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阿降临 烟雨江南

第766章 没有输的道理

    如此大规模的做空自然立刻引起艾文顿家族的注意,他们很快就查到了神剑集团和1光年。神剑集团只是平台,真正做空的自然是1光年,至于其它一些零散账户,一看就是跟风的,没有关注必要。

    1光年为何会针对波士顿信贷银行,稍微了解一点内情自然都很清楚其中的恩怨。艾文顿家族迅速召开临时长老会,并且破例的让简也参加。

    会议开始,主持的长老就直接进入正题:“我们都知道,昨天1光年突然出手做空波士顿信贷银行,金额达到了惊人的420亿。受这一消息影响,现在股价已经跌了3%,并且市场上跟风做空的人正越来越多。这次召集各位,是想确定应对策略。简,你先说说吧。”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简的身上。

    简没有丝毫怯场,说:“众所周知,我和光年背后的楚君归斗过好几次,有失利过,也有差点杀掉他的时候,直到现在,他一只手臂还是机械的。这个人性格固执,傲慢自大,一旦认定目标绝对不会轻易改变,更不会受外人左右,所以不要想着他会妥协,谈判只是浪费时间。”

    “他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想法天马行空,难以预测。想要干掉他,要么是主动出击,要么就是抓到机会后全力反击,被动防御只是死路一条。所幸这次他提前出手,也就等于是被我们抓到了。做空的损失可以无穷无尽,当初我在光年债券上怎么吃的亏,全都可以原样奉还。当然,还得再给他加点甜点。”

    简顿了一顿,续道:“首先,我们要放出利空,促使股价下跌。”

    众长老一片愕然,但也有人若有所思。

    简环顾周围,道:“股价下跌,我们才能拿到足够多的股份,甚至是把光年抛空的股票全部吃进。股价低的话我们投入的资金也可以少一些。等到收集到足够多的筹码,我们再公布一系列的好消息,促使股价大幅提升,而到了那时,楚君归会发现市场上没有足够的筹码供他平仓。到了那时,他只能看着我们不断拉高股价,直到他彻底爆仓为止。到了那时,他这400多亿的保证金,账户里几十亿的留存资金,以及光年信誉,全都会灰飞烟灭!”

    简做了个夸张的爆炸手势。

    众位长老纷纷开始议论,不少人颇为意动。片刻之后,一名长老道:“想要无限逼空,需要的资金会是天量。我想问,有这个必要吗?”

    “有!”简斩钉截铁地道。她解释道:“如果各位看过楚君归的资料,就会知道他的可怕。我想艾文顿家族绝对不希望未来会有这样一个对手,或许我说句不好听的,在座的各位叔叔伯伯们,你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借这次的机会彻底打垮他,用不了几年,也许艾文顿家族都不存在了。”

    长老们又商议片刻,最终有了决定。大长老道:“我们会准备400亿自有资金,以1:2的杠杆投入此次行动。具体行动步骤将由临时的七人委员会负责决策和实施,委员会成员如下:我,简……”

    会议结束,艾文顿家族立刻就开始隐秘出手,悄悄收集市场上零散的筹码。与此同时,市场上突然开始流传几则波士顿信贷银行的不利消息。尽管未经证实,但结合昨天突然出现的大手笔做空,顿时让市场变得人心惶惶,许多小投资者和小机构开始纷纷抛售手上持有的波士顿信贷银行的股票。

    前后仅三天,波士顿信贷银行的股价就跌到了18元,跌幅将近15%。

    围绕波士顿信贷银行的话题变成了市场近期热点,各路名嘴纷纷对此发表看法,且发挥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各种内幕故事不断出炉,当然也有不少人拿楚君归和简的关系做文章,甚至有人猜测楚君归欲行不轨,未能得手,然后恼羞成怒,愤而出手。

    花边只是点缀,更多的分析当然还得集中在这一轮大战谁输谁赢上。大家无论资金多少,都是投资者,所谓投资者是要下场参与的,不参与的只能叫观众。

    和以往一样,各路名嘴分成两派,各占一边。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总有一批人是对的。

    此时盘面上暗流涌动,传来传去的都是不利消息,波士顿信贷银行的股价节节下跌。那些力挺艾文顿家族的名嘴们立场仍然坚定,可是在股价下跌超过20%时,他们反而不敢买了,还有不少开始悄悄做空。

    这些利空消息都和楚君归无关,试验体现在正忙着给星舰刷漆上色,顺便加装一套外观套件。试验体觉得只是改个徽章的话有些过于敷衍了,简直就是在挑衅王朝和联邦监管者的智商。联邦史上那些著名骗子,不,产业巨头们,可都是做戏做全套的。所以楚君归抓紧时间生产了一批外观套件,这样王朝佣兵团是一种风格,红胡子星盗团又是一种风格,二者水火不容,一看就不是一路人。

    这批套件只是修改了外观而已,所以才叫外观套件。

    因为临时加装外观套件,所以楚君归才耽误了几天。楚君归原本也不急在这几天,算算时间,克拉克森和其他几位经理也该有结果了,所以楚君归准备外观套件一做好,就去看看克拉克森那边的消息。

    与此同时,简又出现在鲁西恩的面前。

    “你来干什么?”鲁西恩显得并不愉快。要不是这个简莫名其妙地惹上了楚君归,也不会有后面那一系列的事了。

    简没有寒喧,直接发过来两份资料,说:“我希望鲁西恩叔叔能把这两处资产出售给波士顿信贷银行,收购方案已经附在上面了。”

    鲁西恩只是扫了一眼,就冷笑道:“价值200亿的资产,作价120亿卖给波士顿信贷?你是想要抢劫吗?”

    “不,我只是想要邀请您共同瓜分一大笔钱,同时还可以让我们共同的敌人再无翻身之日。”

    紧接着,简就说了楚君归突然做空波士顿信贷的事,以及自己的反击方案。

    鲁西恩安静听完,不置可否,突然问:“波士顿信贷最近出现什么大问题了吗?”

    “没有,绝对没有,资产质量非常扎实,这一点我可以用名誉来保证。”

    鲁西恩又问:“你们准备了多少资金呢?”

    “1500亿。”简稍稍夸大了一点数字

    鲁西恩飞快地计算了几个数字,片刻后说:“想要这两个资产也可以,不过我要10亿股波士顿的股票,成本价16元。”

    现在波士顿信贷银行的股价仍是在16元以上,想要一口气买入10亿股,必然会对股价有显著影响,也会打乱简的计划。鲁西恩的要求实质上是要从艾文顿家族手中购买股票,而且是按市价折扣的模式。

    简试着道:“鲁西恩叔叔……”

    鲁西恩脸上仍是不变的微笑,但是这种微笑现在透着职业和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说:“我们现在是在谈正事。”

    简也恢复了冰冷肃杀的模样,说:“这个条件……我答应了。”

    此次收购得到路易家族的优质资产,而且价格相当的……合理。两桩收购完成,波士顿信贷银行的盈利能力将会得到显著提升,对股价会产生直接的提振效应。自然,对于做空的光年来说,这就是灾难了。

    与鲁西恩达成一致后,双方即刻签署了一系列秘密协议,在领军人物的强力推动下,协议签署的过程迅速且顺利,但只剩下最后一个没有实质意义的合约没签。按照联邦法律,所有合约都是收购的一部分,有一项没完成就可视为收购没有完成,也就没有公告的必要。这正是简和鲁西恩的阴险之处,要在关键时刻再把收购案抛出来,让楚君归无法翻身。

    整个收购走到最后一步,也不过花了一个小时。

    仔细核对过收购案后,鲁西恩也长出了一口气。这两项资产都是鲁西恩名下的产业,是他的核心资产。他之所以愿意拿它们做赌注,正是因为看到了楚君归在波士顿信贷银行上超过400亿的巨大空仓。

    说实话,鲁西恩对楚君归的痛恨远在西诺之上。

    要不是遇到楚君归,西诺早就变成了一个流浪汉,不知道何时会死在辽阔星系的哪一个角落。还是因为楚君归,才会让他在争夺舰人司令的演习战中直接败北,沦为笑柄。最后仍是因为楚君归,令他的舰队几乎被原地打散,不光被迫接收了几千名被吓破胆的舰员,连带着幸存的那批舰员也都惶惶不可终日,大批大批的以各种名目请假称病,有的甚至直接辞职不干了。

    而那些忠诚且有血性的舰员,则过半在那一役中战死。

    没有了成型的舰队,鲁西恩的权柄也就相应大幅削弱,权威自然也是如此。现在他在长老会中发言都没什么人认真听,族中一些握有实权的中年骨干甚至都敢顶撞他了。所以当简提出要求时,鲁西恩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就答应下来。

    当然,鲁西恩也不傻,他虽然痛恨楚君归,但已经到了这个年纪,自然能把仇恨和利益区分清楚。低价吃入10亿股波士顿信贷银行的股票才是鲁西恩的真正目标,未来潜在收益很可能会超过这两项资产的价值。

    鲁西恩已经嗅出了味道,简正准备掀起涛天巨浪。

    天时地利人和俱在,这一战没有输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