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第三十二章 终南山上

    苏牧太,夸克县的一个乡,离县城最远的一个乡,交通不便,冬天雪封路,夏天洪水占道,也可以说间歇性的与世隔绝。乡卫生院就一个不大小院子,前后都是草原。季节不同,牧民们放牧的地方也不同,夏天有夏天的草场、冬天有冬天的草场。

    苏牧太乡卫生院就伫立在冬草场之上,卫生院里就院长在看家,两个护士一个医生家都是附近的,这几天要给羊剪毛,都去家里忙了。牧民们都转场去了夏草场,这边就更没人来看病了。去年冬天的时候,张凡第一次外出做手术就是来的这里,卫生院的院长见到张凡和老陈后,高兴极了,因为他家也要剪羊毛。匆匆忙忙的交代了几句就走人了。

    张凡和老陈大眼瞪小眼。住倒是不愁,卫生院里面空房子多的很,可吃饭是个问题,周边没几户人家,两公里内无人烟啊!”急啥,晚上吃饭,就去卫生院院长家,我知道在哪。现在赶紧睡会吧。老腰都颠簸折了。“

    草原的生活平静极了。别说人了,就是鸟都没有几个。“老陈,问个事。“张凡决定拉老陈一把。”今年的操作过了没。“老陈一听考试就垂头丧气,”操作过了有什么用,我年年操作都能过,“语气也不是很好。”这里,一点事情都没有,我们一起看书,一起提问。我保证今年让你考过。“”我还是算了吧!“老陈已经不抱希望了。每年的报考就是应付而已。”绝对过的,只要你听我的。别像个娘们一样,等你考上了,谁还敢看不起你,来吧,我们开始。“说完就拿出在市里买的参考书。老陈没信心,那是方法没找到,一个多年的老医生虽说是小专毕业,可每天在医院听一点,都积累了不少知识。所以现在树立他的信心,”从骨科开始。“

    一个月,没有一个病号,除了卫生院的院长,都没一个人从卫生院的门口走过。张凡他们也乐得清闲,马上要考试了,能空下时间来看书也算非常不错了。这一个月,扎扎实实的给老陈过了一遍外科,两人一个提问一个回答,过了一遍内科。张凡假假的也是一个211毕业的,大学里其它没教会,可应付考试那是长项。结合着考试参考书,划了不少重点。”这里今年一定考,记住。“

    张凡下乡期间,李亮和李辉两人,买了一些熟食去看张凡。”这小日子过的,手抓吃着,奶茶喝着,我们兄弟两还担心饿到你,专门跑来看你,结果发现我们的生活还没你滋润啊。“李辉看着张凡他们,不忿的说道。”羊肉是昨天孟克家被踩死的,大夏天不吃就坏了,分了我们一点,奶茶在夸克县缺吗?“”这样一说,我心里也平衡一点。“李辉和张凡不在一个科室,随便多了,李亮就不行了,张凡给他压力太大,随便不起来。

    “赶紧的,羊肉配烧鸡。开始造吧。”一个多月都没见过几个人,猛然的,自己同事的到来,让老陈特别高兴。几个人边吃边聊。“你们复习的怎么样,我和老陈今年不出意外,应该都可以过。”最近的学习收获很大。“我说个不要脸的话,要是真考过了,我就拜你为师。”陈启发很严肃的说道。

    “咳咳咳!”李亮被老陈给吓到了,这还是老陈吗,还是哪个阴阳怪气的老陈吗!

    “别,你能过就行了,拜师什么的就严重了。”张凡拍了拍胖子的后背,脸都憋红了。

    老陈再没说话。李辉说道:“不知道,心里没底。”顺了一口气,李亮就说道:“好了,刚一下子给吃气管里了,张哥在科室见天的看书,我也就跟着看,不过心里也是没底。最近,科里你们都走了,病号也留不住,真的没意思。”

    “时间不多了,抓紧做题吧。争取今年都考过。”

    夸克县县医院。随着农忙开始,外伤就多了起来,不小心镰刀砍的,收割机弄伤的,每年的这个时候也算外科最忙的时候。石磊人精一个,一看邹平山把外科能干活的两个,给弄去驻村了,他就开始玩起心眼了。外科努尔不顶事,吐逊以前就和石磊较劲,现在石磊成副院长了,让他当科室副主任,他认为那就是在羞辱他。剩下就是小猫两个,老鼠都抓不了。”班长,最近医院比以前有起色多了。还是你的水平高。我寻思着我们怎么也要赶上你的步伐不是,这几天我想去市医院学习几天,还得麻烦您给联系联系,市医院你说话管事。“石磊脸不是一般的厚,虽然是低身下气,可是他挖了一个大坑给邹平山。

    邹平山内科出身,而且一直待在市区,对县里的情况不了解,听石磊一说,也挺得意,”只要愿意进步,组织是非常愿意帮助你进步的。我马上就联系,你明天就去。“”你还是组织!哪我就等着组织怎么哭!“出了门,石磊得意的笑了。

    农忙高峰到了,小麦成熟后,农民就得趁着夜色开镰收割,白天太热。黑白颠倒,就容易造成丢蹲打瞌睡的事情容易出事故。邹平山年纪大了,多年二十四小时的值班,使他得了失眠症,睡觉的靠安眠药。电话响了好几次才把他惊醒,院办的电话,他一肚子的怒火,”怎么回事。“”院长,医院来了一个被石碾子砸伤的病人,在急救科。现在怎么办。“今天的总值班是药剂科的主任。

    “外科的人都死绝了吗?”邹平山一肚子的气,一个外伤就TN的给老子打电话。

    “努尔和吐逊的电话打不通,张凡和陈启发下乡了,就剩两个新来的,处理不了啊。”今天正好是杨成明值班。跖骨骨折,他摆不平。

    “石磊呢,他不是外科的吗!”

    “石院长不是被派出去学习了吗!”一个院长,手下处理不了的事情,就得他来处理。没办法,他得联系上级医院的医生来做手术。以前这种事情,老陈就处理了,做不了,哪就叫上级医生,他有固定的医生,这是有好处的。而邹平山内科出身,对外科潜规则不是很清楚。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联系了一位医生,大半夜的谁都不高兴。

    手术是做下来了,可第三天,病号高烧,术后疏忽,给弄感染了。外科就剩下杨成明和李亮值班,一人一个二十四小时,虽然也没啥事,就是值个班睡个觉,可杨成明心里不舒服,怨气一升,就不好好工作,结果术后未及时换药,给弄感染了。态度又不好,这一下惹毛了病人家属。 睡了吗?睡了!睡毛睡。起来嗨!然后我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