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七百六十八章 坦白从宽

    在早朝的时候云泽侯对陆笙开炮,因为云泽侯和董必成的关系所以陆笙断定董必成背后一定有云泽侯,甚至可能有其他的门阀贵勋。

    原本将董必成拿下,这件案子基本上已经告一段落了。谁让云泽侯和陆笙刚正面的?陆笙本不想深度挖掘却又被云泽侯挑拨起来了兴趣。

    董必成的死虽然是意料之外,但却在情理之中。甚至如果不是董淑武因为审理还没有彻底结束移交,他可能已经和董必成一块走了。

    陆笙是主持正义打击罪恶,但并不代表陆笙会无所顾忌什么都不考虑。如果真的没有选择性的罚恶那么上流社会之中怕是没有无辜之人了。

    门阀贵勋是要打压一批,但并不是全部打死。办董必成除了他自己作死之外还有陆笙需要拿他立威甚至敲山震虎的缘由。

    对现在的陆笙来说,真正感兴趣的是郭如的案子。或者说,是南山村的案子。

    欺压百姓,走私,倒卖违禁药品,只要不是闹出人命陆笙都可以先放一放。可南山村八百条人命,在陆笙的心底比什么都重要。

    昨晚上陆笙只是将郭如留下的资料大致的看了一遍,重点还是在官员的考核上面。并没有突破之后陆笙将目光放在了其他方面。

    在郭如留下的众多与他工作相关的资料之中却突兀的发现了京城狩猎园的相关资料。

    左都御史负责京官的业绩考核,还有接受百姓对官吏的投诉。本来就很忙了,而且郭如在督察院似乎并不受待见,所以他的工作量几乎是右都御使的两倍。

    听督察院的人说郭如几乎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督察院的,每天也是第一个到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工作量可以说寻常人早就累趴下了。

    一个工作狂人是不会关注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尤其是从郭如身边的人口中得知,郭如此人私生活及其单调,在京城没有府邸只有朝廷配备的宿舍。

    为人沉闷没什么朋友更没什么娱乐,就是俸禄多余出来的也多半拿出去救济街上的乞丐灾民。

    这个人很纯粹,纯粹的都让陆笙对他肃然起敬。而这种性格的人陆笙断定他不会去莫名其妙的关心一个园林。

    “小圆,去把齐旬叫过来。”陆笙来的时候带的人不多,所以把齐旬带到了总部,虽然等级没有提升但谁都看得出来这家伙未来非常的光明开阔。

    “大人!”没过一会儿,齐旬来到陆笙的办公室行礼道。

    “你对京州的狩猎园了解多少?”

    “狩猎园?”齐旬想了想摇了摇头,“了解不多,仅仅是听说过,听说狩猎园是五年前开始建立,两年前才正式运营。

    占地三千多亩,哪怕是在京城郊外都可以说是造价昂贵。听说里面不仅仅有猎场,而且很多种类繁多的娱乐设施,是京州达官显贵非常喜欢的娱乐场所。甚至在达官显贵心中,狩猎场还排在烟花之地之上。

    不过狩猎园寸步寸金,没有十两银子根本玩不起,所以……我从未去过。”

    “十两银子?差不多你的一个月薪水了?”

    “一个月?”齐旬下意识的以为眼前这位大佬是不是对玄天卫的工资有什么误解,“大人,卑下一个月薪酬是四两,十两差不多三个月的薪酬了。”

    “我不是说你底薪,我是指全薪。”

    “大人,何为底薪,何为全薪?”

    “额……”陆笙微微一怔,感觉似乎忽略了关心弟兄们的收入情况。玄天府的福利体系是陆笙和沈凌共同建立的,在吴州楚州兰州都一样。京州身为玄天府的中央,陆笙根本就没想过弟兄们收入竟然还不如地方。

    “伙食补贴,车马补贴,住宿补贴,节假补贴之类的都没有过?”

    “我们有这东西?从未听说过。”

    “职业津贴,加班补贴?值夜补贴这些呢?总该有吧?”

    “这……大人,卑下不知道,从未听说过。卑下只知道月俸四两,木牌玄天卫都是一样的薪酬。”

    瞬间,陆笙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好嘛,原本还想着等一个月整改期限到了再根据整改情况来撸人,现在看来没必要了。玄天府的福利体系写的清清楚楚,京州玄天府竟然除了底薪全都砍了。胆肥的没边了嘛……至于皇上克扣薪水,那是不存在的。

    虽然除了底薪之外其他的津贴力度视每个州视经济状况而定,可多少还是有的。更何况,身为神州第二富州又是玄天府总部所在,津贴的幅度不可能比楚州低。就算没有楚州有钱皇上也丢不起这个人。

    思绪流过之后,陆笙笑着看了眼齐旬,“这里有一个任务,给你三天时间将狩猎园的情况给我摸清楚,经费直接去总务处那边领,我给你批条子。”

    “是!”

    “好了,出去吧。”

    等到齐旬离开之后,陆笙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小圆,将玄天府的财务报表和玄天卫的薪资表单给我找来。”

    “是!”

    自从陆笙上任之后,虽然玄天府一如以往的平静,而且上次会议之后陆笙给了各府一个月时间的自行整改。但京州玄天府的各部门主管却非常明白所谓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根本没有烧起来。

    至于要不要烧,谁也不清楚。

    在得知陆笙要来的时候,其实玄天府内部已经有了要整改的想法。可是,那是七年的结症啊,七年之后,任何一个漏洞都已经变成了无法填满的大窟窿。

    就好比玄天卫的津贴这一块,七年,一万两千玄天卫,如果全部补发的话就算按最低的标准一个人也得有一百两一万多人就是一百多万两。

    谁拿得出来?谁又愿意拿出来?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拖着,谁也不提出来,直到拖到实在拖不了为止。

    但是,拖着有用么?所以在陆笙上任的第一天,总务处杨澜就已经预感到这一天了。而一个月期限,给了杨澜希望,可万万没想到,一个月期限才过了三天,这个希望就破灭了。

    当小圆来拿玄天府这些年的财务报表和玄天府的薪酬单的时候,杨澜差点就直接瘫倒在地了。作假?怎么做?就算有足够的时间七年的假根本做不了。更何况,他根本没有时间作假。

    “徐大人,这些资料还是我亲自送过去吧?”杨澜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小心的问道。

    虽然杨澜是银牌玄天卫,比小圆高一个等级。但玄天府上下都知道小圆才是真正的祖宗。

    “不用了,这些资料我还是拿得动的。”看着眼前整整一箱的文档,小圆轻而易举的抱起转身。刚刚走出两步小圆突然顿住脚步。

    “我跟着大人时间也不算短了,对大人的脾气还是了解一些的。在此算是给杨大人一个忠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试图狡辩什么,在大人面前什么小心思都不要动。”

    “是……是……”杨澜颤抖着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紧张的应道。

    厚厚一叠的资料,其实陆笙需要的不多,仅仅是京州玄天卫的薪酬表单。这个表单每一个州都不一样,除了底薪月俸四两是固定的之外。

    朝廷官吏中,九品官德月俸是五两银子,玄天卫是四两。在吏中属于最高,却低于官。毕竟玄天卫是全能型精兵,每一个都会武功。

    而且陆笙可以确定,一个能够拿到玄天学府毕业证书的人,就算脱掉制服他一个月能挣到也远远超出四两。要没这个本事,他压根就毕不了业。

    所以四两是陆笙强烈要求最低的标准,哪怕经济在落后,都必须满足这个薪酬。

    至于其他的补贴,视各府本身的经济实力来定。除了固定工资是总部拨下的款项,其他津贴都是各州玄天府分部自行筹集。在不违反家规,不违反律例的前提下。

    可以少,但决不能没有。

    京州玄天府的薪酬表单果然如陆笙猜测的那样,只会比楚州多不可能比楚州少。

    各项补贴下来,文职一个月至少六两,而武职的至少八两。但这是在至少得前提下,正常来说文职一个月应该能发到十两,而武职应该能在十五两左右。

    因为京州的房价和房租问题,租房补贴上面几乎和本月的薪酬划等号了。

    而后,陆笙拿起去年的财务报表,尤其是总部的拨款上面。因为京州玄天府和大禹玄天府总部重叠,所以京州玄天府的所有开销都是上头拨款。

    一年拨款两百万两,平均到每个人的头上也近两百两了。不过这些不是全部都是薪酬,可玄天府最大的开销就是薪酬。

    陆笙正在看着,办公室的门却突然被敲响了。

    “谁?”

    “大人,卑下杨澜。”

    “进来吧。”陆笙头也不抬的说道。

    杨澜颤颤巍巍的进来,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大人,卑下知罪!”

    “哦?什么罪啊?”陆笙没有半点怒意,语气也没有半点情感。

    “贪污,受贿,私吞挪用公款……”

    “都是你一个人做的?”陆笙放下报表淡淡的问道。

    “不,不是!前任副总镇旗下到地方分部旗总,上下约三百人。”

    “怎么私吞挪用的?”

    “巧立名目的申请经费,私扣弟兄们的津贴,供自己挥霍。”

    “你这些年吞了多少?”

    “八十万两左右,没仔细算过。”

    “谁拿的最多?”

    “前副总镇孔双,就是挪用公款不下于三百万两。”

    “说起来,我来京州之后就没见过这个孔双,他去哪了?”

    “他自知陆大人来了玄天府没有其容身之处所以主动请皇上调他回了兵部。具体去了哪里卑下不知……”

    “祸害完玄天府跑去祸害军部了……你回去吧这些年你们克扣挪用的公款都罗列出来,给你七天时间。”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