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六百零六章 无皮之人

    “五魂元婴丹?”所有人吸了一口气,光听这个名字,就感觉到一股浓浓的邪恶气息扑面而来。

    “是需要五个婴儿作为主药炼丹么?”陆笙凝重的问道。

    “我爹当年和我说的,确实如此。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婴儿。我爹在早年间曾经得到过魔医的手稿,他看完之后直接将手稿烧毁。我爹说,这东西一旦遗留下去会祸害无穷。

    在魔医的研究中,各类物种有着彼此的排斥,被天道法则限制无法彼此相容。就好比将羊的一块肉塞进牛的伤口中,血肉不会交融只会腐烂。

    人也不能依靠吸收别的生灵获取生命之力,人只能吸收人的。而要想获得最纯正的生命之力,唯有吸收刚刚出生的婴儿。

    但并不是随便什么婴儿都能炼丹,故此,魔医还惨遭道家炼丹术和佛家金身术触类旁通,通过一张药方改变孩子的先天五行属性。

    而后集齐五行炼丹,这五行丹方,四象为基,五行俱全,相生相克,彼此轮回。与陆大人给我们看的丹方很是相近。”

    听到这里,陆笙和在场的众位大夫才恍然大悟。至少,明白了凶手打算做什么。

    只是……

    陆笙疑惑的看着这名黄辉冯,“为何你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面对陆笙的逼问,黄辉冯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白了。而面对同僚质问的眼神,黄辉冯的嘴角微微蠕动。

    “大人,诸位同行,我原本可以说不知道,认不出此药方不是么?”

    “黄师傅不必有多少负担,这都是百年前的事了,我想令尊也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我爹在五年前被冥王害死,他的一切是非过往,应该一笔勾销了吧?”黄辉冯长长一叹,“我爹年轻的时候,曾经师从于魔医。

    可是我爹真的没有帮魔医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爹在三十岁的时候就脱离了魔医的控制,之后一直济世救民,一生活人无数。”

    “原来如此……那魔医最后成功了么?这五魂元婴丹可有成功?”

    “不知道,我爹没说。可能,魔医早就死了吧。”

    “可能,魔医还活着。”林远瞳目光灼灼的看着陆笙,“陆大人,您说那个九月,会不会就是魔医?”

    “这……”陆笙眉头紧锁。

    百年前的人物,活到现在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个九月既然是超凡境高手,再向天借百年寿元也不是不可能。

    “诸位先生辛苦了,尤其是黄师傅,你提供的情报很有用,至少让我们知道凶手要做什么。打搅到诸位大夫的好梦,我深感歉意,诸位大人可以回去休息了。”

    “哟,都天亮了……那还休息啥呀,算了,直接去坐诊好了。”

    “也好,同去,同去!”

    “对了,陆大人!”突然,站起身打算离开的黄辉冯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道,“陆大人,我突然响起一点,我爹当年似乎说过,五魂元婴丹在集齐之后必须要在月圆之夜进行炼制,而且必须是在第一个月圆之夜……”

    “这是为何?”

    “可能是日无长缺,月无长圆,月圆之夜应该和阴阳之说有关。”

    “我知道了,多谢!”

    等到众人全部离开,陆笙长长的吐了口气,“离下次月圆还有十天吧?”

    “是!”

    “将范围扩大到兰州全境,所有找九月大夫看过,吃过九月大夫药方的孕妇,想办法弄到医馆全力保护起来。”

    “这事……做起来就不好办了。”纤云揉着眉心有些脑瓜疼,“百姓不太配合,就像林家那样,要不是他们耍花腔,也不至于满门被害。”

    “他们不配合你就不会动脑子么?直接贴出公告,顺便把药方也贴出去,说九月大夫配置的药方是慢性毒药,孕妇长期服用会让孩子胎死腹中。

    但玄天府医馆已经研制出解药,必须来玄天府医馆尽快救治。这不就得了么?”

    “呃……”纤云微微错愕,顿时领会,“明白,我这就去办。”

    三天时间,悄然而过,在玄天府全方位守护之下,玄天府第一第二医馆固若金汤,剖腹取胎的案子没有发生。

    可就在玄天府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间有人报案,西宁城又发生了一起影响恶劣的案件。

    兰州每一座城池的周围都会种上一圈白杨树林,兰州千篇一律的景致,需要绿色点缀。而能在这贫瘠的土地上生存的植物,原本也是不多。在白杨树林的深出,是一条条纵横的河流。

    陆笙在手下的带领下来到了案发现场,而在案发现场的隔离带之外,围满了密密麻麻的吃瓜群众。

    “太吓人,我觉得这不是人干的。”

    “那是,能干出这种事的,本来就不是人。那是畜生!”

    “老杨,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杀了那个人的,可能不是人!”

    “不是人?哪能是什么?大白天的是鬼不成?”

    “好好的一个人,整张皮都剥下来……就算最好的屠夫也做不到吧?不是鬼是什么?”

    “对哦,好像被害的人被人剥了皮?”

    “是啊,那样子,看一眼几晚上都别想睡着了。”

    陆笙跟着来到现场,尸体已经被打捞了起来,而在周围,几个验尸组的弟兄正捂着树干吐得肝肠寸断。

    陆笙来到尸体面前,手掌微微一挥,摆布掀开。

    那一幕,就算久经考验的陆笙也有些绷不住。死者瞪着圆圆的眼睛,眼眸中的血丝扩散到整个眼球。张大的嘴,露出了森森的牙齿。

    这是一具完全没有皮肤的尸体,身上的肌肉血肉鲜明,就像是……卖场中的卖肉柜台一般。

    “呕”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身边的纤云突然捂着嘴冲向一变。那画面,太刺激了。

    陆笙一挥手,白布再一次盖上。

    “死者只能确定为女性,从牙齿开看……年龄应该在三十岁之前。”陆笙闭上眼睛淡淡的说道。

    “杀人的手法确定了么?”

    “确定了!”一名脸色煞白的青年男子出现在陆笙的身边,他年纪很轻,也很瘦,但语气非常平静,声线微微低沉。

    这是个理性的人!陆笙听到这个声音故意的转过身看了他一眼。

    “凶手从后颈下刀,破开头皮而后剥下死者的整张人皮。凶手的刀很快,手也非常的稳。刀甚至没有在死者的瘦肉组织上留下划痕。

    凶手手法非常熟练,我推测不是第一次了。被剥下的人皮不翼而飞,而将尸体扔进河中。”

    “死者的身份有办法确认么?”

    “没办法!只剩下血肉组织的人,甚至连画像组都无法给她回复容貌。只能通过人口失踪来确定死者身份了。”

    “案发地点在哪里?”

    “不确定。”

    “屋漏又逢连夜雨,哪个混蛋在这个时候给我添乱。手法如此娴熟熟练……你觉得凶手是什么类型的人?”

    “首选,屠夫,其次是猎户。但多数情况,猎户就是屠夫,屠夫就是猎户。”

    “盖英!”

    “在!”

    “这件案子你负责,调查西宁城所有的猎户和屠夫,第一,却认他们的周边有没有人员失踪。第二,确认他们的行为有没有可疑,第三,收集这里附近的一切消息,查访所有在此附近出没的人员。”

    “是!”

    回到玄天府,陆笙皱着眉头脑海中不断的浮现今天看到那句尸体的样子,总有种感觉,那具尸体可能和陆笙要找的九月有关联。

    “大人!”小圆来到办公室敲响了门。

    “什么事?有文件要批么?”

    “是!对了,第一医馆之中有些孕妇吵着要回家,既然凶手的目标是那些被他亲自调理的孕妇,那么那些没有服用九月大夫安胎药的孕妇是不是可以放她们离开?”

    陆笙想了想,默默的点了点头,“可以,但依旧需要加强保护,让弟兄们不得松懈。对了,召集其他府的孕妇来西宁有没有进展?”

    “这三天来已经有孕妇来了,大人这一招真是高明。”

    “高明倒算不得,不过对孕妇来说,他们腹中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我不过是抓住了这个心理而已。”

    夜色渐渐的降临,陆笙又一次来到玄天府第二医馆。自从确定了凶手可能近期内作案之后,陆笙决定亲自在医馆坐镇。以玄天卫的实力,除了自己还没有人能挡得住。

    西宁城外,一辆篷车缓缓的向西宁城走来。

    篷车上,坐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

    此刻已然是深夜,不远处西宁城的灯火已经近在眼前。

    “我说你傻,你还不信,一直和我倔一直和我倔!我怀你丈夫的时候吃什么药了?就青稞面糊和包树,怎么就少了营养了?

    我三年生了两个娃,哪一个不是壮的跟牛犊子一样?现在日子变好了,老大老二都有出息了,娶了媳妇一个比一个娇气一个比一个嗓门大。

    现在好了吧?被人害了吧?平时不是挺能顶嘴的么?今天怎么了?哑巴了。”

    “二娘,你就别再说堂嫂了,马上要进城了,给人听着不好。二嫂是城里人,没我们乡下人这么耐造。”

    婆媳两人这才闭嘴。

    篷车缓缓的驶到城门口停下,城门之上,灯火通明,一队玄天卫正在城门口巡视。自从西宁城戒严之后,玄天卫也出现在和城防军一起巡逻。

    “什么人?”

    “官爷,我们是看了公告来西宁城的。官爷,这是我堂嫂,这几个月一直吃你们之前贴出来的药方。我们没啥文化,不知道厉害。

    知道之后连夜赶路错过了宿头,还请官爷行个方便……”

    “丝丝”

    一阵仿佛凄厉的风声响起,坐在篷车床上的孕妇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

    “娘,有蛇,有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