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第1712章 夕阳无限好

    哪怕大辽的优势在节节衰退,可也不能让耶律洪基从游猎的步伐中停下来。

    南方的大宋只是感觉有些冷,可北方的大辽却已经冷的受不了了。

    耶律洪基带着人在围猎。

    这是入冬前的最后一次捕猎。

    山林中那些吃的一身肥膘的兽类被驱赶了出来,然后骑兵驱赶绞杀。

    耶律洪基连续射杀了一只虎、两头羊之后,满意的道:“晚饭朕要吃虎肉,烤来吃。”

    边上有臣子建言道:“陛下,虎肉腥膻,还粗糙,您不如……”

    马鞭挥过,这名官员的脸上多了一道鞭痕。他惨哼一声,低下头道:“臣妄言了。”

    耶律洪基冷漠的看着他,“朕要做什么……难道还得听你的摆布?”

    “臣不敢。”官员浑身颤栗着。

    耶律洪基冷哼一声,“朕在大辽就是龙,龙腾于九天之上。而虎乃山林之王,合该给朕进补!”

    边上的官员们都附和了起来,一时间耶律洪基仿佛化身为神灵在世间的代言人,下一刻就要变成一条龙,跑云层里去撒泡尿。

    在民间的传说中,下小雨是龙打喷嚏,大雨就是龙睡觉流口水,超大超大型的瓢泼大雨,那多半是龙在愤怒的嚎哭。

    所以在耶律洪基发怒时,没人敢去触碰他的龙威。

    “回去!”

    终究性子被打扰了,耶律洪基带着人马回去。

    晚上一顿烤虎肉吃的他浑身燥热,随后有侍从带着两个少女来了。

    “陛下,这是附近部族里的处子。”

    侍从把两个战战兢兢的少女推过去,“臣等去仔细挑选过了,没有体臭,也没有缺陷。”

    耶律洪基看了这两个少女一眼,脑海里全是厮杀。

    让人厌恶的宋人不断在挑衅大辽的威严,该弄死他们!

    朕该主动攻击!

    大帐外,侍卫们听着里面的惨哼,却没有一点惊讶。

    大辽必将在朕的手中重振雄风!

    啊!

    帐篷里传来了一声惨叫。

    ……

    三日后,耶律洪基出现在了中京城。

    “有何急事,非要让朕回来?”

    留守的官员被当头喝问,急忙说道:“陛下,析津府那边的消息。”

    耶律洪基冷冷的道:“看你失魂落魄的模样,定然就是坏消息。是了,沮丧的人总是会带来坏消息,等朕进了宫中之后再听。”

    一路进宫,萧观音带着人来迎接。

    她低着头,能看到白嫩的脖颈,以及一头乌发。

    耶律洪基的目光越过她,盯住了后面的耶律浚。

    “太子在想什么?”

    这是耶律洪基近几年来第一次主动提及这个儿子的地位,以前他一直称呼这个儿子为‘浚儿’

    早在数年前,耶律洪基就册封了耶律浚为太子,那时的他雄心勃勃,觉得这个儿子就是上天赐予自己的最好礼物。

    耶律浚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不但勤奋好学,而且箭术出色,颇有尚武之风。

    这样的儿子让当时的耶律洪基很是欢喜,于是早早就册封他为太子。

    时至今日,这对父子已经渐行渐远。

    耶律浚颤抖了一下,说道:“臣并未想什么……”

    萧观音干咳了一声,耶律浚改口道:“不,臣在想陛下远行辛苦。”

    耶律洪基看了萧观音一眼,冷笑道:“你教的好儿子!”

    他大步走了,留下萧观音母子呆立原地。

    “娘娘,回去吧。”

    侍女在劝,萧观音苦笑道:“许多时候,我更希望自己是一个平凡的百姓,和自己的官人,和自己的孩子平凡的生活着。”

    “娘娘慎言!”侍女看看左右,耶律洪基的人还在呢!

    可萧观音却不管不顾的道:“权力之下,夫妻成为对手,父子成为敌人,这样的日子不是我想过的,真不是我想过的……只求他放过我们母子吧。”

    侍女急了,就给耶律浚使眼色,让他劝一劝。

    可耶律浚已经被耶律洪基的威严和冷漠给吓住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个。

    “陛下召集人议事了。”

    有人出来召唤群臣。

    萧观音带着儿子缓缓回去,背影看着格外的孤独无助。

    而在殿内,耶律洪基正在大发雷霆。

    “析津府驻扎了数万大军,数万大军竟然不能抓住一个沈安,竟然任由他潜入皇城之中,还顺带点了一把火……那是朕的军队吗?不,那是一群羊!”

    “谁的罪责?”他淡淡的问道。

    有臣子出班说道:“陛下,当时有文官误杀了……几个武将,不过那些人没看好皇城,被沈安潜入。”

    这是在推卸责任。

    所以天下文官对武人的戒备和排斥都是一脉相承的。

    耶律洪基冷笑道:“什么叫做误杀?他们拎着长刀也杀不了那些勇士!告诉朕是怎么回事!”

    禀告的官员低着头,“陛下,当时皇城中起火,那些人就说是有军士监守自盗,随后纵火,就令人射杀了几名武将……”

    “果然不出朕的所料!”耶律洪基问道:“后来可是发现了沈安的痕迹?”

    他真的希望有谁能弄死沈安,当然,活擒最好,他会把活着的沈安丢进母熊的地盘,或是把他丢在狼群的外围,让他在狼群的围杀之下绝望。

    “是,陛下英明。”

    吹捧上官不只是中原的传统,这是升官发财的要诀,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

    “沈安在宫中留了字。”

    “什么字?羞辱朕的吗?他也只有这等偷鸡摸狗的本事了。”

    耶律洪基很是不屑,只是想到皇城被烧就有些肉痛。

    “是……沈安来此一游。”

    耶律洪基有些意外,随即冷冷的道:“随后没有追杀吗?”

    “他是趁乱逃了出去,随后析津府派出大军绞杀,数次都找到了他的痕迹,最后却追丢了。”

    “一群蠢货!”耶律洪基疲惫的道:“来人。”

    外面进来了一群侍卫,百官不禁畏惧的看了耶律洪基一眼。

    “去析津府,把那些栽赃的文官全数拿来。”

    这是必然的,众人心中不禁一松。

    “析津府的武将全数重责三十,令他们备战。”

    “是。”

    侍卫们出去了,耶律洪基起身道:“沈安出现在析津府,必然是打探析津府的防御,也就是说,离宋人北上不远了,朕的判断,明年宋人必将大举进攻,为此各处都要戒备,不过……”

    他深吸一口气,“不过要提防宋人的奸计,咱们全数布防于南京道,若是宋人出西北呢?”

    一个武将说道:“宋人自从夺取了西夏之后,频繁越境查探,臣以为,要提防宋军声东击西,直接攻打西京道。”

    另一武将说道:“西京道一旦有失,上京道就在宋人的马蹄之下。而且他们随即可以夹击南京道,如此……大辽就艰难了。”

    耶律洪基赞许的道:“正是如此。西京道不容有失,告诉大同府的那些蠢货,要盯紧了宋人,但凡有所发现,立即来报。”

    “是。”

    武将们轰然应诺,士气如虹,让耶律洪基很是满意。

    可文官们却显得沉默了许多。

    析津府(大宋称之为幽州)的那一次内讧,成功的让大辽文武之间的隔阂加深了不少。

    耶律洪基心中微动。

    若是以往的话,他会压下这些隔阂,用帝王的威严来让文武之间和睦。

    可那是全盛时期的他。

    现在的大辽成什么样了?

    西夏被宋人攻占了,大辽在做什么?

    束手无策。

    这样的大辽如何能服众?

    这样的帝王如何能服众?

    而数次败给了宋军更是让人沮丧,于是军心士气都受到了影响。

    大辽无敌于天下!

    这是曾经的骄傲!

    可现在这份骄傲却被宋人给击的粉碎,带来的严重后果就是辽人开始怀疑自己的霸主地位。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耶律洪基的统治期内,让他的威信不断被削弱。

    在这等情况下,他必须要有所作为。

    比如说学宋人的皇帝玩制衡,在文武之间制造些可控的小矛盾,让他们没法形成合力,如此他的帝位才会稳固。

    想到这里,耶律洪基淡淡的道:“析津府那边要多看看,盯着些。宋人……北伐的诱惑对于赵曙而言难以抵御,所以西京道要防御,但南京道才是最要紧的。”

    他说着就笑了笑,“大辽的疆土太大,以至于要处处防御,哈哈哈哈!”

    这话很是自恋,但群臣都出言附和。

    随后各自散去,几个文官走在一起。

    “以前的大辽疆土也这般大,为何不担心外敌入侵?”

    “因为那时候的外敌……咱们直接说吧,那时候的宋人唯恐咱们的大军南下,哪里敢北顾?”

    “如今宋人步步紧逼,记得以往析津府的驻军不算多,也不是去戒备宋人的,而是经常过去打草谷。如今却变了。”

    “什么意思?”

    一个官员冷笑道:“这个消息封锁了,但某知道。宋人的骑兵如今经常越境……”

    “他们越境想做什么?”

    那官员别过脸去,很艰难的道:“打草谷!”

    “宋人竟然敢来咱们这边打草谷?”

    “你说呢?”

    众人呆立原地。

    一个内侍在附近洒扫,他捶打着酸痛的后腰,突然指着天边赞道:“好美的夕阳!”

    寂静被打破。

    这些文官都是饱读诗书之辈,有人叹道:“前唐李商隐有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大辽……和这夕阳真像。”

    天边的夕阳无限壮美,但渐渐的,这些壮美被黑暗吞噬……

    ……

    第四更送上,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