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龙鳞道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主宰齐聚

    回应他的,是一道月形剑斩。

    并不想与之对抗的大朱吾皇,迅速转身准备逃离这里。

    但当一层花纹繁密的结界壁障出现在他身后时,还是让他发愣了一瞬。

    身后那扇巨门,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悄然闭拢。

    趁此机会,奥塞斯的巨剑迅疾斩下,其势之威甚至连空气都产生了一定的扭曲。

    察觉到背后骤起波动,大朱吾皇直接抽刀抵在背后。

    “铛!”

    一声金属交击的闷声响彻,大朱吾皇整个身形控制不住的砸在结界上。

    巨剑随之而至,却斩歪劈进了结界中,正中他脖颈间的缝隙里,再往下偏移半寸,足可以将大朱吾皇撕成两半。

    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而后他想也不想的迅速后撤。

    将巨剑从结界中抽离,奥塞斯那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睛便再次锁定大朱吾皇。

    强忍住体内翻腾的气血,大朱吾皇开口解释道,“这,这是一个误会,我可不是有意闯进来的。”

    回应他的,又是一道气势十足的剑斩。

    “该不会是听不懂老子说的话吧!”大朱吾皇无奈,只得抽刀抵挡。

    刀剑相撞,如同山峦一般的迅猛威势配合上巨大的剑刃,差点让他手中的长刀脱手而去。

    再不敢保留实力的大朱吾皇,直接运起体内本源之力,将几乎快要贴身的奥塞斯击飞出去。

    重重的砸倒在结界上后,奥塞斯非但没有停滞,反而用比先前更快的速度双手持剑冲击而来。

    在结界的作用下,这石门后的世界成为了两人的角斗场。

    势沉入山的剑气,以及轻盈却锋锐无匹的刀斩在这片空间中纵横肆虐,即使连围拢在四周的结界都开始震颤起来。

    而在与奥塞斯这一交手的过程中,大朱吾皇才终于明白,身为巨龙的梅盖尔斯为什么还是会败在这家伙的手上。

    实在是因为奥塞斯所展现出的力量太过恐怖,几乎是只凭借着自身力量便逼迫大朱吾皇火力全开。

    并且这家伙似乎永远都不觉得疲劳一般,完全就像是一个人肉打桩机,大开大合的招式绵沉如水,丝毫不给人停歇喘息的机会。

    大朱吾皇持刀的方式也因此不得不改换成了双手持握。

    有着本源之力不断输出作为缓冲,奥塞斯的攻击暂时对大朱吾皇造不成伤害,但着实让他郁闷一把。

    毕竟,换成谁让人当成砧板一样锤上一顿,都得有一顿怨气。

    要说这奥塞斯手中那门扇似的巨剑,倒还真是一把神兵,和昊神佩刀对峙如此之久非但没有碎裂,反倒剑身开始散发出一层琉璃似的光泽。

    要知道即使是之前的青冥剑圣在与大朱吾皇对战时,也不得不换上数柄佩剑。

    原本大朱吾皇还想着将巨剑击碎,以此来暂时逼退奥塞斯,不过看眼下,恐怕等自己体力耗尽,那柄巨剑也不会散架。

    期望落空之后,大朱吾皇不得不全力以赴。

    奋力一击将奥塞斯击退,他紧接着欺身而上,长刀直接将巨剑抵在了奥塞斯的胸前,使之暂时无法发力。

    “听我说混蛋,我只是无意闯入这里,你何必跟我过不去,”大朱吾皇喘息着说道,“给我一点时……”

    不等他话说完,奥塞斯一记重拳砸在大朱吾皇的腰腹部位。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令他倒飞出去,轰隆一声砸在那湛蓝色的光柱上。

    难以抑制的疼痛遍布全身,奥塞斯再次举剑而至。

    映衬着湛蓝芒色,有数抹透明光泽像是触手一般从奥塞斯周身一闪而逝,正被大朱吾皇无意识看到。

    “那是什么东西?”

    “铮!”

    巨大剑刃沉沉下劈,大朱吾皇侧身躲过,随即长刀斜挑奥塞斯左肩。

    刀刃直接削去整个左肩盔甲,而奥塞斯持握剑柄的左手猛的垂下,整个身形也诡异的猛的向左倾斜,直直的砸向地面。

    “轰隆……”

    如同一座小山般砸落地板,激起烟尘阵阵。

    大朱吾皇眉头紧皱,收刀落在奥塞斯面前。

    而他此刻的情况只能用诡异来形容,被大朱吾皇挑落了左肩盔甲后,奥塞斯仰躺在地正努力挣扎起身。

    他的左手却完全如同摆设一样,软塌塌的垂在身侧。

    手起刀落,长刀又将其右肩盔甲削落。

    登时,连紧握剑柄的右手也诡异的垂了下来,看起来像是被人将手臂绑在身侧一样。

    勉强站直身子的奥塞斯,垂着两条手臂,朝大朱吾皇撞了过来。

    这一次,大朱吾皇没再犹豫,直接抽刀前捅。

    刀刃只是感受到了一瞬的阻力,随后整柄没入奥塞斯的心脏之中。

    身形转换间,透出背后的刀尖将其死死的钉在了那芒柱之上。

    做完这一切后,大朱吾皇得以喘息片刻,他看着心脏被捅个对穿的奥塞斯像是屁事没有一样用力挣扎,不由得暗自纳闷起来。

    “难道成就一定境界后,毁了心脏也死不了?”

    “不,不对劲,这家伙看起来为什么,不太像活人……”

    略微弯身,看着奥塞斯那空洞到无法聚焦的血红双眼,大朱吾皇随即又朝他的头顶看去。

    在湛蓝光芒的映照下,奥塞斯的银白色头盔上,数以千根计数的透明丝线随风轻轻鼓动

    像是意识到什么的大朱吾皇,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头顶看去。

    只见在那湛蓝芒柱之上,一道身形诡异的攀附在上面,在大朱吾皇看上去的同时,一缕光芒瞬射而下。

    他几乎是本能的将脑袋偏离了一瞬,劲芒及至,将大朱吾皇的面颊撕出一道创口后,去势不减的轰响地面。

    剧烈震颤响起,一层细密裂痕随之蔓延了整个地面。

    忍住疼痛,大朱吾皇收刀后退数步,难以置信的看着那道缓缓降落的身形。

    “米,尔?”

    出现在大朱吾皇面前的身形,正是之前在茯苓河域的茯苓酒馆中的女酒侍,梅盖尔斯的心头好,米尔。

    此时的米尔,一身破碎束身黑甲,酒红色的长发变成了干脆利落的短发,几道还未愈合的狰狞创痕从她的脖颈间一直蔓延至脸上。

    而她的表情则是近乎陌生的冰冷,如同一头猛兽般紧盯着大朱吾皇。

    看了一眼瘫倒在地没了动静的奥塞斯,米尔微微一笑,“真是厉害,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察觉到,不愧是神选者。”

    大朱吾皇没有说话,紧紧的盯着米尔,手掌也已紧握刀柄。

    从米尔刚才那杀气十足的一击来看,他可不认为米尔出现在这里,是来叙旧的。

    看着警惕的大朱吾皇,米尔耸了耸肩,“我们可是朋友,大可不必这么警惕。”

    “朋友?我可不认为刚才那一击正中的话,你所谓的朋友还能活下来。”大朱吾皇冷笑道。

    米尔不置可否,她逐渐收敛笑意,“听着,我们现在来做笔交易,将你手里的刀给我,作为交易,我可以饶你一命。”

    “如果我说不呢,”大朱吾皇紧皱眉头,手掌已经将佩刀抽出寸许,“另外我最讨厌的,就是不公平的交易。”

    “很简单,你的命和刀就都将是我的。”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米尔的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大朱吾皇面前的空间荡出一阵涟漪,鬼魅般的米尔随之出现,一拳轰出。

    他仓皇用手肘抵挡,结果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

    在倒飞的同时,米尔再次出现在他身前,然后对其释放出最为恐怖的力量。

    极为雄浑澎湃的力量配合上鬼魅的体术,使得大朱吾皇在挨锤的同时,产生一种被群殴的错觉。

    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才落地,他只觉得每一寸肌肤都像要碎裂一般,尤其是内脏几乎粉碎成浆糊。

    气息收敛,米尔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目光冰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大朱吾皇,手掌随之伸向他的腰间。

    下一刻,围拢在四周的结界壁障,忽然迸发出一阵耀眼的光泽,紧接着一道道裂痕陡自浮现。

    “哗啦”一声,如冰碎化,整个结界壁障裂出了一道口子。

    一个身穿亚麻短衣,头戴编织帽的身形出现,商人独有的狡猾气质从他眼神中流露而出。

    正准备摄取长刀的米尔在看到这道身形后,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大朱吾皇勉强抬头,不由得惊诧道,“怎么是你?”

    来者正是之前在北域之星,卖给了大朱吾皇两千多公斤辣牛肉干,导致梅盖尔斯窜稀的那个商人。

    只不过在眼下看来,这个名为加德的商人似乎并不只是商人那么简单。

    “真是够巧的。”加德无奈耸肩,“只不过见面的地点有些不凑巧。”

    紧接着他将目光转向米尔,饶有兴趣的说道,“茯苓河旁美丽的女馆主,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

    米尔冷冷一哼,并未说话。

    就在空气陷入短暂的僵滞时,又是轰隆一声巨响,结界壁障彻底破碎,一个比奥塞斯的身形小不了多少的壮汉冲了进来。

    还没站稳身形,他便急吼吼的冲着加德说道,“我说,你这家伙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行动,我可是在这里感受到了梅盖尔斯的气息。”

    话音刚落,一阵故意放大的脚步声响起。

    有着一头金棕色柔软短发的优雅绅士缓缓踱来,即使是在湛蓝色光芒的映照下,也遮盖不住的金色瞳孔,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面前的一切。

    “好久不见,诸位,你们怎么还没有死?”

    见到梅盖尔斯的出现,加德以及壮汉没有丝毫犹豫的释放出磅礴的气息。

    属于主宰之上的力量充斥进整个空间,将最后一点结界壁障扯碎。

    梅盖尔斯顿时大笑起来,“这么多年没见,你们果然还都是只会用屁股决定的野蛮人。”

    “够了!梅盖尔斯,现在,趁我还没有发怒之前,赶紧离开这里。”壮汉怒声说道,同时磅礴的气息碾压而下。

    梅盖尔斯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手掌抬起直接撕裂空间,将那面而来的气息尽皆装入其中。

    “收起你的那些小把戏,十万年前都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居然妄想恐吓我?你是在海水里泡了太久,导致小脑萎缩吗?”

    这一通调侃下来,几乎让壮汉瞬间暴走,但紧接着被加德揽住。

    “老伙计,现在不比以前,一切都要讲究秩序,北域的那些家伙都已经同意并且拥护塞怒成为新王。”加德温和的说道,“塞怒的上任,有利于发展……”

    加德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梅盖尔斯干脆打断,他嘲讽的说道,“秩序?发展?瞧瞧这新鲜的词汇,诸位可别忘了,当初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凡你们遵守一点规则,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和我聊天。”

    这番话一出,即使是表面温和的加德也变了脸色,充斥在周身的气息剧烈摇曳。

    “梅盖尔斯,你这家伙依旧是这么嘴臭无比,真是让人讨厌!”

    沙哑的声音突兀响彻,紧接着自地面迅速聚拢一抷暗质流沙,最终凝聚成一个矮小的侏儒。

    在看到这个侏儒后,梅盖尔斯耸肩道,“该死,还是让你这个家伙瞒天过海,我就说怎么会这么眼熟。”

    侏儒略显猥琐一笑,随即看向震惊的大朱吾皇,“小家伙,咱们又见面了。”

    “坦,坦丁?”

    侏儒咧嘴道,“我喜欢这个名字。”

    而在侏儒出现的一刹那,气氛便更加僵滞,加德和名为塞怒的壮汉已经收回溢出体表的周身。

    他们猜测,接下来将会是一场极为惨烈的恶战。

    看着剑拔弩张的局势,侏儒坏笑起来,“我想,咱们应该快点,有不少很多年没见的老相识正在朝这里赶来。”

    塞怒一愣,紧接着面色凝重的看向加德,“怎么回事?”

    加德同样摇头,然后目光看向侏儒。

    侏儒脸上笑意更甚,“嘿嘿,忘记告诉你们了,我已经在北域里放出消息,塞怒和梅盖尔斯于今夜争夺北域之主,肯定会两败俱伤,欢迎第三者的到来。”

    一旁观望的大朱吾皇,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太可怕了,这究竟是一群腹黑到什么程度的老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