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第281章 白骨森森,且看汉儿杀人!(为‘金指数木木’加更)

    火药这个玩意儿堪称是华夏最出名的发明之一。

    曾经炼丹术的兴起,让无数‘高人’投身其中,他们什么都敢炼。

    什么叫做炼?

    一般人大抵会认为是用各种药物来炼制丹药。

    可那些‘高人’们却放飞了自己的想象力,各种东西都敢扔进炼丹炉。

    现代人无法想象那种想象力,但是可以去想想古人的那些发明,你就能感受到咱们的祖先从来都不乏创造力。

    当西方人的祖先还在臭烘烘的用刀子切割食物时,华夏人就用了木筷。

    当他们在随地大小便时,华夏的礼仪能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森林中的野人。

    想象力爆炸之后,各种发明就出现了。

    而火药就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

    但发明出来之后,火药直至在唐末才登上了沙场。

    各种烧,这就是从唐末至今火药最大的用处。

    火药火药,这不是烧火的东西吗?

    这是某些人的怪话。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火药在此时只是一个辅助的角色。

    所以当沈安在府州城里要了不少材料时,无人过问。

    于是现在沈安就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轰然爆炸的罐子里迸射出许多东西,周围都成了杀戮场。

    这不可怕,杀伤的范围也有限。

    最可怕的就是那些从未被这么粗暴对待过的战马。

    巨大的爆炸声让它们发狂了。

    战马开始嘶鸣,随即骑兵们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它们。

    战马在四处狂奔,刚才的攻击阵型顷刻间就乱作一团。

    乱套了啊!

    折继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战马,因为宋军在正面,所以被爆炸声波及的不算厉害,大体还保持着控制力。

    但他没有及时作出应对,因为他傻眼了。

    “这就是火马阵?”

    他呆呆的看着邙山军冲杀了进去。

    “邙山军……破敌!”

    “破敌!破敌!破敌!”

    欢呼声中,这支已经全部变成骑兵的乡兵就变成了杀人机器。

    严宝玉和折克行冲杀在前,两人的长刀就像是人命收割机,不断在推进。

    沈安被卷在了中间,偶尔有敌军被放进来,不是缺手就是被砍了一刀。

    他渐渐在适应着战阵,适应着杀人。

    邙山军所过之处,身后就留下了一地尸骸……

    他们杀人的手法几位简练,从不花哨。

    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小配合很默契,再强大的对手遇到了他们也得跪了。

    他们在狞笑着,恍如地底厉鬼。

    从辽国到府州,杀人早就成为了他们的本能。

    “好一个邙山军,某竟然小瞧了他们!”

    折继祖也被邙山军杀人的狠辣给惊了一下,然后举起了右手。

    “破敌!”

    “府州军……破敌!”

    折继祖终于下达了全军突击的命令,步卒们也开始了冲击。

    整个战场都乱了,西夏将领茫然看着这一幕,喊道:“回来!集结起来!集结起来!”

    冷兵器时代,人多才是王道。

    落单就是蠢货,会被对手虐死。

    可那些西夏人早已丧胆,阵型也没法保持,只能一路奔逃。

    “杀敌!”

    沈安杀红了眼,带着邙山军一路追杀。

    折继祖从未遇到过这等舒爽的杀敌机会,更是不会放过。

    当追杀到百胜寨时,里面的宋军才如梦初醒,都冲杀了出来,让盯着他们的几百敌骑惶然逃命。

    大局已定!

    这一场追杀直至傍晚,看着剩下的敌军消失在远方,折继祖得意的道:“他们丢了辎重,只能去抢那些部族,可那些部族却不是傻子……所以他们能活着回去的不会超过一千人。”

    冬天要来了,这时候的粮食货比黄金,就是部族延续的保证。

    为了这个保证,周围的那些部族会联手和这些西夏溃兵拼命。

    折继祖精确的判断出了此事的结局,然后传令回师。

    回程就是收获之路,那些被丢弃的战马辎重,以及那些尸骸都是宋军眼中的宝贝。

    沈安看到一个军士挥刀剁下了一条马腿背着走,就叹道:“只要是肉都能吃。”

    传闻马肉败血,不过在这等地方,没肉吃才败血。

    “把人头收集起来!”

    沈安觉得肉可以花钱买,但士气却买不来。

    折继祖问道:“要人头作甚?”

    现在是秋季,天气已经很冷了,所以他连敌军的尸骸都不准备处置,等晚上自然有野兽来觅食。

    沈安说道:“咱们得告诉那些异族,大宋不是他们的牧马场。”

    “什么意思?”

    折继祖还是不明白。

    “京观!”

    “干什么的?”

    有宋一朝,文弱成为主流,什么京观那自然是野蛮人才干的事儿,无人问津,无人关注。

    折继祖觉得沈安是看不起自己,“折家人不读书,这是种家人说的,安北可是看不起某吗?”

    沈安深吸一口气,说道:“京观……这是中原用于彰显武功,震慑敌人的手段。”

    折继祖摇头道:“不懂不懂,不过某知道你厉害,来人,叫人去砍脑袋!”

    于是回程又多了一个任务,收集敌军的人头。

    那些大车都装满了各种物资,没办法,将士们只得腰悬人头,一路招摇着回到了百胜寨。

    百胜寨前,尸骸已经堆积如山,边上有人在挖坑。

    “让他们别挖了!”

    折家的血统不纯,所以不知道沈安说的所谓彰显华夏武功的京观是个什么玩意儿。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沈安的信任。

    “安北,下面你招呼,大家都听你的。”

    边上有两百多个俘虏,此刻正在瑟瑟发抖。

    “让他们搬运!”

    “搬运?好说!”

    折继祖早就把这些俘虏当做了死人,所以随意的吩咐下去,于是尸骸被一具具的累积起来。

    边上正好有挖坑弄出来的土,沈安让人准备封土。

    三千多具尸骸,还有些人头,就这样被缓缓的堆积成了小山。

    “知州,弄这个作甚?难道还能风干了给兄弟们吃?”

    “就是,有那功夫不如直接扔到坑里,明年也不担心疫病。”

    “那个……那个……”

    随着尸山的高度不断刷新,这些牢骚渐渐消散了。

    一种莫名的恐惧让这些将士们都沉默了下来。

    那些尸骸临死前的表情各异,有的呆滞,有的绝望,有的恐惧……

    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凝固!

    所有的表情都被凝固在了此刻,无数人的一生也终结在了此刻。

    那些眼睛无神的看着周围的将士,层层叠叠,无数眼睛,无数尸骸……

    毛骨悚然!

    尸山渐渐的变成了塔型,下面宽大,上面尖锐。

    当最后一颗人头被放在最上面时,京观完成。

    “覆土!”

    泥土渐渐包裹着京观,可只是粗略的包裹,那些肢体和头颅依旧会露在外面。

    “这……这就是京观?”

    “对!”

    沈安叫人弄了一块碑石,他走了过去。

    他接过毛笔,开始奋笔疾书。

    有人在同步念出了沈安写的碑文。

    “……石敬瑭认贼作父,后唐皇室沦为京观……”

    石敬瑭认了辽人做爹,引狼入室……

    气氛渐渐凝重起来。

    “……莫州之战,大宋将士沦为京观……”

    七十多年前的莫州之战,辽人大胜,然后用大宋将士的尸骸铸京观。

    他在干什么?

    折继祖终于想起了京观是什么。

    狄青征伐侬智高时,用五千多具尸骸堆成了尸山。

    这是……这是汉儿用以震慑自己敌人的手段!

    “他后面会写什么?”

    有人在期待着。

    沈安奋笔疾书,然后把毛笔扔了出去。

    “嘉祐四年秋,府州军于此大破西夏叛逆,斩首三千余……”

    “京观累累,以彰天地正道!白骨森森,且看汉儿杀人!”

    呼!

    折继祖只觉得一股凉气迎面扑来,不禁打了个寒颤。

    “京观累累,天地之正道!白骨森森,且看汉儿杀人!”

    这是什么?

    折继祖觉得这是宣战书!

    虽然斩杀的是西夏人,但碑文上的两个例子却是辽人。

    这是记仇啊!

    最早的石敬瑭都是一百多年前,竟然还要刻在碑石上……

    这是想做什么?

    这样的刻骨铭心,难道是要在以后报复辽人吗?

    要知道这里不单是西夏人来,早些时候辽人也来。

    在这块三国接壤的地方立着这块京观石,若是被辽人看了去,会是什么感觉?

    折继祖觉得朝中的文官大抵会提议撤换掉折家,以平息辽人的怒火。

    他走上前去,就见到碑石上的落款竟然是大宋翰林待诏、国子监说书沈安。

    他压根就没想过连累谁!

    折继祖只觉得一股子热气涌动上来,就喝道:“安北,你不把某的姓名写在上面,这是看不起折某吗?”

    沈安没想到他竟然有此胆略,就笑着问道:“折知州须知此事不小,一旦辽人发作起来,你可敢承担?”

    折继祖放问道:“那你为何不怕?”

    是啊!

    他为啥不怕?

    铸京观铁定会让西夏人恨他入骨,而这块京观石更会让辽人把他视为眼中钉。

    这是自作孽的行径。

    众人都在看着沈安,他却微微一笑,说道:“大宋有两个大敌,一辽人,二西夏,大宋欲崛起,辽人就是最大的对手。辽人可会同意大宋崛起?”

    “幽燕!”

    幽燕,那是大宋之痛!

    “既然避不开,那就杀!”

    沈安看着成型的京观,满意的道:“这是个杀戮的时代,不杀人,那么就会被人杀。诸位,大宋当如何?”

    现在的辽人,以及随后的金人,蒙人,他们都是以杀戮者的形象出现,用无数杀戮奠定了威名。

    他们一一踩着尸骨走上了王座,而那些尸骨大多都是汉儿……

    无数汉儿的尸骨铺就了这些杀戮者通往王座的坦途,而沈安觉得自己来此的目的就是把这个世界换一换。

    每当中原虚弱时,那些草原异族就会窥探,然后出手。

    沈安希望能彻底斩断这只手。

    你不杀人,人就会杀你!

    可以往的大宋却像是个乌龟,用堡寨围绕着边境给自己打造了一层乌龟壳,就以为自己安全了,缩着头在家玩盛世。

    只有边境的将士们才知道,大宋不是盛世,那些嗜血的敌人还在厉兵秣马,随时准备冲杀进那个花花世界里,尽情的屠杀、奴役汉儿。

    一个军士突然捶打着胸口嘶喊道:“杀敌!”

    这样的险境,还要什么温文尔雅,还要什么涂脂抹粉……

    我辈唯有杀敌!

    无数将士捶打着胸口嘶吼道:“杀敌!”

    天边夕阳一抹,其色血红。

    ……

    第四更,今天一万三千字送上,我尽力而为……大伙儿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