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龙鳞道

第三百六十五章 此界禁道三万载

    看着手中寸许长的昊神佩刀的刀尖,随后大朱吾皇挥手将刀尖掷入天地间。

    沾染了昊神血精的刀尖,并未化为死物,浑身闪耀着七彩色泽,坠向地面。

    原本波涛急湍的血污洪水,霎时开始回涌,刀尖入地引动分流,直接将洪水从中斩断。

    连带着地表都开始龟裂,绽出深深沟壑,整条渠水水脉开始倒灌进地底。

    沧海桑天的变化在发生着。

    踩着华芒的大朱吾皇转瞬及至古怪身形面前,伸手捂住昊神佩刀刀柄,狠狠一送。

    整柄刀刃完全透体而出,皮肉翻卷的创口涌出的不是鲜血,而是凝如实质的黑气。

    黑气如同游鱼,朝大朱吾皇疯涌而至,却在触碰到神力华芒后自行溃散。

    沙哑的哀嚎从喉咙中传出,扁平的黑金面具下,是一双遮掩不住惊惧的眼睛。

    大朱吾皇面色冰冷,看向古怪身影的眼中恨意陡生。

    “铮!”

    只是一眼,那黑金面具顷刻崩裂,露出了一张极其丑恶的面容。

    没了脸皮的面颊狰狞扭曲,脸上黑褐色的筋肉暴露在空气中,两颗没有了眼皮遮裹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大朱吾皇。

    在面具被击毁后,如同将自己最难以启齿的秘密暴露,他眼中的惊惧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屈辱和怨毒。

    但他眼中的怨毒很快消失,腹部的剧痛使得他的瞳孔缩成了针尖状。

    “你杀了不该杀的人,无论死活都将不得安宁,皮肉见金戈则腐,见日光则伤,见水土则臭,见生灵则必化焦土!”

    大朱吾皇字字如令,在无形中运转规则,将古怪身影束缚,自此往后,将会成为他最恐惧的梦魇。

    一束束灰暗的规则,破开空间最终没入他的体内,即刻生效。

    “不,不要……”

    沙哑的嗓音从喉咙中挤出,古怪身影如同濒死的游鱼发出最后的挣扎。

    施放规则之后,大朱吾皇再不看他,转身飘然离去。

    与此同时,束缚住其身形的神力华芒骤然紧缩,无法预测的力量直接将他的身体绞成了数段。

    偌大的渠水郡,自此变为真正的死城。

    水脉倒倾,房屋皆化作废墟,遥立在天穹的大朱吾皇,心中忽然生出几分悲悯。

    纵使成为了神祇,依旧有着万般无可奈何。

    那梦寐以求的绝巅力量如今已经拥有,而那所谓的职责又该何时出现,却无法预料。

    已觉意兴阑珊的大朱吾皇,遥立在天穹之下如同一尊亘古神像,朝大地投去目光。

    跟在身后的昊有容适时道,“大人,如今您已成就昊神之位,是否从归墟界中离开?”

    大朱吾皇看着眼前已经有些拘谨的女子,不由得摇头苦笑,“我说昊姑娘,现在的你可一点都不像先前那样,要不然你还是用之前的语气和我说话吧,再这么拘谨我反倒不自在了。”

    昊有容微微一怔,而后果断摇头道,“不可大人,我既为昊神神使,便要以昊神为尊,决不会有半分逾越。”

    大朱吾皇正准备开口说教之际,他身前的昊有容忽然神色一凛,属于神力范畴的紫意华芒一瞬迸发,直冲天穹。

    本来已经完全闭合的天穹云层,不知何时布满了一道道闪电似的的黑色裂痕,同时云层开始重新坍塌,往外喷涌着巨量的黑气。

    一丝不详之意升起,大朱吾皇眉头轻蹙,正欲施展神力封堵时,云层骤然崩裂。

    无尽的黑暗争先恐后的喷涌而出,眨眼便弥漫了整个苍穹。

    而昊有容释放出的紫意华芒同样揭天而起,与之分庭抗拒。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大朱吾皇都没有预想到。

    无穷且浓郁的黑暗直接破开昊有容的神力,化作一方巨柱猛然砸下。

    琉璃般的眸子中倒映出狰狞坠下的黑暗。

    一只手掌五指张开微微舒展,呈托天之势,而后轻易拦下那携带着无穷之力的黑暗,同时盎然紫意至掌心处迸发,化作千百道瑰丽藤蔓,蔓生而起将那黑暗巨柱包裹。

    “找死。”大朱吾皇低声冷喝,戟张的五指骤然凝握成拳,神力凝结的藤蔓匹练直接将那遮天的黑暗巨柱绞碎。

    同时神力去势不减,绞碎巨柱之后凝结为一道,悍然轰进那散发黑暗的根源。

    “轰!轰轰!!”

    伴随着无法形容的毁灭巨震响起,天穹彻底碎裂,云层肢解,化作斑驳碎块流逝。

    而在大朱吾皇的神力轰进那天穹的最深处后,数以千万道凄厉嘶哑的哭吼声纠集在一起响彻,让人仿佛置身地狱。

    但这些怪象仅仅只存在了一瞬,随后便被神力轰碎。

    看着已经破碎成无数大小碎片的天穹,大朱吾皇心中的不安反而愈发强烈。

    这短短的一次交手,他便意识到那黑暗力量绝非以往任何一种气力,因为在自身神力绞灭那股力量时,被轻微的侵蚀了。

    随即大朱吾皇抬眼朝天穹看去,神识中似乎有着一些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与之重叠。

    原本破碎的天空中,龟缩成一团的黑暗在不断的幻化着,最终形成了一团团巨大的眼轮。

    如同黑夜降临,巨大眼轮中猩红的竖瞳朝大地投来邪恶的凝视。

    原本还模糊的记忆在此刻苏醒,传承记忆中的那一幕,和此刻何其相似!

    “大人……”昊有容面色不再平静,欲言又止。

    大朱吾皇微微摇头,而后背负双手与之遥遥对视。

    属于昊神神祇的绝巅神力自体内蓬勃而生,浮现出璀璨光韵。

    在天穹之上那一团团黑暗眼轮只向大朱吾皇投视一眼,而后竖瞳一凝,齐齐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一束束黑气直奔地面电射而下,捞起数块东西后,迅疾消失不见,好似没来过一般。

    由于速度实在太快,大朱吾皇还未有所反应一切就都消失了。

    那种邪恶至极的气息再未感受到。

    “刚才,那些黑气从地面捞起的是什么?”大朱吾皇皱眉道。

    “是刚才大人手刃之人的尸体。”昊有容回道。

    大朱吾皇一怔,忽然意识到之前和古怪身影交手时,他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古怪黑气,和刚才那天穹之上的眼轮如出一辙。

    “刚才天上的那些黑气是什么,居然可以穿过规则之力来到这里。”大朱吾皇疑问道。

    昊有容闻言面色微变,像是在犹豫该不该开口一样。

    最终,昊有容看向大朱吾皇,试探性的说道,“大人,感受到刚才那种气息,你有没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亲切?”被这么一问,大朱吾皇满头雾水,“感到亲切是什么奇葩念头,明明感觉到厌恶好不好。”

    “那就好……”昊有容低声喃喃。

    “什么就好?”

    “没,没什么。”昊有容连连摆手,而后说道,“昊神大人,刚才你看到的那些怪象,其实早在很久以前就存在过。”

    正说到这里,只听远方骤起灵力破空声,同时大量灵力波动在空中氤氲。

    还未见到人,便听到一道故作沉稳的声音响彻,“尔等为何人,渠水郡之变是否为你们所为?”

    罡风停滞,上千道身影凝立在空中,从身上浑厚的灵力光芒来看,都是修为不低的修士。

    这些修士的最前方,一个中年男子身形探前,抬起食中二指指向了大朱吾皇,“渠水郡是修士能来的地方吗?你可知你二人已经违背了几位老祖定下的规矩?”

    大朱吾皇眉头一蹙,身旁的昊有容抬手击出一道紫芒,直接将那中年男子轰成了血沫。

    血雾弥散,最靠近中年男子的几位修士淋了一头,惊叫后退,差点控制不住灵力从天上摔下去。

    “丑态毕现,心态如此之差,纵使有着修行的天资,最终也不过成为一方祸害!”大朱吾皇面色冷峻。

    “你们有着常人一辈子也无法拥有的天资,却没有该有的心性,在城破人绝之际,非但不以死相护,反而寄希望于异族,毫无作为且无人性!”

    “你们的所作所为,根本配不上修行的天资!”

    字字如令,响彻四野。

    大朱吾皇环视一周这方残破的世界,而后一句话改变了这整个第七界的规则。

    “此界,禁道三万载。”

    “此界,禁道三万载……”

    话音落下,有长风落地又升,焦土生出嫩芽,水脉重塑。

    充斥着整个第七界中的灵力开始萎缩散落,化作斑驳金粉落往世间。

    肚饿者食之饱腹,残疾者闻之健体,老迈者感之延寿。

    本为寒冬时节的枯地开始长出嫩芽,来年开春才能收获的麦粒顷刻间垂满田垄。

    有不愿寄居世俗终日苦修,以期突破桎梏的隐修士,在感悟到天地间的灵力消散,自身修为尽散时,先是痛哭,而后大笑,最终平静坐化。

    不可再生的灵力完全归于大地,滋润出新的出路。

    天地间再无灵力,储备灵力的丹田经络也同样干涸。

    凡是上百寿数的修行者,在感悟到灵力消失无法修行后,寿元到达尽头,或从容或狼狈的死去。

    仍旧年轻的修士,依旧保持原貌,只是再无法自体内催动那淡金色的灵力,完全和普通人无异。

    第七界的修士历史,自此将泯灭在三万年的长河之中,在这三万年内,再无复苏的可能。

    挥手间神力修补好天穹,大朱吾皇最后看了这个世界一眼,随后和昊有容一同消失。

    “你会不会觉得我做的很过分?”

    虚空之中,大朱吾皇和昊有容穿梭在规则之力中。

    昊有容摇头,而后认真道,“大人所作的决定一定是对的,有容一直默默支持着大人,如果有大人无法出手的事情,那有容就会代大人去做,如果有无法阻止的事情,那有容会先代大人赴死。”

    短短的一段话,让大朱吾皇心中波澜起伏,那种不容置疑的坚定,任谁听罢都会感动不已。

    踌躇一番之后,大朱吾皇说道,“其实你不必这样的,如今你任务完成,我已经归还了你的自由。”

    昊有容摇头道,“我的存在,便是辅佐历代昊神,而我的任务不仅仅是找到继位者,更是充当辅佐昊神的作用。”

    “他们的一切都是昊神给予的,如今自食恶果,被大人收回也是应该的。”

    大朱吾皇不再多言,第七界中所经历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像是一场混沌的噩梦,所有人类间才能产生的共情,仿佛都被所吞噬。

    而唯一让他感受到炽热般温暖的女子,也在这混沌中死去。

    大朱吾皇负手而立,看着那构筑虚空的无数规则之力,一种从未有过的雄浑气魄自胸腔中透出。

    成就昊神之位后,那原本隐藏在深处的谜团似乎在逐渐展开。

    撕裂虚空,能够腐蚀神力的巨大投影,被未知的规则之力很好的保护着的各方大界。

    以及大朱吾皇现在才略有所发觉的即将陨灭的归墟。

    “我所历练的这些世界,都是上任昊神所创造的吗?”

    “是的,大人。加上放逐之界合共有十方大界,而这些同属于归墟的管辖之内。”

    “归墟?”

    “其实归墟一开始并没有统一的称谓,自我诞生出灵智后,他便将我放置在这里,我闷闲得发慌,就将这里称作小天地,开始掌管这里。”

    “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小天地开始没落,逐渐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我将其称作归墟阶段。”

    “随着旧时代更迭的,是无数神祇的陨灭。”

    “神死亡后,他们的神魄最终会去向什么地方?”大朱吾皇最终问道,“逢川?”

    “不。”昊有容摇头,纯澈的瞳孔中倒映出万千道规则之力的华芒,“早在成神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灵魂连同神魄都在冥冥之中有了职责,早已脱离了生或死的范畴。”

    “而且没有任何一处地方能够承载住如此强大的无主神魄,他们死了,便是真正的死了。”

    “身化虚无,没有归宿。”

    如同古老暮钟沉沉敲响,昊有容的声音在这荒芜的虚空中荡起一丝涟漪,旋即彻底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