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六百五十二章 幕后黑手的反击

    “我有拒绝的权利吧?”陆笙弱弱的问道。

    “你当然有,但是如果你拒绝,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沈冰心幽怨的说到,而身边的纤云仿佛自闭一般低着头跟木头一般。

    沈冰心传音入密,将透视的秘诀告诉陆笙,这是一种精神力外放的法门。修炼这种法门需要对精神力和内力操控入微,换了一般人就算知道怎么做也无法做到。但拥有无求易诀的陆笙,这个法门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

    很快,陆笙就掌握了这种透视的诀窍,而在掌握之后陆笙也终于明白沈冰心说的透视不过是一种感觉是什么意思了。

    这是一种非常抽象的锁定,换而言之,和步非烟掌握的心眼差不多一种类型。别说如真的看到了,就是和X光透视都比不上。

    就好比你看过一个动物,你脑海中就会残留这个动物的样子,而动物的行走,奔跑,攻击哪怕没有亲眼见过也能大致的推演出来。俗称,画面感。

    而这种通过精神力感应的透视,就是哪怕没有亲眼看到的也能在脑海中停留画面感。陆笙再次将精神力集中在眼前这个痴呆的可怜女子的身上的时候,陆笙已经锁定了虫子的精准位置,甚至能够看到虫子的蠕动规律。

    突然,陆笙抽出一根半尺长的银针,内力涌动,银针瞬间绷为笔直,一剑刺出,银针深深的刺入眼前这个女子的脑袋之中,一针将扭动的虫子刺死。虫子顿时静止不动了。

    “成了!”陆笙兴奋的道了一声。

    虫子静止不动了,但却也在陆笙的透视中消失了。精神感应,说到底和雷达的声波一样。精神力就是雷达的波纹,只有虫子在动的时候,精神力的波纹才能感应到虫子的所在。

    略微有那么一点点小失望,不能在虫子蛰伏的时候发现虫子让陆笙开始认为只要掌握了这个透视就能精准锁定谁才是被阴阳极意宗控制的女子这个期盼落空了。

    不过虫子在激活之前必定会动,只要在虫子被激活的时候,陆笙出手击杀虫子就能救下一人。已经比之前的束手无策好太多了。

    人的大脑太复杂,也太脆弱,稍有不慎就不是救人,而是杀人。

    故技重施,陆笙将剩下的三十几个女子脑子里虫子都击杀。

    她们是今天才被抓回来,纵然小脑被虫子啃食却没有啃食的太多。要是像玄霜那样连吃喝拉撒都不知道的话,可能也活不长。

    黑暗的地下密室,如墓穴一般的死寂压抑。星罗密布的火盆中,噼里啪啦的发出燃烧的声音。

    一阵呵斥声响起,三个人被带着鬼面面具的人押解着带到密室深处。

    “跪下!”一声爆喝,三人被按到在地。头上漆黑的头罩被掀开,光亮刺激着眼睛,刺的他们眼泪直流。

    “门主,请恕罪!”三人稍微恢复一点,连忙满脸惶恐的哀求道。

    “恕罪?短短两天,三十二个药奴被玄天府一网打尽,你说本座该怎么恕罪?”

    “门主,不能怪我啊……玄天府突然出手,我们根本不知道玄天府是怎么锁定药奴的。等到我们反映过来的时候,药奴已经被他们抓走了。门主……我们知罪,求门主恕罪……”

    “那是因为你们无能!”鬼面门主冰冷的声音响起,妖娆的身躯再也无法给三个浑身颤抖的人一丝诱惑,唯有仿佛看到了死亡的恐惧萦绕心头。

    没有药奴就无法收集内力,收集不到内力,别说你们,就是本座都得死。本座不想因为你们三个废物而受责罚,更不想为你们三个废物陪葬。

    门主轻轻的褪下衣服,而看到门主这个动作,三人更是惊恐的浑身颤抖起来。

    “门主饶命,门主饶命啊……”

    “脱了他们的衣服,带上来!”

    鲜红的账下,轻哼响起,在一阵惊恐的惨叫声中,三具被榨干的尸体仿佛垃圾一般被丢了出去。

    “我们猎杀一些武林人士,从未滋扰百姓,未触犯到陆笙分毫,可他却依旧不依不饶的与我们作对。我们不愿与他为敌,不是不能与他为敌。陆笙还真当我们是软柿子了?”

    “门主,您打算怎么做?”

    “不杀他几个,怕是陆笙不知道我们的厉害。吩咐剑奴,该他们动手了。”

    “门主,我们要不要向宗主汇报一下?”

    “你的意思是,本门主的话不好使?”

    “不……属下不敢。”

    “那还不快去办?”

    在不断的突击检查之下,客栈酒楼的嫌疑人被一网打尽,至少后面几天再也没有发现嫌疑人。就算有嫌疑也不是阴阳极意宗控制的傀儡。

    猎杀武林人士的案子,也再也没有发生。一连五天,风平浪静。

    而除了这个好消息之外,被陆笙救下的三十二个女子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她们的病情没有继续恶化,甚至她们开始有了反应。

    她们开始会笑,开始能听懂别人的呼唤,吃喝拉撒的时候也会哼唧了。这是好消息,至少说明虫子不在啃食他们大脑之后,她们的病情渐渐在康复。

    纵然大脑伤害不可逆转,恢复到没有被虫子啃食之前不太可能。但要恢复到生活能够自理还是有希望的。

    漆黑的夜,夜幕中星辰闪烁着光芒。冰冷的巷子之中,一道道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城中的河道之中,闪动着暗流一般的涟漓。仿佛有鱼儿在水中嬉戏。

    打更的老头敲着竹筒,缓缓的走过街道。敲过子时的点,有些犯困,打更人从腰间抽出烟杆子,填满烟丝美美的抽上一口。

    对面,三个玄天卫正边说边笑的走来。

    “冬子,今天傍晚给你送饭的姑娘是谁?你还不老实交代?”

    “什么是谁?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冬子还装蒜?有什么不能和兄弟们说的?藏着捂着做什么?啥时候喝喜酒?”

    “别乱说,没影的事,她是我房东。上个月你们不是帮我搬的家么?”

    “哟,你这是住人家的房子都住成主子了。冬子,厉害啊,用了啥手段,教教兄弟呗?”

    “我也没有用啥手段啊,不就是每天早出晚归的么?不过自从琳琳知道我是玄天卫,感觉她一下子就对我有点不同了。”

    “琳琳?称呼都已经这么亲热了?看来离好事不远了。”

    “别乱说,人家是清白人家,万一传出流言蜚语就不好了……”

    “等等!”突然,三人中一人叫住打更的老头,“你站在!”

    “啊?我?官爷,啥事啊?”

    “你刚才去哪了?脚下怎么会有血迹?”

    “刚才,我刚才打更啊,那条巷子里出来……”

    在莹亮的月光下,打更老头走来的身后留下了一排淡淡的红色脚印。

    三个玄天卫对视一眼,“冬子,你留在这看着他,我们去看看。”

    冬子留下,两人小心的走过方才打更的走出来的漆黑巷子之中,点亮火把,还没走进多深,便看到两具尸体趴着倒在地上。

    两人凑上去,刺鼻的血腥味袭来。而当看清两具尸体的时候,两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这两具尸体,竟然是玄天府的兄弟。

    “不好,出事了!”

    突然,巷子的上头落下两道身影,身影落下的瞬间,一刀割向两人的咽喉。

    “快撤”一人咽喉被利刃划过,但同时一脚将自己的同伴喘的到飞而去。而后才捂着咽喉,瞪着眼睛不甘的倒下。

    被踢得倒飞而去的人,连忙向巷子外奔逃而去,但身后的两道鬼影如幽灵一般急速逼近。

    手中利斧击出,急速奔逃的玄天卫双腿被利斧斩断。

    “啊”

    玄天卫一头倒下,上半身已经冲出巷子,但眼前的主街道,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般永远无法触及。而后,被身后的幽灵生生的拖回到地狱。

    两道幽灵手中的寒芒狠狠的捅向玄天卫的后背,感受着背后火辣辣的刺痛,眼前的灯火阑珊渐渐的远去。

    走马灯在眼前掠过,愿我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青青你会为我骄傲么……

    而这一幕,也被守候在外面的冬子看个真切。瞬间掏出怀中的信号棒。这时,打更人瞬间动了。

    抽出匕首,捅向冬子的胸膛。

    当

    一声脆响,匕首被硬物牢牢的挡住。那是琳琳送给他的银牌,是琳琳出生时候的平安符。

    趁着这一瞬间的机会,冬子拉响了信号棒。

    “啾”烟花冲天,在天空之中炸亮。

    “找死!”打更人脸上猛然间大变,匕首再一次向冬子横扫过来。

    冬子瞬间仰头一个铁板桥躲过了一刀,身形激射,急速暴退。巷子中,两道黑影走出巷子,冷冷的向冬子逼来。

    “怎么失手了?”

    “他胸口带了护心镜。不管了,做了他。”

    “嗡”一阵蜂鸣响起,突然间,天空的星辰骤然间亮起。七个星座在天空中迸射出耀眼的白光,光芒透亮,甚至比银月还要明亮。

    伴随着星辰亮起,冬子的身上也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在军阵的星空之下,所有军阵的一员,皆可受军阵的增幅。星空之下,便是玄天卫的领域。

    冬子沉重的抽出了刀,感受到力量如泉水一般流淌过身体。还有对暗夜杀手的愤怒仇恨,冬子爆吼一声,身形化作闪电流光向三人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