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映丽桃花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巨坑

    黎明时分的长明郡森林,一丝丝微弱的光芒,开始自最东方的穹顶之上缓缓浮现,使得寂静的黑夜,有了退散的预兆。

    长明郡之上的生灵,虽然在无数年的岁月之下,进化成了以吸收耀光为核心的修炼方式,但是并不意味着就无需黑夜。

    因为天地之下,需要翻涌的夜色,去隐藏那最深层次的病垢。

    日月轮转,昼夜交替,本来就是天地最根本的核心法则!

    “你们玉枢火府位于太玄之地东极,毗邻大日升起之地,是不是终日白昼,豪无夜色?”

    长明郡某处森林,一前一后的几道身影,迈步于树荫交错的密林小道之间,其实说是小道也不贴切,因为此时几人行走的地方,在不久之前刚被江越一剑斩出。

    年轻天辉军这一剑割裂天地,几乎将这一片面积巨大的森林从头到尾,完全劈开。

    黎明时分的气氛有些微妙和尴尬,一路上依旧虚弱的玉枢火府少女,以及刚刚苏醒的中年北海荒鸟大叔这一人一鸟,一直用惊魂未定的目光,注视着前方独自行走的江越。

    尤其是北海荒鸟,双腿每向前一步,都颤颤巍巍,几欲在下一息直接栽倒,而其身旁的玉枢火府少女,状态同样不佳,俏脸之上血沫和泪痕交织,却用金红色的眼眸,死死盯着前方江越的背影。

    少女的目光仿佛带着一股难以严明的力量,让最前方的江越感觉浑身极为不自在,因此询问声落下之后,其又继续开口问道:

    “我并不是你的仇人,又为何紧紧盯着我?”

    江越的话音落下之后,后方逐渐回过神来的玉枢火府少女,抬手一抹脸上的污渍,开口回应道:

    “玉枢火府虽然位于扶桑树畔,但是九天大日并不是终日居住于扶桑神木之上,当羲和神母驾驶日车跨越整个太玄之地时,我东极之地恰好与外界相反,会逐渐陷入黑暗,因为大日正在离去。”

    说到此处,玉枢火府少女幽幽一叹,继续开口道:

    “东极之地并非没有黑夜,当大日西沉虞渊,重回扶桑神木之前,玉枢火府将会完全进入黑夜之中,但这夜晚极为短暂,因为九天神日穿越虚空的速度快到超出一般人想象。”

    少女的话音落下之后,前方正在迈步行走的江越,脚步微顿,随后一边思索,一边开口回应道:

    “咱们大夏陛下曾言,哪怕是最甚的光明之下,也会有阴影,这话确实不假,不过我这个人最厌烦的便是暗戳戳的搞事情,光明正大千军万马冲袭,我可道上一声勇猛,暗地里使绊子,这脑袋砍起来都不痛快!“

    江越的言语之中,带着凌厉至极的杀意,字里行间里,犹如无数人头落地后的浓郁血腥味,直接扑面而来。

    如此煞气,让后方的少女脸色骤然间变得苍白了不少,不过却紧紧抿住嘴巴,硬生生的止住了那股几欲呕吐的冲动。

    随后玉枢火府少女拳头紧握,深吸一口气,盯着面前天辉军大袍飞舞的江越,嘴唇轻启,继续一字一句开口道:

    “再一次恳请大人,寻我师尊的下落。”

    语毕之后,少女用力咬了咬嘴唇,犹豫一息之后,继续开口:

    “您若是救我师尊脱困,我做牛做马的在所不辞。”

    “你一个小小姑娘,能给我什么?”

    江越的回应声之中带着一如既往的不屑,随后其脚步停下,挺拔的身躯笔直傲立于地面之上,声音继续传出:

    “本世子啥也不缺,要你做牛做马岂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我不是什么好人,若是这佛门不是想要牵扯到吾大夏,哪怕你一头撞死在月牙宝船之下,我也不会救你。”

    冷漠决绝的声音落下,江越缓缓抬起右手,一缕缕猩红战焰开始燃烧于其上,转眼便形成一杆长矛。

    下一息,江越握矛,向着面前虚空狂暴刺出。

    “嘶!”

    刺爆虚空的刺耳呼啸轰然炸响,随后血矛之下,无数佛门符文自虚空深处迸出,直接组成了一面金色结界佛门壁垒。

    壁垒之上,卍字符文流转,向内汇聚成浓郁佛光,死死抵在江越刺出的长矛之上。

    “困兽之斗,碎!”

    一声碎字喝出,猩红长矛裹挟着杀意洪流,直接撕开佛光壁垒,同时噼里啪啦的碎裂声,犹如鞭炮一般响起于寂静的夜色之下。

    伴随着源源不断的刺耳声响,在后方少女猛然亮起眸子的紧紧注视之下,这一道横栏在身前的结界,化作无数金屑,漫天飞舞。

    同一时间,面前翻涌的森林暗潮开始退却,露出了其内最真实的模样。

    只见众人前方,原本与周围无异的夜幕森林,直接模样大变,一个几乎占据了前方整个视线的巨大坑洞,赫然出现于眼前。

    此坑洞就好比神明于此森林之内轰下的重拳,不但将其内的每一颗树全部砸成齑粉,甚至重重轰入大地之下,深不见底。

    而值得一提的是,此坑洞虽然空无一人,但是却有大量金色烈焰,正在满目疮痍的土地熊熊燃烧,发出噼里啪啦声响的同时,也向外释放出一波又一波炙热的温度。

    连绵成片的大日金焰几乎将大地与天穹皆照耀的通红一片,而哪怕已经无人控制,几人面前这巨大坑洞依旧在不断坍塌陷落,足以可见之前此地战斗杀伐之惨烈。

    “师尊!”

    一声带着些许恐惧的呼喊自后方的玉枢火府少女口中传出,紧接着后者也不顾身旁北海荒鸟好心的阻拦,直接迈腿向前疾跑,一头冲向前方大量金焰燃烧的巨坑战场。

    少女虽然有些颤颤巍巍,但是却用尽全力冲向前方,而就在少女越过江越身旁的那一刹那,一只手自天辉军年轻人得袍子底下伸出,直接一把抓住身材单薄的少女,向内一拉,一把夹在怀中。

    同时江越那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你是要寻死?”

    话音落下,烈焰焚烧的巨坑之内,一座小小的八级佛塔自金焰之内缓缓升起,随后伴随着无穷佛光向外爆裂,席卷四方。

    “轰!”

    佛光扫过,一切交战的痕迹通通化作齑粉幻灭,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