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阿降临 烟雨江南

第308章 烦恼

    楚君归此时也不用说下一个了,米满仓看看周围左右,长叹一声,满是惆怅:“终于到了这么一天了吗?连我都不得不出手了,唉……”

    这一声叹,幽幽绵绵,大有千古兴衰之意。

    试验体听得一愣一愣的,心道你出不出手有什么关系吗?

    楚君归不以为意,可是一众肌肉男女早就热血上头,不知是谁咆哮一声:“本馆绝不受辱!不要让大师兄出手,大家一起上!”

    众肌肉轰然响应!

    楚君归大是意外,没想到还有这一招。他一愣神的功夫,肌肉们已如饿狼扑食般扑了上来,将他层层围住,不知多少手爪从各个方位角度袭来。

    试验体一声叹息,身上电光流转,已然启动了内甲,顺便附加了十万伏电压。

    道馆内瞬间电光炸裂,肌肉男女个个抽搐,两眼翻白,顷刻间在楚君归周围又倒了一地。

    楚君归轻轻一跃,从肌肉堆中拔身而起,轻飘飘地落在了两层肌肉上,居高临下俯视着光头,目光诚恳。

    光头先是一脸呆滞,然后转为悲愤,再转为深沉和决然,沉声道:“居然用这等卑鄙手段,未免太不光彩!”

    楚君归弹了弹身上衣服,说:“我刚才就说了,大道正途就是弄一套好点的战甲。我身上这套内甲,就是知名品牌的限量定制款,真正的大师设计剪裁,全星域限量……唔,反正没多少套。”

    光头目光深邃,就那么看着楚君归。

    楚君归想了想,道:“不用担心,这种内甲没多少能量储备,刚刚放那一下电已经都用光了。”

    光头眼中精光一闪,冷道:“我也不是怕了你,就算你身有利器,那又怎样?我等自有一颗向道之心,无畏无惧!终于到我出手时刻了,为了这一天……”

    他长篇大论才刚开了个头,身后道馆内院的大门就被推开,走进一个女人。

    楚君归双眼一亮,格斗赛上遇到过的女人终于出现了。

    她对光头冷冷地道:“你还是让开吧,我来。”

    光头怒了,“我这做大哥的还在,怎么能让弟弟妹妹们顶在前面?!”

    女人将他拨到一边,淡道:“行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光头带着愤怒和不甘,被拨到了一旁。

    女人站到楚君归面前,伸出了手,说:“重新认识一下。”

    楚君归伸手和她握在了一起。

    女人脸上忽然浮上讥讽笑容,说:“你不该让我近身的……”

    她的手骤然紧握,如同铁钳般握死了楚君归的手,然后一股力量自足跟升起,由腿至腰,过胸至手,化为一道道高频震荡,如狂涛怒潮般冲击着楚君归!

    楚君归双眼一亮,对女人格斗术的评价悄然上升到了8.0。若是换了其他人,震荡会透骨而入,直抵内脏,严重的立刻重伤,轻一些的也会头晕恶心,失去战力。这种震荡的频率天然适合人体骨骼传递,实是别具匠心的格斗秘技。

    旁边早有人喝一声彩:“师姐的缠丝麻花手果然厉害!”

    顿时彩声如雷!

    女人锁死了楚君归的手,一震再震三震,把楚君归的眼睛越震越亮。

    但仅此而已。

    楚君归站在原处,全身上下纹丝不动,就看女人在面前不停地花枝乱颤。

    这种震荡格斗技,当试验体看明白之后想要破解再简单不过,他甚至都没有更改内部微结构,只是把全身肌肉收紧,全身变为一个整体,改变了共振频率。这样女人震的就不再是人,而是一尊铁铸的雕像,这要震到哪年哪月去?

    女人终于察觉不对,脸色微变,就想抽手。可是这一次是楚君归的手牢牢锁住了她,让她抽身不得。

    女人脸色一寒,用力往回一拉,楚君归纹丝不动。

    这一下她脸色终于变了,清楚自己和对手的力量差距实在太大,于是改换策略,手上加力,想要把楚君归的手骨握硬。

    她全力一捏,就如捏在合金钢块上,非但对楚君归毫无影响,反而自己的手骨都传来剧痛,差点裂开。

    女人脸上红潮一闪而逝,剧痛之下居然哼都没哼一声。

    楚君归握着她的手,热情地道:“是得重新认识一下,你怎么称呼?”

    女人呆了一呆,可是此刻生杀大权握于人手,再倔强也不得不低头,勉强道:“我姓米……叫米在途。”

    楚君归一怔,感觉这女孩子的名字似乎和合一道馆的风格有些不符。

    这个时候,内进院中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哼,不肖子孙!这么丢人的名字也敢在大庭广众之中说出来!要不是看你还有点孝心的份上,我非把你赶出去不可!”

    一个精瘦如铁、仙风道骨的老人从内院中出现,他没出院门,就站在门内,如雷电般的目光落在楚君归身上,几乎要打出电火花。

    老人忽然脸色一沉,喝道:“还不放手?!”

    楚君归一脸真挚和热诚,道:“不急,再握会。”

    此刻道馆内的肌肉男女都被电翻,可是四周墙头屋顶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人头涌动,少说也有好几百人在围观看热闹。忽听楚君归来了这么一句,顿时全场哄笑。

    老人脸色铁青,重重哼了一声,高抬腿,轻落步,迈出了内院。

    他的腿放得很慢,落地无声,就像生怕踩坏了什么一样。然而当足尖落地时,脚下突然响起一阵密密麻麻的噼啪声!

    道馆地面本是用切割得四四方方,表面抛光打磨得光洁如镜的青色石材铺就。老人这一步落下,周围一米之内的石砖居然瞬间龟裂,裂纹密密麻麻,还在不断向外延伸,一直延伸到一米半,这才停止。而老人脚下的那块青石,早就碎成了沙砾。

    本来在哄笑的人群突然间安静,前排的人盯着老人脚下,几乎把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楚君归也是若有所思,沉吟不语。

    老人轻抬起腿,一只右脚就那样将落未落,停在半空。他摇了摇头,叹道:“人老了,腿脚不利落,总是不小心会踩坏点、碰坏点什么,唉!还是你们年轻人好,没有这种烦心事。”

    楚君归紧握着女人的手,道:“我倒是有个建议。”

    老人眼皮半抬不抬,道:“讲。”

    楚君归真诚地说:“您把地板换成铁的,就不会有这种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