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七百二十五章 进灵境一族

    玉玲珑微微一愣,但瞬间反应过来之后脸色猛然间一变。

    玉蝉是陆笙的,那怎么会在玉灵明的脖子中挂着?灵明和陆笙今天应该第一次交集才是。

    “这枚玉蝉曾经是我把玩的物件,后来被小南顺走了。”

    “这么说来……劫走小南的真的是大长老?但是……这怎么可能。灵境一族的祖训,天玄灵珠五千年才可相遇,现在才过了三千年,还有至少两千年……”

    “祖训一定要遵守么?”陆笙笑了笑,在陆笙看来,规矩这东西本身的威慑力并不大,换而言之,只要对自己有利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

    “灵境一族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祖训,否则灵境一族又何苦三千年隐居在灵境密境?遵循祖训,是灵境一族的存在的意义。”

    “是什么祖训?”陆笙好奇的问道。

    “我不能说!”玉玲珑很干脆直白的拒绝。

    “虽然你觉得不可能是灵境一族所为,但小南随身佩戴的玉蝉却在玉灵明的身上这也是事实。”

    “我没有觉得不可能,只是觉得……大长老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如果是为了临仙,但临仙已经死了……”

    话语突然断截,玉玲珑突然意识到是小南先失踪,玉临仙才被陆笙击杀的。可是……如果小南在灵境密境,玉临仙怎么可能还会对陆笙出手?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玉玲珑突然改口问道。

    “既然已经知道小南在密境之中,自然是进去救人了。你有办法带我进入密境么?”

    “进入密境的口诀我有,但是单凭我们根本不是大长老的对手,虽然大长老的爪牙已经尽数拔去,可还有两个超凡入圣之境的长老……更何况,大长老乃不老之境。”

    “不老之境高手,我们也不是没有。你跟我回去吧。”陆笙淡淡的一笑,牵着玉玲珑身形一闪回到了陆府的家。

    手中捏着玉片,灵力运转,玉片化为星辰飘散。

    而后,陆笙将玉玲珑带到房间,“都可以做我奶奶的人了,就不要害臊了。”

    “你……我伤势已经无碍了!”玉玲珑气的想骂人,但却找不到半个字反驳。

    “马上就是一场大战,这个时候容不得半点马虎。你是我们进入临界密境的关键,所以还是小心一些。你可以不把我当成男人,如果还觉得不好意思,你完全可以不把我当人。”

    “……”

    为什么听了陆笙这句话,玉玲珑感觉更加不好意思了么?但毕竟是活了一百岁的人,而且心志也早已超脱了红尘世俗,玉玲珑微微犹豫,还是解开了衣裳。

    褪去衣服,一道狭长的伤口出现在玉玲珑冰雪玉肌之上,给这份天然的杰作蒙上了残缺的美。

    鬼影的疗伤手法很奇特,那一团黑色的流质不知道是什么构成的,仿佛粘合剂一般将伤口紧紧的粘合在一起。但这团流质并不是什么对身心有益的东西,至少在伤口周围出现了一团乌青。

    “看够了没有!”玉玲珑红着脸咬牙娇喝道。

    “别闹!你的伤口上那东西是什么?”

    “我说过灵明已经给我治疗过了,我的伤势已无大碍。”

    “但你周围的血肉已经有坏死的迹象,玉灵明只是封住了你的伤口,身为大夫,我只能告诉你这是权益之计,我建议重新对你的伤口进行处理。一个晚上也来得及。”

    玉玲珑看着陆笙的眼神不像开玩笑,这才默默的点了点头,“好!我可以当你不是人!”

    “……”

    有点别扭。

    陆笙在刺入这一剑的时候玉玲珑避开了所有要害,大动脉大血管是避开了,可小血管却没办法的。这么大的伤口,割断的肌肉也不在少数。

    陆笙不只是将伤口缝合,还要尽可能的处理好内部的链接。一台缝合手术,陆笙愣是做了一个时辰才做完。而后敷上上好的药才将玉玲珑穿好衣服。

    “麻药应该在半个时辰之内退下,有什么不适你可以和我说。”说着,陆笙洗了一把手,“紫衣真人,法海禅师,请进吧。”

    房门被推开,道骨仙风的紫衣真人和法海和尚先后踏入陆笙的房间之中。之前他们来的时候陆笙正在动手术,所以也没有打搅。

    躺在床上的玉玲珑却是脸色一变,因为至始至终,玉玲珑都没察觉到这两人的到来。两人的身份并不难猜,一个道士一个和尚,自然是道庭玄宗和大日佛宗的人。

    而之前陆笙说不老境高手他也有,法海看着面容更年轻,那个紫衣真人自然就是不老境的绝顶高手。

    大长老啊大长老,你惹到陆笙是何其的愚蠢……你更不该对道庭玄宗和大日佛宗出手。

    “无量天尊……陆大人突然之间传讯贫道可是有了消息?”

    “不错,这位是灵境一族的玉玲珑,从灵境一族的族人手中,我发现了这枚玉蝉,而这枚玉蝉本是我送于小南的随身之物。

    玉蝉出现在灵境一族,那就说明小南在灵境一族,更说明杀害青玄青鸟两位道长和法因大师的就是灵境一族高手。”

    “灵境一族……阿弥陀佛,贫僧怎么从未听说有这么一个一族?真人可知晓?”

    “贫道也不知道……”

    “灵境一族始于三千年,传承于天骄圣女雨霖铃!”玉玲珑突然说道。

    “是她……”紫衣真人面色微微一动,“无量天尊,原来灵境一族也是圣地传承,但雨霖铃既然是昆仑圣地的圣女,为何会另开灵境一族。自雨霖铃之后,昆仑圣地大不如前应该也是如此。只是……既然同为圣地,灵境一族为何会对我道庭玄宗弟子痛下杀手?”

    “灵境一族已经疯了,他们连自己的同族同胞都能痛下杀手有何况是旁人。这次请两位前辈来就是希望一道前往灵境一族救人,顺便问清楚是非曲折。”

    “无量天尊,那就天亮之后前往吧。”

    “阿弥陀佛……大日佛宗不会善罢甘休!”

    灵境密境之中,光影扭曲交叠。

    祠堂命牌一边,最高处的几块命牌皆已破碎。

    大长老和两位长老早早的赶到,望着眼前的命牌墙久久无语。在祠堂的门口,静静的站着一个手执扫把的老妇。

    老妇在祠堂清扫了一辈子,何曾见到这么吓人的场景?无论是命牌还是灵牌,一甲子都未曾有什么动静。可就突然之间,命牌接二连三的破碎。

    而且还是挂在最高位置的命牌破碎。

    玉临仙到凌波,林泉,而后到鬼影。灵境一族总共就七个超凡之境现在去了四个。一下子,折了一大半。别说灵境一族,就是道庭玄宗这么有底蕴的圣地也是吃不消的啊。

    负责打扫祠堂的自己会不会被迁怒?会不会受到处罚?

    想到这里,老妇不自觉的发出剧烈的颤抖。

    “就剩下我们三个老骨头了……”突然,一声轻响响起。大长老默默的收回目光,幽幽的说道。

    “不是还有玲珑么?她还活着……”三长老疑惑的问道。

    “玲珑还有可能回来么?”二长老冷笑一声,“一起去的三个都死了,玲珑已经彻底摆脱我们的控制,外面的世界那么大,躲在哪里谁能找到?

    再者说……林泉他们都死了,为何她还活着?怕是这个小贱人和别人里应外合了。大长老,现在怎么办?”

    “要不……把玲珑抓回来?”大长老迟疑的开口问道,瞬间,二长老和三长老的脸色大变。

    有大长老在的时候他们两个可以狐假虎威,但要他们两个出密境抓捕玉玲珑?他们是不敢的!

    活的越久,越是怕死。曾经也是达到过超凡入圣后期的两位长老,现如今,恐怕连单独直面玉玲珑和陆笙的勇气都没有了。

    岁月这把刀,削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寿元,更是削弱了他们的实力,勇气!

    “明天一早……”大长老的话顿了顿,“我和二长老出去,三长老留在密境,要是分家的人有什么意动,你自己看着办。”

    听到大长老前往,二长老的脸色顿时变得好看了起来。三长老连忙躬身称是!

    通体笔直的山峰,仿佛一个巨大的酒瓶,山峰之中,中空溶洞。

    丝丝绚丽的光线从溶洞的天顶洒下,五颜六色色彩斑斓。

    董小宛将小南的头抱在怀中,轻轻的摇晃着。轻柔的儿歌,从董小宛的口中唱出,婉转而悠扬。但在这个静谧的环境中,却显得那么的阴沉恐怖。

    “小南姐姐……你啥时候醒过来啊……没人和我说话,人家好害怕……”一曲儿歌唱完,董小宛突然紧紧的抱着小南,低下头在小南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而小南,却依旧如沉睡者,精致的面容,沉寂的让人心疼。

    灵境密境没有白天没有黑夜,天空是流光,远处也是流光。没人知道,灵境密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密境。

    在密境之中有着独特的一套计时办法,这样可以确定外面的世界是白天还是黑夜。

    清晨,一大群宗家的灵境一族来到大长老的门前等候相送。在灵境一族,大长老有着绝对的权威。

    大长老眼眸扫过送行的一众人,眼中精芒一寒,“竟然没有一个分家的人,看来……分家的心底很是不满啊。”

    “大长老放心,等大长老回来,分家会夹道欢呼的。”

    大长老点了点头,突然,脸色一变。

    “大长老,怎么了?”

    “看来我们不用走了……玲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