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幽萌之羽

第1029章 跨越千年的战场

    他仿佛不小心滑入了某个动物的肠道。

    这是纽特的第一感觉,他正在飞快地冲下一个黑暗的、黏糊糊的、没完没了的滑道。

    借着魔杖尖端和魔法护盾散发出来的微光,他可以看到还有许多管子依附在这条主管道边上,向着四面八方岔开,不出意外的话,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霍格沃茨城堡地下管道网络。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迷失方向,因为中央管道明显比起周围的那些岔道要粗太多了。

    这根主滑道曲曲折折、七绕八绕、坡度很陡地一路向下。

    纽特很清楚地知道他们已经滑落到了霍格沃茨城堡地底下很深很深的地方,甚至可能不比起赫奇帕奇的地下城还要深,他可以听见邓布利多、魔法部的巫师们在他前面,当他们路过每个拐弯和岔口时,都能看到邓布利多留下的魔法印记,金红色的烙印让这黑洞洞的管道之旅变得没那么让人难受。

    几分钟之后,就在纽特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进入了某个循环魔法时,他突然落到了地面。

    水管变成了水平的,他从管口冒了出来,噗的一声跌在潮湿的大理石地板上。

    这是一条黑暗的、大得仿佛火车站台一样的石头隧道。

    在距离纽特不远的地方,邓布利多等人正在一边清点人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从老人以及斯克林杰有些疲惫,但又如释重负的表情看,这趟旅途显然比他们想象中更长,同时也更加畅通安全。

    “我们现在应该在城堡下方至少六七英里深的位置。”斯克林杰说,他的声音在漆黑的隧道中回荡。

    “嗯,不过应该还是在湖底左右。”

    邓布利多说,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周围黑黢黢、黏糊糊的斑驳石墙。

    作为霍格沃茨的校长,他与城堡之间有着某种奇妙的联系。

    倘若按照艾琳娜之前的说法,相当于是非魔法界中的特频信号通道在一定范围内,凡是与“霍格沃茨”订立服务契约的巫师,在学校信号覆盖范围之后,全都处于自动联网的状态。

    而测试信号状态,以及及时通信最好的方式莫过于……

    邓布利多看了一眼出现在管口的纽特,露出一抹心安的笑容,清了清嗓子。

    “格兰芬多,加47分;赫奇帕奇,加7分、加23分、加1分减1分;斯莱特林,加2分,加5分,加1分;拉文克劳加1分减1分,加13分、加27分……”

    …………

    与此同时。

    霍格沃茨礼堂门厅,学院沙漏处。

    伴随着一连串叮叮咚咚的宝石落下声,原本凝滞安静的气氛终于活了过来。

    “顺利抵达密室前厅,抵达人数,47人。”

    “空间状况,宽7米、高23米,未知长度隧道。”

    “潮湿、湖底、建筑群落。”

    “未发现蛇怪踪迹、未展开战斗。时间校准成功,13点27分。”

    “记录完毕,下次例行联络时间在十分钟后。”

    等待在学院沙漏边上的妖精记录员核对着宝石掉落数量,比对着各自手中的“密码本”飞快地朝着后方那些坐镇城堡区域的巫师们汇报着最新情况,随着学院分变化,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显而易见,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密室并没有超出霍格沃茨“信号服务区”。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与下方的邓布利多、纽特等人随时可以通过“学院分”沙漏联络。

    从目前的各项反馈来看,哪怕两边间隔数英里之远,依然可以做到实时信息共享。

    “非常理想的开始,这是好事情”

    格林德沃咧开嘴笑着说道,放下手中的塔罗牌,轻轻敲动了几下。

    作为一名老派巫师,随身携带塔罗牌在重大事件发生时占卜,这相当正常。

    他环视了着周围那些来自魔法部的年轻人,手中魔杖不动声色地重新放在了桌桌面上。

    “那么,剩下就看邓布利多教授了的,希望一切顺利。”

    …………

    另一边。

    霍格沃茨黑湖,休伯利安号。

    在“大阿卡纳”超远程会议魔法的支持下,发生在霍格沃茨礼堂的一切如实地呈现在了休伯利安号舰桥正中央的指挥台前方。

    虽说心中明白大概率不会出现问题,但艾琳娜依然还是松了口气。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条大蛇平时会不会有遛弯的习惯。

    倘若出现极端情况,譬如邓布利多、纽特等人在第一时间发生遭遇战,乃至于直接团灭暴毙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她暂时还没有做好接管魔法部和霍格沃茨的心里准备。

    当然,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真正的围猎这才开始。

    “保持警戒,各战斗小组开始检查武器、装备,准备出击。”

    艾琳娜平静地说道,目光在舰桥上环视着,有条不紊地发布着各项指令。

    “开启舰载声呐播放公鸡鸣叫,通知岸上各单位保持警戒。研究所那边活着的公鸡,可以暂时休息一会儿等我们的信号,三号、四号编队继续限制鱼人部落,别让他们在这时候捣乱。”

    “呃,舰长,那些鱼人可能有些劝不住了……”

    就在这时,那名妖精大副看了眼刚刚发回休伯利安号的消息,意有所指地说道。

    霍格沃茨黑湖不同于其他区域,其中除了大青鱼、大乌贼之类的水产外,还生活着相当多的水生神奇动物,而在这之中,最麻烦的无疑是邓布利多几十年前收留的那几个迁徙过来的鱼人部落。

    自从休伯利安号昨晚进入潜航模式,黑湖中的鱼人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围了过来。

    不过,在邓布利多的沟通下,它们最开始还没有表现出很强的攻击性。

    但随着时间推移,鱼人们情绪愈发不稳定起来,尤其是当它们还被告知活动水域暂时受限的情况下。

    “那些执勤巫师们手中的魔杖是木棍么?难不成你还希望休伯利安号发射鱼雷威慑一下?”

    艾琳娜瞥了眼妖精大副,轻描淡写地反问了两句。

    她当然知道这名妖精言语中的期盼,关于自由开火权的申请。

    虽然休伯利安号、古灵阁、天命集团一直处于世界阴影,但当他们出现在正面战场时,无一不是根本不讲道理的魔王军,类似于如今这样的“巡警”角色确实不是很适合不少人的心态。

    艾琳娜目光扫过站在身后那几名小翅膀,手指在指挥台上轻轻敲了敲,平静地说道。

    “天命集团清场时,什么时候要征求鱼人的意见了?”

    “鱼人们固然没有理由相信陌生的巫师,但我们同样也没有必要去顾及它们的情感,一个编队的巫师都压制不住鱼人部落,那就索性全部转文职好了。这种问题没必要问我。”

    “只要别弄出人命,剩下随便。安抚鱼人、邻里友好那些是邓布利多和纽特才会去考虑的事情……”

    …………

    斯莱特林密室,入口大厅。

    所有人的魔杖都已经抽了出来,如临大敌地盯着黑暗的前方。

    “强效……荧光闪烁!”

    邓布利多举起魔杖,低声说了一句,漫不经心地朝着前方挥动了一下。

    下一刻,一团柔和、强大的莹白色光团从他的魔杖绽放出来,黑暗如同潮水般飞速消散。

    “走吧,我们去看看斯莱特林养的那只蛇怪”

    邓布利多转过头看了眼身后的巫师们,声音中蕴含着让人安心的强大力量。

    随着周围的黑暗飞速退散,人们这才看清了这片石头隧道的全貌。

    四周的墙体、地板与霍格沃茨城堡的风格一模一样,唯一区别的地方在于墙边火炬凹槽的装饰。

    不同于霍格沃茨城堡之中那些朴实无华的灯架,隧道两边的墙面每隔五米左右位置,就会出现一个由两条巨蟒石雕盘旋而成的立柱,灰白色的大理石蛇头盯着下方的巫师们,有几分说不出的渗人。

    尤其是当斯克林杰等人逐一点燃火炬后,幽蓝色的火焰从蛇眼之中涌出,更是诡异。

    “记住,”当他们小心的往前走着时,邓布利多严肃地说道,“只要一有动静,立刻闭眼转身”

    作为走在前方的探路者,邓布利多自然要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但是倘若他没能在第一时间控制住突然从暗处袭击的蛇怪,那么他至少可以发出警示,让后续的巫师们有机会组织第二轮反击。

    近五十名成年巫师的魔力轰击之下,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生物可以全身而退。

    可是,直到他们走到拐弯处,隧道里依然像坟墓一样寂然无声。

    隧道四周除了散落一地的小动物的骨头外,没有任何活物在活动的迹象。

    “教授,那边好像有个什么东西”

    当他们快要走到拐角处时,鲁弗斯·斯克林杰突然一把抓住邓布利多的肩膀,声音嘶哑地说。

    魔杖光芒映照出一个盘绕着的庞然大物的轮廓,静静躺在隧道的另一边。

    “它是死了,还是……睡着了?”

    斯克林杰声音很轻,魔杖攥紧指向那个庞然大物的轮廓,等待着邓布利多回应。

    在两人后方,一连串的魔法光芒无声亮起,巫师们不约而同的在各自身上又加了一层魔法防护,所有人尽可能把眼睛眯得很小很小,停下脚步高举着魔杖对准前方的庞然大物。

    “显然,两者都不是”

    纽特·斯卡曼德举着魔杖,不知何时从队尾走到了最前边,仔细打量着前方的庞然大物。

    光线照在那副庞大无比的蛇皮上,透出莹莹的朦胧,在绿莹莹的蛇皮之下,隐约可以看到其中并没有黑暗的实体部分,作为当今魔法界数一数二的神奇动物专家,纽特在第一时间就认出那是什么东西了。

    “这是蛇蜕,那条蛇怪褪下来的老皮,从外观来看……它可能比我们想象中小点。”

    “小点?这家伙至少也有二三十英尺!”

    斯克林杰压低声音,不可置信地小声说道。

    “嗯,因为它现在是成年体了,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

    纽特手中的魔杖敲了敲那个空空的蛇皮,一脸认真地解释道。

    “但是根据书籍上的记录,成年蛇怪最长可以长到五十到六十英尺至于卑鄙的海尔波养的那只,据说足足有七十英尺,它甚至能轻松杀大部分火龙,所以我们的运气还算是不错。”

    “听起来算是一个相对不错的消息。”

    斯克林杰挑了挑眉,小心翼翼地绕过那张巨大的蛇皮,检查了一下周围。

    “但坏消息是,它看起来状态蛮不错的至少一点不像是千年前就存在的家伙。”

    从这里开始,四周开始出现了生物活动的痕迹,显然他们今天必然会遇到一只活的蛇怪了。

    众人在这里停留了片刻,等到邓布利多向上方发出新一轮信号,分出两名神奇动物司的巫师在这里作为接应和检查密道,另外的巫师们依次绕过蛇皮,继续朝着仿佛没有尽头的隧道深处走去。

    伴随着这张大到离谱的蛇皮出现,所有人关于蛇怪存在与否的困惑瞬间消散。

    隧道转了一个弯又一个弯。

    绝大部分人的每根神经都在很不舒服的颤抖着。

    他们既希望快点走到隧道的尽头,同时又害怕隧道真的抵达尽头。

    最后,他们小心地绕过又一个弯道,终于发现前方没有尽头的隧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结结实实的墙,上面刻着两条互相缠绕的蛇,它们的眼睛里镶着大大的、闪闪发亮的绿宝石。

    邓布利多平静地走上前,手中的老魔杖稳稳地捏在手中,清了清喉咙。

    “打开。”他模仿着不久前刚学会的那句蛇佬腔,用低沉的、喑哑的嘶嘶声说道。

    两条蛇分开了。

    石墙从中间裂开,慢慢滑到两边消失了。

    邓布利多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

    这是一间长长的、光线昏暗的房间的一侧。

    许多刻着盘绕纠缠的大蛇的石柱,高耸着支撑起消融在高处黑暗中的天花板,给弥漫着绿盈盈神秘氤氲的整个房间投下一道道长长的诡谲的黑影,哪怕是邓布利多魔杖都无法照亮最高处的穹顶。

    邓布利多站在那里,倾听着这令人胆寒的寂静。

    蛇怪是不是就潜伏在某根石柱后面的黑暗角落里?亦或者还在沉睡?

    邓布利多稳稳地举着自己的魔杖,在巨蛇盘绕的石柱间慢慢前进。

    对于他来说,上次类似的经历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甚至比起汤姆入学还要更早。

    邓布利多每小心翼翼地迈出一步,都在鬼影幢幢的四壁间产生空洞、响亮的回声。

    他眯着眼睛,一有风吹草动,就把眼睛紧紧闭上,而斯克林杰和纽特等人则缀在距离他几米之外。

    最后,当他走到与最后一对石柱平行时,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座和房间本身一样高的雕像。

    雕像紧贴在后面黑乎乎的墙壁上。

    哪怕是邓布利多,也不得不高高地仰起脖子,才能看见上面那副巨大的面孔:

    那是一张老态龙钟的、猴子般的脸,一把稀稀拉拉的长胡须,几乎一直拖到石头刻成的巫师长袍的下摆上,两只灰乎乎的大脚板站在房间光滑的地板上萨拉查·斯莱特林,霍格沃茨四巨头之一。

    而在斯莱特林雕像的长胡须上,一层明显的水渍和摩擦痕迹一直蔓延到他的嘴唇。

    同时,在雕像正前方的石板地面上,铭刻着一句话。

    “对我说话吧,斯莱特林霍格沃茨四巨头最伟大的一个。”

    这就是所谓的斯莱特林密室的传承了,至于它能得到什么宝藏……显而易见。

    邓布利多轻呼了一口气,抬起手示意身后众人停下脚步,温和平静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

    “准备战斗吧,诸位,这里就是战场了”

    “格兰芬多,扣除47分,加45分;赫奇帕奇,加……”

    好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