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为谁陨落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海皇

    “娘!你醒了真好……”小凤凰一把扑到步非烟的身上,脑袋埋在步非烟的肚皮上。那一声呼唤,让步非烟感觉到一阵发自灵魂的颤栗。

    脑海中的记忆如沧海桑田,六万年的岁月记忆快速的远去,而自己从出生到家门遇害,再到被师傅收养传授武艺,双目失明却剑法绝伦,初出江湖却名动天下。

    以剑仙之名游走神州,踏金陵,遇谪仙,金陵绝顶,天外飞仙。而后为证道境带着陆狸行走神州内外,三年归,与陆笙定情与摘星楼……

    一幕幕虽然以凤凰的角度来说弹指一瞬的记忆,但却那么的刻骨铭心。

    十五年夫妻,风雨同路。今早神格觉醒,步非烟的嘴角突然勾起一笑。

    蹲下身体,温柔的抚摸这小凤凰头上的发丝。

    “小凤凰又长高点了……”

    “娘,你今天怎么怪怪的?灵尊说,爹爹有危险,娘,是不是爹爹遇到坏人了?你帮爹爹去打坏人?”小凤凰突然焦急的说道。

    “没事,坏人以前就不是娘的对手,以后更不是了。”说着站起身,步非烟望着东边天际,一伸手,嗖,一道流光自天空突然落下。被步非烟握在手心中。

    “望舒剑,被天道封印了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哧

    一道剑光直冲云霄,瞬息间,天空飘起了晶莹的雪花。

    兴盛七年的第一场雪,比往年来的稍微早了一些。

    步非烟能感应到三千里外的东海,但陆笙却感应不到三千里外的楚州。虽然陆笙现在的修为已经是不死镜巅峰,但这毕竟是局部拔高的,并不是全面的升级。

    就好像是发动机性能卓越,但其他的配置都是淘汰产品一样。和真正的不死镜后期差了很多,更何况,还是不灭境的真神级别。

    大海突然翻涌了起来,陆笙凝重的盯着海面起伏。海水缓缓的变形,组成了一个自动扶梯。看到这一幕,陆笙差点又要以为这海皇不会也是穿越来的了吧?这电梯怎么就和商场里的自动扶梯一毛一样?

    一道身影,沿着水流组成的扶梯缓缓的升上海面。那人一生青色长袍,头戴皇冠,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中提着一个人形东西。

    陆笙眼神瞬间一凛,青衣人的手中提的,竟然是夏钰族长。

    在这么恐怖的爆炸之中,就连陆笙现在不死镜巅峰的修为都不敢承受,夏钰才红尘仙的修为定然也无法承受。

    所以陆笙从未怀疑夏钰能不能活着,在禹族密境的禹族也都不可能还活着。

    青衣人脸上没有露出怒色,更没有露出霸气,就这个长相非常的儒雅。但陆笙却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煌煌的天威,奔腾的龙威。

    “在海底的时候,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本皇都看在眼里。你绝非凡人!在如今的天道限制之下,不可能再出现一个道主。

    别说成真神,就是踏足神的领域几乎都不可能。可你……竟然在我眼前一步步的跨过神的领域,几乎触及到真神的境界。你很不简单!”

    “多谢海皇赞赏,凡人在真神面前却是如蝼蚁无异。就好比你手中的这位,在红尘之中,她是仙人之境,但在仙神的领域之中,却不及一根手指。”

    “凡人和神本来就是天差地别,所以本皇才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海皇,既然你手中的只是蝼蚁,你堂堂真神就不用和蝼蚁计较了吧?把他放了,你的对手是我!”

    “哦?”

    “咔”一声脆响,海皇手中的夏钰瞬间骨骼尽碎。

    “轰”

    在陆笙的视野中,夏钰瞬间爆开,化作海风中的血腥。

    先是挫骨,后是扬灰!这一幕发生在陆笙的面前,发生的太快,陆笙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一切却已经尘埃落定了。

    陆笙的眼神瞬间冰冷了下来,“堂堂真神,竟然只有这点气度……我,陆笙!看不起你。”

    “你当真神是什么?此番天地,从孕育第一个先天神灵开始,真神才那么寥寥数位。他一介凡人敢亵渎真神之灵,将其挫骨扬灰不应该么?

    你现在的修为却是尚可,就是放在八万年前的众神时代也是顶尖之流。

    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和本皇这么说话了么?

    众神神力,高处越高,低处越低。越是高处,人数越少,而差距也越大。不灭境的真神是在高处中的高处,绝顶中的绝顶。

    不死镜初期到中期的数量最多,而到了不死镜后期,数量就寥寥无几了。这也造成很多神以为到了不死镜后期就可以挑衅真神的神威。

    但,有这个想法的,都没有活过众神时代。

    凡人和神的差距,是天差地远,神与真神的差距,亦是天差地远。

    本皇念你修为尚可,可为本皇座下第一神将。以本皇真神之名,也不算辱没了你。你意下如何?”

    “能要点脸么?”陆笙不屑的声音响起,“就算我要成为某人神将,冥皇不香么?凭什么要跟你这个丧家之犬?”

    “找死!”

    也许陆笙的话真的刺激到了这位真神的尊严,厉声瞬间爆响,海皇化作一道白光出现在陆生的面前。

    “斩”

    瞬息间,手中的羲和剑斩下。以陆笙现在不死镜巅峰的实力,再加上神剑之威,一剑划破虚空,世界墙都在这一剑之下隐隐若现。

    世界墙可不是空间,更不是那种如千层饼一般的空间折叠。

    世界墙,乃是是空间之尽头,道之尽头,此番世界,最后的屏障。冥皇要统御三界,成为真正的道,她的目的还不是为了突破世界墙的束缚,涌向无尽的星空。

    世界墙,是真神才能触及,才能看到的东西。

    但在陆笙的这一剑下,剑气斩碎无尽虚空,直接抵达世界墙之外。虽不达真神之境,但绝对已经有了真神一击的威力。

    看到这一击,海皇也不敢过于托大,原本要扣住陆笙脑门的一爪,一抬手迎上了陆笙的一剑。

    “轰”

    天空瞬间变得漆黑,密密麻麻的星辰在星空中闪动。脚下的大海,瞬间向两边分开。

    陆笙和海皇交击的一幕,也在时间中定格。

    海皇握住陆笙斩下的剑气,看向陆笙的眼神更加的欣赏了。

    “很好……太好了,真神之境以下,你当为第一!”

    轰

    陆笙的身形瞬间倒飞而去,但此刻的陆笙胸膛之中却是血气翻涌。本以为升华到不死镜巅峰,体验了有史以来从未体验过的强大,就算不能赢了海皇也该能交上两手。

    但现实的鞭挞,竟然如此的无情。

    意识到海皇的恐怖,陆笙出手并没有保留,这一剑如果海皇选择闪避,陆笙还有把握交手几下。但是……这一剑竟然就被海皇直接拿手接下。

    就算再不愿意面对现实,陆笙也不得不承认,真神之境的海皇,不是他现在所能抗衡的。

    轰

    海皇轻轻的探出一掌,轻描淡写的拍在陆笙的胸膛,飞蓬战甲瞬间破碎,陆笙的身体也瞬间倒飞而去。

    “轰”

    惊涛骇浪卷起,陆笙的身体斜斜的落入大海之中。恐怖的水压,突然间从四面八方涌来。陆笙内府之中不断的翻涌,气血沸腾,灵台之中的神力剧烈的沸腾。

    别看海皇轻描淡写的出手,却瞬间削去了陆笙七成的修为。升华之后,不死镜巅峰,但却连接下海皇一招都做不到。

    沉入海底的陆笙,不禁回想起在昆仑圣地对战红尘仙境的雨霖铃的场景。

    四个不老镜后期的高手,在雨霖铃绝对的实力面前如土鸡瓦狗一般。

    那时候,还有夫子最后力揽狂澜,而现在,还有真神拯救这个世界么?

    海面上,海皇手中把玩着羲和剑,剑在手,一股豪情冲天而起。

    “好剑!想不到在凡尘之中,竟然有这等神剑。其威力,恐怕不在在倾尽铸造之神全力打造的天道神兵之下了吧?”

    海皇自言自语,缓缓的抬头望着天空的玄黄之气,“天道,你还不愿意放他出手么?再不出手,他恐怕就要死了。”

    说着,海皇突然踏出一步,一道道韵涟漓在海皇的脚下荡漾开去。

    而一瞬间,落在海底的陆笙瞬间感受到了增强了百倍千倍的水压。这样的压力之下,就算是一块精铁都能被压成铁饼。

    “啊”陆笙发出一声发自灵魂的怒吼,举重若轻神通和翻江倒海神通同时施展。

    但就算陆笙的神通再出神入化,他所面对的是海皇,对海洋有着绝对控制权的海皇。在海洋的世界,海皇就是主宰,陆笙的控水神通在海皇面前不过是小把戏。

    “啊”

    恐怖的压力再一次翻倍,将陆笙包裹的海水密度已经超过了黄金数倍。而更恐怖的是,周围所有海水的压力都以陆笙为中心的涌来。

    “真的不出手么?”

    玄黄之中,一个青年白衣修士紧紧的握着拳头,“天道,还不让我出手么?再不出手,陆道友就……”

    但眼前的天道屏障将青年修士牢牢的禁锢在玄黄之中。甚至这一刻,鲁夫子都有种自己为何成仙的怀疑。至少不成仙,还能助陆笙一臂之力,还能为神州做点什么。可成了仙,觉醒了神格之后却发现,他什么都做不了。

    “嗡”

    突然,被海皇握在手中的羲和剑剧烈的颤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