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七百六十一章 接任府君

    随着陆笙的掌声,陆笙缓缓的从身后的人群走走出来,“真是大开眼见,原来宝林府玄天府旗总竟然还能玩出这么一出釜底抽薪,颠倒黑白。在下佩服,佩服!”

    董必成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看着陆笙身上没有玄天府制服,但一身气场却那么的卓尔不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发作。

    “你是何人?”

    “这位是将门卓府的卓公子。”梁明玉低沉的介绍到,“是卓公子配合卑下完成这次抓捕行动的,也是此案的重要证人。”

    “什么时候玄天府办事都要请外人来帮忙了?梁明玉,看来你不仅仅胆大妄为自作主张,而且还有重大泄密嫌疑,罪加一等!什么将门卓府,我都没听过有个将门卓府。来人,将这个招摇撞骗的家伙给我拿下。”

    这一刻,董必成已经乱了方寸破罐子破摔了。董淑武一旦被拿下顶罪,他董必成就脱不了干系,董必成脱不了干系,整个董府也就脱不了干系。

    现在不管怎么样,都必须将此案压下去,任何可能让此案出现意外的人或事情都不能出现。所以董必成也顾及不到陆笙的身份或者有什么背景,全部拿下再说。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董淑武死,而后将一切都推给董淑武,只有这样董家才能全身而退。

    “大胆!”陆笙身后的盖英顿时爆发一声怒吼,从怀中掏出一枚金色的令牌。

    金银铜铁木!玄天府的等级令牌。

    并不是说只有一州玄天府总镇才持有金色令牌,其实在一州玄天府中,与总镇平级的人还是有两个的,只不过总镇的金色令牌含金量最高也是广为人知。

    蜘蛛卢剑他们都已经持有金色令牌了,而盖英作为跟随陆笙前往京州的上调人员,等级自然也是跟着往上挪了一挪。

    金色令牌一出,董必成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铁青。而盖英不过是跟在陆笙身后的人,那么陆笙的身份是……

    刹那间,董必成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你有一点倒是说得没错,确实没有什么将门卓府,鄙人姓陆,上陆下笙,字玉竹!”

    “陆笙……”

    “府主大人?”

    “您就是总镇大人?不是,您是府主大人?”董必成一方陷入了彻底的呆滞,倒是梁明玉一方却是一个个惊诧的看着陆笙满脸的不敢相信。

    但不敢相信之余,却又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陆笙已经来到京州,这谁都知道。现在满京城的人都在找陆笙,所以陆笙出现在宝林府没什么不可能的。

    只是……梁明玉曾经怀疑过却又被他否决了。陆笙年龄在三十多岁,但现在,眼前的陆笙看起来也就二十上下。这也是为什么梁明玉怀疑又否决的主要原因。年龄这玩意,太具有欺骗性了。

    “卑下参见府主大人!”梁明玉瞬间回过神来,连忙对着陆笙单膝跪下。

    身后的玄天府也纷纷反映过来,齐齐的向陆笙单膝跪地。

    “参见府主大人!”

    院内跪倒一片,院外的玄天卫不知说错。

    陆笙面带微笑的看着董必成,“宝林府玄天府旗总董必武,玩忽职守,贪污受贿,从事黑社会组织活动,包庇族弟肆意妄为。

    你的这个罪名,本官这些天可都调查清楚了。从现在起,撤去董必成玄天府之职权,宝林府玄天府旗总之职由梁明玉暂代。”

    陆笙这一番话,这才将董必成从震惊中唤醒。

    唤醒的瞬间,董必成第一个想法就是反抗。但是,瞬间一道电流流过心底,反抗?在神州第一高手面前反抗?在天下第一宗师手里反抗?还不如直接抹脖子来的干脆。

    气急攻心之下,董必成咕噜一声从马背上滚了下来。

    “还愣着做什么?拿下!”

    “是!”

    梁明玉手下顿时回神,一拥而上的将倒在地上的董必成拿下,更是将一众他带来的玄天卫全部缴械了。

    身后的梁明玉回头瞥了眼自己的妻子,发现妻子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变化。

    “圆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是陆大人了?”

    “你忘了,我是楚州玄天学府三期学员,陆大人是我的总教头。”

    “可你怎么一点风声都没透露?”

    “陆大人要微服私访,我透露给你不是犯纪律么?而且我了解你,不告诉你反而能让你表现的更优秀。陆大人是何等人物,你要知道他的身份他必定能看得出来。这样的话,你做的再好都会大打折扣。”

    “夫人,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一句马屁,换来成方圆一个白眼。

    “嗡是否将罚恶奖励转换成功德?”

    陆笙微微迟疑,一个董必成似乎不值钱呢……要是转换成功德估计没多少。而兑换成奖励,陆笙也不认为能够兑换出体验卡。

    可是……万一呢?人嘛,总该存点梦想。

    “否!”

    脑海中白光闪动,一张卡片出现在陆笙的脑海之中沉沉浮浮。

    陆笙连忙点开卡片,技能卡,精神锁定。以精神意念存于剑气之中,击中目标锁定目标下落。(注:隔绝空间无法锁定,被目标察觉精神锁定可被摧毁。)

    靠,没有这个注该多好,这精神锁定,其实就是蝶恋花的进化版。只不过蝶恋花必须触碰到对方身体才能抹上,而精神锁定可以隔空种上标记。

    不能说没用,也不能说太有用。

    这一天,宝林府突然间出现在所有门阀贵勋的眼帘之中。

    这一天,一个在宝林府数一数二的门阀贵勋轰然间倒塌。

    这一天,找了十天的陆笙踪迹,终于在宝林府被确认。这一天,陆笙正式以京州玄天府总镇的身份,出现在京城的政治舞台。

    陆笙三人离开了宝林府,径直来到京城。没有像之前的两次那样被京州官员迎接,也没有受到百姓的夹道欢迎。只有沈凌,和一众玄天府的官员在京城外等候。

    “陆笙”陆笙刚刚骑着马走来,沈凌便远远的叫了起来。

    “之前皇上催你上任,你迟迟不来,现在来了,你都失踪了十天,就算你要微服私访也该和皇上打声招呼吧?”

    “如果透露的行踪还有私访的必要么?不过说起来,你这京州玄天府总镇干的可真称职啊。京州玄天府什么状况你了解么?”陆笙对沈凌可半点都不客气,还没三句话,劈头盖脸的就喷起来。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主次就颠倒了。在金陵的时候还是沈凌为主陆笙协助。到了楚州之后,沈凌也是堂堂南陵王世子,身份上压陆笙一头。

    但是这一次,陆笙丝毫不客气的见面就训斥,而两人却都下意识的觉得这竟然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沈凌心底更是没有升起半点不痛快。

    “这也能怪我?要怪就怪皇上,我三年丁忧之后就直接把我调到京州玄天府,可我就在玄天府待了半天,班子里的脸没有认全,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掉进宫中做了常侍。”

    “等等,常侍不是嫔妃的官职么?”

    “那叫常在!”

    “……”

    “所以说,这些年你一直就是在打酱油?领着玄天府的薪水却没干一点人事?”

    “什么叫领着玄天府的薪水没干一点人事?第一,我没领过玄天府的薪水。第二,我以玄天府总镇的身份向皇上提出过不该常伴皇上左右。

    可你知道他怎么说?玄天府的事不用我管,他已经安排了可靠的人会把京州玄天府处理好的。

    其实,皇上设立玄天府的初衷和你想的初衷并不一样。有些目的是摆在台面上的,有些是暗地里的。

    在你看来,台面上的目的才是目的,但对皇上来说暗中的目的才是目的。

    十年前,大禹十九州,地方门阀盘根错杂势力林立。他们就像是暗中的官场结构一般,层层叠叠最终指向的是顶尖的门阀势力,而顶尖的门阀势力又纷纷参与夺嫡之争。就一个词形容,一团乱麻。

    朝廷对地方的掌控力还没有地方的门阀贵勋那么有效。正巧,大禹武风强盛,江湖豪强多如过江之鲫。单单靠衙门衙役和刑部根本无法管理。

    在这个节骨眼上,玄天府应运而生,专门打击犯罪,维护一方治安。区别于军部,又不在常规的朝廷官吏体系之中自成派系。

    对皇上来说,玄天府的价值就是搅屎棍!”

    “你这个比喻……为什么让我有种一巴掌拍死你的冲动?”

    “哈哈哈……反正我今天彻底被清除出搅屎棍的行列了,过过嘴瘾。”

    “如果玄天府是搅屎棍,我很好奇阁下是……”

    “……”

    “好吧,我正常说话。其实,京州玄天府在皇上的眼中没有必要存在。因为在皇上眼中,玄天府的价值是控制地方。

    监视门阀贵勋的动作,将百姓掌控在朝廷的手中,打乱门阀贵勋上下沆瀣一气的利益链。这样,就算京城发生在大的动荡,地方上都不可能响应。”

    “然后呢?”陆笙不以为然的问道。

    “然后当然简单了,这里是哪?京州,天子脚下,这里的主宰是皇上。天高皇帝远的地方,皇上通过玄天府来控制地方,打乱门阀贵勋的勾结。但在京州,自然是皇上亲自出手。

    很多人都以为京官风光无限,位高权重。但谁又知道,他们的职权连偏远地方的一个县令都不如。

    就好比这个京城,京城的府衙作用何在?他敢规划京城么?他敢在京城推行新政么?他敢随意的指着地图上画个圈,这里,全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