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七百二十三章 鬼影现身

    “残暴的高压统治,确实会逼迫人反抗。”陆笙深有感触的说道。

    “但是反抗得了么?”玉玲珑露出一脸苦涩,“只要大长老在一天,分家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纵然我有了超凡之境的修为又如何?没有玄灵珠的帮助根本不可能突破不老境。

    大长老才八百岁,她有足够的时间在宗家培养出另一个玄灵珠的守护使。而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宗家完成玄灵珠交接,一个新的大长老成为分家新的主宰。分家,永无翻身之日。”

    “你们就没想过逃走?”

    “逃?我们能逃到哪里?”

    “逃出灵境一族,任何地方,只要在本官的治下本官就能帮你们。”

    陆笙不是一个爱心泛滥的人,但却是一个捍卫正义的人。灵境一族看似一个家族,何尝不是一个朝廷的缩影?

    帝皇不仁,百姓苦不堪言。如果大禹皇朝也作出这样的事情,恐怕身为玄天府创始人的陆笙都要带头推翻这个腐朽的皇朝。

    好在这么多年来朝廷虽然有一些蛀虫,可整体一直关心民生,视百姓为子民的。而陆笙也一直在努力的找出藏在朝廷之中的蛀虫,逮一条,掐死一条。

    “没用的!”玉玲珑苦笑的摇了摇头,“灵境一族并非在这个世界,而是在灵境密境之中。灵境密境掌控在执掌玄灵珠的大长老手中。没有大长老的准许,谁也不能出入灵境密境。”

    “连逃走的路都被封死了么?”

    “是啊……”玉玲珑的脸上露出了惨笑,“第一次离开密境,我才知道外面的世界这么的漂亮。当时我就在想,要是一辈子都待在外面多好。”

    “你可以留下来,我们联手,灵境一族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别怀疑我的能力,我的能量超出你的想象。”

    “我如果留下来,我的族人怎么办?我是分家唯一的希望了。如果连我都抛弃的分家,那分家就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人活这一辈子,不应该那么自私,不能总想着为自己活对么?”

    陆笙很想再劝诫玉玲珑,但却找不到任何理由。人不可能只为自己活着,就算口口声声说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也有亲人,也有朋友。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灵境一族奉命守护玄灵珠,圣女一脉守护天灵珠。我爹曾经留下密语,玄灵珠和天灵珠五千年相容。

    当年圣女一脉出事,灵境一族差点杀到昆仑圣地。有此可见,无论是玄灵珠还是天灵珠对灵境一族来说至关重要不容有失。

    但是这一次,我告诉大长老小南已经失踪的事情,但大长老却异常的沉静。竟然没有急着询问天灵珠的下落,也没有急着用玄灵珠感应天灵珠的所在。而是派我们三人出密境为玉临仙报仇。

    这一点在我看来极为反常的。所以我推测,大长老可能知道小南的下落。”

    “你是说,是灵境一族下的手?”陆笙脸色凝重的喝道。

    “我不敢确定,所以我需要回去帮你调查一下。而整个灵境密境都在大长老的掌控之内,如果有外人潜入第一时间就会被发现。所以……只能我去调查。

    灵境一族只有七个超凡入圣之境。二长老和三长老加上我,还有临仙,林泉,凌波,最后一个是连我都不知道其身份的鬼影。

    如今临仙,林泉,凌波都死了,虽然我回去会受到呵斥但大长老不会处罚我。因为如果连我都死了,难道要三位习惯了养尊处优的长老亲自出手么?

    但前提是……我不能这么完好无损的回去。”

    “你打算怎么做?”

    “将我重伤,最好是那种可能丧命又刚巧能让我苟延残喘的那种。”

    陆笙回头,瞅了眼仿佛一团烂肉一般趴在不远处的林泉,“他之前的伤势就很符合你的要求。伤的那么重还能鬼哭狼嚎!”

    玉玲珑脸色微变,嗔怪的看了陆笙一眼,“我一个女子,你要把我打得面目全非?”

    “开个玩笑而已。”陆笙站起身拍了拍手,“要怎么伤?我打你一掌可好?”

    “那样的伤势骗不了人的!”玉玲珑摇了摇头,“你刺我一剑!”

    “刺你一剑?哪里?肩膀?”

    “不!这里!”玉临仙指着自己的心脏位置。

    “你不要命了?”

    “我可以将心脏偏移一个角度,你一剑刺下。我可以用假死而躲过你的击杀为由骗过大长老。反正在以前我在家族中一直说你的武功修为在不老之境,虽然他们不信。

    不过这次应该信了,你一瞬间击杀林泉凌波两人,加上我,一招击杀三个超凡之境的人只能是不老境高手。”

    陆笙想了想,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你要真的下不去手那才是真正的害死我。”说着,玉玲珑站起身,深吸一口气张开手臂。

    “来吧!”

    “哧”

    在玉玲珑话音落地的瞬间,陆笙的绝世好剑化作流光刺穿了玉玲珑的胸膛。

    嘴里说下不去手,身体倒很诚实!那一剑,很果决。

    玉玲珑浑身一颤,瞪圆了眼睛呆呆的看着陆笙,仿佛是真的被一剑刺死一般,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喂!你别吓我?不带这么玩的!”陆笙顿时心底一突,急忙叫道。

    “噗”一口鲜红的血迹喷在陆笙的胸膛,玉玲珑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换了你……被这么桶一剑……不是这个反应么?拔……拔出去……”

    陆笙急忙拔出剑,玉玲珑快速的在胸膛点了几下封锁穴道。

    “如果我找到……找到小南的踪迹……我一定想办法把她……把她接出来来。这段时间……灵境一族应该不敢轻举妄动……”

    “好!保重!”

    “保重!”

    玉玲珑飘身而去,陆笙长长的叹了口气,身形一闪也消失不见。

    两只蝴蝶,在夜色中翩翩起舞。

    灵境一族的所在,陆笙很好奇呢。

    玉玲珑捂着胸膛,艰难的在密林之中穿梭着。虽然避开了心脏要害,虽然封住了周边的几处主要大穴道。但这么大的贯穿伤口不加于处理依旧会血流不止。

    没过一会儿,玉玲珑的胸膛已经被鲜血浸湿。

    玉玲珑走出西宁府境地,穿过了一片密林来到穹山峻岭。

    突然,玉玲珑的顿住脚步,眼眸也瞬间阴沉了下来。

    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出现在玉玲珑的面前,宽大的斗篷将来人的身形完全的遮蔽。

    而一瞬间,玉玲珑的脸上闪过一阵惊慌。

    “鬼影……你怎么来了?”

    “玉林泉和玉凌波死了?”鬼影的声音很干涩,就像是陈旧的木门开合发出的难听声响一样。

    “是!我早就说过,陆笙的武功绝非临仙说的超凡入圣,可大长老偏偏不信。我们三人联手,连陆笙一招都接不下。”

    “为什么他们都死了,你却活着?”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活着么?”玉玲珑直起身,轻轻的移开捂着胸膛的手。鲜血,从剑伤口飞速的溢出。

    “要不是千钧一发之际我移开了心脏,现在我也和凌波林泉他们一样了!”

    “大长老有令,如果成功杀了陆笙给临仙报仇,你可以活着,但如果陆笙没死,就送你上路。”鬼影淡漠的声音响起,缓缓的抽出一柄细长的剑。

    玉玲珑的眼眸瞬间一寒,要是没有受陆笙一剑,她和鬼影还有一战之力。可是现在,虽然避开了要害也失去了再战之力,这一战,必死无疑。

    但就算必死无疑,玉玲珑也没有打算坐以待毙。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抽出的长剑。

    “你还想反抗?”

    “我为一族出生入死,就算这次失败也是大长老轻敌之罪与我何干。我拖着残躯而回,大长老却要杀我?我必须活着见到大长老当面质问。”

    “大长老不想见你,她只想……见到你的尸体。”后面半句话说出的时候,鬼影已经出现在玉玲珑的身后。一剑刺出,正中玉玲珑的背心。

    “咔”

    “轰”一声脆响,玉玲珑周身仿佛化作一面镜子一般破碎消失。

    在刹那间,鬼影周边所处的世界化作了无数镜子组成的虚拟世界。每一面镜子之中都有一个玉玲珑,而谁也无法确定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玉玲珑。

    虚实之间,变幻莫测。

    “哼!”鬼影冷哼一声,脚下轻轻一躲,一道涟漓自脚下荡漾开去。仿佛有一滩墨迹从鬼影的脚下蔓延开来,墨迹蔓延的极快,眨眼之间鬼影周围的十丈距离全部化为没有半点杂色纯粹的黑。

    玉玲珑眼见如此,不敢有半点迟疑,一剑向鬼影刺去。但鬼影的身体仿佛是虚幻的一般,玉玲珑的剑竟然轻而易举的穿过鬼影。

    不好!

    玉玲珑心底的警兆刚刚升起,漆黑的大地突然探出无数触手。玉玲珑再想回到镜子中去的时候,胸口被牵动传来一阵通彻心扉的撕裂疼痛。

    而正是这一阵疼痛,让玉玲珑的脑海出现了瞬息的空白,动作也因此慢了半拍。

    高手过招,岂能容你一瞬间的失误?无数触手,瞬间将玉玲珑包裹缠绕。

    远处的山岚之巅,陆笙闭目感应,突然,陆笙睁开眼眸,精芒在眼底流过。

    身形一闪,陆笙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