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龙鳞道

第三百六十二章 决战

    近一月的时间,那一直发动猛烈攻势的神族兵士,并未再发动攻势,就连横亘在天空之上的裂缝都开始有了闭合的现象。

    刘从温站在高耸的城墙上,她的身后站定着数十个从将正仔细讲解渠水郡中的军力分布。

    她缓缓扫视,最终目光停留在郡城中居外侧且最靠近渠水河主干的那一栋最高的建筑。

    “那栋建筑有什么作用?”

    其中一位从将拱手道,“回将军,那栋建筑原先渠水郡是没有的,由于异族入侵,后来才开始兴建的,倚靠渠水河充当瞭望作用,每一层都设有床弩,投石床等远程武器,最高层为平层可供俯瞰整个渠水郡,一有异响能够及时作战。”

    刘从温点了点头,又说道,“你等在此地一直和异族抗争,可曾和修士交过战?”

    那从将一愣,和左右从将对视一眼后,才摇头说道,“将军这是在说笑了,天子曾下令不得与修士争利,更遑论交战,我们这些兵士平常见到修士都是不与争执,更没有交战这一说了。”

    “那要是我现在要你们和他们打,当如何?”刘从温面色一凛,沉声道。

    从将一怔,看刘从温的脸色不像是在说笑,一时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作答。

    “当如何?!”

    从将一颤,而后硬着头皮说道,“军令不可违,余等谨遵刘将军调遣。”

    刘从温缓缓勾起一抹笑意,这在其余等人看来有种说不出的寒意。

    “那么好,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们都要做好准备,接下来,我要你们将任何一个出现在视线中的修士,碾成渣滓!”

    所有从将面面相觑,而后齐声道,“将军,万万不可啊。”

    “如何不可?”

    “我们这些兵士虽然和修士有些不对付,但我们一旦要打起来那可就卷入了内耗,万一这时那些异族人打过来,那一切可就都晚了啊。”

    刘从温冷冷一喝,“如果我说以国师为首的那帮子修士,和异族人有染呢?”

    所有人一僵,依旧面面相觑,而后最先开口的那人犹豫道,“将军,将军可有证据?”

    “证据?入夜之前他们便会赶来渠水郡,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看个明白。”刘从温冷声道,“现在,都给我去准备,天黑之前无论与否,决不能放松警惕,准备迎敌。”

    一帮子从将将信将疑的离去,紧接着督官上来劝诫,被刘从温直接打晕扔进麻袋里后,所有兵士才开始紧张的操练起来。

    “你真的确定他们和异族人搞在了一起?”刘从温看着大朱吾皇问道。

    他点了点头,“早在第一次遇见他时,我就察觉出他的身上有异族人的气息,直到再次交手时我就已经完全确定,他和异族人做了某种契约,使得他自身的境界到达了另一种高度。”

    “你恢复的怎么样,要不要去休息休息?”刘从温关切道。

    大朱吾皇微微一笑,解开内衫露出了还有些许痕迹的腹部,“恢复的差不多了,至少再不会随时昏过去了。”

    刘从温咧嘴一笑,眼泪也随之涌了出来,而后她背过身慌乱的擦拭着脸上的泪滴。

    随后一只手掌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大朱吾皇满脸歉意,“一切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一开始不那么莽撞,这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

    “如果没有一开始的你,你认为我能在那场战争中活下来吗?”重新转过身,刘从温看着他缓缓摇头,“不要再将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我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报答你当初救了我一命。”

    说到这里,刘从温看向夜幕下的远方,“你知道吗,我无时不刻的都在懊悔着,懊悔当初你迎敌时,我没有打开城门和你一起迎敌,如果一起迎敌的话,想必你也不会受到那么严重的伤。”

    “我现在为你所做的事,一半是报答,一半是赎罪。”

    就在大朱吾皇想要开口劝说时,一道道斑驳的光芒忽地自地平线亮起。

    “他们来了!”刘从温沉声道。

    七八道斑驳的光芒浮现,就像是引燃了信号一般,数以千百道各色光芒随之浮现,将混沌的天穹重新照亮。

    刘从温直接快步奔向另一侧,看着城内密密麻麻的重甲兵士高喝道,“准备,随我出城迎敌!”

    有了暂代将军和督官的前车之鉴,一帮从将也不敢驳斥,急忙招呼好各自的队伍严阵以待。

    之所以在刘从温上任不足一天时间,便对其命令言听计从,其实还有另一层原因。

    那就是,整个渠水郡上至从将下至兵士,也已对修士的忍耐到达了一定的极限。

    抵御异族入侵,以国师为首的当世顶尖修士,不但不率先抵抗,反而串同其余修士商量归属投降的问题。

    若非当朝天子还有些血气,恐怕这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要拱手相让。

    而后在接下来大大小小的战争中,果然上至顶修,下至低修都甚少有人参战。

    这整个第七界至今尚少被攻破,全凭一条条普通兵士生命堆积出来的。

    如果修士同样参战,那这渠水郡何至于全兵抵抗,何至于每天兵士死亡都是近六位数之多。

    在这些如同身处炼狱中的兵士来说,当世修士和入侵异族来说并无区别,甚至应该会更加的好杀。

    随着整片天穹的忽明忽暗,那些驳杂光芒的最前方,浑身缭绕着灰烟的长髯老者,出现在了大朱吾皇的眼中。

    “开城门,迎敌!!”

    城墙之上,刘从温坚定的声音瞬间回荡在城内每个角落。

    早已做好准备的近万名兵士齐声应诺。

    启开数米厚的城门,一道道重甲身形朝着前方隆隆推进。

    重达近两百斤的重甲在牺牲了速度的同时,也给予了每个兵士最大限度的保护,即便是在抵抗异族兵士时,也能为后方兵士拖延上数息时间。

    地面之上,隆隆重甲向前推动。

    停滞在半空中的长髯老者远远便看到站在城墙上的二人,幸喜若狂之下,直奔城墙扑来。

    下一刻,数以千百道如同流星似的火光从城内飞掠而起,随后无差别的轰击在了战场上每一寸角落。

    各个足有小磨盘大小的火石所带来的杀伤力,即便是对上异族兵士都有着可观的效果。

    而在这一轮齐射之下,原本还在低空飞掠的修士们,直接被迫回落到地面,有不少低修更是连连吐血,骨断身亡。

    猝不及防之下,长髯老者直接闷头挨了十多个火石,所产生的威力直接将其轰至地面。

    城墙上,大朱吾皇和刘从温相视一眼,直接纵身跃下。

    “你怎么也下来了?”

    “如果我不下来,可能会一直后悔下去。”

    大朱吾皇无奈一笑,身形一错将刘从温稍稍挡在了身后。

    当他的眼睛再次看向战场时,背在身后的长剑发出一声久违颤鸣。

    而后,两道身形如同惊龙直掠,越过重甲兵士悍然撞上了前冲的修士。

    如同纷扰细雪的剑舞也在同一时间自剑刃中迸发。

    随同长髯老者一同前来的修士数量极多,但修为也参差不齐,只是在这一次剑舞之下,立死者绝不少余四五百众。

    一路逃亡至今的大朱吾皇,内心积压许久的愤恨一并涌出,每一剑挥出,便能将眼前修士屠戮一空。

    就连他也未曾发觉,自己每一次的挥剑,周身的空间都会撕裂出一条条细小裂缝,在吸收一些修士溢出体表的灵力后,才会缓缓消失。

    而在他身侧的刘从温,手握昊神佩刀用一种丝毫不弱于他的速度,抹杀着一波又一波的修士。

    复仇之火在刘从温的心底滋生,此刻的她,脑海中只剩下了血债血偿。

    “预备……”

    “先别放。”

    城墙上,一个络腮胡喝止住了命令,同时伸手指向前方已经陷入火海中的战场。

    “老天爷啊,那是什么人,杀起修士比杀小鸡崽子还要快……”

    “好像,好像是新上任的郡王和她带来的那个随从……”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有点解气。”

    “附议。”

    “同上。”

    伸手引导出属于主宰之上的气息,直接将靠近自己的修士震的七窍流血,大朱吾皇适时放出剑舞保护刘从温。

    紧接着他心念一动,手中长剑猛地向身后刺去,原本雾蒙蒙的空气猛地抽离,一道身影连连后退。

    如此近的距离见到死仇,大朱吾皇直接绽出剑舞拢向长髯老者。

    几乎快没了人形的长髯老者低低一笑,原本笼罩在周身的灰烟再次腾起,堪堪躲避了剑舞的追绞。

    这时,刘从温出现,和大朱吾皇对视一眼后,持刀悍然冲向前方的长髯老者。

    他心领神会,绽出剑舞硬生生的开辟出了一方战场,将二人包裹在了剑舞之中。

    几近丑陋的面容做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后,长髯老者扑向了刘从温。

    可斩断万物一切联系的昊神佩刀在她的手中,不断压榨着他的空间。

    原本还想故伎重施,以此脱身的长髯老者,在昊神佩刀切开身上的灰烟之后,便怪叫一声,远远的弹了出去。

    手持佩刀的刘从温眼睛逐渐通红,一边逼近一边沉声道,“昨日,定水温氏温南信,是不是死在了你的手上?”

    第二次感受到那种深及灵魂的痛苦,长髯老者惊恐的盯着她手中的那柄刀,语无伦次道,“你说的那是何人,我不曾知晓。”

    刘从温面色森冷,手中佩刀高高扬起……

    赤红色的天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撕裂出一道道粗长的沟壑。

    原本较平整的天空在出现道道裂缝时,空间中的气息也开始剧烈波动起来。

    城墙上,正紧张注视着战场的一众从将们,在看见天空上发生的变化时,登时脸色剧变。

    而后一道道沉重的擂鼓声在城墙上彻底响彻开来。

    “异族来袭!”

    伴随着天空被撕开裂缝,一道道身披黑金锁甲的身形开始从裂缝中浮现。

    高达两三米的身形在每一次的落地,便轻易碾碎身披重甲的兵士。

    原本最多出现八道时空裂缝的渠水郡上空,此刻却被撕裂的如同密网一般,每一道裂缝中都源源不断的出现高大身形。

    带有巨量未知波动气息的异族兵士,从四面八方降落,如同蝗虫一般出现在定水郡中。

    原本固若金汤的定水郡城,在下饺子似的降落异族兵士时,反而成为了汤盆。

    没有做足充分准备的兵士们,遇上突然而来的异族人,无异为送死。

    正在冲杀的大朱吾皇在看见这一幕后,心中也不由得为之一沉。

    遮天蔽日的黑甲身形不断撕裂天空降落地面,看这阵势甚至要比第一次来到这方世界时遇上的还要多。

    一剑斩断两个正好落在面前的异族人,大朱吾皇便欲转身协助刘从温。

    “要去什么地方?咱们距离上一次相见可有着不短的时间了……”

    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大朱吾皇回身看去。

    只见一个环抱佩刀,脸带面具的古怪身形停滞在空中,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

    一见到这个家伙,大朱吾皇便气不打一处来,上一次被他逃遁没能拿回昊神佩刀,这一次想跑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大朱吾皇直接持剑奔掠向古怪身形,同时释放出剑舞。

    “我还想找你叙旧来着,没想到上来就要杀了我,看来是我一厢情愿了。”

    古怪身形假意叹息一声,伸手向前微微一拂。

    只见一抹粘稠如墨的黑雾从他掌心脱出,迅疾迎向纷扰剑舞。

    不过是瞬息之间便和剑舞抵消。

    “如何,数日未见,我可不再是先前那个我了,”古怪身形沉声道,“不过,你却依旧是先前的那个你,甚至更弱了。”

    “再弱,击杀你也是轻而易举。”大朱吾皇冷冷一喝,身形未动剑意便先行而起。

    一道道凌厉剑意绽出,看似散乱却迎风形成硕大囚笼,对准了古怪身形兜头拢下。

    “看来你也无法带给我新的思路了,”古怪身形摇头叹息,“那就和这方世界一切覆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