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东皇大帝 风轻扬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上古丹药

    “连坤师兄用心良苦。”

    何晋虽然心里觉得连坤不要脸,但表面功夫却还是做得很好,“这件事,我会好好找他聊聊。”

    “只是,他是否听,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毕竟,他所做的事情,并没有违背宗门规矩。”

    何晋说道。

    连坤摇头一笑,“何师弟说笑了,你是秋谷谷主,你亲自开口,他周东皇作为你秋谷弟子,又岂敢不听你的话?”

    “连坤师兄,现在的年轻人,可不比我们那个时候了,一个个都有自己的想法……换作以前,你我有他这能力,敢这样干吗?”

    何晋反问道。

    连坤哑然。

    如果是他年轻的时候,有秋谷弟子周东皇的造假本事,哪怕知道造假可以致富,也断然不可能像他那样干。

    那样干,虽然不违背宗门规矩,但却会得罪很多人。

    他年青的时候,就志在夏谷谷主之位,要是得罪的人多,以后给他使一下绊子,别说夏谷谷主之位,他能不能活到现在都难说。

    在宗门之内,别人不敢乱来。

    可出了宗门呢?

    难不成,你能一辈子不离开宗门?

    连坤刚离开,一道风尘仆仆的倩影飘然落入何晋住处的院子,正是刚刚从外面回来的何梦溪,周东皇的三师姐。

    “你这丫头,这一次出门走那么久,去哪里了?”

    何晋眼中带着宠溺之色,笑着问道。

    “随便出去走走。”

    何梦溪随口敷衍一声,她自然不可能跟她爹说,她是去查那个周东皇师弟的底细的,毕竟对方的梦境之说太过于虚无缥缈。

    “爹,连坤师伯来做什么?印象中,我没见他来秋谷找过您。”

    何梦溪好奇问道。

    “为你那个小师弟来的。”

    有关何梦溪称呼周东皇为‘小师弟’之事,何晋这个秋谷谷主还是知道的。

    “为小师弟来的?”

    何梦溪一怔,随即下意识问道:“难道他是来挖墙角的?想把小师弟挖去夏谷?”

    这一次前往开元星域的紫云星,她可以说是认真的查了一番周东皇的底细……这一查之下,她被吓了一跳!

    在那种修炼资源匮乏的星球,她的这个小师弟,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拥有了现如今的一身修为?

    而且,她的那位小师弟,还曾经以一身金丹修士,杀死一个初入法相之境的法相修士!

    身为法相修士,她是知道法相修士和最接近法相修士的金丹修士的差距的,那是如同鸿沟般不可逾越的差距……

    哪怕是再弱的法相修士,金丹修士也不可能有能力将之杀死。

    至少,在奔雷剑宗,在铁牢星,在恒流星域的历史上,她从未听说过有哪个金丹修士能杀死法相修士。

    这,已经颠覆了她的认知。

    正因如此,她觉得那位小师弟不能以寻常金丹修士看待,更在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无比出色。

    所以,这个时候,她才会下意识的问她爹,夏谷谷主是不是来挖墙脚的?

    “挖墙脚?”

    何晋愣了一下,旋即摇头说道:“不是。他来,是希望我去找你那小师弟说一声,让他以后别再伪造夏谷之人悬赏的东西,让人将假货卖给夏谷之人。”

    “假货?”

    何梦溪愣住,她刚回来,毕竟不知道一个月前在大半个奔雷剑宗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

    不过,随着何晋开口解释,她很快便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同时,也知道了夏谷谷主连坤这一次来的目的。

    “他……他还有这种本事?”

    何梦溪有些哭笑不得,但同时眼中也适时的闪过一抹寒光,“不过,那夏谷弟子潘一霖,竟然敢卖假货给大壮,欺负大壮?”

    “他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得知大壮被骗,何梦溪显然被气得不轻。

    “乖女儿,这件事你那小师弟已经帮大壮报仇了,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就这样结束吧。”

    何晋有些头疼,对自己的女儿,他自然再了解不过,以她的脾气,肯定会去帮大壮找回场子。

    “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做,气才能消。”

    何梦溪说道。

    “至于小师弟这次做的事情,我觉得解恨……爹,你不会真的要去找小师弟,让他别再伪造假货卖给夏谷之人吧?这事你可不能干!你要是去找他,我跟你翻脸!”

    何梦溪一脸认真的对何晋说道,而后者也连声答应,只能在心里默默对夏谷谷主连坤说‘对不起’。

    “我去找小师弟和大壮。”

    跟何晋打了一声招呼,何梦溪便又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只是,她只找到了大壮。

    周东皇,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修炼。

    何梦溪没有打扰周东皇修炼,直接招呼大壮一声,“大壮,走!跟我去夏谷找那个潘一霖!”

    “连本小姐的人都敢动,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何梦溪眸间冷光一闪,直视夏谷所在的方向,沉声说道。

    虽然,奔雷剑宗之内,同门弟子之间,不得无故动手……且不说没证据证明潘一霖卖了假货给大壮,就算真卖了,也在宗门规则之内,不得以此为由找潘一霖麻烦。

    但,何梦溪是谁?

    秋谷谷主何晋之女,而且还是独女!

    这样的身份,哪怕她真的伤了人,只要事情没有严重到一定的地步,执法堂就算抓了她,也不可能真的对她做什么。

    甚至于,执法堂最头疼的就是何梦溪、柳浪这种二代,还都是一谷之主的独女、独子。

    哪怕何梦溪和柳浪去了执法堂,执法堂的人,也是将他们当祖宗供着。

    “嘿嘿……师姐,不用了。”

    大壮摇头憨憨一笑,“小师弟已经帮我出气报仇了,大壮现在已经没有不高兴了,也不气了。”

    “你这傻大个。”

    何梦溪摇了摇头,“既然你不去,那我便一个人去!”

    话音落下,不等大壮开口,她便又迅速飞身离开了,直接离开秋谷,前往夏谷。

    何梦溪是一个护短的人。

    周东皇前世敬重她,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何梦溪的护短,给了他一种家的感觉。

    那段时间,他非常踏实。

    就好像天塌下来,都有三师姐给他顶着。

    “潘一霖,滚出来!”

    何梦溪去了夏谷以后,问清楚潘一霖的住处,便直接过去,厉声开口,声音之大,传遍一大片区域。

    “是何梦溪!”

    “潘一霖那家伙,不长眼得罪了何梦溪?”

    ……

    不少夏谷之人走出来一看,都认出了何梦溪。

    但,即便是一些夏谷长老,虽然看何梦溪来势汹汹,却也没有插手的意思,一个个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何……何师姐?”

    正在房间里面修炼的潘一霖,被何梦溪惊醒以后,脸色也是煞白一片,他本不打算出去,但想到不出去何梦溪可能直接就将他这住处都给拆了,他又只能鼓足勇气出去。

    “希望连师兄及时站出来……要不然,我肯定跑不掉这位何师姐的一顿揍。”

    潘一霖无奈的走出了房间,踏空而起,遥遥的看着立在远处空中的何梦溪,硬着头皮打了一声招呼,“何师姐。”

    “潘一霖,你可真是厉害,连大壮都敢骗。”

    何梦溪深深看了潘一霖一眼,说道:“看来,你是完全没将我何梦溪放在眼里。”

    “何师姐,您……您误会了。”

    潘一霖苦笑说道:“那件事,是一个误会。我卖给大壮的九纹竹,是真的,不是假的。我……”

    何梦溪打断潘一霖的话,淡淡问道:“你的意思是……是大壮污蔑你?”

    “我……我……”

    眼看何梦溪的目光冷了下来,潘一霖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同时觉得这一顿揍应该是逃不过去了,只希望这位何师姐手下留情,别下太重的手。

    当然,死和残废,肯定是不会的。

    这一点,他还是相信何梦溪有分寸。

    而正当何梦溪身上真气席卷而出,凝聚成一尊一丈高的巨虎法相,准备对潘一霖出手的时候。

    一道身影,飘然出现,拦在了潘一霖的身前。

    “梦溪师妹。”

    现身之人,正是夏谷谷主连坤的亲传弟子,连灿。

    连灿,不只是连坤的亲传弟子,而且还是连坤的义子,是连坤在外面捡到带回来收养的孤儿,跟连坤姓。

    连灿的年纪其实比何梦溪还要小三岁,但他的武道天赋,却比何梦溪还要高上一些,虽比何梦溪小,但修为却不比何梦溪差。

    “连灿,这件事与你无关。”

    何梦溪蹙了蹙眉,沉声喝道:“滚开!”

    ……

    周东皇并不知道他的三师姐何梦溪已经回来,现在的他,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之中。

    他炼制出来的丹药,名为‘显相丹’,是一种上古丹药。

    丹方,是他前世步入天人之境以后,在一处上古遗迹意外得到,是上古之人的心血结晶,在当时的无垠宇宙早已失传。

    显相丹,可以让金丹修士在短时间内强行凝聚法相。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布置聚灵阵,大肆吸收天地灵气,再配合显相丹的药力,让金丹显现出法相。

    “四枚显相丹,药力各入一个金丹……也不知道,我是否能直接将四神兽法相给显现出来!”

    周东皇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