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阿降临 烟雨江南

第702章 警告

    奥尔米尔头发凌乱,胡须胡乱生长着,似乎已经几天没有修整了,他衣衫邋遢,污渍斑斑,裤子上还透着有些闪亮的油腻。这样一个看上去处在流浪边缘的男人,居然就是那天在酒店伏击楚君归的超级狙击手。

    此刻他捂着腹部,鲜血不断从指缝中渗出,左腿上还有一个伤口,血浸透了坚实的工作裤。

    房间里本来就不大,又堆满了杂物,现在更是连桌子柜子都翻了,东西洒了一地。墙壁和天花板上到处都是弹孔,均匀分布着。在天花板上有个新鲜的鞋印,看上去有些奇怪。

    楚君归当着奥尔米尔的面,从容换上新的弹匣,然后把空弹匣扔到一边。

    这时房门外探进来一个脑袋,有人含糊地说:“怎么这么吵?还让不让人睡……”

    他后半段的话吞了回去,还透着炽热的枪口已经顶在了他的额头,而他根本不知道枪是怎么出现的。

    “回去,忘记这件事,否则的话让你和奥尔米尔一样。”楚君归冷冷地道。

    探头进来的是个有些猥琐、带着醉意的瘦小男人,不过枪口抵在头上的情况下,所有的醉意都不翼而飞。他控制不住地颤抖着,话都有些说不出来。

    楚君归没有回头,说:“你的心跳只是略微加快,想要反扑?你可以试试,如果你有奥尔米尔2倍的实力,或许有一点成功的可能。”

    装醉的男人僵了一下,说:“我们只是佣兵,拿钱办事。没必要特别针对我们吧?”

    “你们拿了不该拿的钱,办了不该办的事。”

    “可是……”

    不等装醉的男人继续,楚君归就直接打断了他,说:“这次我让你活着,只是为了给佣兵们带个话:你们那位雇主的钱就是不该拿的钱,谁敢去拿,那就会面临我的猎杀,哪怕他是A级。滚吧!”

    装醉的男人紧张地吞了口口水,望着楚君归的枪口,慢慢退后,关上了房门。

    房门关上的瞬间,奥尔米尔突然用手拍地,倒下的桌子突然弹了起来,遮挡住楚君归的视线,而他同时毫无征兆地从地面弹起,想要穿窗而出!

    然而在他发力的刹那,身体还没有完全离开地面,一颗子弹就穿透了桌面,击中了他发力的左腿,把那个伤口扩大了一倍。

    奥尔米尔一声闷哼,又摔回了原处。桌面再次落在地上,弹了一下。这是噪音,而楼下全无声息。

    他的眼中终于闪过绝望。正常人都会以为他会用没有受伤的右腿发力,从而判断错跃起的方向,一枪落空或者只打中无关紧要的部位,而借助这个机会他就能穿窗而出,就此逃走。

    奥尔米尔呻吟一声,没有去管左腿的伤口,看着楚君归,问:“为什么?”

    “这个问题无须回答。”

    “你应该去直接找雇主,去找理查德,去找昆!”

    “凶手需要惩戒,凶器也要毁掉。”楚君归拉动了一下手枪,将子弹上膛,然后说:“你在过去一年接了他们两次委托,理由已经足够。”

    “那就……动手吧。”奥尔米尔喘息着。

    楚君归抬起枪,指向了奥尔米尔的脑袋。他忽然叫道:“等等!至少让我留个遗言!”

    “从成为杀手的那一天起,你就不需要这个了。”楚君归扣下扳机。

    奥尔米尔的身体逐渐失去温度,声名堪称煊赫的佣兵杀手就此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楚君归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房间中迅速检查了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出进一步的线索。

    极为狭窄的房间里有多达5个暗格,里面都是枪械弹药和各种工具,本身并没有太多意义,楚君归也没找到有足够鲜明特点、值得追溯来源的装备。最主要的装备就是两支狙击枪,由火药和电磁混合驱动,威力极大、精度极高,问题就是射速极低,每次射击之后都需要重新上弹。

    楚君归对于这两支狙击枪都没什么兴趣。中近距离的话,要威力大他更喜欢机枪,反正一样能打出狙击的效果。而远距离的话,楚君归会直接用炮。

    在壁柜的抽屉里,楚君归找到了一叠信件和照片。这种古董式的信息记载方式已经不多见了。信件内容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留意的,照片一半是风景照,一半是合影,有两人的,也有多人的。在一张5人的合影中,楚君归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少女,充满了喜悦和阳光,她站在奥尔米尔的身边,紧紧抱着他的手臂。照片上的奥尔米尔看上去还很年轻,不到30的样子,打扮也正式很多。照片上看,5个人似乎正在旅游,在旅途中拍了这张合照。

    少女的五观有些熟悉,楚君归看着看着,就和另一张脸渐渐重合:玫瑰。

    这是干掉了玫瑰的初恋还是前任?楚君归有些古怪地想着,又看了看照片。照片上的少女还很青涩,看上去没到20,多半还没有经过大幅度的身体改造。

    楚君归拿着照片,手指一捻,超高速的摩擦一次就引起火焰,将照片一点点烧尽。烧掉了这张照片,其它的东西都没有动,楚君归就离开了公寓。

    一小时后,楚君归出现在另一个街区,走入一家俱乐部。

    他走到负责接待和咨询的少女面前,说:“帮我注册一个身份。”

    “好的,50元。”

    付过款之后,少女给楚君归拍了张照片,熟练地办好了注册程序的大部分流程,最后问:“您想要什么昵称?”

    楚君归早已想好,说:“佣兵猎人。”

    少女吃了一惊,道:“你是在开玩笑吗?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其实是佣兵公会的俱乐部?”

    “我知道。”

    “这个名字对所有佣兵来说都是挑衅。你要知道,佣兵们的脾气都不太好。”少女尽职地提醒着。

    楚君归道:“没关系,他们很快会发现,这不是挑衅,是警告。”

    “对谁的警告,警告什么?”少女忽然有些好奇。

    “不要碰不该拿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