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八百五十一章 大禹不优待俘虏

    匈奴使臣并没有第一时间提出拜见皇上,成湘也没有主动提出安排。双方仿佛在拉锯一般,谁先沉不住气,谁就先输。

    这些天,成湘就带着匈奴使臣一行人到处游山玩水吃喝玩乐,正事没干什么,匈奴一行人倒是胖了一大圈。而在匈奴使臣的周围也密布着玄天卫高手暗中保护。

    保护的倒不是匈奴人的安全,而是一旦发生突发事件确保大禹百姓的安全。匈奴使臣一行人中,有两个人受陆笙重点关照。

    虽然在来访的名单中这两个人是普通侍卫的身份出现的,但是这两个侍卫却有着道境宗师的修为。草原崇拜强者,大禹的道境宗师都已经地位超然,在草原道境宗师更是被顶礼膜拜的对象怎么会只是低等侍卫的身份?

    “成大人,听说您是大禹国的大学者,是全国第三有才学的人?”这些天相处下来,匈奴使臣和成湘一行人也相处熟络了。尤其是辉珠公主,和成湘更像是成了朋友一样。

    “公主别乱说,我那敢称得上天下第三?”

    “今年的科举考试,你是探花,探花是第三名,这又是全国的比试,你不就是全国第三名?”

    “那也仅仅是本次科举,大禹科举三年举行一次,但不是全国饱学之士聚在一起考试。我的学问,仅仅在启蒙阶段而已,高深的学问,应该属翰林院的大学士们最为厉害。我这点知识,在人家面前只配提鞋。”

    “这就是你们中原人的谦虚么?”

    “不,我说的是事实。”成湘的语气既没有疏远,又没有迎合,反倒给草原使臣一种真实的感觉。

    “这些天你都是带着我去吃大鱼大肉,出入的都是高档的酒楼,我想看看大禹的百姓是怎样生活的。成大人不介意吧?”乌可及突然对着成湘说道。

    “当然不介意!”成湘表情不变,心底却已经警惕,果然是来摸大禹的底的。

    成湘这些天带着他们出入的都是高档次的地方,遇到的见到的都是上流人士。营造一个大禹遍地都是有钱人的假象。但这种假象只能骗骗无知群众,看到城市一角就以为尽是繁荣。但乌可及显然不会这么轻易的上当受骗。

    这些天,他有意无意的去了粮铺,询问粮价。粮价,是最能直观体现大禹经济状况的地方。如果粮价过高,百姓吃不起那就说明大禹的经济低迷。如果粮价不高,百姓还是吃不起,那就是问题很严重了。

    而现实让乌可及有些失望,并没有出现百姓疯抢粮食的现象,也没有百姓成袋成袋的搬运粮食的画面。粮铺面前,就和杂货铺,酒庄一样既不冷清,也不繁华。

    这说明什么?说明稳!说明百姓对粮食并没有担忧的情绪,既不想囤积,也没有缺失。想买就买,不想买就不买。

    不是说中原要经历千年大劫了么?不说说中原要战乱不休了么?怎么看都不像嘛……

    “在京城,除了主城区还有七个居民集中区,这些居民八成是外地来京城讨生活的,也代表了大禹大多数的百姓。”

    成湘一边带着众人坐上车行的马车,一边对着身边的辉珠公主解释道。

    “成大人的意思是,那些地方是大禹的贫民窟么?”

    “贫民窟?”成湘诧异的看着乌可及,“我们大禹早就没有贫民窟了。这是京城城市规划的产物,将居民区和商业区分开,有利于管理,也让京城看着更加整洁。”

    马车路过新城商业区,看的一众匈奴侍卫瞪圆了眼睛发出惊叹。

    “我的天,要不是知道这是在京城之外,我都差点以为这里是京城了。为什么城市外的城市比城市内的还要繁华?”

    新城区的规划很容易给人全新的震撼。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摩天大楼的时候给人的视野冲击一样。哪怕京城的商业应有尽有,但建筑还停留在平面。普遍的都是一层,三层的很少,五层的屈指可数,而九层的……来呀,拉出去砍了。

    但在京城之外的新城区,陆笙的规划原本就和京城老城区不在一个层次上。占地面积只有京城的三十分之一,但立体的高度平铺下来能达到京城的五分之一,而这样的新城区,有七个。

    至少都是七层以上,平均的楼层都要十层,从京城出来到新城区,根本就是全新的世界。看的一种匈奴人感觉来到了天堂一般。

    “成大人,这里居住的……都是京城的达官显贵吧?”乌可及有些不快的问道。在他的思想里,能住在这么华丽的地方的,必定是最有权势地位的人。去你丫的贫民窟,这要是贫民窟,京城里的全是叫花子。

    “你见过达官显贵住在京城外的么?有权有势的不都是住在城区中的?”成湘这个回答,让乌可及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但是……你竟然把最好的留给普通百姓?京城里的那些大老爷是如何允许的?

    “这里是新城商业区,并不是居民区,居民购物,娱乐,会来新城。当然,很多贵族也会来新城。你们看,围绕商业区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区就是我们京城多数百姓居住的地方。”

    小区……果然小区。一眼望不尽头的联排大楼,高十二层,一排紧挨着一排。远远望去,就像是群山峻岭犬牙交错一般。

    进入小区区域,乌可及终于看到了底层百姓的生活。但很失望,真的十分失望。

    没有衣衫褴褛,没有面露枯槁,没有又黑又脏的孩子,没有到处游走的乞丐。行走在小区中的百姓穿着并不华丽,男的的多数短打,女的多数粗布麻衣。但他们脸上的笑容很幸福,表情很生动。

    几乎很少在他们的脸上看到忧愁,看到麻木。他们是活在希望之中,活在通往幸福的路上。

    哪怕语言不通,哪怕生活习惯不同,但乌可及却能感受到他们的幸福是发自内心的。

    这样的民族,很强大,很可怕。

    因为他们会为了守护幸福而拼命,他们会为了一个目标而凝聚。神州的人,如果一团散沙则不堪一击,可一旦凝聚则天下无敌。

    神州了解匈奴人的品性,匈奴也了解神州人的品性,匈奴比所有国家都知道什么时候的神州是最强大的,什么时候的神州是最容易掠夺的。这是数万年的经验,很熟的。

    “这里的百姓收入虽然不高,但这里的小吃却很有名,很多达官显贵都特地来这里找小吃,我带你们去尝尝?”成湘热情的介绍到。

    “好啊好啊,小吃是不是就是那种既便宜又好吃的糕点之类的?”辉珠公主顿时双眼放光了。

    “差不多吧……你到了就知道。”

    小吃一条街很长,现在是上午,多数的小吃店铺还没有开门。但也有很多早点开门营业了,几乎每一个店面门口都排着长长队伍。

    “他们为什么要排着队伍呢?边上不也可以挤过去么?”

    “公主,我们大禹是礼仪之邦。”成湘淡淡的一笑,“要文明。”

    下了马车,一行人沿着小吃一条街走着,闻着香味,明明已经吃过饭出门的,现在竟然又饿了。匈奴的食量惊人,而且消化系统也挺厉害的。随便一个人一顿的饭量,成湘要吃一天,而且还是很努力的那种。

    成湘可是习武之人,要换了女子,七天都吃不完那么多。

    “国君煎饼……”辉珠以为自己看错了,吃惊的看着成湘,“你们大禹人怎敢这么大胆,给自己的店铺取这么僭越的名字?

    国君,一国之君啊,跑来卖煎饼?牛逼!

    但看着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成湘嘴角勾起一个微笑,”这也是这条街上最有名的小吃店了,诸位要不要排队?“

    本来不想的,但就冲着这个店名,乌可及觉得应该尝一下。到底是多大的后台才能让他取这个店名还没被拉出去砍了。

    光排队就快半个时辰,成湘排在最前面,“老国君,给我来三十个煎饼果子,多放葱不要香菜,多放肉末,我都买三十个了,别小气。”

    “好咧,客官稍等!”略显生硬的津普,却又带着浓浓的咖喱味。很奇怪的口音。

    但老头的手法很纯熟,滩面饼,敲鸡蛋,洒葱花,一气呵成。

    很快,一张香喷喷的煎饼果子出来了。成湘接过之后第一个抵到辉珠公主的面前。

    “公主,您尝尝。”

    乌可及多次欲言又止,但又生生的憋住。成湘看着他憋得那么辛苦,生怕被伤着。悄悄的凑到乌可及的身边。

    “乌大人,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成大人,你方才叫他老国君?”

    “是啊,他曾经是百列国的国王啊,后来被我朝大军俘虏之后就来了京城生活。”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在此买饼?”乌可及有些激动的低沉问道,这简直刷新了他的理解。

    “是啊,怎么了?他不是被俘虏了么?百列国都灭了,他也就不是国君了。”

    “可是……他毕竟曾经是国君啊,大禹就没给他封个爵位?”

    “爵位是有,但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大禹不养闲人的,要吃饭还得自力更生。不过你也看到了,这老国君不是乐在其中无法自拔?摊饼的手法多纯熟?”

    乐在其中个鬼!乌可及嘴角微微抽搐。

    堂堂一国之君,被俘虏了就靠摊饼活命?这大禹怎么和其他的皇朝不一样?要哪天我们匈奴也被打败俘虏,下场说不定还没那么好……乌可及这次来大禹,却看到了大禹从内在的改变。

    不再爱慕虚荣,不再好大喜功,嘴里喊着正义,但却丝毫不手软。大禹的正义,仅仅在于兵锋之下。这样的民族,太可怕了。

    “成大人,我们匈奴是马背上的民族,可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骑马了,京城哪里有能让我们放纵骑马的地方么?”

    原本,乌可及以为成湘会说军营,但却没想到成湘想都不想的开口道。

    “有啊,狩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