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189 抱歉,我要去做手术!

    街头打架,就怕十七八岁,二十刚出头的小子,或者就是四十来岁的中年壮汉,前面一个是愣头青,大多数都是控不住自己,打架打出重伤的,大多数都是失手造成的。而后一个就可怕了,因为经历过很多很多事情,已经有点看破社会或者心已经黑了,不怜惜自己更不会怜惜别人。这种人打架要是出事就是出大事,因为往往这些人下手就是奔着人命去的,粗暴直接!

    从打架住院的伤者可以出来,年轻人之间的打架受伤,看上去非常的惨烈,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浑身血迹,其实问题不是很大。

    而中年人打架几乎没多少外伤,可受伤的地方,就是能致命的地方,这种半老茬子,体力开始衰退,经验却很丰富,这种人打架几乎没有说是失手或者过失杀人的,什么地方致命就往什么地方招呼!

    朱兵刑警出身,几乎每周都有搏击训练,对面来了四五个人,一般情况这种人拿朱兵是没办法的,就算打不过,朱兵也能脱身,可今天不行,他不能跑,因为身后有他心中的女神!而且又喝了好几瓶的啤酒,动作还是有点迟缓。

    这些人废话不多,却很狠辣,一言不发,上来就打。打架其实也就几十秒的事情,朱兵连踹带推的打翻了好几个,可人家毕竟人多,就在朱兵转身的时候,被他用鞭腿劈倒的花胳膊,拿着攮子直接送进了朱兵的左胸。然后连看都不看,一伙人就呼啸而去!死活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逃离!

    路任佳急忙的进到包厢,跑的气喘吁吁,一边跑一边给她的爸爸的秘书打电话,然后进门就说道:“张凡,有人对我耍流氓,现在他们在纠缠朱兵呢,你们快去帮帮他。”然后对着电话里又说道:“景色王朝KTV,快点来,他们人很多。”

    张凡一听,就赶忙起身出去了,虽然张凡身手一般,可总能劝架不是。张凡起身出门,几个女生也跟着出来了。

    张凡快步走过去的时候,走廊远处的朱兵已经躺在走廊里面,而且可以看见地面一滩的鲜血。周围站着打架引来的服务生和一些客人,喊人的喊人、打电话的打电话,在娱乐场所待久了,这些小伙都懂,这个时候不能贸然去搀扶受伤的人。

    张凡一看情况不对,赶忙的跑了起来,路任佳也看到了,一声尖利的声音从她的嗓子中冒了出来,“朱兵!~”

    张凡一过去,首先就看到了一把没入左胸的匕首,血液已经冒出了不少。“我去!”张凡紧张了,这地方不是心脏就是大血管,不是大血管就是肺部,这都是要人命的地方。要是命中要害,直接没有机会抢救了!分分钟要人命。

    邵华、贾苏越脸色已经发白,路任佳已经被吓的不知所措了,口中不停的囔囔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乐杰站在贾苏越的旁边,脸色惨白的看着,从小乖巧的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张凡第一时间先摸了一下颈动脉,“天啊,还有搏动!”然后也不顾不上,血不血了,跪在朱兵的身边,一边撕扯朱兵的衣服,一边对邵华她们喊道:“打电话快打120。”

    这种外伤一般不能贸然的把匕首拔出来,也不能让匕首再移动。贾苏越和路任佳已经指望不上了,两人已经吓傻了,邵华虽然好点可也好不到哪去,手哆哆嗦嗦的打不开手机按键!乐杰虽然是个男生,可胆子也不大,他嘴干舌燥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觉得他的舌头已经掉进了肚子里面,刚刚还在一起吃饭喝酒的朋友,才几分钟的事情就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太可怕了!

    最后还是邵华打通了电话,断断续续的说明了地址!张凡说完话后,就开始急救,这种外伤首先要压迫出血和关闭与外部联通的肺部伤口。

    张凡飞快的解开了朱兵的衣服。匕首很锋利,顺着肋骨间隙进入了胸部,大量的血液冒着气泡,从伤口处溢出。而且朱兵还出现了呛憋,血液不停的从他口中呛咳出来。

    没什么好办法了,张凡直接用手捏住了伤口,然后对服务生说道,赶紧去找剪刀和毛巾,可没人听他的。“快点,要是人死了,你们脱不了干系的。”这话吓不住别人,要是KTV的老板在还行,这里不是客人,就是打工的服务生,算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最后一个经理样子的人,赶忙的去找张凡要的东西,其他人几乎没怎么动。他们见过太多这种事情了,都是社会底层的人,对于这些恩恩怨怨躲都来不及,怎么会去沾染呢。

    要是躺着的人死了,他们帮也就帮了,因为这是命案,凶手不死也要脱层皮。可要是没死或者受伤不重,谁敢保证围观的人群中有没有凶手的同伴,要是这些人回头来报复怎们办,娱乐场所的小伙子们最是清楚不过了,这种地方指不定就能冒出个什么江湖大豪,而且入职前经理也说过,尽量不要掺和到客人之间的纠纷之中。

    经理小跑着,拿了好几个毛巾和剪刀来了,“麻烦剪成长形布条。”张凡一边压制伤口,一边清理朱兵口中的出血,朱兵已经出现了意识模糊。这个经理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蹲在朱兵身边手底下麻利的剪着毛巾,而且还不耽误他说话:“我说兄弟,你是这人朋友?。看你的样子懂点急救啊!我已经报警了,你也别着急!”出事后,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报警,接下来才是120。

    “我是市医院的外科医生。”张凡不得不给人家解释,经理也在探底,要是张凡不解释清楚,他剪成布条的毛巾不一定会给张凡。

    “快来帮忙,全部都剪吗?”经理问完张凡后,对站在旁边的服务生们喊道。

    “嗯全都剪成布条,然后接成一个长条。”

    人多,几分钟就弄成了。“老哥,来帮忙扶一下我的朋友,让他后背稍稍离开一点地面,一定要轻要稳。”张凡对经理说道,其他人都不敢向前来,也只有靠这位经理了。贾苏越他们也稍微缓过劲来了,她轻轻的推了推身边的乐杰,意思很明显,想让他去帮帮忙,乐杰也想上去帮忙,可双腿发软的一步都走不过去。路任佳和邵华虽然吓的白色发白,不过这个时候她们已经缓过劲了,两个女人赶紧上前帮忙。

    布条已成,张凡当时特别担心匕首扎到心脏或者大动脉上,结果明明已经捅进第四肋间了,可朱兵颈动脉仍在跳动,而且呛咳的不行。

    张凡稍稍一摸就知道了原因,没摸之前冷汗都吓了一身。八字绷带,张凡一个手固定着匕首一个手反反复复的绕来绕去,最后再朱兵胸前打了一个横结,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一会的功夫,一个三十多岁快四十岁的男性领着一帮警察来了,“维军哥!”路任佳终于哭了出来,抓着这个中年男人的胳膊哭的稀里哗啦。

    “佳佳别哭了,快上车去医院。”张维军,路任佳父亲的秘书,看着满手是血的路任佳赶紧说道。

    “我没事,快帮帮朱兵,他是为了我!他是为我啊!~”

    一会的功夫,120也来。市医院的急救医生一看是张凡,就问道:“怎么了张医生!”

    “左胸部中刀,要马上手术。先把面罩带上,静脉通道打开,吗啡肌注。”说完后,对着警察说道:“赶紧来帮帮手,把患者抬上担架。”有路任佳在,这些警察都很配合,中年男人站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张凡一身血迹的上了120,临上车之前看着邵华说道:“抱歉!我要去做手术了,你赶紧回家!一定要小心!”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你自己注意点!”

    120的呜咽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