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190 天在看!(特殊的章节!)

    急救车上,张凡对护士说道:“补液,输入晶体1000ml,羟乙基淀粉400ml。”张凡在医院已经树立旗帜了,不是科室主任在场的话,特别是外科领域,一般的医生都自动的成为了张凡的下级医生,特别是这种急救,几乎都循规的是战场原则。一场急救其实也是一个另类的战场了!

    给护士交代完后,张凡直接打电话给医务处,“主任,我张凡。现在有个胸外的病人必须立即手术,已经进入休克状态了,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五分钟左右就到医院了!”

    “好的,我现在就通知手术室,还需要什么吗?”

    “没有了。”

    医务处的主任挂了电话,刚要去向欧阳汇报,结果欧阳已经来到了医务处。当朱兵被台上120的时候,路任佳就哭着给她爸爸打电话了,虽然哭的上不接下气的,可总归重点就是,朱兵为了他被人用刀子捅了!

    老路虽然心中郁闷的要死,可还是不得不安慰他的女儿,“你放心,不要哭了,我打电话给医院,绝对没有事情的,你先回家,你看你哭成什么样子了。听话!”

    “我不!我现在就要去医院。爸爸我求你,你也来医院吧!我害怕!”路任佳真的害怕了,一个千金小姐,追求者为了她被人捅倒在地,她现在都不敢回头去看地面的那摊血迹!

    “你把电话给小张。”老路略一沉吟就对自己的女儿说道。

    “张哥,我爸爸要和你说话。”路任佳哭的梨花带雨,眼睛都已经肿了,张维军当老路秘书好几年了,还真没见过路任佳哭成这个样子的。

    “领导!”张维军拿着电话说道。

    “佳佳确定没有受伤吧?”

    “确定!”

    “你现在就待在现场,全力协助警方以最快的时间抓捕这群亡命之徒,这群人对群众的威胁太大了,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必要的时候可以开枪击毙,这也是我的意见。”

    “好的,我懂了!一定不能让他们有漏网之鱼。”

    “行,你再派两个人跟着佳佳去医院,我马上也去医院!”老路交代完后,就挂了电话准备去医院,女儿是他的心头肉,虽然和自己老婆关系不怎么样,女儿就是他唯一的逆鳞。

    一边准备出发一边还给欧阳打了一个电话,“欧阳院长,就在刚刚,我市发生了一起恶性的袭警事件,病人估计马上就送往医院了,我希望医院全力救治,我现在已经出门赶往医院了。”

    “是,领导,我现在就去准备,我们医院的医护人员一定全力救治。”欧阳放下电话,就出门了去了医务处,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市里的常委不仅打电话还要亲自过来,由不得她不重视。

    “快,有个伤员马上就到,立刻开通急救通道。通知专家会诊,必须两分钟之内到达,不能到达的专家也必须派科室副高级别的医生参加!”欧阳语气急速的对医务处的主任说道。

    “是!”这个时候,医务处的主任也没时间说张凡的事情,医院的这种全医院联动的次数不多,可只要院长下令全院联动,那就不是小事了,所有的一切事物都必须让路。

    他现在需要干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先让科员通知各科室,然后通知120的呼叫中心,要是再有急救病人就转院去其他医院吧,市医院联动了!

    好多普通人对于紧急集合这个名词,已经很陌生了。总觉得这个词语是上个世纪的词语了,其实这个词语在特种行业还是运用的非常多的,就拿医院来说,平时也不会出现,可一旦上级下令,被召唤的人员,必须尽快结束一切事物去集合。不能脱身,事后就要有合理的解释,如果没有,那就麻烦了,轻一点是警告,造成重大损失那就麻烦了,轻者开除医院,重者吊销执业证书甚至有牢狱之灾,上级直接就把你赖以生存的资格给磨灭了!因为你不配!

    手术室的专用电梯已经有专人在看护了,门已经打开,保卫处的人员在大厅里面维持秩序,确保通道的畅通。医院里的病人都很纳闷奇怪,今天是怎么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岁数不小的医生在奔跑,朝着一个地方奔跑!急救室!

    现代社会的汽车,大多数人都能开,可120的司机一般人真的干不下来。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急救科的医生在副驾驶上拿着外放喇叭大声的喊叫:“让开!让开!靠边!靠边!”司机全神贯注,手脚并用,飞速的换挡、加油、变道,一个急转弯,然后开始逆行。爆闪的急救灯让所有的车辆让开了道路。

    “快点!”张凡看着朱兵的状态,不由自主的催促道。120已经飚起来了,下班高峰的道路上能跑个一百多,真的已经飚起来了。

    市医院,市区最大的医院,几乎高峰时期都会有交警在门口指挥,今天最起码有五到六个交警,道路畅通,120直接开进了急救室的门口。车门一开,呼啦啦的一帮年轻医生和护士上手了。

    “张凡,是不是这个病人!~”急诊科的主任也糊涂了!

    “是!”其他什么病号,张凡不清楚,可现在这个病人也是最紧急的病人了!

    检查什么的都没机会做了,也没时间会诊了,也不用做什么查体了,因为张凡就在车里,一身是血的张凡,跳下120就开始说道:“直接进手术室,外伤,左胸部中刀,失血估计已经过八百了。大动脉搏动还在。”

    “快快!进电梯。”张凡一说情况,其他的科的专家都让开了路,心内的主任、胸外的主任、张凡,还有急诊科的好几个高年资护士提着吊瓶进入了手术专用电梯。

    “怎么回事!”朱兵被张凡用毛巾条包裹的紧紧的,从外面看只能看到一把刀,胸外的刘主任就问张凡。

    “这人是个警察,被几个流氓扎伤了左胸,我当时在场。”张凡说道。

    “这位置,难道受伤的深度不深吗?”匕首从外面看,估计就在第三四肋间,位置就是在常人心尖的位置,所以心内科的主任任丽有点疑惑的说道。

    这个位置,要是扎进去后,一般情况更本就没抢救的机会,因为这里是心脏的位置,利器损伤,直接心室就破了。别说心脏,就是大动脉要是破裂了抢救的机会都不多,更不要说是心脏了。

    忽然心内的主任和胸外的主任同一时间的眼睛一亮,看着张凡说道:“难道是?”

    “对!他的命大!”张凡带着一丝丝的庆幸说道。

    路任佳在邵华和两位警察的陪护下也赶来了医院,张凡带着朱兵已经去了手术室,可怜的姑娘,双手是血,泪水横流的问急诊医生:“朱兵呢!朱兵在哪?”她已经快奔溃了!

    “就是胸部受伤,刚刚急诊120送来的一个男性病号。”看着急诊医生迷糊的样子,陪着路任佳来的警察赶忙的说道。

    “哦!已经去手术室了。”

    路任佳转头就跑向了手术室的方向,邵华和两个警察赶紧跟着跑了过去。路任佳刚跑进电梯,她老爹也来了,身边有好些个人。卫生局的局长、书记,连警察局的局长都在。欧阳在大门口迎接,“受伤的警察怎么样了?”老路皱着眉头问道。

    “伤势很重,左胸中刀,凶多吉少!”欧阳不是很了解情况,可她一个心内的专家,左胸中刀什么情况还是能判断出来的,所以她就按平常的经验告诉了领导。

    老路也不着急去手术室了,直接转身对警察局的同志说道:“一定要拿下这伙犯罪分子,这不仅是对人民群众的交代,也是对一线警察的交代,太嚣张了,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是!现在已经全市拉网了,跑不掉的。还有个情况要向领导汇报一下。”

    “怎么了?”老路问道。

    “从KTV的监控里面看,这伙人里有一个人就是被通缉的走私团伙成员,这次我们的朱兵警官和路科长与这些犯罪分子搏斗,体现了我们公务员队伍的优秀品质。这是不是需要大力弘扬一下。”

    “这个事情先不着急,朱警官的家属通知了没有?”

    “他是个孤儿,父亲当年就是倒在缉毒第一线,母亲受不住打击,在第二年也去世了。朱警官在政府的关怀下,领导的关心下,以优异成绩进入了警校,毕业后进入了刑警大队,而且还多次立功受奖,前不久被评为杰出青年。”警察局长把朱兵的身世给领导介绍了一下。

    “什么!”老路震惊了!略一发愣后对欧阳说道:“尽快联系上级医院,我现在给书记汇报,一定要抢救过来,必要的时候,可以通过军机把专家请过来,这是英雄的后代,不能让英雄含恨!否则就是我们的失职。”

    “是!”欧阳立刻开始联系迪大的胸外主任,这种级别的医生都有个专用的电话,随时开机,而且这个电话,医生的家属都不会轻易去打的。

    “书记!”老路把情况汇报给了书记,书记直接联系军区的军委,就算只有一线的机会,也要去争取。

    老路来到手术门口的时候,眼泪都流出来了,他的佳佳像个小羊羔一样蹲在手术室的门口,抱着双腿,满身的鲜血。

    “佳佳!”老路轻声的叫道。

    “爸!”路任佳看着自己的父亲,哭着说道。