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映丽桃花

第六百七十章 最后一件事

    今晨的凌波湖,平静无波,就仿佛是一面平整的铜镜,可以清晰的倒影出湖面上的模样。

    因为东方初升的太阳,远处的湖面反射出略微有些刺眼的粼粼波光,使得跟随在梁破身后的几人,眼睛微微眯起。

    身穿黑色儒衫的薛北川,一路上依旧沉默不语,但是面容之上却极为肃穆,而双眸之内,隐隐有些拘谨,这让行走于其身旁的乔玥极为好奇,精致的脸庞之上,露出了越发感兴趣的神色。

    通过之前三言两语的交流,心思玲珑的乔玥,就已经知晓这位自神京城而来的年轻人,无论是自信沉稳也好,或是不善妥协也罢,其都是一位内心骄傲之辈。

    而前方那位光头大汉口中所谓的公子,能让压着秋水城所有年轻才子都喘不过气的薛北川都感到拘谨,那究竟是何方神圣?

    今儿正月初二,又恰逢风平浪静的好天气,因此自天际鸟瞰,整个凌波湖畔,准备开入湖中的船只就如同倾巢而出的蜜蜂一般,数量众多,这些船上乘坐都是前来游湖的楚州子民,甚至还有大量优美的歌声不断飘荡于湖上。

    游船歌声,才子佳人,这是独属于楚州的正月之景。

    在数量不计其数的游船之内,一艘格外庞大,通体以乌木制成的大船静静停靠在湖畔,大船的周围,整整一大片区域被清空,只有两辆马车停靠在船下的码头空地之上。

    跟随着梁破,逐渐走近大船的乔玥,经过停靠着的马车时,清丽的眸子内,第一次露出了极度震惊之色,因为这一辆停靠在外侧的辆马车之上,有着属于她乔家的族徽,而这辆马车作为嫡系的乔玥也并不陌生,专属于乔家的那位老祖宗。

    马车在此,那就说明,她乔家那位年岁最大的老祖宗也在此,因此凝重之色逐渐浮现于乔玥的脸庞之上,因为她清楚,面前这艘游船上来人的身份,或许将超出她的想象。

    整首大船的周围,一路上并未看见明显的护卫,但是周围却极其的安静,就好似这热闹非凡的凌波湖畔之中,单独隔离出了一个世界。

    随后梁破带着二人,沿着船上的阶梯,登上甲板,便看见前方出现了另一位魁梧至极的汉子,浓密的胡须编织成辫子垂于胸前,虽然面色凶恶狰狞,但是身上的气息却炽热平和,此时正面朝湖面,欣赏着湖面的风景。

    梁破对着熔岩夸点点头之后,便带着二人直接走进船上的楼阁之内,刚刚一踏入,便听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畔:

    “烟姐姐,这都快足足一甲子了,您终于舍得回咱们这凌波湖看看了!”

    这艘游船的内部,和船外的古朴不同,装饰繁华,地面之上还铺设了一层毛绒绒的雪白兽毯,只见兽毯之上,一位穿着的锦衣的老太太,跪伏余地,声音之中还带着哽咽,随后上方斜靠着的老太后抬手轻轻摆了摆,开口回应道:

    “起身吧,乔佩妹子,不是本宫不想来,是这这神京城距离秋水城还是远了一些,而且老身我太忙了,抽不开身,若不是近来御儿在楚州安置了一座石像塔,本宫可能到死也回不了家乡。”

    此言一出,下方锦衣老太太更是泣不成声,跪地久久不愿起身,随后踏入船内,陷入惊骇之中,才回过神来的乔玥赶忙上前,搀扶住锦衣老太太,开口担忧的问道:

    “祖奶奶,您没事吧?”

    “我无妨,快来拜见太皇太后。”

    老太太话音落下,乔玥正色,恭恭敬敬的对着上方一拜,开口请安,不刻意压粗声线的她,声音极为悦耳动听,就好似一只正在歌唱的百灵鸟,随后其身旁的乔家老祖宗继续开口道:

    “烟姐姐,这是我乔家这一辈的嫡女,聪慧敏锐,但是平日里却不爱女装,真是让您见笑了。”

    老太后的脸上,带着遮住了整个脸庞的面纱,因此众人看不清他脸上的模样,但是知道老太后无法视物的胭脂,闻言之后,接着开口道:

    “自古楚州出美人,而秋水城乔家更是其中翘楚,此时一见,虽然未着女装,但是依旧是肤白胜雪,名不虚传。”

    “皇后娘娘谬赞!”

    乔家老祖宗微微一笑,双眸之内有着一丝意味深长味道流转,反倒是身旁的乔玥,眉头微不可查的微微皱起。

    片刻之后,整个大船的楼阁之内,老太后和乔家老祖继续话着家常,二人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缘分,关系也算上佳,因此此时阁楼之内的气氛颇为融洽,并且伴随着些许笑声传出。

    赵御并没有出现在阁楼之内,他独自一人站于船头,并未穿帝袍,而是一袭简单常服黑袍,衣炔飘飘之间,注视着前方湖天一色的景象,以及如蚂蚁搬家一般的来回船只,面无表情。

    昨日晚膳,老太后直接开口要于今晨来这凌波湖,年轻帝王的心中便直接咯噔一下,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回家乡完成承诺是这位处于弥留之际的老人,最后要做的事情。

    哪怕赵御再喜怒不显于色,此时他的心中,却好似被一座大山死死压住,喘不过气,因此年轻帝王独自一人来到视野宽阔的船头,眺目远望。

    赵御挺拔身躯的后方,梁破带着一位儒衫青年慢慢走近,随后前者做了一个手势,二人静静等待,这不是薛北川第一次见到赵御,因为和浩信并称为原儒门双子星之一的他,当初三千儒生回京,白帝宫设宴之际,他就坐在赵御的正下方。

    但是与第一次见到年轻帝王想比,此时的赵御光光一个并不宽阔的背影,却好似高高端坐于天际的神灵,扛住了整个天际,压制住了整个前方虚空,使得整个原本绚丽多彩的凌波湖,在薛北川的感应之中,瞬间黯然失色。

    片刻之后,赵御回身,黑色的眸子注视着站于梁破身旁的年轻人,随后轻轻张嘴,淡淡的帝音向外传出:

    “薛北川,你于秋水城建立大夏学宫,可有哪个不长眼的家族刁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