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龙鳞道

第二百二十五章:这简直就是个宝地!

    撕裂!

    那是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和筑基时肉身所承受的痛苦不同,这种感觉更为奇特一些。

    只是一瞬间,大朱吾皇便觉得整个人被撕裂成了无数份,每一份都有着单独的感官,正在承受着无边的痛苦。

    这种痛苦对他来说,其实并不剧烈。

    但是,一次、十次、百次、千次,累加起来之后,依旧有种令人发狂的错觉。

    似乎一个人即将等待无数次不同的死亡,令人绝望。

    这种感觉,如果换个人来,只怕在瞬间便会被吞没,失去自我意识。

    但是,经历过三次完美洗髓的他,依旧保持了必要的清醒,苦苦支撑着。

    他忽然有种预感,如若自己被这痛苦所埋葬,也就意味着整个人彻底沉沦。

    不远处,归须身上泛起了一道银光,不知何时,他头顶处多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明镜,月光般皎洁的光芒到处,那黑光直接便被御开。

    他朝着呆立不动的大朱吾皇看了看,叹了口气,一副很是失望的样子。

    之前他生怕这小家伙不敢入内,这才说有神识便能抵抗这夺魂光,那其实不过是句安慰之语而已。

    区区筑基境的神识,又怎么可能抵御得住这诡异异常的光芒?

    原本想着有阴阳鱼珮守护,至少可以安全的走到第二段,而后只要能再坚持一下,自己便能大有收获,却没料到,他却连这夺魂区域都未能扛过去。

    “毕竟只是筑基境啊灵力不足”

    “这夺魂光连我都挡不住,这小子死定了!如今,只能再从山海联盟那想想办法了。

    据说这次足有近百人筑基成功,如果我再想办法传他们开光境的功法的话,假以时日,说不定能出几位开光境,到时再引他们前来,还是有希望的”

    之前虽然得到了一些讯息,但归须自筑基修至开光境花费了数百年的时光,光是得到开光境的功法便大费周章,自然觉得那是天大的机缘。

    他又怎能想到大朱吾皇根本没将这当一回事,功法、丹药人人有份,如今山海联盟早已有了开光境,而且数量还不少。

    要知道,和虎王那些人相比,归须的资质还真是差的可怜,否则的话也不会百岁还只是精英境了。

    如若没有龙王相助,他这辈子撑死了也就是大师境到头,和那些圣师境的长老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当年他筑基时,年纪一大把,境界又低,凰后也没当他一回事,根本就没和他提过莲台的优劣。

    龙王倒是真把他当兄弟,怕打击到他,每次归须问起,都说自己也差不多。

    故此,至今为止,归须都觉得主土系十三瓣还是不错的,只是凰后偏心,这才没把自己放在眼中。

    至于先前那些谦虚之言,不过是和大朱吾皇客套客套而已。

    “可惜了,嗯,不过倒也不是一无所获,这小家伙必定在瀛洲空间内获得了不少机缘,否则哪来的那么多好东西?要知道,筑基丹这样的宝贝连凰后手头也不多啊

    他身上肯定也有储物戒一类的宝物,再等一会,等他魂飞魄散了,指不定能有大收获!”

    归须其实想岔了,筑基丹凰后身上确实不多,但并不代表这丹药究竟有多珍贵。

    筑基丹在神州世界只是最基础的丹药,以凰后的身份,又怎会放在眼里?

    关键是用不着啊所以自然不会带上许多。

    大朱吾皇可没想到人家已经将他看成了死人一枚,他正处在欣喜之中

    扛过了一开始的痛苦之后,系统提示便响了起来。

    “发现游离精神能量体,可转化,建议吸收!”

    “是,否!”

    虽然没弄明白游离精神能量体是什么玩意,但如何选择还用问嘛?

    随后,奇迹发生!

    一份份支离破碎的记忆疯狂涌来,每一份都极为短暂。

    大朱吾皇就好像成了一个旁观者,面前放着一个巨大无比的屏幕,上面闪动着一幅幅景象。

    只是,那景象闪动的速度实在太快,绝大部分只有短短的一瞬而已,根本分不清那究竟是什么。

    从那黑光扫过,到离开,其实只有短短的数十秒而已,但在大朱吾皇的感觉中,却似乎过了许久许久。

    那些景象飞逝而过,越到后来,他便越觉得自己的注意力能更集中,那些景象也渐渐放缓,到了最后,他甚至都已经可以模糊的看见一些东西,只是还不够清晰。

    一副景象掠过,其中,似乎有一座山峦般的虚影正当头压下,而后又消失不见,正当他准备等待下一幅的时候,一切消失

    “没了?”

    大朱吾皇茫然的睁开了眼睛,却正好看见归须正见鬼一样看着自己,头顶处有一道月光般的光华闪动。

    “那又是什么法宝?似乎可以完全抵御黑光这老家伙果然藏私了”

    “归叔,走吧!”

    大朱吾皇朝着他笑了笑,手掌平伸,又将阴佩御起。

    “这小子竟然扛下了夺魂光?”

    归须如梦初醒,脸上露出了一丝惊骇之色,但很快便又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还长舒了口气,一副为他庆幸的神色。

    “呼没事就好”他干笑了几声,将那镜子收起,御起了阳佩,继续向前走去。

    大朱吾皇跟在他身后,心中却是激动不已。

    此时醒来,他才发现自己的神识竟然莫名其妙增幅了不少,而在系统的活性物质存储空间内又多出了一块块黑色的晶体,而标识的单位竟然是三百七十能量度单位!

    刚才那游离精神能量体转化之后,不仅仅能提高自己的神识强度,还能得到能量度!

    他抬头看了看,发现附近有一块黑色的镜面似乎黯淡了不少,应该便是方才那黑光的来源了。

    但是,这空间内,同样的镜面成千上万,如果都吸收了,该有多少?

    这特么是个宝地啊!

    这次哪怕没有别的收获,能将这些黑光都收了,都不虚此行了!

    “不过还是要小心些,别乐极生悲了前头这老家伙说话实在不太靠谱”

    大朱吾皇对自己的神识强度还是有信心的。

    三次完美筑基,不仅仅是肉体的提升,还有精神上的升华,转化来的神识远比普通的修仙者来得更为坚韧。

    他之前便曾测试过,同样的情况下,他神识所能笼罩的范围,是那几位开光境长老的三至五倍。

    连他都差点扛不住,归须所谓的有神识便没有太大危险的说法自然是骗人的。

    一时间,大朱吾皇甚至起了心思,是否索性就在这撕破脸,没有了阴阳鱼珮,说不定这老家伙直接便会被这黑光抹去意识。

    但回头想了想,先前归须御出的那枚镜状法宝似乎也能抵御黑光,而且自己陷入方才那种状态时等于放弃了防御,这么做风险太大,还是先走一步看一步。

    大朱吾皇在后面琢磨着,归须也没闲着。

    他为人素来谨慎,原本觉得这小家伙对自己并无什么威胁,无论是智力还是武力都能碾压,但先前大朱吾皇莫名其妙扛过了夺魂光,可是真把他给吓着了。

    此时,他走在前方,手中有道道光芒闪起,一时间,手指、脖颈、手腕上不知套上了多少法宝。

    虽然归须灵力有限,根本不可能同时御动,但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

    更何况其中有不少法宝原本就能存储一些灵力,还是有一击之力的。

    要说起来,归墟确实是一方宝地。

    这些年来,归须不知已经探寻了多少次,绝地之外的区域包括了夺魂光所在之处,早已被他发掘的一干二净。

    虽然那些收获之中,九成九都是破败不堪的玩意,但总是有些完好的,数量又实在太多,他手头的法宝数以百计。

    他其实也不是什么识货的主,归墟之中的法宝,哪怕是残破之物,也远比凤青桐他们手中的要好上不少。

    譬如,凤青涟手中的凤鸣剑乃是三阶上品,已经视若珍宝,但归须所得到的法宝之中,九阶的都有不少。

    其中,甚至还有不少破损的灵宝,就算器灵已经陨灭,但光是那灵宝之胚便是了不得的宝物了。

    他拿出来的那套阴阳鱼珮便是其中之一。

    这样的法宝,随便一件拿出来,都能秒杀大朱吾皇这种角色,又哪里用得着这么多?

    不过这家伙修为实在太低,主土系十三瓣的莲台,灵力少的可怜,根本连这些法宝万分之一的威能都发挥不出来,所以在他眼中,还真没将这些宝物看得太重。

    法宝若有灵,知道自己落在这种家伙手中,估计也会很无奈。

    两人一前一后向前狂奔,十来分钟后,道路两旁,那些黑色镜面慢慢稀少了下来。

    归须又服用了两次丹药,但灵力消耗太大,面色都有些发白,转身指了指前方,道:“贤侄,前方有一片安全区,到那可以休息一会!”

    “归叔,你这法宝实在太过厉害灵力消耗太大了,我真有些顶不住了”

    大朱吾皇喉结蠕动了一下,也刚将一颗丹药吞下去,闻言长舒了口气。

    归须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阴阳鱼珮确实消耗大了些,不过威力也不俗,夺魂区域不算难,我手头也有法宝可用,但之后便要靠它了”

    “是哪里么?”

    大朱吾皇抬头向前看去。

    到了这里才发现,那九层宝塔其实并非孤零零的一座,而是由一整片楼宇组成的建筑群。

    只是当中那座宝塔实在太过高大,旁边那些建筑又被那些黑色镜面遮挡住了,这才未能看见。

    归须点头道:“对,这片区域才是真正的绝地,没有阴阳鱼珮相助,入者必死!

    就是阴阳鱼珮消耗太大,我们顶不了多久,我全力而为的话,大约能撑三分钟,贤侄你虽然天赋异禀,但毕竟境界不高,我估计能顶上个两分钟

    但两分钟也够了,你瞧,最旁边那座楼宇离边缘不过几公里,我们全力冲进去,到了里面,就安全了

    而后一座座往里推进,按这些楼宇的分布来看,我们完全有机会抵达那座九层宝塔!更何况,这些楼宇都完好无损,我估摸着,里面都有着不少好东西呢!

    贤侄,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场天大的造化,而且这阴阳鱼珮只能两人一同执掌,进去了,没有你,我根本回不来,所以你可以放心”

    归须的语气很是兴奋,大朱吾皇面带微笑频频点头,心中却是冷笑不已。

    这老家伙说的这么凶险,还什么没有阴阳鱼珮入者必死,但他却忘了,如若没试过,怎么会知道这一点的?

    他肯定进去过,身上估计还有其他保命的法宝,但可能效用没有阴阳鱼珮那么好,所以才找上了自己。

    什么缺了自己就出不来这种话也只能骗骗鬼了!

    他朝前方看了几眼,问道:“归叔,我看前头风平浪静的好似没有什么危险啊,哪有你说的这么恐怖。”

    归须摇了摇头,道:“正因如此,才更可怕,到了前头我再和你细说!”

    两人又前行了几分钟,道路旁出现了一片平整的空地,宽有百米左右,两边呈弧形。

    一踏上那里,归须才松了口气,手腕一抖,将阴阳鱼珮收了起来,笑道:“这里就安全了,咱们休息会!”

    大朱吾皇朝着四周打量了一下,果然发现这片空地上空似乎有着一层屏障,身后的黑光到了边缘便会折射回去,这里风平浪静,确实安全的很。

    此时,他们离前方的九层宝塔区域已经极近,最近的一栋楼宇就在数千米之外,甚至,楼宇外墙上那一道道古朴玄妙的符纹都已清晰可见。

    “你看看,前方有什么异样没?”

    归须服用了一颗丹药,调息了会,随后朝前头指了指。

    “嗯?”大朱吾皇抬头看去。

    前头这一带保存的极为完好,地面上铺着一块块丈许宽的淡金色玉石,每隔百米,还有一座座稀奇古怪的雕像矗立其间,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特别了。

    “难道是那些雕像?”他在瀛洲空间内见过类似的玩意。

    归须摇了摇头,伸手掏出了一柄残缺的飞剑,朝外一弹,轻喝一声:“看好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