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映丽桃花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红宝石

    “大人,您就救救她吧。”

    长明郡中部,由佛门八级浮屠大阵爆裂所形成的坑洞边沿,中年北海荒鸟对着黑袍飞舞的江越,不听磕头叩首,嘴里的哀求声,源源不断响起:

    “从头至尾这位玉枢火府小姐什么都没有做,还望大人能够高抬贵手,救救她。”

    北海荒鸟的声音之中,带着急迫和恐惧,而其面前站立于晨曦之光下的修长人影,依旧不为所动,随后江越黑眸注视着下方依旧在一拳又一拳砸地的少女,声音淡淡传出道:

    “这个天地之下无辜的人这么多,若是我全部都救,能救的过来么?”

    江越的话音落下,其停顿一息,继续开口道:

    “这是她自己所做的决定,在鲜血流尽之前,她完全可以停下来,或许她在逼我出手助她?”

    江越的声音刚刚传出,其身后的北海荒鸟直接极为认真的开口道:

    “大人,并不是如此!”

    语毕,北海荒鸟直立起自己原本伏地的身躯,注视着面前如同深渊般强悍的背影,但是不知为何,一股从未有过的勇气直接涌向心头。

    随后北海荒鸟提高音量,声音传出道:

    “大人,或许对于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存在而言,我们微不足道,无论我们做什么,或许都会被当做别有用心。

    “诚然,我们这些人比谁都渴望变得强大,渴望主宰自己的命运,我们也常常做着有朝一日能成为大修行者的梦,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命是低廉的。

    “无论对于谁而言,命都只有一次,每一条生命都值得被尊重,而更应该尊重的是,是那些用命去做更重要事的人。”

    或许是因为一口气在如同神魔般的存在面前,说如此多的话,使得这位北海荒鸟大叔一时间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紧接着其深深呼吸,对着前方再一次一拜,声音传出:

    “小的可以保证,这位小姐并没有裹挟大人意志的想法,她虽然眼里噙泪,但是意志比大部分人都要坚定的多。“

    北海荒鸟这一连串的话音传出,随后其前方的江越,随即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寂静的沉默,意味着这位天辉军年轻人的内心,并不如表面般平静,好一会之后,年轻的声音才自江越的口中继续传出:

    “吾自北境南下之时,许多人曾告诫我,世间最复杂之事,便是因果,很多事不知缘起,但却足以影响人的一生,甚至影响整个大局。

    “我是一位军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将士在外,一言一行无法同散人那般随意,虽然不知道此人于东极玉枢火府的身份,但想来是不低的。

    “若是因为我的言行,而使得我背后的大夏与这姑娘身后的玉枢火府,留下因果,这非我所愿,这一点,你可明白?”

    江越的解释声,不轻不重,但是字字珠玑,而在后方的北海荒鸟听来,却是一颗心不断下沉。

    正所谓天地之下,有太多人身不由己,随后北海荒鸟不再哀求,只是默默磕头,眸子里也产生了一股对世间极为绝望的灰意。

    这头北海荒鸟生活并不平淡,甚至可以用命途多舛来形容,但其一向积极乐观,不过此时此刻,其却如同置身黑暗深渊,浑身冰冷。

    因为其丝毫没有办法在这冰冷的世界里,寻找到丝毫温度!

    不过下一息,于耳畔继续响起的年轻冷厉声音,却让北海荒鸟猛地的抬头,双眸之内骤然间浮现出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

    “你说的没错,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而有勇气超越生命的人和事,更应该被尊重,因此我陷入了些许犹豫之中。”

    江越的声音落下,随后其将目光聚焦在下方坑洞之内,那一道还在一下又一下砸着地面的瘦弱身影,声音继续传出道:

    “在大夏,所有的天辉军与夜魇司的禁忌者们遇事不决时,便会想想陛下会怎么做,所以在这一刻,你说动了我。”

    话音落下,在后方北海荒鸟越来越亮的眼眸注视之下,江越将右脚抬起,随后重重踏在身下大地之上。

    “轰!”

    一声巨响之后,翻滚浓郁的猩红色铁血战气,直接自虚空之中迸射,紧接着朝着天辉军年轻人身下的大地倾泻而下。

    一息之后,无数裂缝出现在坑洞的琉璃镀层之上,随后裂缝越来越大,伴随着血芒流传,直接轰然炸裂。

    同一时间,玉枢火府少女原本已经黯淡无光的眸子,一下子大亮,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注视着上方沐浴于黎明之光下的江越,泪水更甚。

    少女想要开口道谢,但是体内已经完全丧失的气力让其根本难以开口言语,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呜声。

    随后回过神来的姑娘,继续用血肉模糊的双手,撑着自己的身躯,爬到其余大日精灵所停留之地,慢慢扒开被江越一脚踩碎的地面,开始搜寻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次没有那就第二处,第二处没有就第三处,终于在头顶的烈日完全冒头之际,少女颤颤巍巍的自大地之下捧起一物,一瞬间泪如泉涌。

    那是一颗极为不起眼的珠子,珠子之内,有一极为暗淡的烈火精灵正在沉睡,这一尊烈火精灵是如此的模糊不清,若不仔细观察,完全无法看清。

    “师尊,弟子终于找到你了。”

    喃喃声自少女的口中传出,随后其再也无法坚持,捧着这枚珠子整个人栽倒,仰面躺于大地之上。

    来自东方的大日之光,照耀在少女狼狈不堪的面容之上,而日光之内传来的温度,就如同羲和神母的光辉,抚平了姑娘紧紧皱起的眉头。

    “为了这颗珠子,你值得么?”

    低低的询问声落下之后,江越的身影出现在少女身旁,随后少女将珠子握紧,放在心脏处,虚弱的回应声传出:

    “当然值得,玉枢火府的大日精灵皆受过羲和神母的祝福,若是发生意外肉身碎亡而耀珠保留的话,可将耀珠悬挂于扶桑树之下,吸收大日之精重铸肉身。

    “因此这枚耀珠是师尊生存的希望,自然是值得。”

    少女的话音落下,江越的黑眸动了动,不轻不重的回应声传出:

    “还真有意思。”

    语毕,下方却并未有任何回应声传来,随后江越低头,发现脚底下的少女,已经彻底陷入了沉睡。

    阳光照耀在她的脸上,就像是一颗布满灰尘,但是却无法被遮掩的红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