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

第九百九十三章 魔王之名

    赫奇帕奇女生宿舍。

    艾琳娜和汉娜的专属豪华卧室。

    一个不算漫长的故事终于快要讲到了尾声。

    “……没错,此时此刻,我们脚下还沉睡着数十亿金加隆……”

    “……小矮星彼得当然不是无辜的,但他也没那么大本事搅动魔法界……”

    “……霍格沃茨为一千多万前苏联人提供了土豆援助……”

    “……魔法与非魔法融合是无法避免大趋势,为此我们召集了全世界最顶尖的巫师、学者……”

    “唔……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一旦听到就没有任何可以退后余地了……”

    艾琳娜短暂地停顿了几秒,环视着房间中另外几名小女巫。

    “如果出现泄密,亦或者是更加严重的情况……轻则记忆抹除,重则人间消失”

    赫敏琥珀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你说吧。”

    而在她身侧,抱着独角兽玩偶的卢娜也是同样的期待神情。

    至于那只挂在她身上的“树袋熊”更是不耐烦地开始摇晃着艾琳娜的肩膀。

    “别卖关子了,艾琳娜!你之前可是发过誓的,你说过要一直陪着我走下去。你之前明明答应过我会把一切告诉我,并且让我陪着你一直任性下去……你现在可是在坦白从宽的补救阶段哦”

    “类似的话,你好像之前也和我说过哦?在梳理魔法史的时候”

    赫敏的眉毛轻轻挑动了一下,意味深长地扫了眼挂在艾琳娜身上的铁憨憨。

    “……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环境是好是坏、健康或是疾病、成功或是失败从此刻开始,直到时间尽头。我记得当时好像你已经问过我一次了吧?我一直有好好遵守承诺,但是你……”

    “弯角鼾兽”

    卢娜紧了紧怀中的独角兽玩偶,认真地盯着艾琳娜,轻声嘀咕着。

    “呃”

    咕噜。

    艾琳娜看了看周围,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

    早知道她就继续好好讲故事了,在中间插入警告提示干什么?!

    相比起当年被沉湖的梅林,如果眼下处理不好的话,她的下场可能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万幸的是,她还有可以转移赫敏、汉娜、卢娜三人注意力的内容。

    “……好吧。我明白了。”

    艾琳娜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小女巫们,从胸口取出了一摞塔罗牌放在桌边上。

    “在过去的两个多世纪中,魔法界和非魔法界经历了两次战争两次世界内的战争肉眼可见的红利已经瓜分完毕了,无论是非魔法界亦或者是魔法界,双方都很难开启第三次全面内战。但是人类欲望是无穷尽的,搜寻猎物这项本能可是根植在每个人心中的血脉记忆……”

    “而另一方面,随着时间推移,魔法与非魔法世界间的壁垒愈发薄弱。当信息化时代彻底降临,前所谓的信息传播速度迟早会让遗忘咒无法继续维持秘密,巫师和麻瓜互不干涉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这时,赫敏眼皮猛地颤了下,她抬起头看向艾琳娜。

    “巫师和麻瓜会开战?!”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战争……从未停止。”

    “嗯?”卢娜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不安地看向艾琳娜,“这是什么意思?”

    她无法理解“战争”为什么会爆发,但她知道这个词一旦出现,就会死很多很多人。

    “资源。至于延续,应该是中世纪那段被埋葬的魔法史,是这样吧?”

    这一次,反而是汉娜主动为卢娜解释了起来。

    她看了眼艾琳娜的表情,一边在脑海中搜寻着记忆,慢慢说道。

    “我在酒馆里听大人们说过,《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的存在就是为了防止麻瓜窥探魔法,人人都希望可以用魔法解决问题,如果让麻瓜们意识到周围有许多巫师,世界会乱套的。”

    “是啊,肯定会乱套的,不是吗?而且,巫师也会需要麻瓜提供的便利。”

    艾琳娜赞同地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的冷意,轻声说道。

    “魔法界不存在完整的工业、农业体系,这也就意味着,巫师们的日常生活绝大部分会依赖于非魔法界的工业、农业体系。但最大的问题在于,魔法可能会让不少人产生一些糟糕的想法……”

    “所以说,你”

    “嗯,我们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希望可以让未来有所改变。”

    艾琳娜愉快地说道,抽出魔杖在身前那摞塔罗牌上轻轻点动了一下。

    “邓布利多、斯卡曼德、尼可·勒梅、洛哈特教授,唔,当然还有洛夫古德先生……以及许许多多你们认识或不认识的巫师。当其他人在阳光下生活时,我们必须在阴影中为世界而战,竭尽全力地去消弭魔法界与非魔法界之间的间隙,这样其他人才能有机会生活在一个和平、有序的世界之中。”

    “……可是,这与塔罗牌有什么关系?”

    赫敏迷茫看向那些飘在半空中的一张张塔罗牌。

    “难道你是从纸牌中看到了未来么?它们有什么特殊启示么?”

    由于选修了占卜课的缘故,在上课前她还是习惯性地了解了不少占卜相关的知识。

    在她的印象中,诸如塔罗牌、水晶球这样的特殊工具,通常也只会在预知未来时才会用到。

    “唔,他们就是未来”

    艾琳娜眨了眨眼睛,魔杖摇晃着。

    伴随着她的动作,几张主牌依次飞了出来,静静地悬浮在更高一层。

    “尼可·勒梅(魔法师-01),纽特·斯卡曼德(03-女皇),阿不思·邓布利多(教皇-04),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隐者-09),吉德罗·洛哈特(倒吊人-12),奥托·阿波卡利斯(高塔-16),以及……”

    “所以,你居然是……世界?”

    赫敏表情古怪地看着下一张飞出来的塔罗牌。

    【世界-】

    塔罗牌的主牌之中的最后一张,象征着成功之门与新旧延续的结束和开启牌。

    这倒是符合她的理解,毕竟艾琳娜的臭屁和自恋她实在太熟悉了,从刚才开始她就在等待着属于艾琳娜的那张牌出现,而如今直接跳到结尾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从名单上看与之前的故事也能一一对上。

    “不,这不是我的,这是尼古拉斯爵士的哦嗯,就是格兰芬多塔楼的那位爵士。”

    艾琳娜微笑着摇了摇头,心满意足地欣赏着赫敏惊讶的神情,手中的魔杖灵巧地转了个小弯。

    “以上七位就是目前‘塔罗会’的全部核心元老,当然,我也有属于自己的主牌。你们之后还可以叫我【愚者】小姐,不过前提是你们得加入才行……作为预备役拿走三张主牌……”

    “预备役?诶,我们可以直接锁定一张主牌么?”

    卢娜有些惊讶地问道,目光在那张【隐者】上停留了片刻。

    她原本以为自家爸爸可能是个“打工人”,哪知道父亲在“组织”中的地位居然那么高。

    “嗯,不过你们暂时还不能拥有那张主牌,只是提前锁定位置罢了……”

    艾琳娜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任何一名新增的主牌或者说O5成员,在加入之前都要经过至少百分之九十的原‘塔罗会’成员参与的投票才行。毕竟,这可不仅仅是一份好听的头衔,还象征着可以调动普通人难以想象资源的权力,你们现在无论是能力还是内心,显然都还没准备好。”

    “至于你们每个人的主牌,我倒是很早之前就考虑过了……”

    艾琳娜又挥了下魔杖,三张没有被挑选的塔罗牌轻巧地依次落入了卢娜、汉娜、赫敏手中。

    “女祭司(02),战车(07),正义(11)这就是我为你们准备好的塔罗牌主牌。至于它们各自蕴含的真正意义,以及它们可能会在未来发挥出来的效果,这个得由你们来告诉我。”

    “好了,故事和卡牌讲解分发完毕。”

    艾琳娜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小翅膀们,愉快地拍了拍手。

    “由于没有通过投票,所以你们暂时没有什么特殊权利。唯一的福利就是可以拥有等同于自身卡牌的情报权限,不过这个暂时是通过我的权限来行使的……如果按照邓布利多教授他们的说法,你们现在应该算作‘愚人众’吧?不过这不重要,我们先去盥洗室洗白白吧,如果你们还有问题可以慢慢问……”

    正如同艾琳娜所预料的那样,这番狂风骤雨般的世界观冲击实在太刺激了。

    哪怕是三人中相对早熟些的赫敏在拿到卡牌后,也呈现出几分茫然失措的模样。

    这可不是她们平时在一起打闹玩耍,也不是仅仅局限于城堡中的风纪委员,从艾琳娜此前描述的那些隐藏在世界背后的暗流故事,她们很清晰地感觉到了这张卡的分量,这是可以支配世界的力量。

    更重要的一点是……

    “艾琳娜,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卢娜摩挲着手中那张女祭司,语气飘忽地轻声问道。

    “阿波卡利斯教授,他其实并不是什么帕拉塞尔苏斯先生,对吧?”

    “嗯,当然不是”

    这一次,艾琳娜没有任何犹豫,爽快地回答道。

    “我之前不说说过吗?爷爷的名字有在巧克力蛙卡片上出现的,就在邓布利多教授的卡片上。相比起奥托·阿波卡利斯这个才出现不到一年的名字,他还有另外一个更加出名的名字。”

    艾琳娜停顿了一下,颇为自豪地说道。

    “盖勒特·格林德沃。”

    “没错,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

    “其实还可以称呼我为未来的……第三代黑魔王。”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