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

第七百三十三章 欢迎来到某科学的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总人口1230人,其中80%都是学生……”

    “这里汇聚着当今人类文明最尖端的知识,换而言之,可以说是屹立于人类文明最顶端的学府和科研圣地,不出意外的话,霍格沃茨的知识领先全世界至少二三十年……”

    “众所周知,霍格沃茨是全魔法界、乃至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为了守护文明火种,保护未成年巫师,霍格沃茨有着完全的治安体制……”

    飞驰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艾琳娜面带微笑地朝着车厢中那些尚未入学的一年级新生介绍道,空气中,一座略缩版的霍格沃茨城堡三维全息影像逐渐成形。

    而在女孩长袍左胸口处,别着一枚银色闪闪的字母“P”霍格沃茨的级长徽章。

    级长(Prefet),这是由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或各学院院长任命的、被赋予特别权利与职责的学生。每个学院都会挑选五年级的一名男生和一名女生担任级长,他们在毕业前也将会一直担任这个职务。因此,每个学院在同一时间会有6名级长,全校共有24名。

    而另一方面,男女学生会主席通常也是会优先从级长中挑选,并且不会被撤换。

    按理来说,无论从年龄还是学历方面来说,此时的艾琳娜距离标准还差了一点点。

    但考虑到艾琳娜提前完成了一至四年级的所有书面考试,并获得全优;外加同时兼任魔药课助理教授、霍格沃茨主厨、霍格沃茨课改特别顾问;再加上一部分学校教职工成员的建议,邓布利多和四位学院长商量之后,最终决定破格任命艾琳娜为新一任的级长。

    不同于其余级长们以各自学院代表色为底色的徽章,艾琳娜要稍特殊一些。

    作为少数几个拥有多学院制服的学生,她胸口的徽章底色并非单一颜色,而是宛若去掉了图案的霍格沃茨校徽一样,被平均划分为了四个徽章只不过,其中象征着拉文克劳的蓝色图案位置此时依旧是一片空白,这让艾琳娜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当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艾琳娜和拉文克劳都没太多关系。

    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欢迎任何一名博学睿智的巫师,但这并不意味着拥有过人的智慧巫师就理应属于这里,哪怕艾琳娜掌握了门环的秘密,她也无法真正成为拉文克劳。

    除非……时光倒流,回到一年前开学晚宴上威胁分院帽的时候……

    “艾琳娜?咦,原来你在这个包厢啊,这边的新生入学指引还没有结束吗……”

    就在艾琳娜略微有些走神的时候,包厢的门忽然打开了。

    紧接着,一个有着浓密的棕色头发女孩走了进来赫敏·格兰杰。

    赫敏·格兰杰先是好奇地打量了一眼房间里的小家伙们,旋即转过头看向白毛团子,还没等艾琳娜开口询问,便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主动开口解释道。

    “你之前分给我的那几个房间编号错了,其中有个是卢娜的包厢我猜拳输了之后,那边的新生现在全归她了,所以我过来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

    “卢娜?唔……对哦!差点忘记了,卢娜今年才算正式入学。”

    艾琳娜看了看忽然出现在门口的赫敏,微微一愣,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正好我这边的入学介绍也差不多讲完了,接下来的新生试炼就交给你来继续进行下去吧我还差两个包厢就结束了,等会儿我们一起回去。”

    “嗯嗯嗯,艾琳娜赶紧去吧,男生们那边应该差不多也快结束了。”

    “记得”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好了!”

    赫敏飞快地点着头,还没等艾琳娜把话说完,半推半赶地把艾琳娜推到了门外,自信满满地拍了拍胸口,兴奋地回答道为了这一天,她之前可演练了好久。

    “好吧,那么等会儿见……”

    砰!

    随着艾琳娜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这间列车包厢的门重新关上。

    房间里只剩下赫敏·格兰杰,以及四位神色茫然、不知所措的一年级新生。

    赫敏扫了一眼神色茫然的新生们,轻咳了一声,脸色一正,抽出自己的魔杖在空气中灵活的挥动了一下,浮现出一串魔法字符,同时模仿着麦格教授的语气轻声说道。

    “新生们,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我是格兰芬多二年级的赫敏·格兰杰,接下来的新生入学试炼、教学工作将由我来接手。按照霍格沃茨的传统,在诸位入学分院前,还有一次小小的魔法试炼。当然,不用担心,这并不会影响你们之后在学校的生活……”

    赫敏一边说着,眼神里闪过一丝怀念的神色,微微一笑。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教给你们一个所有巫师都必须掌握的基础魔咒,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列车抵达霍格莫德车站,你们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去练习”

    她的目光在新生们之间游弋了一下,抬了抬手中的魔杖,笑着说道。

    “现在,请抽出你们的魔杖,跟着我的动作一起念……”

    …………

    与此同时。

    霍格沃茨城堡旁,学院都市A区。

    “荧光闪烁!”

    伴随着清晰地咒语声,一抹柔和的白光出现在了魔杖前端。

    紧接着,宛若一团轻飘飘的柳絮从魔杖前端飘了出去,在空气中晃晃悠悠地打着转。

    “简直难以置信,你们击碎了梵蒂冈那些家伙们毕生的信念……仅凭意念,凭空创造出光源,这就是传说中的魔法么,实在是太奇妙了!太有趣了!”

    科尔莫洛夫一脸赞叹地看着面前的光团,手舞足蹈地说道。

    作为最后一批从前苏联撤离的学者,倘若抛开昨天下午的那一连串传送、安置,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差不多才算是科尔莫洛夫正式接触魔法世界的第一天。

    “这不过是最浅显的魔法罢了,任何一个巫师都能轻松施展出来。”

    盖勒特·格林德沃咧开嘴笑了笑,优雅地回答道,眼底闪过一丝隐藏得很好的轻蔑。

    倘若不是因为艾琳娜的请求,以及这群麻瓜们动用了他们一个月一次的权利,希望可以借助魔法界最顶尖的巫师智慧,共同解决一些困扰他们已久的问题,他才懒得过来。

    “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这团光可以持续一整天,你们可以慢慢研究……”

    格林德沃扫了眼那群大惊小怪的麻瓜,掏出一份契约放在桌面,不轻不重地敲了敲。

    “如果没有别的事,那么请在这份委托书上面签字确认吧顺便把你们研究的课题内容写出来,不然的话,那个小丫头可不会承认的……”

    按照此前他和艾琳娜商量好的协议,每当他完成一个“SSS级”学术委托时,他就可以向艾琳娜提出一个处于合理范围内的要求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不那么过分的要求。

    当然,倘若接取了任务之后,超过半个月没能完成,那么就是他欠艾琳娜一个愿望了。

    “呃,等等,阿波卡利斯先生……还有最后一小步,还有个小小细节需要完成。”

    科尔莫洛夫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

    只见这位中年学者猛地站起身,与周围几名同事们交换了一个兴奋的眼神,几个人一起把四五个写满了各种数字、公式的移动小黑板推到了盖勒特·格林德沃面前。

    “您看啊,您现在利用魔法在三维世界之中创造出了光。按照您之前的说法,巫师在施展魔法的时候,只需要凭借思想就可以完成,刚才您也知道了,光是有速度的……”

    “没错,所以呢?难道你需要我帮忙计算它么?”

    格林德沃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看了一眼面前的黑板。

    只见科尔莫洛夫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十字交叉箭头,其中一边写着时间,另一边则写着空间,并且从零点往外拉出了长长的图形,上面标注出了一串数字。

    “不不不,光速我们已经知道了……”

    科尔莫洛夫搓了搓手,满怀期待的看向格林德沃。

    “这里是空间轴,这里是时间轴,您不妨把您创造出来的光点想象成这上面正在飞快前行的一根线条,我记得您此前说过,魔法可以产生出不同波长,我是说不同颜色的光束……”

    “没错,这也不难,所以你们是想要什么颜色的光点么?”

    格林德沃微微扬起眉毛,慢悠悠地说道,举起魔杖。

    科尔莫洛夫飞快地摇着头,指了指身边那一列长长的公式和图形。

    “不,不用那么复杂您先仔细看看这些公式和推理,然后试着在脑海中交换一下时间轴和空间轴,让光速归零也行,总之施展出一个光点,看看会有什么效果……”???

    格林德沃手中的魔杖一僵,表情困惑地转过头。

    如果说是转换咒,亦或者是稍微高阶一点的光亮咒,他倒是很清楚。

    但是……

    转换空间轴和时间轴?让光速归零?

    这个麻瓜,刚才在说什么东西……某种奇怪的外语吗?

    看了一眼陷入沉默的巫师,科尔莫洛夫眨了眨眼睛,想了想解释道。

    “唔,对了,其实就是把这条光锥放平这对于您来说,应该不难理解吧?其实就是想一想而已,这个概念化的东西,仔细想来可能也就只有魔法可以复现了。”

    “???”

    格林德沃嘴角抽搐了一下,沉默了几秒之后,缓缓说道,

    “关于这个事情,我还需要准备一下,魔法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要不,你们今天先换个要求吧,譬如说帮你们暂时变年轻几岁、或者是……”

    “抱歉,阿波卡利斯先生,倘若是关于个人方面的需求,我们还是不必了。”

    科尔莫洛夫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想了想说道。

    “要不您去学院都市B区那边看看,我记得阿厉克赛先生他们那边好像也有一个简单的小问题需要解决,他们好像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测量会破坏量子波函数”

    “……这样啊,我明白了。”

    格林德沃抬起手,划掉那个【光亮咒改良委托】,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应该可以开始考虑要怎么去满足那小丫头的愿望了。

    难怪阿不思那个家伙在听到他接下委托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神色,这些麻瓜脑子里面的想法实在是太疯狂了,还好他今年不用如同那些可怜的学生们还要去上麻瓜们的课。

    但愿今年霍格沃茨的那些小家伙们,不会哭得太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