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第1110章 今年冬天冻成狗

    “大军南下,我只担心那个盐菜扣肉的安危,你说早些派人去找到她该多好?”

    萧观音很是惆怅的以手托腮坐在案几前,一个侍女笑道:“娘娘,大军南下,宋人此次会大败,到时候陛下定然会索要钱财岁币,咱们可以让他们把那个盐菜扣肉交出来……”

    “咦!”

    萧观音一拍手,兴奋的道:“是啊!一个女子对于宋人而言不算是什么,他们定然会同意,来人。”

    “娘娘。”外面进来了一个侍卫。

    萧观音吩咐道:“把床换了。”

    呃!

    侍卫有些不解的问道:“娘娘,换什么床?”

    她的那张床很不错,而且也很新,为啥要换?

    萧观音含笑道:“换张大床,到时候那个盐菜扣肉来了,我就和她睡一块……逼着她把后面的情节说给我听……想想每日听着宝玉和黛玉他们的故事入睡,身边还有一个优雅的南国女子,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是。”

    换张床是小事,一群侍卫仆妇上手,没几下就换了。

    萧观音躺在床上,幻想了一下身边就是盐菜扣肉,自己搂着她,听她说着石头记……

    宝玉会和谁?黛玉会不会……

    “不好啦……”

    “娘娘,陛下吐血昏迷……”

    幽幽醒来的萧观音松开紧紧抱着的被子,一脸震惊。

    “为何?”

    在她的印象中,耶律洪基强硬而坚定,除去上次在雁门关大败之后吐了一口血之外,再也没见过他有软弱的时候。

    “南下大军败于韩琦和沈安之手。”

    “什么?”

    萧观音只觉得浑身发冷,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我的盐菜扣肉来不了了,好遗憾。

    “走,去看看。”

    ……

    秋风萧瑟,四野枯黄。

    但秋天也是收获的季节,农人丰收,商人赚钱……

    至于朝中的君臣,他们正在听着新任三司使韩绛的介绍。

    “……各地的粮食都在计算之中,不过许多人都提前写了文书来,说是在田间看到麦穗垂垂,老农们很是欢喜,一问都说今年是个丰收年……汴梁周边已经丰收了,远些的地方也丰收了……如今就等更远些的消息……”

    韩绛抬头道:“陛下,今年丰收已成定局,这是陛下德行的感召……臣为陛下贺。”

    “陛下德行感天动地,臣等为陛下贺。”

    赵曙呵呵笑道:“诸卿免礼。”

    对于帝王而言,丰收就是最大的褒奖,若是遇到了灾害歉收,那抱歉的很,多半是你这个帝王得罪了老天爷,老天爷降下灾难,可惜没弄死你,却让大伙儿倒霉了。

    顶缸的帝王啊!

    赵曙唏嘘一下,然后微笑道:“今年丰收既然成了定局,各地的水渠该修整的就要修整一番。”

    曾公亮说道:“官家高瞻远瞩,在我等还在沾沾自喜时就想到了明年之事,臣惭愧。”

    老曾的马屁不错,众人相对一视,都为在北方的韩琦捏了一把汗。

    曾公亮在这段时日里可是亮点不断啊!

    但凡是官家首肯之事他就赞同,谁敢反对他就跳出来呵斥驳斥,一时间君臣其乐融融,但背后许多人都说老曾是奸臣。

    奸臣不奸臣的咱不说,可看看陛下那享受的模样,老韩在北边但凡犯错,这个首相职位大抵就要换人了。

    众人又看了包拯一眼,这位才经历过弹劾风潮,如今看着越发的沉稳了。

    只是看着老包手里的象牙笏板,大伙儿都觉得脑门子有些发寒。

    这位可是真敢动手打人啊!一笏板就把林中打抽抽了。

    赵曙也看到了大家的目光,不禁嘴角抽抽,想起老包要是哪日和韩琦发生了冲突,这二人多半是要来个全武行……

    一个是体胖,一个是脾气暴躁,两个老汉拎着笏板斗殴是个啥场景?

    画面太美,赵曙不敢想。

    不过想到韩琦,他不禁就生出了些担心来,“北边的战事该有结果了吧?”

    群臣低头,“是。”

    曾公亮盘算了一下,“陛下,怕是该来了。”

    包拯出征过,所以知道些东西,“陛下,辽人是偷袭,粮草定然带的不多,所以要速战速决。两军对垒,最多几日就决出了胜负,臣算过时日,快马禀告的话,就在这几日。”

    赵曙微笑点头,觉得轻松了些。

    可曾公亮却觉得老包是在和自己争宠。

    韩琦一旦在北方犯错,首相之位是谁的?

    舍我老曾其谁啊!

    你老包要想来争一番,那就别怪老夫无情了。

    曾公亮含笑道:“某以为当在明日。”

    他在家里精确计算过脚程,甚至还找了武将来估算,就是为了在赵曙询问时能精准的回答。

    你老包没这么细心吧?

    包拯看了他一眼,看到了不屑,心中的那股子气就鼓起来了。

    老夫怕你吗?

    天不怕地不怕的包拯昂首道:“老夫以为就在……今日。”

    说完他就后悔了,他刚才是想说明日的,可曾公亮先说了呀。

    这个狗曰的曾公亮,被他抢先了啊!

    那咱只能说是今日,只是今日……难啊!

    他心中纠结,而曾公亮却微微一笑,说道:“臣见陛下神色忧郁,可是担心北方之战吗?”

    赵曙点头,“辽人出动了大军,几可灭国,大宋去的多是步卒,朕虽然不懂战阵,可却知道步卒先天势弱的道理。敌骑只需猛烈冲阵,我军怕是要用血肉来挡啊!当初出兵前,沈安说此战必胜,还说了几点,首要还是弩阵。”

    弩阵就是大宋君臣的贴身小棉袄,若是可能,赵曙恨不能晚上睡觉都抱着弩弓睡,只是高滔滔大抵会把他赶出寝宫。

    “是啊!”曾公亮热情洋溢的道:“陛下,有沈安在,此战臣是不担心的。”

    包拯知道他夸赞沈安就是为了贬低韩琦,不禁微微摇头。

    “沈安虽然年轻,不过陛下,他却已经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而且还从未败过,臣以为有他在,大宋就输不了。”

    赵曙心中满意,笑道:“是啊!这也是朕让他去的缘故。”

    欧阳修突然说道:“陛下,臣有个担忧……若是韩相一意孤行怎么办?”

    老韩性格跋扈,脾气暴躁,若是他觉得自己就是名将,不听沈安的建议怎么办?

    这是个问题啊!

    赵曙皱眉道:“那样的话,朕就难以安心了。”

    他本不想派韩琦出去,可老韩都要撞柱自尽了,他能不答应吗?

    答应是答应,他把沈安提溜出来去跟着,就是担心老韩犯错。

    韩卿啊!你真不是名将的材料,还是好生为朕看着朝堂吧。

    他心中暗叹,想到了一种可能,就问包拯:“包卿如何看?”

    作为最了解沈安的人,包拯在此事上最有发言权。

    包拯犹豫了一下,说道:“陛下,臣以为……若是韩相做出正确的决断还好。”

    正确的决断沈安肯定不会吭声。

    赵曙点头,“若是错误的呢?”

    “他……”包拯想着那些可能,最后只剩下了一种,“沈安这孩子吧,纯良,而且对陛下忠心耿耿,对大宋忠心耿耿,对……”

    赵曙满头黑线的看着包拯在为沈安吹嘘,不禁干咳一声,示意他赶紧说正事。

    可包拯前面的吹嘘可不是白费的,他说道:“若是韩相做出了错误的决断,沈安定然是不听的。”

    赵曙欣慰的道:“这就好。”

    沈安不听就好啊!

    欧阳修觉得不对劲,“可韩相若是一意孤行呢?”

    是啊!

    老韩可是有这个传统的,当年为了让赵曙能成为皇子,他可是揪着先帝的衣袖不放,就差用口水给先帝洗脸了。

    赵曙又忧郁了起来,可韩琦对他而言有大功,他也不肯责罚。

    “韩卿性子耿直,就是……不听劝。”

    他抬头看着包拯,“沈安会如何?”

    沈安那小子在这种时候可会有办法?

    包拯一脸的纠结,让人觉得这事儿大抵是没戏了。

    “陛下,沈安……沈安怕是会和韩相说道理……”

    沈安会说理吗?

    多半是会一棍子把韩琦打晕吧。

    曾公亮有些牙酸,觉得说谎的包拯就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

    这世间能让包拯说谎的人屈指可数,沈家兄妹就是其中的两个。

    “明日就有消息了。”

    他觉得能压包拯一头也不错,至于沈安会怎么和韩琦争斗,那和他没关系。

    包拯的眼皮子跳了一下,暗骂曾公亮的锲而不舍,但他却不会退让,就说道:“今日就会有消息。”

    曾公亮淡淡的道:“这信使的脚程都是有数的,提早一日,那苦头可大了去……”

    报捷的信使脚程都是有数,每日跑多少距离,在哪个驿站歇息,这些都是出发前安排好的,不会乱。

    也就是说,这时日几乎都固定了。只有往后,没有往前。

    不过包拯竟然往前定在今日,曾公亮不禁暗自佩服。

    老包,别怪老夫啊!

    包拯面色微冷,不想再搭理老曾。

    可曾公亮却得势不饶人的道:“要不咱们下个注?小赌怡情嘛!”

    上面的赵曙板着脸,觉得当着自己开盘的事儿太离谱了,不过他也想下一注。

    赌博对于宋人而言就是个爱好,老少皆宜,妇孺都喜欢。

    包拯心中一叹,觉得曾公亮太嘚瑟了,“赌什么?”

    曾公亮笑呵呵的道:“你和司马光赌今年不用冰,如今秋高气爽,算是了结了,不胜不败。要不咱们就赌赌冬季吧,今年冬季不烧炭盆……”

    包拯没有丝毫犹豫,点头道:“好。”

    “包相爽快,豪爽,哈哈哈哈!”

    曾公亮觉得自己必胜,想到包拯在今年冬天裹着棉被在家里的场景,不禁就想捧腹大笑。

    可这是在御前啊!

    他只得收了些,但大笑却是忍不得了。

    随后就各自散去,回到政事堂后,欧阳修抱怨道:“赌什么不好?偏生要赌这个,到时候冻的……沈安是怎么说的?对了,冻成狗,到时候冻成狗就好了。”

    曾公亮微笑道:“小事罢了。”

    包拯板着脸不说话,不过已经在想着对策。

    等沈安回来后,让他弄些棉袜棉裤什么的,回家把自己包裹起来,那暖和的……

    一直到下衙,消息依旧没来。

    曾公亮微笑着和包拯走出政事堂,说道:“老夫家中还有些棉被,包相若是要的话,只管开口。”

    包拯板着脸道:“还早着呢!”

    呵呵!

    曾公亮呵呵一笑,两人出了皇城。

    回到家中后,他吩咐道:“去,把家里那几条新被子送去包家。”

    管事问道:“阿郎,送这个不合适吧?”

    宰辅之间送礼不能送棉被吧?这很丢人的好不好。

    “只管送去,今年的冬天,包拯就要裹着棉被看书了,哈哈哈哈!”曾公亮得意的笑声回荡在书房里,他仿佛看到了包拯在冬天的狼狈,特别是吸溜着鼻涕……哈哈哈哈!

    管事带着棉被一溜烟去了包家,送上礼物之后拔腿就跑。

    不跑不行啊!他担心包拯发飙,到时候一笏板抽死自己。

    ……

    教主,生日快乐。

    感谢书友‘大猫二猫三猫’打赏果果小朋友……打赏成了盟主,下午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