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第840章 诱惑,挖坑

    “十年吗?”

    赵曙看着坚定的沈安,笑道:“朕知道了。”

    他没有批驳,而是选择了微笑。

    沈安告退,回到家中后,和杨卓雪说道:“十年内,我们能去长城游玩。”

    “好。”

    杨卓雪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身上,对沈安大多是敷衍。

    哎!

    满腔豪情壮志的沈安唯有一叹,然后蹲下听听自己孩子在媳妇肚子里的动静。

    “小娘子来了,小娘子来了。”

    绿毛在外面殷勤的叫喊着,随后果果进来了。

    “是小侄子。”

    果果很笃定的道:“我做梦做到了。”

    杨卓雪眉开眼笑的道:“好,要是被你说准了,回头让你侄子陪你玩耍。”

    啧!

    沈安幻想了一下未来儿子的情况,觉得怕是不容乐观。

    一个爱幻想的娘,一个活泼的过分的姑姑……

    外加一干不怎么正经的叔伯……

    “哥哥,赵五五说你又立功了。”

    果果的眼睛亮亮的,低声道:“哥哥,那个堂伯来了好几次……”

    嗯?

    沈安笑道:“那个不是堂伯,别管。”

    “那他是骗子吗?”果果觉得自己被骗了,很是生气。

    “差不多吧。”

    沈安心中冷笑,知道那位堂伯沈靡这是避开自己,想从果果的身上着手,重新挽回关系。

    “这事你别管……卓雪!”

    杨卓雪抬头,先是啊了一声,让沈安担心这个媳妇是不是一孕傻三年,然后交代道:“沈靡和我们家没关系。”

    他很认真的说着这话,让杨卓雪惊讶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沈靡和沈安兄妹是血亲,否则沈靡也别想见到果果。

    可沈安竟然不认这个亲戚吗?

    这显然不符合现在的潜规则,不过杨卓雪却不准备干预。

    这个堂伯对沈安做了什么,导致他这般冷漠呢?

    杨卓雪的脑洞打开……就在沈安小的时候,沈靡凶残的暴打他……

    官人真可怜。

    “晚饭吃火锅吧。”

    沈安喜欢吃火锅,但从杨卓雪怀孕开始,他就减少了次数,据说是担心上火。

    “不要了吧。”

    沈安最近的火气很大,手脚经常发热,晚上不用盖被子都不冷。

    “要的。”

    杨卓雪此刻觉得自家官人很可怜,就坚定的决定了晚餐。

    “郎君,有人求见。”

    沈安正在纠结晚上的火气,闻言就起身道:“那个……二梅那边还能做饭?”

    曾二梅怀孕了,但还不大明显。

    普通人家的妇人怀孕自然是要干活的,这一点不管现在还是后世都是一样。可陈洛在沈家收入不错,完全养得起一家子,所以沈安已经请了一个短期厨子。

    “还能做呢!”杨卓雪很佩服的道:“谁劝都不听,说是这沈家的厨房就该是她来管。”

    这事业心也太强了吧!

    沈安笑了笑,说道:“多注意,别让她干重活就是了。”

    “有陈洛呢,还有闻小种的伤好了许多,也经常去帮忙。”

    杨卓雪有些艳羡的道:“官人,妾身也去做做事?”

    “别!”

    沈安有些担心的道:“你想动动就在家里,多叫人陪着。”

    离生产也就是两月左右,沈安可不敢冒险。

    “果果看着你嫂子啊!”

    果果在边上偷吃零食,沈安瞪了她一眼。

    “知道啦!”

    永远元气满满的果果就是沈安最大的开心果,他到了前院时心情已经好得不行。

    等见到来客时,沈安捂额道:“你是……”

    “某李元啊!”

    高丽使者李元起身拱手,笑得就像是见到小白兔的狼。

    “稀客啊稀客,来人,上好茶!”

    沈安笑得格外的纯良,就像是一只小白兔。

    原先的使者金诚道据说被牵扯进了高丽国内的政治斗争中,他的那一派倒霉了,于是被召回国内闲置。

    这位李元是胜利那一派的人,据说在汴梁很是长袖善舞,经常饮宴。

    李元正襟危坐,可却借着眼角瞥了沈安一眼,见他笑得纯良,就微笑道:“待诏的杂学声名远播,某在高丽也是如雷贯耳啊!佩服,佩服!”

    “那只是运气罢了。”

    沈安只是笑着,心中却在猜测着这个棒槌的来意。

    “待诏太过谦逊了。”李元笑道:“某听闻待诏的书院弄出了个床子,不知高丽能否买些回去?”

    沈安挑眉,李元觉得自己的话太不婉转了,就笑道:“高丽与大宋乃是兄弟般的交情,某来到大宋之后,就强烈感受到了这些,甚为感动啊!”

    这货觉得自己的表演可以拿满分,殊不知沈安在后世看过无数精湛的表演,早就看穿了他的把戏。

    “是啊!大宋和高丽多年的交情,从前唐开始……咦,不对,那个是高句丽,早就被前唐给灭了,还建立了安东都护府……”

    李元的脸涨红了起来,边上的庄老实觉得就像是猴子屁股。

    沈安一脸愧疚的道:“看我看我,怎么就扯到这里来了呢?哎呀,倒是忘记了使者的要求……”

    李元原先是正襟危坐,现在身体却朝着沈安这边靠拢了些,高傲早就不在了。

    郎君高明啊!

    庄老实见自家郎君只是随口扯了一下高句丽的事儿就让李元低下了头,不禁暗赞着。

    至于沈安一脸的纯良,庄老实就当是没看到,免得晚上做噩梦。

    每当沈安装纯良的时候,多半是准备坑人。

    这次他要坑谁?

    李元微笑道:“此事不知待诏可能做主?若是能,某带了几个高丽女子来此……”

    他倾斜着身体靠近沈安,用那种你懂的姿态低声道:“都是处子……俏丽无双,还懂许多……待诏想想,全是您的了。”

    这是色诱!

    沈安发现李元的眼神清澈,压根就没有半点波动,心中就有数了。

    这个使者不错,至少比金诚道强。

    “啧!”沈安一脸纠结的道:“家中娘子临产……不能要啊!”

    这人果然心动了。

    李元笑道:“过后也行啊!”

    哥给你留着,吊着你的胃口,让你每日心如猫挠般的难受。

    男人就没有不爱这个的,哈哈哈哈!

    人都喜欢去寻摸同类的弱点,李元发现钱财和女人排在前列,用来打动人,几乎无往而不利。

    沈安只有一个妻子,在李元看来,这人分明就是不懂那些女人的妙处。

    他此次带来的几个高丽女子都是经过调教的,保证能让沈安感慨前面的岁月都白活了。

    “想啊!”沈安一拍桌子,吓了李元一跳,然后他苦笑道:“家岳厉害,不敢啊!”

    他把黑锅丢在了杨继年的头上,然后遗憾的道:“此事某也想,可朝中却有禁令,不许对外出售,奈何!”

    “为何?”李元对此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想再努把力,“高丽和大宋是兄弟啊!”

    辽国和大宋也是兄弟啊!可却在相互瞪眼,早些年打得头破血流,那时候可不是兄弟。

    “这床子……”沈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这床子是国之重器,高丽和辽人交好,大宋怎敢卖?就怕被转给了辽人。”

    李元心中微叹,知道此事怕是艰难了。

    “其实当年高丽就击败了辽人,不是吗?”

    沈安随口说出了让李元嘚瑟的往事,然后说道:“某还得去后面看看娘子,失陪了。”

    李元随后就回了驿馆。

    华灯初上,室内坐着三人。

    “辽人在麟府路被击败,据说有重骑?”

    李元此刻面沉如水,哪里有在沈安那里时的亲切。

    一个官员说道:“没错,一千余重骑,加上其他的,一万余骑兵被宋军击败。”

    “宋人可是派出了大军?”

    “没有,只是沈安带着的数千骑兵。”

    李元微微皱眉,“辽人衰弱了?是了,以前咱们就能击败辽人,只是辽人势大,咱们才选择了谈和。如今辽人竟然连最弱的宋人都打不过,可见是真的衰败了。”

    “辽人衰败了,那咱们是不是有机会?”

    “没错,咱们若是能夺取故土,高丽雄踞当世也不是不可能啊!”

    “某这段时日查问了许多事,辽人那边还内乱了,皇太叔谋逆,耶律洪基镇压叛逆至今……”李元心中欢喜的道:“这便是机会啊!高丽在边上看着,宋辽两国定然会大打出手,到时就是咱们的机会……”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三人相对一视,就笑了起来。

    李元写了一封信,“某写信回去,让国中知道目前的形势,若是机会来了可不能放过,高丽兴盛就在此一举了。”

    兴奋的气氛洋溢着,而在沈家,皇城司的人找上门来了。

    “某随便蒙了一下李元,高丽和大宋隔海相望,可和辽人却是邻居,大宋和辽人之间的大战不可避免,到时候高丽人若是起兵……辽人怕是会屁股疼……”

    被爆了肯定痛啊!

    皇城司来问话的密谍觉得这是糊弄人,就没当回事。

    临走前他说道:“待诏,今晚怕是有热闹看了。”

    “什么热闹?”沈安觉得日子太安逸了,缺少些刺激。

    密谍说道:“有人准备去工坊偷床子的关键东西,被咱们发现了。”

    ……

    第三更送上,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