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不当鬼帝 一步临凡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打破棋局,打败你

    大地之上,山河迤逦,城池浩瀚,陈一凡发现自己成为了一方城池的“王”。

    似乎被什么神秘的力量禁锢,他无法调动那强大的实力,只能将力量都注入到已方城池中的兵卒将相之上。

    就在他还在为周围的变故惊奇的时候,对面城池已经浩浩荡荡的出兵,攻打他所在的城池。

    陈一凡眉头紧皱,还真是应了老岳那句话,这天地间万事万物,莫不过一盘棋。

    今日的比试,棋盘不是真正的棋盘,只不过是两者拥有的力量,在棋道规则下实化。

    两方城池,万千兵马,所代表着的,正是他们各自的法力,也是由法力凝结而成。

    看着是士兵将相的打斗,实则是两人法力的交锋。

    陈一凡皱起了眉头,战局开始不久,他已经落入了下风。

    这是老岳的棋盘,这是老岳的规则,不是他的。

    把两人法力的争锋化作了一盘棋,自然是身为棋圣的老岳更占上风。

    不急不缓,步步逼近,却让陈一凡抓耳挠腮,也毫无抵抗的办法。

    老岳在棋道上的造诣太深了,这样根本不可能打败他!

    眼看着老岳的“士兵”推入自己的“城池”,陈一凡急了。

    他奋力想要挣脱这盘棋局,而不是接受老岳所营造出来的环境,所建立起来的规则,以这种方法争锋打斗。

    “唉,看来还是老岳更胜一筹!”

    “老岳也有进步了啊,这要是我等入局,恐怕也撑不过一刻钟。”

    棋圣的老年兄弟团低声议论着,观看着这宛如两军交战的恢宏、大气的场面。

    然而,就在下一刻。

    一声闷雷,天空撕裂一个大洞,无数雷霆尽落,两方“兵马”死伤无数。

    随着一个巨大的裂口从空中逐渐扩大开来,整片天地崩裂。

    棋圣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后退几步,陈一凡也得以从这个棋局的世界脱离出来。

    只见两人对立而站,那棋局般的世界已经消失,老岳一脸苦笑的望着陈一凡。

    “你这是犯规,哪有直接打碎棋盘的?”

    说是这么说,可这世界上,还真少不了打碎棋盘的人。

    正是有人“不守规矩”,打碎棋盘,才有他们今日在这里相聚。

    “那是你的规矩,我既然要赢,在你的规矩里怎么赢?”陈一凡回答道。

    “还是来比比看,谁才是能制定规则的那个人吧!”陈一凡冷喝一声,雪龙剑迅速向着老岳袭去。

    老岳一惊,连忙丢出一个黑白双色的棋盘抵挡。

    然而,刚要接触,这一剑之威,就让老岳惊呼出声:“我的棋盘!”

    “咔嚓!”几乎是同时,伴随着他的尖叫声,棋盘应声而碎。

    老岳瞬间颓废了,抱着破掉的棋盘哇哇大哭:“宝贝!我的心肝宝贝哟!早知道不丢你出去了!”

    他低估了雪龙剑的威力,此剑,纵然是在他们隐者村各位大佬们所收藏的那些宝物中,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当然,除了村口那老头儿。

    因为他太神秘了,众人不但不知道他的来历、实力,也不知道他都有些什么宝物。

    “你输了!”陈一凡剑指岳千秋,对他说道。

    “输了就输了,你赔我棋盘!你陪我棋盘啊!”岳千秋根本不在意什么赢了输了,上前就抓着陈一凡的领子激动道。

    不就是输了吗?多大点儿事儿,本来他也不是这里最强的。

    只是大家强的弱的,也都强不了多少,弱不了多少,所以谁都不服谁。

    况且,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无聊的人生,岳千秋感觉除了棋,他也没什么在意的了。

    “……”陈一凡看着眼前这个像个孩子办哭闹耍赖的老头儿,陷入了沉思当中……

    他这不会是,被碰瓷儿了吧?

    都说老来小,老来小,看来,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古董们,也都变成了“老顽童”!

    “好!你先承认你输了,我赔个棋盘给你!”陈一凡苦笑着,以哄孩子的语气说道。

    “你赔得起吗?我这棋盘纳天地日月于其中,收万水千山、风霜雨雪作变化,潜心炼制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年方成……”老岳怀疑的望着陈一凡,质疑道。

    陈一凡苦笑不已,这么说,他还真赔不起。

    别的不说,就这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年的时间,他总共都还没活这么久。

    “我想办法给你修好好吧?你先认输!”陈一凡无奈道。

    “这可是你说的,你什么时候把棋盘给我修好,我就什么时候认输!”岳千秋倔强道。

    陈一凡咬了咬牙,他可不擅长这个。

    但此时,也只能先答应了下来,再想办法吧!

    但是,棋盘没了,岳千秋平时没有了“娱乐”活动,这让他很是苦恼,天天来找陈一凡闹腾,催促他修棋盘。

    陈一凡一阵头皮发麻,脑瓜疼。

    某日,灵机一动之下,陈一凡教会了岳千秋搓麻将。

    于是乎……往日里村子里总凑在一起安安静静下棋的夕阳红天团,改成了搓麻将。

    那叫一个乐呵,这下,四个人都能玩儿了,总不至于留两个人在一旁干站着。

    并且,他们很快无师自通的领悟了搓麻真谛,那就是一定得大声,出什么牌,声音一定得响亮!

    这新玩意儿可把夕阳红天团给乐得,都找不着北了。

    岳千秋也成功的忘记了自己让陈一凡修棋盘的事儿。

    平时让他干个什么事儿,跑腿儿还跑得挺麻溜。

    就是,不时就向陈一凡请教,这麻将还有什么玩儿法。

    作为棋圣的他,当然在棋道上赢他那些老兄弟赢了不知多少次,简直一点儿悬念都没有。

    不过……麻将这个东西,大家都是才刚玩儿,他是输输赢赢,享受不到那种“无敌”的快感,不快乐呀!

    为了早日重登自己的“无敌”宝座,棋圣那是勤学好问,熹儿、乾儿都不黏了,没事儿就来打扰陈一凡修炼。

    陈一凡又陷入了苦恼当中,自己当初是不是就不该教这家伙搓麻将?

    这玩意儿,他也只会些皮毛啊!

    很快,他就教无可教了,只能故作高深的让岳千秋自行领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