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映丽桃花

第八百四十章 斩龙柱

    琉璃城地底金銮殿,象征着帝道无上威严的鎏金光芒,此时已经完全被血渊雷狱的猩红之光所覆盖,老北安王江玉以无上神威和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强悍修为,硬生生让这一座曾经赢氏皇朝最尊贵的大殿,在其脚下狠狠的颤抖。

    不单单是金銮殿,包括整个琉璃地底,甚至上方的琉璃城,都在剧烈无比的颤抖。

    老王爷释放了自身的国度雏形之后,预示着其此时的生命形态已经超出了那两位负隅顽抗的前朝大宗师太多太多,虚空之中无处不在的浩瀚国度之力,犹如一只大手,将这两个大宗师死死捏于原地,难以动弹,同时,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半空之中落下的雪半城整个身躯托住,缓缓落地。

    不同于被摁在原地前朝罪民们,落地之后雪半城的行动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所以这位大汗淋漓,濒临虚脱的雪民青年,直接一屁股坐在地面之上,毫无形象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随后他右手撑地,环顾一周。

    巨大的金銮殿内,遍地狼藉,满是的断臂残骸,甚至依稀还能看到一具具雪原暴熊的尸体,那上百位自自雪半城身后跃下大殿的雪民精锐,此时已经几乎完全死绝。

    “以卵击石,这又是何苦呢?”

    淡淡的声音自雪半城的口中说出,不知是说那些已经死绝的雪民战士,还是此时正被国度雏形禁锢于原地的前朝罪民,亦或是在说雪半城自身?

    雪半城淡淡的声音落下之后,虚空之中正在向前踏步走向金銮殿高台的老北安王轻轻侧头,瞥了一眼前者,嘴角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随后老王爷握紧手中的大戟,注视着前方不远处玄老二人,苍老威严的声音继续响起:

    “大道之下,历史的进程都是时代选择的结果,你赢氏前朝国祚延绵近万载,也曾繁荣昌盛至极,为何有人就是不知足,偏偏要去行那龌龊之事?

    “咱们修行界自古都流传着一句话,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既然输了,那更应该接受,而不是像现在一般,躲在地底,做着复国的春秋大梦。”

    话音落下,老北安王恰好踏上那九十九阶高台之上,随后他停下脚步,望着整个大殿之内,撑起整个空间的盘龙大柱,雷电肆虐的眼眸之中,带着鄙夷,带着不屑,声音继续滚滚而出:

    “尔等难道以为靠着这九龙大柱便可以撑起那已经完全坠落的过往荣耀,那太天真了,因为这些柱子,太脆弱。”

    语毕,老北安王握雷霆血戟对着前方轻轻一挥,虚空之中一道道血色雷霆再现,犹如斩出的刀锋一般,直接划过前方四根巨大的庞龙大柱,刺耳的呼啸雷鸣声过后,这四根金色大柱直接被拦腰斩断,滑落而下。

    在失去了盘龙大柱的支撑之后,整个半边金銮殿上方大地,顿时开始倾斜和坠落,殿内的抖动更加剧烈,随后一块又一块巨大的岩石砸下,收割着下方那些前朝罪民的生命。

    斩断四个龙柱之后,老北安王继续抬腿,沿着台阶向着高台之上那一张金色龙椅而去,望着这张雕刻着游龙翱翔的椅子,老者的目光深处有着难以抑制的愤怒,随后其再次抬戟一挥,不远处又是两根龙柱被砍断,整个金銮殿坍塌的面积更广,仅仅只剩下高台范围依旧还有着支撑。

    大量由山文柏暗度陈仓而至雪原腹地的罪民修士被石块砸成了肉末,这使得虚空之中的两位大宗师双眸被鲜血充斥,整个眉角因为极致的愤怒而直接爆开,二人想张开嘴试图咆哮,却好似被掐住了喉咙,只能在虚空之中疯狂挣扎,发出呜呜的凄鸣。

    “聒噪!”

    老北安王继续走向龙椅,头也不回,只是伸出右手,轻轻向下一拍,随即整个国度雏形之内,出现了一只由血渊雷霆组成的红色天地之手,直接将玄老等二人拍在地面之上,而且二人砸落的地方就在雪半城的面前不远处。

    雪半城赶紧将整个人缩成一团,以此来抵御强烈的劲气余波,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过后,其缓缓爬起身,只见如蜘蛛网一般裂开的地面之上,躺着两个奄奄一息的苍老人影。

    自地面之上爬起的雪半城,脑袋还在嗡嗡作响之际,耳畔直接响起了老北安王自上方传下的苍老声音:

    “雪半城,了结他们,这可是两个大宗师境,你若杀了他们,估计会载入史册,这也算是本王给你带路的报酬。”

    老北安王的声音落下,雪半城俊美的脸上,表情微变,接着又有些疑惑,随后他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老北安王一眼之后,表情恢复肃穆,自地上抓起之前掉落的匕首,整个人缓缓站起,一瘸一拐地走向那被砸在地面之上的二人。

    雪半城走的很慢,步伐虽然蹒跚,但是却极为稳健,随后他走到第一个苍老人影面前,低头看去,下方人影黑袍之下的容颜逐渐清晰,竟然是一位年纪极大的老妪,或许是在极北雪原呆了太久,此人的皮肤是毫无血色的苍白,而因为深受重伤,嘴里向外冒着血沫。

    老妪的双眸有些暗淡,注视着雪半城的容颜,目光闪烁难明,但是随后雪半城眼睛微微一眯,握紧匕首,调动整个全身的力气,直接扎入老妪的脖颈之中,然后再狠狠一扭。

    整个动作快准狠,无论老妪此前的修为有多高,在脖颈被刺穿的情况之下,只剩下浑身剧烈的抖动,并且伴随着吱吱的喷血声。

    滚烫的鲜血溅了雪半城一脸,但是其依旧不为所动,起身继续来到一旁仰面躺着的玄老身旁,再次缓缓蹲下。

    但是这一次,雪半城注视着玄老苍老的脸,表情极其复杂,因为如果仔细观看,则会发现雪半城的面容,与玄老有着七分相象。

    “我认识你,按照辈分,我应该称呼你为爷爷。”

    雪半城的声音很轻,但是响起于玄老的耳畔之后,后者躺于地上的身躯忽然开始剧烈抖动,整个双眸之中开始散发出剧烈的求生光彩。

    “老王爷曾问过我,既然知晓有至亲在下方,为何要带着他下来?”

    雪半城将整个身躯趴下,然后在玄老的耳边轻声开口,随后他停顿几息之后,声音再次传出:

    “我告诉他,血脉这种东西,在雪原带不来庇护,只有伤害,既然你从未承认过我,那么彼此彼此,在我看来,所谓的血脉和亲情,从来都不是划等号的。

    “爷爷,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面,好走不送。”

    话音落下,一只沉稳的手,把匕首送进了玄老的心脏。

    “你这小子,好胆!”

    在老王爷滚滚的赞叹声中,雪半城杀两位大宗师于地底金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