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龙鳞道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骄二七

    而后推金山倒玉柱的声音才突然响彻。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徐简,他一脸懵圈的看了看远处倒栽葱的身形,又将目光投到面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身上。

    即便是以他如今的境界,都是没有看清,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是何时出现的。

    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眼前的这个神秘女子的境界已经超越了他。

    警惕瞬间生出,无形的波动骤然于掌心幻化出狭长刀刃形状。

    而其余人反应过来,在看到这一幕后登时进入警惕的战斗状态。

    昊有容冷冷一哼,刚想有所反应,大朱吾皇的话便适时响起,“好了有容,这是我的师父,不用警惕。”

    只是一句话,昊有容身边无形的规则散去,自然而然的站回大朱吾皇的身后。

    如同冰雪消融,规则尽散后,剑拔弩张的气氛消失,旷野又恢复寂静。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站在大朱吾皇身后的神秘女子。

    徐简看了看大朱吾皇,又看了看昊有容,虽然有所放松,但眼中的警惕并未散去,“这位是?”

    “这位是我在来到这里时遇见的一位朋友,目前暂时和我同行,”大朱吾皇苦笑道,“刚才真的是一场误会,我这位朋友以为他是要攻击我,所以才如此冲动的。”

    徐简还未开口,那壮硕汉子已经拔出身形,灰头土脸的嚷道,“他娘的,刚才是谁偷袭老子的?”

    一边嚷着,壮硕汉子手持浑铁棒冲了过来,指着大朱吾皇道,“是不是你小子,我刚才还夸你来着,你居然恩将仇报。”

    “好了老三,刚才是一场误会,我还没来得及跟你介绍,”徐简伸手拦住了壮硕汉子,无奈道,“这位就是我的徒弟,至于刚才非是他打的你。”

    壮硕汉子刚想发威,目光扫到大朱吾皇身后的昊有容,顿时眼睛都直了起来,连即将脱口的粗话都给咽了下去。

    “这,这位姑娘是?”

    “是我的朋友。”大朱吾皇笑着说道。

    趁着这个说话的空当,那些原本在不远处的众多身形,也赶了过来。

    当先有一道较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家伙,你可认得我是谁了?”

    循着声音,大朱吾皇的目光看向一位浑身黑红衫服,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

    旋即,他的脑海中回想到了在二元世界中的一切,那个分离出三个灵魂的十七。

    奉山,鹿如许,大界之主便是他的三分灵魂,而眼下这个发问的中年男子,便是那个被鹿如许收入手中的大界之主。

    “你不是已经?”大朱吾皇没有说下去,他在等一个答案。

    “我并没有死,他把我给放了。”大界之主淡声道,脸上不悲不喜。

    似乎在意料之中,大朱吾皇默然点头,而后又忍不住问道,“那鹿如许他们情况如何?”

    “挺好的,没死。”大界之主言简意赅,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徐简见状,连忙说道,“咱们师徒两个难得重逢,就在此地找个地方叙叙旧吧。”

    大朱吾皇点头笑道,“也好,是该叙叙旧了。”

    整个第八界早已被强袭的异族兵士屠戮了个干净,无一生灵存活,入目望去尽皆枯骨败尘。

    到处都是建筑被破坏的巨大废墟,一时竟找不到可落脚的地方。

    最终还是徐简找到一座已然被毁坏大半的宫殿,才有落脚的地方。

    一座宫殿楼阁的掩埋,便是一个王朝的覆灭。抬脚踏入这破碎的宫殿中,入目尽是带有褐色血泽的枯骨。

    当下和大朱吾皇走在最前面的徐简,像是早已见怪不怪,挥手便清理出一条通道。

    徐简看向大朱吾皇,“如今你已突破桎梏,接下来是准备游历万域,还是继续回到你原来的世界进行潜修呢?”

    大朱吾皇说道,“目前还没有长远的打算,我应该是打算不久后回到原先的世界看一看。”

    徐简点了点头,紧接着那先前被昊有容一脚踹飞的壮硕汉子凑近说道,“以你现在的年纪和实力,应该加入进我们,不仅可以帮其余世界清除那些杂碎,还可以跟你师父……”

    他还没说完,被徐简轻声喝止,然后一同进入这大殿中。

    满落灰尘的大殿中烟尘阵阵,昔日的辉煌不复存焉。

    “这些该死的家伙,去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得遭殃,咱们还是来迟了。”壮硕汉子眉头直皱,“等哪天老大你的境界再精进一步,咱们就直接抄了他们的老家去!”

    大朱吾皇闻言,虽然表面平静,但心底已经生出了疑惑。

    根据在之前几个世界位面的几次碰撞,他已经大致猜测出那些自称为神族的异人的境界分布。

    外派在其余位面的神族长老,皆为主宰之境,且主宰之境的数量并不多,也就是说即便是主宰之境,在神族本身的位面就属于中流砥柱的存在,那他们的上限也就不可能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存在。

    只粗略看一眼,大朱吾皇心中微微一惊,这大殿中二十多道身影,每个人的境界居然都不比徐简差上多少,即便是有所差距,也只不过是毫厘之间。

    要知道,徐简如今的境界是处于半步神祇的存在,哪怕是感悟到一丝的神韵,登临神祇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而这一下多到近乎三十位半步神祇,这样的一种力量,恐怕毁灭一个位面也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只不过,听那壮硕汉子的话,他们似乎连神族的位面都不曾攻破。

    难道,神族位面有着神祇的存在?

    “先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事情,”徐简摆了摆手,看向大朱吾皇笑道,“这一次见面,你就多跟在我身边几日吧,我感受到你体内的灵力充盈,咱们多比试几次,可助你感悟更高层次的境界。”

    大朱吾皇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徐简的一番好意他自然不会推辞,毕竟现在最为主要的事情便是修补归墟。

    “挺好,挺好,咱们也百多年没有新鲜血液加入了,我记得第一次见二十七妹时,还是一百二十多年前,你别说那时候二十七妹的容貌……”壮硕汉子眉飞色舞说道,而后后脑勺硬生生的挨了一记流光。

    “老四你再敢多嘴,信不信我屎给你打出来?”一身着短衫劲服的青年女子从众多身形中走出,目露嗔怒的瞪视着他。

    “真是粗鲁,怪不得你一直单到现在。”壮硕汉子揉着脑袋,龇牙咧嘴的说道。

    被叫做二十七妹的青年女子不在搭理他,而是将目光投向大朱吾皇,挑衅似的挑了挑眉,“根骨还未及至而立,便有如此境界,大哥的徒弟,别是个绣花枕头吧?”

    “够了。”

    喝止声自徐简身边响起,和清峻内敛的徐简不同,这个发出冷喝的男子,浑身着一袭金纹嵌丝白衫华服,眉目坚毅,长发被束带随意系在身后,一柄乌金刀鞘悬在腰间,只是站在那里便透出盛日般的气势。

    “二十七妹,回去。”他看向青年女子,眉目中不容置疑。

    大殿中一时寂静,青年女子抿了抿嘴,似乎想要宣泄内心的委屈,但权衡再三不敢开口,只得用愤怒的眼神偷偷瞪视了他一眼,才站回人群中。

    壮硕汉子见此情形,急忙打着哈哈说道,“都是兄弟姐妹,哪来的那么浓的火药味,咱们要是再接着难为大哥的徒弟,恐怕都要吃苦头了。”

    徐简无奈摇头,“小家伙你别在意,他们平时都自在惯了,说话有些不太好听。”

    大朱吾皇笑着点头,“无妨师父,刚才那位姐姐说的也对,我以如此年纪就破开桎梏,根基未免浅薄,有了姐姐的提醒,我才能脚踏实地的扎稳根基,早日追上大家。”

    一番话轻易化解了二十七妹话中的刺,又将众人略微抬高一番,这殿中的气氛才开始热络起来。

    “好小子,能屈能伸,是个大才!”壮硕汉子挑眉大笑,“不愧能入大哥的法眼。”

    “油嘴滑舌……”众多身形中,二十七妹小声嘟囔一句,眉眼中也少了些针锋相对。

    而那位出口喝止二十七妹的非凡男子,则是有些意外的看向大朱吾皇,继而流露出几分欣赏之意。

    “秦初。”非凡男子率先拱手微笑示意。

    大朱吾皇也拱了拱手笑道,“大朱吾皇。”

    “喂喂,少见啊二哥,我头一次看见你对后生这么欣赏,不会是想和大哥争徒弟了吧。”壮硕汉子挤眉弄眼道。

    非凡男子笑着摇了摇头,退后不再言语。

    正当气氛逐渐融洽时,一个披着黑袍,面容枯槁的干瘦身形站了出来,直直的看向大朱吾皇说道,“小家伙,咱们来比试一番如何。”

    大殿寂静,徐简清峻的面容愈加严肃,“老七,你要是想打我陪你打,揪着小辈不放算什么本事?”

    “老大,我不是想和你过招,而是他。”干瘦身形摇了摇头,枯长的手掌指向了大朱吾皇。

    就在徐简正欲发怒之际,大朱吾皇伸手拦住了他,然后看向干瘦身形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不过须要在殿外。”

    “大朱你……”

    “无妨师父,能和更高境界的人比试,也未尝不是一种感悟,对我百利无害。”大朱吾皇笑道,“这样好的机会我也不想放过。”

    “既然如此,也只能这样了。”徐简无奈,细心嘱托一番后,径直往殿外赶去。

    “大人,有容代你比试吧。”昊有容适时说道。

    大朱吾皇摆了摆手,看向那干瘦身形的背影若有所思,“不用了,我想我应该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了。”

    “他不是你能挑战的,我想所有人中只有你能够感受到那种气息。”浑身闪烁着黑炎的大界之主从干瘦身形的身边走过,并未有任何停留。

    干瘦身形沉默片刻,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对自己说,“正因为我知道,我才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大界之主的身形微微一怔,而后随着众人一同走出了大殿。

    原本天空中充斥的混沌气息被驱散,除之没有人烟之外,整个第八界仿佛又回到了初始的原点。

    偌大的广场上,居中站着两道身形。

    其中一道浑身穿就黑紫万叶甲衣,腰挎两刀一剑的瘦削身形凝立,有长风划过,满覆甲衣的鳞叶似乎有着生命一般,轻轻律动。

    而在对立面,那道干瘦似枯骨的身形,似乎处于极度的亢奋中,浓郁的黑炎自体内氤氲而出,如同张扬的火焰般在体外升腾。

    缠在腰间的铁链被他拿在手中,几近凝如实质的黑炎滴落在地。

    他的气息在不断的攀升,最终停留在半步神祇。

    但凡和神字沾上半点关系,就等同于重塑身灵,无论是境界还是自身都达到了另一种境界。

    这是质的变化,但却非是量变引起的。

    充盈在天地间的灵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耗着,仅仅是他一人,便足以消耗掉整个位面的近半灵力损耗。

    而大朱吾皇倒显得平静异常,右手只是搭在腰间刀柄上,微笑着看着前方,就连身上也没有半点灵力涌动。

    而在远远观望的众人,开始小声嘈杂了起来。

    “这小子该不会是被七哥吓傻了吧,连灵力波动我都没看见。”

    “估计有可能,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如此年纪便能突破桎梏,指不定是吃了多少天材地宝,肯定没有经历过多少硬仗,头一次看见七哥的修为,不吓尿裤子就不错了……”

    “都给老娘闭嘴!”二十七妹不耐烦的低喝一声,俏目冷冷一扫,将那哄闹声压了下去。

    之前隐约的好感使得她在不知不觉间维护起了大朱吾皇。

    “老大,你那徒弟该不会真的被吓到了吧?要不然我去拦下老七?”壮硕汉子眉头微皱。

    境界丝毫不弱于他的老七,真要是动起手来,即便是他也会吃上不小的亏,更何况是才刚刚突破桎梏的大朱吾皇?

    万一动起手来没有轻重,给老大的徒弟弄个重伤,恐怕老七当场就要被老大给拆成劈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