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五百八十二章 突发变故

    沈佳音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沈冰心,一口气堵在喉咙口却怎么也吐不出去。她不是被伤的,她是被气的。

    原本,这应该是她的个人秀才对。年近十九岁,先天初期高手,兰州武林年轻一代排名第六的高手。参加玄女大赛被内定的第一高手。

    怎么,也不可能输。

    但是,竟然在第一轮就被踢出局了?

    玄女比赛没有什么复活赛,五选一,二选一,两轮晋级定玄女,剩下就是争夺玄女前七的名额。

    可是,从哪里杀出的这个煞星?强的这么不讲道理?

    不仅仅沈佳音郁闷,整个比试会场都是一片死寂。沈冰心的出手太快,太干净利落,用最贴切的一句话形容,眼睛一闭一睁,结束了。

    秋风扫落叶,以绝对的实力碾压。

    沈冰心收剑归鞘,默默的转身向场外走去。完全没必要停留,身负已定。

    “哪里来的小丫头……”远处,一个当地甚有威望的老头揪着稀疏的胡子,过了许久才悠悠的叹了一声。

    “先天境界的沈佳音,竟然连她一招都接不下?如此高手,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目送着沈冰心的退场,看台上的众人才开始议论纷纷。

    嗡嗡声中,下一场的比试也开始了,但珠玉在前,下一场的比试在众多看官眼中显得索然无味了起来。虽然沈冰心的一战很短,但精彩的也就在那一瞬之间。刹那的震撼,永远比那些连绵的起伏来的深入人心。

    那仿佛永恒定格的画面,让所有人陷入了激烈的争论之中。

    “陆大人,你推荐的那个沈冰心,到底是什么来头?莫不是……你玄天府的人吧?”吴晨好奇的斜过眼看着陆笙。

    “她是我一个故友之后,本也是兰州土生土长的人。在我来兰州之前,她是本地的一名大夫。后来进玄天府医馆……”

    “一个大夫?能有此武功?恐怕就我也没有胜她的把握吧?”花解语有些哀怨的说道。原本沈佳音成功拜入仙灵宫是板上钉钉的,现在好,一个铁定内门的种子就这么没了。

    不过花解语也没有多气馁,这次梦音谷弟子有五个报名,怎么着也得晋级两个才是。

    “花掌门的武功虽然是先天巅峰,但要说胜她怕是不行!”北夜无月淡漠的声音响起,“道境之下,无人敢说能胜她。”

    “这么强?”其余的各派掌门惊骇的问道。

    “就是这么强!我甚至都要怀疑,她是不是青鸾剑仙的弟子了。”

    “她还没有收弟子的打算。”陆笙淡然的一笑。

    再精彩的瞬间,再热烈的热度,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的冷却。虽然沈冰心的一战精彩绝伦,但后面的比试也可观可点。

    这一天,举行了二十场比试,明天第三天,估摸着上午就能完成。

    如果第一轮是淘汰赛的话,那么第二轮就是晋级赛。第二轮比试是两两对战,胜出那人几乎可以拿到玄女称号了。

    淘汰过后,有一百人,而两两对战之后,有五十人,但玄女,只有四十九人。那么,谁才是这最后淘汰人的人,那就是另外的赛事了。

    第二轮过后还要进行第三轮的,第三轮输的之中,会比试出最差的一个。当然,如果有人中途退出的话,那这最后的淘汰赛也就没必要了。

    只有前七名的玄女才能被奖励到七件玄女神兵,也只有七人可以拜入仙灵宫的内门。陆笙眼眸扫过七件神兵,心底留下两个字评价。

    垃圾!

    第三天,第二轮开始。因为是一对一,所以提防比较集中,防守也比较严密。对战比起乱斗来,更加的持久。因为对战没有半点取巧,更不会有捡便宜的机会。

    一个上午,仅仅对战了七场,就是这晋级赛,没有三天落不下来。

    “有请百灵谷的钟灵秀与梦音谷的丁玲登场!”

    丁玲也是梦音谷的种子选手,虽然没有突破先天,那也是后天巅峰。而对面的钟灵秀虽然不错,可也就是后天八重境。可以说这是一场还没开始就已经注定结局的一战。

    “百灵谷的钟灵秀登场!”

    一连喊了三遍,钟灵秀都没有出现。

    “如不登场,裁判将视为弃权判负!”

    “看来是明知道不是对手,所以直接弃权不来了……”花解语似乎找回了一些面子,带着得意的笑容说道。

    “应该是,毕竟实力的差距显而易见的。”身边的石开山轻笑的说道。

    “百灵谷钟灵秀登场”

    一声暴喝响起,众人纷纷向场外看去,一个个,更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这一声暴喝,竟然是一个男人。

    远处,四个人抬着一个床板,沉重的走来。每一个脸上,都挂着浓浓的悲愤。通红的眼眸中,闪烁着杀意。

    所有人都不禁站起了身。

    这是什么情况?就算你登场,也不用抬着来吧?而且……这画面怎么就这么诡异呢?

    “出事了!”陆笙猛的站起身,身边的沈冰心也是愕然。

    “丹顶派吴掌门,仙灵宫北夜仙子,还有玄天府陆大人。我百灵谷今天要个说法,我们小郡主昨天还好好地,为何今天早上人就没了?”

    “死了?”

    看台上的人群顿时炸开了,嗡嗡的声音此起彼伏。而陆笙身形一闪,人已出现在百灵谷的人面前。

    “你们放下,我来看看!”陆笙说着,伸出手正要掀开被子却被一人制止。

    “陆大人,请稍等,能否换个地方掀开?我们小郡主此刻有些……不雅!”

    “不雅?没穿衣服?”

    “是!”

    “无妨,你们围一下。”

    陆笙小心的掀开被子,眼前的一幕让陆笙的眼眸猛的一缩。

    “你们确定……这是钟灵秀?”

    “本来我们也不敢相信,但小郡主的左臂上有一颗痣,凭着这颗痣我们才得以确认。”

    陆笙之所以不敢相信这是钟灵秀是因为被褥里面的,竟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但陆笙前天还见过钟灵秀,这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十七岁后天八重境的天才少女。

    “陆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北夜无月身形一闪出现在陆笙身后问道。

    “钟灵秀死了,初步判断系他杀。你们把尸体搬回去,我要做进一步的检查。”陆笙没有搭理北夜无月,淡淡的吩咐道。

    看着陆笙完全不搭理自己的样子,北夜无月微微错愕?但一想到对方的身份,随即释然。

    百灵谷的人这才再次将尸体运走,而看台上的人群却突然间激烈的嗡嗡了起来。

    “真的死了?怎么会?”

    “听陆大人的意思是……他杀?难道是梦音谷?”

    “用你的脑子想想,钟灵秀是丁玲的对手么?这一场对战结局早已注定,要说丁玲被杀我还信有黑幕,但钟灵秀被杀……应该和比试无关。”

    “但是……是什么人敢在玄女大赛的会场杀人?这里可是集结了兰州所有的高手啊。”

    “难说,就陆大人在此,凶手也敢杀人,可见凶手根本就肆无忌惮啊。”

    “丁玲晋级,下一场比试开始!”

    一场意外,并没有让十年一次的玄女大赛就此打断。而陆笙跟着百灵谷的人去了他们的宿舍区。

    离得近的选手会选择每天回家,而那些远到而来的会选择住在西宁城或者丹顶派准备的临时住宿地。照常理来说,钟灵秀怎么也算是一个郡主,怎么会住在丹顶派呢?

    不过在看到钟灵秀随行人的穿着打扮来看,心里也不由凄凄。可能以前百灵谷还会是不错的,但总有家道中落的倒霉孩子。

    钟灵秀,可能寄予了百灵谷很大的期望。

    “陆大人,眼看比赛就要开始了,但小郡主却迟迟没有起床,我们催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实在来不及了,我们才撞开了门,却看到小郡主赤裸的躺在床上。”

    一人满面悲愤的对着陆笙说道。

    陆笙打量着钟灵秀的房间,门是反锁的,但窗户却是没有上闩。如果系是他杀,凶手应该从窗户中进来。

    “昨晚上你们在哪?”

    “我们睡小郡主旁边的房间。”

    “昨晚没有听到动静么?”

    “没有,一点都没有!”

    没有动静,那就是说昨晚没有打斗。而陆笙扫过房间也确实没有打斗的迹象。

    陆笙掀开被子,这次可以仔仔细细的查探尸体了。

    面容的布满皱纹,头发也是雪白,身上的皮肤也是如脸上一般皱巴巴的,但没有老人特有的老年斑。

    手臂上确实有一颗痣,脸上也是钟灵秀的妆容。这个时代的女子就连睡觉都要补着妆,比陆笙前世的那些女人还爱美。

    钟灵秀死前没有痛苦,甚至,嘴角竟然还挂着笑。那种笑容怎么说……像是一种满足。

    床上一滩水渍,但却不是钟灵秀失禁的尿液。下体一片狼藉。看到这一幕,陆笙心底大致有了猜测。

    但是,世上有这么霸道的邪功么?采阴补阳不仅能采到死,竟然特么能采到把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变成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婆?

    “咦?这是采阴补阳?”一个轻咦声响起,陆笙回头,北夜无月不知何时也跟了过来。

    “北夜仙子可知道这是什么邪功?”陆笙低沉的问道。

    “不知道,我常年居住在仙灵宫,对这种邪门武功不了解。但看她的样子,应该是被采补了。”

    “这就奇怪了,从钟灵秀脸上的表情和床上的痕迹来看,她被侵犯的时候是清醒的。但是……竟然没有挣扎连发出动静都没有?要么,周围的人都中了迷香失去了知觉。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