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第三十三章 坑,无处不在

    家属闹事,医院级别不同,情况就不一样。县医院对闹事毫无办法,要是家里人多势大的,直接就给你把门封了。这家兄弟就七八个,亲戚那就更多了。麦子也收了,闲着也是闲着,就跟着去县医院闹事。邹平山这几天给弄得灰头土脸,你给人家讲法律人家给你玩无赖,他又是刚当上院长,威望不足,保卫科的听调不听宣,病人家的几个女人,都快把指头塞进他嘴里了。

    怎么办!赔钱,转院。几个村妇就把他弄崩溃了。惹不起,躲得起。误工费、营养费、住院费都赔给了家属,就这都不愿意。好不容易送走了,结果县政府又打电话。这事情被人给举报了,说是县医院误诊出了人命,家属联合一个村子里的人已经去市委上访了。看热闹不怕事大。

    稳定压倒一切,有人要上访不是小事,就赶紧找邹平山来询问。康桦刚上任一年多,巴图出事对她影响不大,可心情也不好。医院出事就更生气了,举报的人还说他邹平山欺负新来的大学生,让外科的张凡去下乡蹲点,那直接就火冒三丈了。“怎么回事。”康桦语气不好。

    “外科没处理好,感染了,就转院了。~”邹平山还觉得委屈的不行,而且现在他想推卸责任都没办法推卸。副院长被他派出去学习了。努尔给自己已经打退休报告了,吐逊痔疮犯了去市里住院去了。他一个内科正高,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能每次来病号就去上级医院请医生吧。哪自己这张脸还有地方放吗。

    努尔是被巴图的事件给吓到了。他一想,算求不干了,反正年级也快到了,就打起了退休报告。吐逊一听外科出事,他就去市里住院。

    “为啥不请假?”

    “请了!“

    “和谁请的假!”

    “我们科的主任努尔。”

    “他为啥不承认?”

    “可能又喝醉了,你等他清醒了再问!“这就是邹平山和吐逊的对话,当时邹平山就把电话给砸了。这都什么人啊。

    康桦本来就对他有意见,你走门路当院长,哪是你的本事。可你管理不好医院还欺负张凡,那就得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为啥三只眼了。她已经下意识的觉得张凡是她的人,“这是一个县级医院,一个骨折你就请上级医生,最后还请出事情来,哪要这个医院干什么!要你这个院长干什么。你能不能干,不能干给我走人。有本事的人天下一层呢,你以为缺你就不成了吗?”办公室大门是开着的,康桦也有做样子给人看的嫌疑。老娘发火还是很可怕的,你们要小心。

    邹平山最后是发着抖,走出了县政府的大门。后悔的直锤胸,好好的一个内科主任不干,跑到这地方来受气。他在市医院也算有一号,就是院长也不会这么对他说话。多少年了,今天真的差点气的背过气去。特别是最后那句话,让他老脸直接没地方放,“你乘早把张凡请回来,上级领导还等着他要看病呢。”

    石磊举报完以后,就在市区呼朋唤友的去喝酒。他就是一心想给邹平山找麻烦,让他丢掉威望。县医院不能像巴图的时代,院长搞一言堂,不然要他这个副院长何用!

    苏牧太乡卫生院,张凡他们今天终于开张了。一个多月了,除了哪天李亮他们来了一次以外,再没见到过人影,苏牧太是个蒙人聚居地,信仰喇嘛教。有个据说是从西海省佛学院毕业的活佛长期驻扎在苏牧太。这天这位活佛不知道怎么了,疼的是死去活来,躺在地下打滚。

    幸好被还愿的牧民发现,送到了卫生院。“肠梗阻,闭襻性肠梗阻,得做手术。”张凡体检完了说道。

    “送到县里去?”卫生院院长孟克问道,他在卫生院的角色比较多,麻醉师兼着外科医生和院长。另外一个是内科,两个护士主要干的是助产师的活。

    “在这就做了,送县里多麻烦。你能麻不,这人的家属呢。”活佛和孟克有点亲戚关系,“能麻。没啥亲戚,我就能做主。”

    “不是,你置气也不能拿自己的前途开完笑。咱是骨科大夫。”老陈有点担心的说道。任何原因引起的肠内容物通过障碍统称肠梗阻。它是常见的外科急腹症之一。有时急性肠梗阻诊断困难,病情发展快,常致患者死亡。水、电解质与酸碱平衡失调,以及患者年龄大合并心肺功能不全等常为死亡原因。

    “你是骨科大夫,我可没说我是骨科大夫,这手术简单,你拉钩,放心吧,我还没傻呢。”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切除、分离,行梗阻部位远、近端肠管侧侧吻合术,OK,关腹。老陈虽然多年不搞普外,可当个一助还是没有问题的。

    “普外的手术,你都会做!“惊讶,太惊讶。

    术后第二天,活佛清醒了。他不太会汉语,通过孟克翻译,就是特别感谢张凡,而且说张凡具有慧根,并把一串蜜蜡送给了张凡。据说是藏省的一位得道高僧开过光的。看着蜜蜡,孟克眼馋的直流口水。

    “县医院打电话让你们回去。”孟克通知张凡和陈启发。苏牧太没移动电话的信号,只能靠座机联系。风大的时候吹断电话线,就靠喊了。“我们灰溜溜的来,不能灰溜溜回去,”老陈气咻咻的说道。

    “行了,快走了,再一周就考试了,还说我别置气呢,你倒开始置气了。走吧。”

    “这不是一回事,这是面子问题。”嘴里喋喋不休,可也没停留。

    “明年再来不来了啊。明年我家还得剪羊毛啊。”告别了孟克。两人搭车去了县城。

    邹平山被康桦收拾了一顿后,气焰直接给扑灭了。他也发现了,医院的事情问吐尔逊这种外行纯属找抽。那就开始一个一个的谈话吧。先从内科开始,他的强项。一点点的了解后,才知道为啥巴图重视张凡了。张凡就是外二科的编外主任。他已经准备等张凡他们到来后,好好安抚一下,不能总请上级医生来做手术吧。他实在是害怕哪天康桦发飙,把他给撤职了,再回市医院可没他的内科主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