天,我都想死,每一次被男人压在身下,我都想死。但是,我都挺了过来。为什么?因为赖春涛还活着。只有他死了,我才舍得去死。

    所以你说的这些那些,我听不懂。什么幕后指使?指使我的,是赖春涛当年害的我家破人亡。我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