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龙鳞道

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七界

    神秘空间内,昊有容刚将大朱吾皇放置在藤椅上,他便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挠着脑袋说道,“怎么又回到这里了,我记着自己刚才不是正在吸收昊神残魂吗?”

    说到这,大朱吾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闭眼探查丹田,片刻便惊呼出声,“有一座莲台开了,莲台开……不对,这是什么情况?”

    空旷无垠丹田中,大莲台依旧呈苞状,另一座稍小的莲台则已经绽放,寸寸莲瓣舒展开来。

    在莲台中央则孕育着一颗金红相交的珠丸,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变化,同时丹田之中干涸的程度却远超大朱吾皇的想象。

    原本紫芒神力氤氲充沛的丹田,此刻几乎成为了干涸荒田,即便是连灵力都无法凝聚成型,几近和无法修行的普通人无异。

    可事情却往往朝更加怪异的方向发展,无法凝聚神力的大朱吾皇,又同时发现自己不知在何时突破了伪神之境,一举踏入神境。

    这种感觉就像是给了一张巨额财券却无法兑换一样。

    大朱吾皇一脸郁闷的看向昊有容,在自己昏过去的那一段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她才清楚。

    显然昊有容并未打算隐瞒,详细的将大朱吾皇昏过去这一段时间的事情极尽详实的告诉他,末了附上一句由于神韵的消失,神力将暂时无从补充,自然也无法使用。

    此刻的大朱吾皇很受伤,像是被打了一闷棍又无法抱怨,虽然用自身的神韵重新塑造永恒之界是件好事,但他总觉得自己又被昊有容算计了一道。

    “好了,放逐之界的任务已完成,做好去第七界的准备。”昊有容打了个响指说道。

    “等一等!”大朱吾皇抬手示意,“虽然我现在神韵枯竭,但我能感受到自己已经迈入神境了,我想后续的历练应该可以减少,或者直接略过?”

    昊有容闻言一哼,“想的倒美,这些历练你都必须要给我一步一个脚印捱过去,不然我可不保证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大朱吾皇一时语塞,但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愤愤瞪着她,暗暗考虑等自己哪天成就昊神之位,该怎么挫挫这位使者的锐气。

    “我劝你把心里所想收一收,我可不想再听到一些关于我的坏话,”昊有容诡异一笑,“不然的话,接下来我可就要给你增加一点难度了。”

    大朱吾皇身形一颤,随即义正言辞道,“好姑娘你放心,我绝不会想那些对你不利的事情,当务之急是如何进行下一步。”

    昊有容露出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随即说道,“闭上眼睛,现在随我去第七界。”

    “我睁着眼睛行不……”

    话还未说完,昊有容便一掌将其击飞出去,空间泛起一阵涟漪之后,大朱吾皇便消失不见。

    “这家伙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还能保持如此心态,心境倒是不错,看来成就昊神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了。”昊有容满意的拍了拍手,随即便优哉游哉的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起来。

    ……

    密布整个天穹的浓重乌云几乎要逼近地面,一条条粗如天堑的雷电在乌云中尽情翻滚。

    漫卷的风沙自地面腾起,如同惊龙一般肆虐。

    狂风卷起的并非砂砾,而是黝黑的土块和裂石。

    被鲜血浸透后又风干的地面,呈现出诡异的红褐色。

    而在这片龟裂的大地上则密布着无数堆积交叠的尸体。

    破碎的甲衣,断裂成两截的刀剑,已经在地表凝固的血迹,无一不在表明着这里之前发生的战争何其惨烈。

    堆叠的尸体仿佛没有尽头,一直沿着地表蔓延至远方的天际线。

    折损的旌旗呈现出一种焦黑色,半倚在尸体的缝隙中,被风沙吹的飒飒作响。

    斑驳且布满大量凹坑的高耸城墙下,是完全被鲜血漂红的护城河。

    而在城墙上的垛口处,横七竖八的靠坐着数百位身着盔甲的兵士。

    每一个兵士都是浑身浴血,面呈黄白,长发散乱垂肩,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饶是如此却仍旧难掩自身剽悍气息。

    而在这一众兵士中,有一位身形瘦削的束甲青年,从怀中扯出一方灰扑扑的布包。

    他三两下解开布包,露出了几大块分量不轻的肉干。

    紧接着这束甲青年掰下一小块扔进嘴里,便将其余肉干递给了身边的兵士,“分发下去,让每个兄弟都吃一点。”

    那兵士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头,但随即忙不迭摇头,“不用了刘从将,兄弟们都还有一点干……”

    不等兵士说完,束甲青年一拍他的脑袋,“放什么屁,让你发下去就发下去,迟了军法处置!”

    “嘿嘿,是!”兵士摸着脑袋咧嘴一笑,随即小心翼翼的搂着肉干,猫腰开始分发。

    看着黑沉沉的天穹,束甲青年那还有些稚嫩的面颊倒显得极为淡然。

    他早已记不清自己身边的兄弟换了几批,也许下一刻自己就会死在战场上。

    在面对那些自称为神族的强大人类,即便是天下最顶尖的修士都难以应付,又遑论他们这些平凡之至的人类。

    之所以能够拖到现在,纯粹是用无数条生命换来的。

    这是一场根本无法抗衡的战争,所有人都会在这场战争中死亡,无一例外。

    枕在脑后的手臂,忽然感受到城墙上传来的一丝轻微颤意,束甲青年一瞬便生出了警惕,用手一撑地面纵身站起。

    只一眼,束甲青年的身形便不着痕迹的颤了一颤,扶在城墙上的手掌骨节发白。

    其余兵士也察觉出不对劲,纷纷起身朝远处看去。

    空气仿佛停滞,寂静的只能听到每个人的喘息声,所有兵士都没有开口说话,脸色如死灰一般。

    在他们的正前方,伴随着乌云一同压来的,是无尽的黑甲洪流。

    混黑色的盔甲下,是一道道近三米高的壮硕身形,他们的出现似乎将最后一点光亮也压抑的遮蔽了起来。

    大地开始隆隆震颤,本就布满坑洼的城墙开始扑簌簌掉落碎石。

    城墙之上,束甲青年面沉如水,这漫无边际的黑甲洪流,粗略看下来便足有万人之多,其规模远远比之前任何一场战役都要宏大。

    要知道,哪怕是他们接触到最弱的神族兵士,其实力便能轻易击杀近百余位兵士。

    而眼下出现如此之多的神族兵士,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下场屠戮殆尽。

    最终,束甲青年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死寂,“传令下去,凡是城中尚有一口气的男丁全部赶往城门,其余妇孺皆沿定水河南下中州。”

    “同时通告周督校,最后增派二十万守备军。”

    束甲青年紧紧握住拳头,声音凛冽而又低沉,“这一次,即使是用命堆,我也要把这群杂碎统统埋在这里!”

    随着命令下达,十多个汉子丝毫没有犹豫,纵身跃下城墙,身形随即消失不见。

    偌大且残破的城墙上,此刻只剩下不足百人。

    束甲青年用力扎紧腰间佩带,沉声道,“现在想离开前往定州的,还来得及。”

    “我不走!”低喝声响起,一壮硕汉子抽刀而立,“愿誓死随同大人!”

    “余等皆愿誓死随同刘从将!”所有将士在这一刻齐声高喊,无一人露出难色。

    束甲青年剑眉一挑,朗声笑道,“那就请诸位陪我走上一遭,无论结果与否,也不枉咱们兄弟一场!”

    隆隆的震颤声逐渐逼近,护城河里的血水激起阵阵涟漪。

    浑身布满细黑鳞片的角马仰头嘶鸣,厚重的马蹄按捺不住的摩擦地面,似乎下一刻便要冲破城墙。

    在这漫无边际的黑甲洪流前方,巨大的角马上端坐着一位黑甲身形。

    他的面容被一团黑炎所笼罩,看不真切。

    不过从他略微随意的坐姿中便可以看出内心的轻松。

    眼前这座几乎可以用残破来形容的都城,如果不正是必经之路的话,甚至不屑于出手碾压。

    上次仅仅数百名的斥候探军便几乎覆灭了这整座都城,那么再多出近百倍的力量呢?

    这座几乎让他升不起任何情绪的都城,甚至都没被他算进行军的时间内。

    如果时间够快,他这支军队甚至能够赶在二皇子前,将这方世界完全覆灭。

    届时,大皇子的心腹必然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想到此,他按捺住心中的兴奋,缓缓抽出腰间佩刀。

    就在命令即将出口时,头顶天穹上的乌云忽然形成一方涡流。

    紧接着,一道速度极快的影子冲出涡流,直直朝下方坠落,而后一头扎进尸堆中便没了动静。

    周遭是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的目光都是齐聚在那个从天而降的影子身上。

    只不过,想要在堆叠的尸堆中找到那个身影显然不太现实,尤其是在这么一个肃杀的氛围中更显古怪。

    收敛心神,跨坐在角马背上的黑甲身形,倏忽举起长刀直指颓败城墙。

    刹那间,铁甲洪流隆隆前进,穿戴着厚重黑甲且身高足有三米多高的异族人,宛如一堵堵牢不可摧的城墙,所带来的视觉效果是极为恐怖的震撼。

    城墙之上,一众兵士早已做好准备,一排排巨大的攻城弩床被架在城墙上,散发出森然寒光的弩箭开始瞄准了前方。

    “放!”

    一声沉喝响起。

    下一刻,数百支手臂粗细的弩箭如同雨幕一般,密集的朝着黑甲洪流攒射而去。

    “铮,铮铮!”

    弩箭没有任何阻挡的射进了无边无沿的军队之中,但随之出现的一幕,却是让城墙上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沉。

    只见一层层莹润的壁障凭空泛起在每个黑甲兵士的身上,巨大弩箭在还未抵达时便被那层壁障折成了两段,根本无法近其身。

    “再放!”

    束甲青年再次沉声喝道,同时操纵弩床,对准了最前方的角马骑兵们。

    密集如雨幕的箭羽再次倾泻。

    然而结果仍如先前那般,足以在厚重城墙上撕开一道裂缝的弩箭,竟是连他们身上那层诡异的壁障都破不开。

    绝望开始在每个人的心底滋生,束甲青年紧握拳头,指甲刺破掌心也浑然未觉。

    良久,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响起,束甲青年的脸上显示出一种独特的疲态,“出城,迎战。”

    没有人反驳,所有兵士都平静的可怕,满是血渍的长刀纷纷出鞘,同时熟练的用将刀柄用布条缠在掌心。

    就在束甲青年准备带着兵士走下城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贯穿了整个战场。

    “靠,下回投送的时候能给点贵宾待遇吗?腰都快给我摔折了!”

    伴随着抱怨的声音,一个颤巍巍的身形,扶着一旁斜插的旌旗硬生生的从死人堆里挤了出来。

    “这什么鬼地方,死人这么多,发臭了也没人管管?”伸手推开压在身上的死人,大朱吾皇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了前方。

    隔着高耸城墙,两双目光遥遥相视,束甲青年没来由的内心一阵慌乱,下意识的便避开了那灼灼目光。

    大朱吾皇收回目光,摇头感叹,“真是太蠢了,这么多死人不赶紧清理了,等生出瘟疫就麻烦喽。”

    就在大朱吾皇自言自语时,一道无形劲气直奔他的后脑勺冲了过来。

    然而那道劲气在半米左右的距离便再难寸进,随后便自行溃散。

    大朱吾皇缓缓回头,看着眼前黑压压成片的黑甲洪流,先是一阵迷茫,随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浑身的气息陡自攀升到了一种可怕的状态。

    昊神佩刀被夺,至今下落不明,自己被下黑手,身受重伤,全都和这些自称神族的家伙们脱不开关系。

    加之刚在的偷袭,压抑在心底的愤怒最终爆发。

    波动气息继续攀升,躺在尸堆中的细长雪剑像是感受到了大朱吾皇散发出的波动,剑身开始发出应和清鸣。

    如同城墙般的角马骑兵率先扬起铁蹄奔掠而来,似乎眼前的这个青年男子,只用马蹄便能轻易碾成肉末。

    一道如同丝线的雪白长痕,倏忽浮现在大朱吾皇的身后,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