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龙鳞道

第二百五十六章:这真是最后一张了!

    空中的倒数即将归零。

    高台之上,大朱吾皇和上官齐蝉站在一边,战天地则和玉帛并肩而立。

    洪家那位一个人缩在角落,其实心情不坏。

    这两方之中都有夺魁的热门人选,硬拼肯定是拼不过的,但指不定会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呢?

    正在那转着眼珠子开心,忽然,大朱吾皇扭头朝他看了看,指着他说道:“诸位,要不先清个场?”

    洪家这位差点没被他气晕过去,眼见着四人都转过身,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连忙举起双手,乖乖认输。

    始祖赛时,喊出认输之后,过了片刻便会被金光罩起,比赛结束之后就会被传送出去。

    等金光降下,倒数已经归零。

    “小千兄,你我一战!菜鸟自己玩去!”

    战天地召出了一柄一面开刃,一面有个锤头的怪异法宝,哈哈大笑着说道。

    “战天地,你真是个混蛋!谁是菜鸟?小千兄你别动,让他试试我这落宝符!”

    这菜鸟指的是谁自然不用多问,玉帛面无表情,上官齐蝉却气的哇哇大叫,指尖一动,掌心有一点金芒闪起。

    大朱吾皇闻言笑而不语,不过也乐得看看他们的手段,伸手朝着玉帛招了招:“那就咱们先玩玩!嗯,我记得在百花城,你说要始祖赛时给我好看的”

    “这家伙果然心眼小的很!”

    玉帛额头青筋一跳,默不作声的召出了炽日剑,火红的剑穗一抖,小半个高台都被那炽烈的火光所笼罩。

    “威力大了这么多?也用分神作弊了吧?”

    大朱吾皇轻笑了一声:“不过你家大人没告诉你,这玩意挺而不久,得省着点用嘛?你这上来就玩的这么大,又能玩多久?”

    这把四阶飞剑,用心动境分割的神识催动之后,确实威力惊人,已有了融合后阶高手的战力。

    但这毕竟是由外力而来,分割神识属于无主之源,消耗完之后便会消失。

    以大朱吾皇如今的实力,虽然还未必是融合后阶的对手,但心动前阶想要斩杀他也要废上一番手脚。

    这还是在不动用阴阳鱼珮这类宝物的前提下,又有何好怕?

    “这几个小子身上的法宝好像都不少,要不索性都扒光了算?

    不过战家和上官家毕竟排名前二,后台太硬,而且战天地和上官齐蝉和我关系还算不错,就算了吧

    这个玉帛自己送上门来倒是不容错过!”

    他还有空琢磨了一下,这才懒洋洋的一伸手,捏动了一张‘沉甸甸’,空中一团黄芒闪起,瞬间化作了一个黄褐色的龟甲状巨石,挡在了前方。

    千瓣重台加补精丹,几日几夜下来,‘金闪闪’和‘沉甸甸’他每种都绘制了近百张,每一张都是四阶,参加这种比赛,耗也能把对手耗死了,确实没什么挑战性。

    “炽焰斩!”

    玉帛眉头一挑,轻喝了一声,剑指一挑一勾,空中,火光大盛,炽日剑化出了一道近十米长的火红剑芒,轰然劈下。

    沉甸甸虽然是四阶符咒,但比起这用心动境分割神识所催动的法宝来,威力还是逊上一筹的。

    只是一剑,那厚厚的龟甲上便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痕,但是,那剑势也为之一凝,被阻在了空中。

    “你家水准老祖也就一般般啊”

    大朱吾皇轻笑了一声。

    看来玉家那老祖最多不过心动中阶水准,否则的话,哪怕是分割神识,这一剑至少也能将这一张符箓全部破除才对,但如今,看来还得再来一下。

    刚想再来一张金闪闪,直接转守为攻,忽然间,他心中一跳,转手又是一张沉甸甸出手,挡在了自己的右侧。

    身旁,那原本准备和战天地对上的上官齐蝉不知何时已化出了一枚比水缸还大的青铜古钱,朝着自己猛砸了过来。

    而在前方,战天地也已抡着锤斧扑了上来,还哈哈笑着:“小千兄果然厉害,这是分神符箓吧?不过这威力倒是不像荒圣的手笔难道是梵音宗的那位?”

    “这几个混蛋竟然早就串通好了准备阴我?”

    大朱吾皇双指连弹,又是一张沉甸甸出手,但上官齐蝉召出的青铜古钱威力大的惊人,只是一下,所化出的龟甲便已四分五裂。

    而前方,战天地也已扑到,一锤下来,嘭的一声巨响,整个龟甲直接化成了一团黄雾,消失不见。

    上空,玉帛的炽日剑也再次劈下,这一次,再无阻碍,原本便已出现裂痕的龟甲发出了咔嚓咔嚓的轻响,被火光透体而过。

    一时间,大朱吾皇三面受敌,形势岌岌可危,不过他临危不乱,那龟甲竟然层出不穷,立马又是三面顶上。

    “还有?”

    战天地眉头轻蹙,脸上却是笑容不改,又是一锤抡了下去,口中笑道:“小千兄,这玩意你能有几张?我手头这把破天锤可是五阶巅峰之宝普通的分神之宝都未必有它好用呢!”

    “不是分神之宝?看来这家伙扮猪吃虎啊!能将五阶巅峰法宝发挥出这样的威力来,至少得有融合前阶的实力了,其他两个都是用的分神之宝,挡过几下也就无所谓了”

    大朱吾皇神色不动,等他又砸破了一层龟甲之后,又是三层补上

    身旁另两侧,上官齐蝉的青铜古钱也在蒙头苦砸,不过同样砸破了一层,又是一层三层之后,那古钱的落势已然有些减缓,第四层第一下竟然没能一击而破。

    而玉帛的炽日剑最不顶用,第一层龟甲花了两剑,第二层花了三剑,等到第三层的时候,那剑芒已经缩短了一半。

    ‘嘭’的一声,又是一面龟甲化成了一片黄雾,但战天地脸上的笑容却渐渐的僵硬了下来。

    后面还有?这家伙到底有几张分神符箓?

    这片刻功夫,便已十几张了吧?

    融合境前中后三阶分别为身与神融、心与念融、精与识融,前阶三品是身与神融,提升的乃是灵力。

    但战天地其实只是半步融合而已,就连身与神融都未曾全部完成,提升的灵力并不算多,这五阶巅峰法宝威力是大,但消耗同样惊人,全力而为的话,他也支持不了多久。

    可这家伙的分神符箓一张又一张的,用不完了嘛?

    战天地倒是没想过这符箓乃是大朱吾皇自身之物,开光境的神识操控四阶符箓肯定发挥不出这么大的威力来。

    而且,又是同时好几张,更不可能做到了。

    唯有分神符箓,那是借高手所分割的神识来操控,自己的神识只是个引子而已。

    “梵音宗的那位是不要命了嘛,竟然切割了这多神识出来”

    梵音宗老宗主身陷秘境之事乃是绝密,就连自己宗内都没几个人知晓,战天地又怎么会知道。

    此时一锤锤的下去,眼看着自己的灵力飞速消耗,面前的龟甲却是无穷无尽一般,心中顿时烦躁了起来。

    这分割神识对分神境之前的修仙者来说会造成不可磨灭的损伤,哪怕每次只有一点点,但一下子分割出这么多,累积起来也足以让一位高手战力大跌了。

    如果真是梵音宗老宗主所分割出来的,这位还真是拼了老命了,之后恐怕自身的境界都未必维持得住。

    旁边,上官齐蝉的脸色也不好看,他那张落宝符已经即将消失。

    和战天地不同,他用的可是分神符箓,全身上下加起来就五张,原本想着先将这位扫出局,而后再和玉帛联手对付战天地,手头还有四张分神符箓和一件分神之宝,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但如今好像踢到铁板了啊

    再用一张?可这么一来自己的底牌就又少了一点,原本实力就比战天地要逊上一筹,这不是为他做嫁衣嘛?

    之前那一轮,大朱吾皇秒杀了贾柔含,使得他在众人眼中的威胁大增,再加上一元始城这些天才彼此之间都知根知底,反倒是他这种外来户令人心中有些没底,这才有了这次联手之举。

    但三方之所以联手,其实也是各有所需,这才能在瞬间便达成了协议,但形势变了,心思也就变了

    战天地再次抡起了破天锤,余光一瞥,却见上官齐蝉忽然轻笑了一声,转身后退,遥遥一拜:“小千兄果然手段不凡,先前战兄说你实力超群,我还不信,如今我是服气了,甘拜下风来来来,玉帛,还是咱们玩玩吧”

    他竟然身形一转,召出了飞剑,朝玉帛扑了过去。

    “小虫子,你个王八蛋!”

    战天地大怒,差点没直接一锤砸过去,但刚骂了一声,却见大朱吾皇手掌平伸,掌心中有一道金芒闪起,瞬间便化作了一道凌厉之极的剑光,扑面而来。

    对手竟然在这一刻由守转攻,而这一道剑光,竟然还是分神符箓!

    “这家伙到底有多少张?”

    战天地横锤一挡,连退几步。

    “战兄,你一定要稳住啊!我手头也不多了!这是最后一张,用完就也没了”

    大朱吾皇笑吟吟的朝他挥了挥手,前面那道剑光未消,又是一道闪起。

    偏偏在这个时候,上官齐蝉都跑路和玉帛战在一起了,他身旁还是有三面龟甲守着,战天地想偷袭一把都没戏

    不,是四面,这家伙后头明明没人,却也召出了一面

    这败家玩意的,难道不知道梵音宗那位花了多大的本钱才切割出这些分神符箓的嘛?

    不过这家伙乃是蛮神后裔,这梵音宗的老祖和他确实也没啥关系

    战天地真觉得自己快疯了,两道金灿灿的剑光如蛟龙一般在他面前舞动着,手中的锤斧虽强,但消耗却和威力是同比例的,每一锤下去,他就觉得自己的莲台又黯淡了一分。

    幸好,五阶巅峰法宝确实不凡,分神符箓也不能持久,一阵叮叮当当的碰撞声过后,两道剑芒渐渐消散。

    战天地脸都有些白了,连忙掏出了一颗补灵丹吞了下去,刚想再次冲过去,却见对过又闪起了两道金光

    “咦,怎么还有两张抱歉啊,战兄,我数错了这次是真的最后两张了,你顶住啊!”

    “我信你个鬼!”

    战天地差点没喷血,硬着头皮又迎了上去。

    他手头倒不是没有别的底牌了,但那是要用在帅哥身上的,此时消耗掉了,也就代表着魁首几乎无望,岂能轻易动用?

    “咦,这口袋里怎么还放着一张”

    “我艹,这张是谁塞我百宝囊里的?”

    “哈哈,腰带里这张哪里来的这多不好意思”

    “”

    金光四闪,战天地被围在当中,一顿群殴。

    幸好他身上有一件四阶防御法宝,又忍痛使用了一张分神符箓大地符,这才堪堪撑了下来。

    但大地符也就罢了,防御法宝一样是灵力消耗大户。

    战天地气的双眼都快冒烟了,灵力潮水一般的流逝,糖豆一般的啃着补灵丹都跟不上。

    十张啊,一会功夫这家伙就用了十张分神符箓!再加上之前的龟甲,二十多张了

    一旁,上官齐蝉和玉帛也傻了眼,两人原本就是在那虚张声势,此时索性都停了下来,站在远处满脸呆滞。

    哪有人这么玩的?

    这么多分神符箓,是把梵音宗那位彻底切片了吧?

    “极限了,四阶符箓对神识的要求太高,同时使用十六张是我的极限!而且,后面那几张,威力明显不如之前的那些。

    不过这已经不错了,一般的开光境,哪怕是开光巅峰,能同时催动两张便不错了,而且威力也远不如我也怪不得这些家伙都以为是分神之宝呢。

    我的神识强度还没到极限,灵力控制也是一样,如果能全部补足,估计能再翻一倍!

    再试试能有余力使用法宝嘛!太高级的怕吓到他们,刚得来的惑心珰还没来得及认主,嗯,用这柄垃圾飞剑吧!”

    大朱吾皇完全将战天地当成了试验品,笑呵呵的朝他挥了挥手:“战兄,这次是真的没了,兄弟还有把飞剑,不过用的不太熟练,你给指教一下?”

    一道水光掠起,空中传来了一阵闷雷般的潮声,一柄湛蓝的飞剑扶摇而起,剑尖所向,空间都微微扭曲了起来,就好似潮水一般向着两边分开。

    裂海剑!四阶巅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