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龙鳞道

第三百二十三章:三个我

    短短的一句话仿佛使大朱吾皇又回到了定神山下,那个幽深无尽的地渊围楼中。

    但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鹿如许怎么会和那个谈吐举止,都隐约透露出偏执的中年男子有任何关系。

    更遑论鹿如许现在居然称自己是十七?

    是自己听错了,还是这货疯了?

    紧接着鹿如许又拍了拍大朱吾皇的肩膀,“不过现在我交给你的任务并不算结束,如果接下来你完不成任务的话,我可就要收回你身上的本源之力了。”

    说完,鹿如许越过大朱吾皇,再次奔掠向不远处的大界之主。

    “我靠,这本源之力又不是你给我的,凭什么要收回去啊!”大朱吾皇不满道,“我就不信你能把我吃进去的给打出来?”

    “等等,有点不对劲,这货是怎么知道我跟那个人的约定的,不是就只有两个人知道吗?”大朱吾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难道,鹿如许这家伙真的是十七?!”

    想到此,大朱吾皇再不敢消极怠工,将处于半昏厥状态的奉山抬到了一块碎石上,急忙抄起两柄长刀也冲了上去。

    被斩断一扇翅膀的大界之主,周身涌动的混黑本源散去了大半,领域也已不复先前。

    恢复到巅峰时期的遁世,在此刻仅凭自已一人就拖住了大界之主。

    随之而来的鹿如许以及大朱吾皇两人,更是让整个局势发生了逆转。

    昊神佩刀似乎可以轻易斩断或实或需的物质,一刀斩下,就连充斥在空中的本源之力竟然都是从中间撕裂开来。

    大朱吾皇充分运用了昊神佩刀的这一特性,几乎是在瞬间破开了大界之主的防御,一刀捅进了他的侧腹位置。

    混黑本源自刀口处纷涌而出,大界之主并不理会创口,一把握住刀刃,另一种手陡自钳住了大朱吾皇的脖颈。

    与此同时,遁世携血魂长刀及至,一记重重下劈,将钳制住大朱吾皇的那条胳膊从中斩落。

    一声压抑闷哼响起,大界之主一掌将大朱吾皇击飞,同时自身释放一阵波动涟漪,将三人远远推离。

    后撤出数十米,他用力捂着腹部,却还是有大量的本源之力从指缝中溢出。

    很快,他体内的本源似乎难以支撑消耗,仅剩的羽翼已经领域开始萎缩消散,整个人的身形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削下去。

    “这,就是我的宿命吗?”

    看着掌心中飞速消散的漆黑云烟,他眼神有些呆滞的呢喃着。

    一双白靴停在了他的面前,白的有些耀眼的白衫随风轻轻摆动。

    将黑铜长剑收于背后剑鞘中,鹿如许看着他淡声说道,“现在肯跟我走了吧?”

    没有回答,有的只是四下里的一片死寂。

    鹿如许不再等待,伸出一只手掌放置在大界之主的眼前。

    如同一蓬细碎的黑沙,大界之主开始缓缓消散。

    在最终完全消散时,他抬起头看着鹿如许平静的说道,“我不是他,你也不是他,我们都不会是他。”

    彻底涅灭,所有的混黑本源化作一枚琉璃球,没入鹿如许的掌心中消失不见。

    一介二元世界主宰,就此消逝。

    此时的大朱吾皇内心并不好受,并且有一种成了帮凶的感觉。

    只是参加了一次青试,就直接干掉了一位没有滥杀无辜,甚至于民众呼声有点高的主宰,以至于让大朱吾皇开始怀疑当初在地渊围楼中,十七和他说的那番话的真实性。

    做完这一切之后,鹿如许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开始朝远处的碎石堆中飞去。

    大朱吾皇察觉出几分不对劲,急忙纵身拦住鹿如许,“你还要干什么?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许诺给你的东西,也已经给过你了,”鹿如许淡声说道,“不过我的事情还差一点点没有做完。”

    “他可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找他做什么?”大朱吾皇寸步不让,本源之力悄然释放。

    一旁的遁世见状,身形散成云烟状,准备绕到鹿如许的背后用血魂长刀给他来上一记千年杀。

    鹿如许微微一笑,“你完成了我交给你的任务,现在你已经可以离开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趁大朱吾皇还未开口之际,鹿如许迅速伸出食中二指按在了他的脖颈处,其速度之快,等鹿如许收回手时,他已然晕了过去。

    伸手揽住大朱吾皇,鹿如许回身一剑,直接顶在了几乎快要偷袭得手的遁世心口处。

    “呃,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没有回答,鹿如许直接将臂弯里的大朱吾皇抛给了遁世,“带着他离开吧,咱们就此别过。”

    遁世手忙脚乱的接过,然后看向鹿如许的背影喊道,“喂,咱们同路一场,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吗?”

    鹿如许的身形停滞在原地,片刻后举起一只手掌在空中用力的挥了挥,“后会有期。”

    “这才对嘛,后会有期!”遁世哈哈大笑,随即背着大朱吾皇坠向下方的天奉台。

    乱石堆中,处于半昏厥状态的奉山悠悠转醒,在看到面前的身形之后,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一天的到来。

    “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鹿如许看着奉山,眼神中带着几分迷茫,“我们,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

    “是,但也不是。”奉山艰难撑起身体,找了一处略微舒服的地方重新躺了下来,“之所以是,因为我们是从他灵魂中剥离的一部分,这一点无法改变。”

    “之所以不是,因为我们在产生了意识的那一刻,便和他有了区别,尽管你是青年时的他,我是盛年时的他,但那也只是过去式。”

    “如今我们成为了一个活生生,和他别无二致的人,虽然我们的存在原因各不相同,但我们就是有了自己的意识,和朋友。”

    “说不定在很久远的以后,也会有各自的孩子和夫人。”

    “朋友,孩子和夫人……”鹿如许小声呢喃着,脑海中不自觉的回想出一道道身影。

    在试炼之地一同与杀神霸主交战的大朱吾皇,和他身边总跟着的那个略带猥琐气息的老头遁世,以及脾气火辣却内心柔软的妮子,和在暮居城中一同作战的少族长山灵。

    当然还有被他自己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个一见倾心的大小姐。

    每一个身影都仿佛鲜活了过来,但很快一道道身形便散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疮痍的天穹。

    鹿如许胸口开始剧烈起伏,一口闷气涌上心头,他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石堆上。

    奉山缓缓起身朝他走去,“他赋予我的使命,我没有完成,如今一切都由你来结束了。”

    没有回答,这片残破不堪的天穹之上,一片死寂。

    ……

    遁世背着大朱吾皇降至天奉台,早在一旁焦急等候的妮子和姬郑冲了上来。

    “没什么大碍,就是昏过去了而已,莫要担心。”遁世挑着下巴上稀疏的几缕胡须微微笑道。

    “那也不能耽搁,咱们赶紧回去找郎中。”妮子急声说道,用力背着大朱吾皇。

    一行人正准备离开时,一道有些急迫的声音叫住了遁世。

    “和你们一同前行的奉山呢?我怎么未见他下来。”一手托天的大掌令司面色急切的问道。

    “他啊,准备准备后事吧,凶多吉少喽。”遁世摇头叹息一声,随即便跟妮子等人离开了天奉台。

    大掌令司身形不着痕迹的颤了一颤,而后双眼逐渐湿润。

    “你这家伙与我几百年不曾相见,没想到见这一面,却是最后一面。”

    “死了也好,就葬在居平川,跟我做个伴……”

    正喃喃自语时,一道黑影从头顶落下,而后重重的摔在大掌令司的面前。

    “大,大哥?”

    “药坊司的人呢?!赶紧给老子上来救人啊!”

    …………

    于第三天的傍晚,大朱吾皇从颠簸中醒来,这才发现自己不是睡在床上,而是趴在了驴背上。

    一行四人三马一驴,悠悠在苍莽沙漠中行走。

    天穹之上挂满了莹润的星石,一轮圆月将茫然无尽的大漠映成了月白色。

    见大朱吾皇转醒,一旁的遁世便将他昏睡之后的事情一一道出。

    由于这次青试比赛所发生的不可逆重大意外,这届青试比赛便自此结束,所有的百强排名沿循名单以此排列。

    而青试第一甲按照排名,自然也就是宋氏宋温。

    当然,这也是在很久之后,当事人亲口告知的。

    “也就是说,奉大哥真的没死?”大朱吾皇盘腿坐在驴背上一脸纳闷的说道,“可我明明就看到那小子动了杀气啊。”

    “当然没死,比之前还要活蹦乱跳的呢,他之所以留在中州,据听说要去找一个小姑娘,”遁世撇嘴说道,“都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害臊。”

    一旁的妮子不满说道,“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人家是一个儒雅的大帅哥,放在什么时候都有大把的姑娘追随,你呢?主宰大人?”

    遁世面色一红,一拂衣袖,装作闭目沉思,“老夫不屑与黄口小儿争辩。”

    “是你百口莫辩吧。”姬郑懒洋洋的附和道。

    枯燥的旅程也在这三言两语中有了些许活力。

    倒是寻常时不时刷贫嘴的大朱吾皇沉默了下来,仰躺在驴背上看着天上的星石。

    “还在想那个小子?”遁世飘了过来。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这小子还真是迷一样的存在,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消失。”

    “我看那小子不是什么坏人,他应该是有什么苦衷,”遁世宽慰道,“不过,肯定会有再见到的一天的。”

    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大朱吾皇并未说话,只有他心里清楚,这一别,恐怕此生难以相见了。

    “这家伙,走就走了,还把驴落在这了,改天吃顿驴肉火烧!”

    “呃啊,呃啊……”

    “瞎叫什么呢,驴肉火烧里面又没有驴。”

    天边星石转移,月落阳升。

    往复数十日,终于在日夜兼程下,一行人于半个月后赶回了大都之地。

    在这期间,昊有容不厌其烦的在大朱吾皇耳边发出离开提示,却总被大朱吾皇往后延迟。

    面对着这方已经初有成效的二元世界,要悄然无声的离开,无疑是种残忍。

    所以大朱吾皇想要一一告别。

    不知道怎么得到一行人回归的消息,在还处于百里远的辖区外,阵列森严的排列出数列兵士。

    而在这队列的最前方,两匹高头黑马首当其冲,其上坐着的,是一袭黑袍的司马曜,以及司马卫。

    “司马曜,在此恭候大人!”

    “司马卫,在此恭候大人!”

    大朱吾皇从驴背上一跃而起,大笑着将两人从地面上搀起,“自家兄弟,要叫大哥。”

    司马卫显得极为兴奋,“是,大哥,这次青试比赛有没有拔得头筹?”

    “闭嘴,说这些做什么!”司马曜低声呵斥道。

    大朱吾皇挠了挠头,“比赛过程出了点意外,我得了个第二名。”

    “我就知道大哥的实力无人能及!”司马卫举拳兴奋说道。

    司马曜也笑着拱手说道,“恭喜大哥有如此成就。”

    大朱吾皇笑着拍了拍两人肩膀,“你们两个也不错,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已经都晋升至霸主境了吧?”

    司马卫顿时摊手说道,“我就说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理会司马卫,司马曜再次拱手道,“全凭大哥交与我们的那些骨牌,我们兄弟二人才能侥幸晋升霸主境。”

    这时,姬郑不满的声音传来,“我说你们要叙旧也该回去再叙吧,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

    “对,对,赶紧回城,”司马卫一拍脑袋,“杀牛宰羊,今天咱们举城庆贺大哥回家!”

    大朱吾皇大笑,“那咱们今夜就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真是幼稚,你要是敢不醉不归,我非半夜把你裤子给扒了丢在大街上不可。”姬郑不满的小声嘟囔着,时不时的偷瞄着大朱吾皇。

    哄笑声沉寂四野,直到很久才沉寂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