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七百二十四章 三杀

    黑色的内力仿佛带着某种诅咒的特性。当玉玲珑被沾染到一丝的时候,诅咒毒性就快速的蔓延到玉玲珑的全身。瞬息间,玉玲珑的脑袋便变得昏昏沉沉。

    过了数息,举在空中的漆黑蚕茧微微颤动,缓缓的裂开,陷入昏迷的玉玲珑从蚕茧中显露出来。这时候,方才因为激烈战斗而重新撕裂的伤口,血如泉涌的伤口已经被彻底的缝合,就连血迹都没有再溢出一丝。

    “你既然都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我是无法摆脱了,可你完全可以……傻瓜……谁要你付出这么多……”鬼影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的温柔,而且也不似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苍老。

    突然,鬼影脸色一变,瞬间抬起手,一掌轰响天空。

    天空之上,一道流星急速的划过天际。陆笙一剑横跨百里,直直的向鬼影刺来。

    “轰”

    一声巨响,震动天地,鬼影脚下的岩石瞬间爆碎。方圆十丈范围的地面仿佛塌方一般低落下去三尺有余。在鬼影所站的位置,周围的山峰都在剧烈的摇晃。

    摇晃中,无数碎石滚落,地动山摇的轰鸣声向远处滚滚而去。

    鬼影单手撑天,一柄急速旋转的黑剑在鬼影的掌心死死的将鬼影压在大地之上。鬼影脸色一暗,一道道韵从鬼影漆黑的手掌之中荡漾开去,反震之力将绝世好剑震的倒飞而去。

    刚刚飞上天空,一只手探出虚空,牢牢的抓住绝世好剑。一身飞蓬战甲的陆笙,仿佛神明一般踏出虚空出现在鬼影的头顶之上。

    “陆笙!”鬼影背着手傲然的立在坑洞之中,仰头看着陆笙。

    虽然是仰视着陆笙,但从他若隐若现的面容之中看到了一丝不屑和不屈。鬼影是个高傲的人,因为高傲,他从地狱中一步步的爬上人间。不屈的意志,仿佛是用刻刀刻在他的傲骨之上的一般。

    对于这种高傲的人,陆笙向来不喜欢废话。你不屈,你高傲,只需打断骨头就好了!

    居高临下,一拳破碎虚空,陆笙仿佛天外彗星一般一拳轰向神秘人的头顶。

    鬼影冷哼一声,轻轻的一跺脚,脚下的黑影仿佛活了一般瞬间出现在鬼影的头顶。

    “轰”惊涛骇浪席卷而出,强烈的灵压风暴如切割机切割金属一般迸射出的绚丽火花。鬼影脸色一沉,更多的黑影如流质一般涌现头顶,抵挡着陆笙破灭时空的一拳。

    “这是什么武功?”陆笙心底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天下间竟然还有万道森罗都无法化解的武功?

    “哼!”一声轻哼,倒地昏厥的玉玲珑突然睁开眼睛,迷茫的瞳孔瞬间恢复了神智,突然,玉玲珑身形暴起。跌落在远处的剑化作流光落在玉玲珑的手中。

    “嗤”

    一剑破空,电石花火之间从后背刺进鬼影的身体,剑至末柄,明晃晃的剑刃透过鬼影的胸膛。

    陆笙脸色一变,连忙收起功力。而身下的鬼影,却浑身一颤,愕然的瞪圆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但又在瞬间,嘴角勾起一丝解脱的笑容。

    玉玲珑刺完这一剑,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膛。突然间,脸色剧烈的一变。因为胸膛的伤口已经处理的几乎和没受伤一样。被割断的血管也已经完美的连接,心脏有力的跳动都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楚。

    是陆笙做的么?肯定不是。陆笙才刚刚赶来,还在和鬼影激战之中怎么可能有空隙给自己疗伤。

    可是,为什么伤势却……

    瞬间,玉玲珑的脸色化为惨白,心脏也在那一瞬间停下了半拍。

    慌乱的伸出手,一把扯下鬼影的斗篷。标志性的紫色头发出现在玉玲珑的眼帘。

    轰隆隆

    那一瞬间,玉玲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灵明……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是鬼影?你为什么会是鬼影……”玉玲珑突然间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而这个崩塌的世界,却是自己一剑捅破的。

    五十年了……整整五十年了……五十年来玉玲珑只知道在家族还有一个神秘高手鬼影。一个只做大长老影子的神秘高手,没人知道鬼影的长相,没人知道鬼影的身份,更没人知道鬼影的父母身份。

    可是,玉玲珑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那个对分家举起无情屠刀,只要大长老下令无论对谁都会辣手无情的鬼影,就是自己此生唯一牵挂的弟弟玉灵明?

    开什么玩笑……

    这是留在玉玲珑脑海中的唯一想法。

    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可是这么荒谬的事为何会这么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灵明……你怎么会是灵明……鬼影是大长老最忠诚的狗,是大长老屠杀分家沾满鲜血的刀……怎么可能会是你灵明?你不是被关押在禁地中么?你怎么会是鬼影?

    “姐……”鬼影的口中,发出了玉玲珑朝思暮想的声音,那一声姐,不会错的。

    听到这一声呼唤的那一刻,玉玲珑的眼眶蕴满了泪水,眼泪,化作断线的珠子一般滴落。

    “姐……我一直是鬼影,鬼影一直是灵明。我是大长老最忠诚的狗,只要大长老下令,我可以杀了我自己……但是,我不能伤害你啊……

    姐,我杀了很多分家的人,我注定死后见不到爹娘。我只是一条狗,连葬进坟地的资格都没有……可是,姐,我能为你做的就这么多了。

    出发前,大长老的话是……我和你,只能活一个……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一样。姐,分家没希望的,彻底没希望的。

    你既然能够逃出来,就别回去了。

    你们前脚离开的时候,我后脚就跟上了……包括你杀了林泉……我都看在眼里。你和陆大人说的话,我听着呢……陆大人说……他可以保护你的……

    姐,他是不是我的姐夫?我刚才看到你扑到他怀里去了……”

    说着说着,鬼影突然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口中的鲜血,仿佛喷泉一般的喷涌而出。

    玉玲珑这一剑用尽了所有,彻底的断送了鬼影的生机。

    “你别说话……是姐不好……姐错了……你不要死啊……你要死了……我连最后的意义都没有了……”

    “咳咳……”鬼影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站在一旁的陆笙默默的摇了摇头,鬼影的生机彻底的断了,没救了。而这瞬间发生的一切,何等的绝望,何等的凄凉。

    “姐……活着……不要……回去……”

    世界,仿佛瞬间化为死寂。玉玲珑紧紧的握着鬼影无力的手掌身体突然僵直变成了一座石像。

    空气压抑的可怕,但更可怕的却是玉玲珑身上的气息。

    虽然玉玲珑没有流转功力,甚至玉玲珑都没有动一下。但是,在陆笙的眼中玉玲珑的周身仿佛瞬间被鲜血蕴满一般。

    曾经的白莲,竟然在瞬间化为黑色。

    仿佛在鬼影死去的一瞬,那个对世界还残留一丝希望的玉玲珑,死了!

    “玉玲珑……”陆笙轻轻的伸出手拍了拍玉玲珑的肩膀。

    “灵明从小很胆小,那一天,我们姐弟两人被大长老强行拖到刑场,刑场上的,是我的爹娘,还有那么多叔叔伯伯。

    灵明被我抱在怀里,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胆小,不敢看!大长老就命人扒开我们的眼睛,眼睁睁的看着。看着我爹,我娘,我所有的至亲被残忍的杀死。

    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抱过灵明。他就被大长老关了起来,只有每年爹娘忌日那天,我才能去囚室看看灵明。

    大长老就是要告诉我们,反抗他的下场,违背他的下场!

    十年前,玄灵珠选主仪式失败了……其实那天并没有失败,玄灵珠选择的人是我。因为我不是宗家血脉,所以大长老直接宣布选主失败。

    那一天之后,分家很多人认我为主,但是他们都没过几天就被杀害了,动手的那个人……就是鬼影。

    我一直以为……那个对分家如此不留情的人一定是宗家,却没想到竟然是灵明……”

    听着玉玲珑平静的话语,陆笙清晰的听出了一颗已经彻底破碎的心。陆笙甚至以为,玉玲珑死了。

    “既然如此,你还是别回去了,就算回去了也必死无疑。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天地间……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我此生唯一的使命……就是除掉大长老!现在超凡之境已经没有了,除了三大长老之外再无别人了。

    我回去……她不会杀我。”

    “能别自欺欺人么?玉灵明死了,你却活着,他们也就知道你已经知道灵明就是鬼影。很显然,这是一道给玉灵明的考核,而最后通过的却是你。换了你是大长老,他会容得下你。

    只有你不回去,他们才会从秘境中出来,只有出来了,我才能名正言顺的帮你。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你不懂?”

    突然,陆笙收住话语,眼角的余光撇到玉灵明敞开的胸膛。

    一枚碧绿的玉蝉挂在玉灵明的脖子上。

    陆笙一把扯下玉蝉,而玉玲珑紧张的看着陆笙们“这是我弟弟的遗物,你做什么?”

    “如果我跟你说这只玉蝉是我的……你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