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第651章 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昨夜无月。”

    陈忠珩说了这句话,就转身回去。

    昨夜天空晦暗。

    前方来了一个小吏,近前后说道:“待诏,张相有话。”

    沈安问道:“手书何在?”

    他单手握住刀柄,目光锁定小吏。

    小吏被吓住了,哆嗦着摸出了手书。

    这等时候,除非是赵仲鍼当面说的话,否则沈安一概不信。

    “张相说宗室哭灵的气氛有些不对,让你在外面留神。”

    沈安咬牙切齿的道:“李璋呢?”

    小吏说道:“殿帅一大早就被召进了宫中。”

    “愚蠢!”

    沈安怒道:“拿纸笔来!”

    有人送来纸笔,闻小种弯腰,沈安就在他的背上垫着书写。

    写好后,他吹干了墨,递给了小吏:“马上交给官家。”

    小吏抬头,惶然道:“待诏,这是……”

    他嗅到了令人不安的气息。

    “速去!”

    小吏一溜烟跑进了宫中,刚草草完成登基的赵曙拿到了沈安的手书。

    虽然才登基,可赵曙却显得很冷静,他吩咐道:“找仲鍼来。”

    稍后赵仲鍼来了,赵曙把手书递给他,“可是沈安的笔迹?”

    这个时候他同样不信任别人。

    赵仲鍼看了一眼,点头道:“是。”

    韩琦在边上问道:“敢问官家,沈安是要作甚?”

    赵曙看着张昇说道:“张卿让沈安盯着外面,沈安想要指挥万胜军……”

    这个要求很过分,在这个紧要时刻,几乎是在犯忌讳。

    答应不答应?

    张昇的额头上渐渐多了汗水,七十余岁的他颤颤巍巍的出来说道:“官家,不可啊!”

    “万胜军里有折克行在,一旦……那便是灾祸。”

    一旦折克行和沈安联手,万胜军悍然入宫,天下就要变色了。

    韩琦的眉间多了冷肃,问道:“沈安是发现了什么?”

    这时有人进来禀告道:“陛下,亲王来贺。”

    登基之后,按照顺序,先是亲王来恭贺。

    赵曙的眼中多了冷色。

    “陛下……”

    张昇对沈安并无意见,但在这等时候却不肯冒险。

    赵仲鍼说道:“爹爹,孩儿担保,必无事。”

    张昇急了,说道:“小郎君这是要徇私吗?可沈安万一……江山社稷如何?”

    沈安要是造反了怎么办?

    赵仲鍼目光坚定的道:“那我去挡。”

    你竟然这般信他?

    这时亲王们出现在外面,赵曙扫了他们一眼,淡淡的道:“给他!”

    “陛下!”

    张昇皱眉,可赵曙已经冷脸在看着那边。

    “拟旨!”

    旨意飞快拟好,在混乱的情况下,还是让陈忠珩去送。

    赵曙看着他,温言道:“朕的身边无人。”

    赵曙进宫时间不长,身边并没有值得信任的内侍。

    这话里带着些含糊的意思,却让陈忠珩心中一震。

    这是……

    他躬身:“是,臣粉身碎骨也要办好此事。”

    他以为自己会被丢在某个角落里无人问津,可没想到新皇竟然还愿意用自己,心中的惶然变成了激动。

    斯人已去,留下的人还得继续活着。

    他接过旨意,一路跑了出去。

    韩琦上前道:“陛下,臣请先去看看各位郡王。”

    他这话含糊,但众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是要先过滤一道,若是发现有不妥的地方,他会先处置了,确保新皇登基顺利。

    这是担当!

    赵曙点头,问道:“李璋何在?”

    “陛下,殿帅在前面巡查。”

    皇宫中,前面有许多亲从官和亲事官,这些人一旦发难,谁也没法抵御。

    赵曙点头道:“包卿也去。”

    包拯出来,“是。”

    众臣心中一凛,知道这位帝王已经开始进入角色了。

    韩琦主动是好事,但他却又用了包拯,这便是制衡。

    包拯老迈,而且朋友不多,这便是最忠心的臣子,赵曙不信他信谁?

    这等想法只是一瞬就出来,可见赵曙的聪慧。

    韩琦心中微微苦涩,然后和包拯出去。

    郡王们的神色哀伤,不过韩琦饱经世故,只是一眼就看到大多是假的。

    “诸位大王随某来。”

    他率先去了偏殿,回身道:“请北海郡王先来。”

    这是要一个个的过关。

    包拯一言不发的进去。

    赵允弼的眼中多了些异彩,缓步入内。

    殿内昏暗,韩琦和包拯在里面一些,看着有些模糊。

    赵允弼抬头看了一眼,然后默然。

    韩琦说道:“官家去了。”

    赵允弼知道,所以这是废话。

    包拯说道:“皇子登基,大王该恭贺。”

    赵允弼的眼中多了些异色,问道:“皇子是谁?”

    包拯冷冷的道:“就是皇子!”

    宫中就一个皇子,赵允弼这是明知故问。

    韩琦有些恼火,单手按住腰带,真想抽人。

    赵允弼抬头,眼中有些诡异的笑意:“团练使岂能做天子?何不另立有才干之人。”

    韩琦问道:“何人?”

    赵允弼不答,只是看着他。

    气氛有些紧张。

    包拯厉喝道:“有先帝遗诏在!”

    他须发贲张,赵允弼退后一步,然后微笑道:“此乃宗室家事,何用宰辅说话?”

    赵允弼转身出去,韩琦喝道:“大王意欲何为?”

    赵允弼脚步越发的快了,韩琦和包拯追了出去。

    “十三郎何在?”

    赵允弼冲进了殿内,赵曙和群臣看着他,有些愕然。

    “陛下在此,大王乃臣子,何不恭贺!”

    韩琦的眼中多了杀机,包拯一把抓住赵允弼的袖子,喝道“还不速速退去!”

    赵允弼冷冷的看着赵曙,说道:“你何德何能?”

    赵曙的面色微冷,赵仲鍼在边上说道:“您何德何能?”

    他用您这个尊称,代表着并未失去理智,但反问一句您何德何能,却直接梗住了赵允弼。

    你赵允弼有什么资格来担任帝王?

    赵允弼冷冷的道:“官家昨夜为何匆匆离去?这里面有人在……”

    这是暗指有人害死了赵祯。

    “赵允弼!”

    就在殿内的人为之变色时,外面一声厉喝,接着赵允让就冲了进来。

    赵曙的眼中多了些别的情绪,然后迅速掩饰住。

    赵允弼刚回身,迎面就是一个拳头。

    呯!

    世界安静了。

    噗!

    赵允弼倒在地上,众人愕然看着出拳的赵允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人竟然敢动手?

    还是当着新皇的面,这个事儿咋办?

    众人看向了宰辅。

    韩琦捧着越发大了的肚子,一脸正色的道:“北海郡王中了暑气。”

    众人的脸颊都在抽搐着。

    这是睁眼说瞎话啊!

    赵允弼分明就是被赵允让一拳撂倒了,你竟然指鹿为马。

    赵曙淡淡的道:“北海郡王思念先帝过甚,送回去调养。”

    这是禁足了!

    赵允让干咳一声,然后飞快的瞥了赵曙和赵仲鍼一眼,那欣慰和思念瞬间迸发,然后说道:“老夫……老夫回家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有人喊道:“还没恭贺……呜呜呜!”

    边上的同僚捂着他的嘴巴,目露凶光的低声道:“看清那是谁。”

    那是新皇的亲爹,你让亲爹去恭贺儿子,要行礼不?

    不行礼就是藐视帝王,行礼就是有违伦常。

    所以赵允让说回家是最好的选择。

    再哔哔官家会弄死你!

    赵允让走出了大殿,周围的人微微低头表示恭谨。

    这是新皇的生父,以后的身份有些尴尬,但却极为富贵。

    “沈安那边如何了?”

    宫中初定,可赵曙却觉得暗中有些不对头。

    “让李璋来。”

    李璋回来了,“陛下,外间无碍。”

    新皇登基,宫中必须要保持稳定。

    赵曙点头,“辛苦殿帅了。”

    “不敢!”

    作为先帝的表兄弟,李璋知道自己的地位会被慢慢削弱,直至当今官家找到了替代者。

    “沈安要了万胜军,为何?”

    这话是韩琦问的。

    李璋心中一紧,说道:“军中怕是有人要作乱。陛下,臣请出宫。”

    他准备去镇压那些乱臣贼子,赵曙微笑道:“殿帅辛苦许久,此事朕便让沈安去做了。”

    李璋和他并不是血亲,关键时刻他不敢行险。

    李璋黯然告退。

    赵仲鍼缓步走在宫中,身后的乔二微微弯腰,笑的就像是个刚下蛋的母鸡那般得意。

    他觉得自己捞到宝了,许久的等待终于开花结果。

    新皇上位,赵仲鍼很快就会变成皇子,以后会成为太子,而他就是太子身边得用的人。

    以后啊!以后某就能扬眉吐气了。

    王崇年近前,低声道:“小郎君,怕是有些不对呢。”

    赵仲鍼点头,“北海郡王突然发难,若无倚仗就是癫狂。可他一直隐忍至今,岂会癫狂?外间必然有人响应。”

    王崇年皱眉道:“沈待诏在宫外,就怕万胜军不听话呀!”

    赵仲鍼的眉间多了忧虑,看着宫外的天空,说道:“乔二去打听打听。”

    乔二愕然,然后应了。

    这等时候打听宫外事可是犯忌讳的,若是被人说成是奸细,谁会救他?

    赵仲鍼多半是不会的,只会说他是私下行事。

    他眼中含泪,一步一回头的往前走。

    为何小郎君会对某这般无情呢?

    他看到了笑的很傻很天真的王崇年,于是就找到了缘由。

    就是这个王崇年!

    赵仲鍼见他行动缓慢,就催促道:“快些去,若是打探不到消息,你就别回来了。”

    乔二一听腿就软了,王崇年笑眯眯的道:“还不快去?”

    他们二人在身份上并未分出高低来,所以现在就是表现的机会。

    赵仲鍼负手而去,乔二和外人勾结传消息,这些在此刻都是小事,他在关注的却不是这个。

    安北兄,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