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映丽桃花

第四百九十四章 崖下镇内的贵客

    夜幕之下的崖下镇,空气中开始飘着寒雾,这是气温低到一定程度的表现,同时年轻儒生抱着女娃丫丫越往镇子的边缘走,周围亮起的灯光就越稀疏。

    崖下镇一共有两个镇子大门以供平日里进出,一大一小,其余地方皆用坚固的松木栅栏整个围起,防止夜间松林内的猛兽侵袭。

    丫丫家便在边缘镇门口处,年轻儒生抱着小女孩自远处刚一出现时,就看见有一道扶着墙壁的瘦弱身影,在寒雾之内颤抖着蜷缩,满脸焦急,直到自远处传来那一声熟悉的阿娘声,那道身影才如释重负,赶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迎来。

    小姑娘丫丫从信浩的怀中下来,极为乖巧地牵起自家娘亲的手,然后一行三人走进了家徒四壁的屋子中。

    屋虽简陋,但可防风御寒,同时也是相依为命的母女二人,内心最安全的港湾。

    回到家中之后,丫丫将信浩的身份来历,简单地介绍了一番,对于神京城大宗派弟子,在当朝陛下的旨意之下,开设学宫之事,早就在这不大的崖下镇整个传开,因此丫丫的母亲也是略有耳闻,随后其颇为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

    “先生莫怪,家中简陋,我又患有眼疾无法视物,如招待不周,还请先生见谅。”

    “夫人多虑,是在下不请自来,给您添麻烦了。”

    语毕之后,年轻儒生站直身子,抬手向前工工整整地行了一礼,随后继续开口道:

    “既然丫丫已经送到,那在下便告辞,对了,明日早课开始之前,我会来此处接丫丫。”

    随后年轻儒生信浩转身走出门外,挺拔的身躯,逐渐淹没于寒雾之中。

    信浩自己的屋子还要几天时间才能完全建好,但好在崖下镇因为每年夏季,会有数量不少的修士专门赶来挑战扭腰梯,因此镇子中还有一件客栈存在,可以先住上几晚。

    正在这位年轻人低头思索之间,崖下镇已经关闭的镇门突然打开,随后强烈的火光直接照射而来,信浩猛地转身,光芒之下,他的眼睛微眯,表情凝重,浑身上下的天地元气快速流转,凝而不发。

    因为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颗硕大无比的虎头!

    虎头包括头部以下整个身躯的皮毛全部为漆黑色,融入夜色之中,不分彼此,背上两个巨大的双翅向外张开,留下大片阴影。

    虎头,马身,背身双翼,上四军,幽翅兽!

    幽翅兽的金色眼眸之中有着十足的人性化之色,歪着脑袋看着下方面色不变,冷静依旧的年轻儒生,随后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自幽翅背后传来:

    “在下幽翅军副指挥使陈岩,年轻人所谓何人?”

    年轻儒生作揖一礼,郎朗开口回应道:

    “大夏学宫,信浩。”

    “原来是学宫先生当面,在下有礼,有大人物莅临此地,此处不便说话,请随我来。”

    不知何时,崖下镇外的松林之内,停靠了一亮宽阔无比的马车,马车之上绣碧波翻滚,鲸尾拍浪,并被三支当世最为顶尖的军队,层层护卫。

    在三标上四军,一双双冰冷无情的目光注视之下,哪怕年轻儒生心境再波澜不惊,同样如身处危机四伏的战场,浑身刺痛,随后他在幽翅军副指挥的带领之下,迈步走向马车,刚一靠近,便听见一声声苍老的咳嗽之声,自马车之内响起传出。

    幽翅军副指挥单膝跪地,头颅低垂,开口道:

    “禀皇后娘娘,属下于前方崖下镇之内,遇到一位自神京而来,开设大夏学宫的儒生火种,据他所言,镇内有一座客栈,可用于歇息。”

    “如此甚好。”

    马车之内随后响起一声婉转沉稳的声音,而信浩一听皇后娘娘四个字时,双目狠狠一缩,一脸震惊,一路之上他都在思索,能够被幽翅军护卫的贵人到底是何人,而此时才知,贵人的身份远超他的想象。

    停顿了几息之后,这道声音继续自马车内响起,带着一丝忧虑。

    “进镇吧,奶奶的身体情况很不好,不能再在马车之内过夜,但是进镇时动静不要太大,切勿扰民。”

    “遵皇后娘娘懿旨!”

    幽翅军副指挥站起,轻轻一挥手,周围于外围警戒的幽翅军刹那间消失,化作夜间幽灵,直入崖下镇内,同时这辆碧波鲸尾的宽大马车开始缓缓开动,悄无声息之间,驶入镇门之内。

    马车内部,老太后平躺于卧榻之上,身上盖着厚厚的丝绵被,眼睛微闭,面色极为苍白,并且不断地咳嗽。

    自从由烟云城进入并州以来,老太太的身体一直健朗,但是今日下午,不知为何,却急转直下,再加之老太太强硬要求继续赶路,因此此时更为虚弱。

    老太后身旁,胭脂一手拿着净化药水的瓷瓶,一手抬手扶起老太后,然后小心翼翼地给后者喂下,随后又取出一瓶深绿色的生命之水,在鱼苗小姑娘的帮忙之下,再次给老人服下。

    一会之后,老太太的面色,这才有了少许红润,微微睁开眼眸,轻轻开口问道:

    “胭脂,此时到何处地界了?”

    “回奶奶,我们已经到了崖下镇,您再眯会吧。”

    “无妨,来扶我起来,这些日子已经躺的够多了。”

    或许是净化和生命药水发挥了作用,亦或是老人知道已经快要接近目的地,老太后突然间恢复了往日的气力,在胭脂的搀扶之下,背靠着车壁坐起,随后继续开口道:

    哽噺繓赽奇奇蛧w~w~w.

    “此镇名为崖下,莫非是扭腰州那道悬崖峭壁已经到了?”

    胭脂站起,为老太太将身上盖着的丝绵被塞实,随后轻轻一笑,接着回应道:

    “正是,早些时候我去看过,那道通天峭壁,就横栏在前方。”

    “甚好,甚好。”

    老太太轻叹一句,随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脸上一下白一下红,胭脂拿着手轻轻握住老太后的右手,开口祈求道:

    “奶奶,这个镇子内,有着一间客栈,我们去歇息一晚可好?”

    话音落下,老太后并未拒绝,反而点点头,转过头,住着整个大湖的眼眸,看着胭脂眼眸内如茶叶烘培过后的墨绿瞳孔,开口回应道:

    “去歇息一晚也可行,但是胭脂你要答应老身,不要急着和御儿说我的情况,免得他担心,我只是偶感风寒,歇息一晚便好。”

    一炷香之后,崖下镇唯一的一间客栈,在掌柜战战兢兢的迎接之下,入住了几位贵人。

    同时,镇子外围,一位身穿司天监大袍的修士,撕开回程卷轴,伴随着冲天而起的传送光芒,直入白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